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十五章 妙计 第四节

第十五章 妙计 第四节

        “怎么,孙都督要违抗军令吗?”水军都督正在犹豫,大帐外面走来了监军,皇帝近侍孙福。

        “监军大人,这,这天色可是黑着呢,现在出兵可是很危险的!”水军都督壮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让阴沉着脸的宦官孙福监军更是恼火。

        “废话少说,马上命令船队出发,黎明之前必须在大江上编队,争取一个时辰左右从大江上包围武昌县城,配合陆上的大军,进攻武昌,马上行动吧!”

        一直忐忑不安,直到午夜过后才迷糊过去的东吴大都督鲁抗,突然被外面的噪杂声响惊醒过来,下意识感觉出了问题,跳下行军床就冲出了门外,此时黎明时刻,外面还是一片朦胧,只见几个水军军官正与自己的卫士交涉着什么,赶忙问道:“吵嚷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报告将军,水军在一个时辰之前已经向大江上移动过去,因为天色太黑,造成了大小十几艘船只碰撞沉没,或者有的因为搁浅,无法行动。我们几个找都督大人理论,却遭到了监军孙大人的紧闭,这刚刚逃出来,特来面见将军,汇报水军的动作!”

        “什么,谁的命令?”鲁抗一下子明白过来,一定是出问题了,马上喊来就近的部队,骑上战马就向大江边上追了过去,让他欲哭无泪的是,等自己赶到江边,接着早上的阳光,只能看到远处越来越小的船队的影子,而且还是很少的几艘船只,似乎是殿后的,船队主力已经拐过了弯道,消失的无影无踪。

        “噗嗤”一声,陆抗一口鲜血喷薄而出,不算魁梧的身躯摇晃着朝地上摔去。

        “大人!”“将军!”周围军官和侍卫急忙围上来,将自己的大都督扶住,然后抬回了柴桑城内进行救治。

        “我坐在城楼观风景,只见那司马小儿正踌躇不前呢,哎呀呀啊!”吴仁义正胡编乱造,唱着新版的京剧,后面的杨香急忙捂住了耳朵,嘴里嘀咕道:“唱的什么啊,乱七八糟的,真够难听的!”

        “小香香,师祖唱的怎么样?”吴仁义煞有介事地问道。

        “扑哧!”杨香强忍着笑意调侃道:“好,好难听哎!”

        “去,真没有欣赏水平!”吴仁义站起来,疾步向楼下走去,嘴里嘀咕着:“这小子,怎么才赶来啊!”

        杨香急忙抢在侍卫前面,追着吴仁义脚步,嘴里问道:“师祖,谁来了?”

        “猛子!奥,是吴猛那小子,你的师叔。”

        果然,刚下到城门楼之下,吴猛已经等在了那里,微笑着说道:“没想到师父的感知能力如此了得,徒儿可是很是小心翼翼,尽可能隐藏形迹了!”

        “去,别拍马屁,赶紧说说,事情办得如何了!”吴仁义一面往县衙方向走去,随口问道。

        自从前些日子去了彭城,约会了南山的袍道长,想办法稳住了征东将军,都督徐州、扬州军事的司马干,吴猛又去了淮南,汇合了前来赴任的中郎将羊沽,传达了大将军韩寿(吴仁义)的意见,并且亲自带着十几个奉命收罗的流浪儿徒弟,乔装打扮之后,侦察了庐江等地的敌情,这才赶过来与师父汇合。

        听完汇报,吴仁义皱着眉头说道:“看来,当时的司马干的确是有用心,假若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之下,很可能就响应他的那几个难兄难弟了!”

        “是的,所以他才向袍道长问吉凶!”吴猛扼要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你休息一下,明天重新赶回去,不过需要绕道京师,从皇宫那里把我给你的文件加盖玉玺之后,再次东去。注意,要偷偷过去,首先知会周边地区的羊沽、石苞、胡遵他们,准备随时接应你,以防不测。”

        这里吴仁义采取奇招妙术刚解决了中路吴军水军主力,减少了中路敌军的威胁,又把得力弟子吴猛安排妥当,南北两线确是出了问题。

        首先是南面,按照原先的部署,中郎将张绍指挥万余兵马,做出了攻打长沙的架势,意图是为了牵制敌人,以免他们抽调兵力北上威胁武昌。没想到,张绍因为误中敌人圈套,差点全军覆没。

        原来,张绍根据吴仁义的嘱托,率兵到达了长沙西面的益阳之后,迅速汇合了当地官兵,派出几股部队做出骚扰性侦查,同时加固城池,防备敌人反扑。开始一段时间,长沙城内的敌人的确紧张不已,很是一日数惊,害怕大魏军队突然攻城,等到前几天援军五千多人到来之后,顿时有了底气,竟然派出主力,与张绍的人马干了一架。

        干架的结果,因为首先是将对将的单挑,所以张绍的副手小将军胡渊等人轮番向前,一起斩杀了对方四名将领,致使军心大奋,张绍一时性起,大喊一声,带着部将以及重兵就杀了过去,一气把敌人赶回了城内,很是舒畅了一把。

        因为小将军胡渊连续斩杀敌人三员将领,立下了头功,经上报批准,特提拔为偏将军。

        说起来这胡渊也是大有来历。首先,其父胡烈,大魏国车骑将军胡遵之子,镇军大将军胡奋之弟,曾经出任大魏国将军。跟随大将钟会讨伐蜀国。钟会谋反,试图脱离大魏国在蜀国自立为王,结果遭到众将领反对,一怒之下,钟会将胡烈与诸将关了起来,准备事成之后再行处理。胡烈子胡渊,时年仅有十八岁,接到父亲传出的密信之后,带着部分精干士卒杀入成都,一马当先,将钟会击杀,致使年少扬名。

        因为当时的大魏国司马氏当权,将没有参与叛乱的胡烈等人一起处置,直到后来在一些正直大臣的努力争辩之下,这才将胡烈等人重新启用,胡烈任命为卫将军,秦州刺史。(真实历史上,胡烈在任秦州刺史期间,不思安抚百姓,发展农业生产,反而采用高压政策。)

        268年,河西一带大旱,庄稼颗粒无收,饥民遍野。胡烈不仅没有采取适当措施开仓放粮,救济百姓,反而一如既往征收重税,结果激起了民变。为了镇压民乱,胡烈亲自带兵先屯于高平川(今宁夏固原市清水河流域),后又派兵进占麦田一带(今靖远、中卫两县市交界地区)的“河西鲜卑”聚居地实行弹压。

        趁着天灾人祸,鲜卑族首领秃发树机能趁机聚集了部众数千人,经过一番准备之后,迅速反叛,向周围地区展开了大规模的进攻和掳掠。270年,秃发树机能率领鲜卑部众与胡烈指挥的官军在万斛堆(今中卫、靖远交界地区的黄河北岸腾格里沙漠南缘)进行恶战,胡烈官军遭到敌军围困,因没有后续部队救援,最后孤军兵败,被鲜卑骑兵斩杀于马下。

        胡烈之外,其兄长,也就是胡渊的几个叔伯也是很有名气。其中伯父湖广,曾经是大魏国散骑常侍、少府;胡奋更是官至左仆射,镇军大将军;胡岐曾经出任并州刺史等。

        回头来说长沙守军一下子陷入了慌乱之中,多亏了赶来驰援的大将军,三国末期硕果仅存的吴国老将丁奉一番谋划,出妙计大败大魏军队,后一节详述。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4523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