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十七章 伏魔 第九节

第十七章 伏魔 第九节

        86_86591“师父!师祖!”吴猛两人近前之后,惊喜的发现,那两名男女已被自己师父制在当地,看架势是被点了穴道。

        “可惜了,又被那个魔头逃跑了!”吴仁义稍带遗憾地说道。

        “师祖,那小子跑不了,我能找到他!”龙三很是肯定地说道。

        “对啊,老夫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快走,我们把那个妖魔鬼怪给捉住!”吴仁义急促地说道。

        顺手提起失去了反抗能力的两名男女,吴猛跟在师父吴仁义,师侄龙三身后,快速向山内飞奔起来,终于,在一条蜿蜒向下的溪流旁边,龙三停下了脚步,稍微犹豫,似乎不很确定地说道:“师祖,本来那家伙身上带着浓烈的血腥之气,到这块怎么就突然消失了。”

        吴仁义四处打量一番,突然若有所觉,跨过溪流,感应一下逐渐加大的山风,指着溪流下游说道:“我明白了,这家伙顺着风向朝那边去了,所以你没有嗅到他的气息!”

        “是了,还是师祖厉害!”龙三赞曰。

        几个人马上调转方向,顺着溪流,向坡地下面搜寻过去,一直到了吴仁义曾经涉险的下面小盆地边缘。心有余悸的吴仁义拽住正要攀援而下的龙三说道:“等等,师祖曾经下去过,那里面有一条巨大的蟒蛇,那速度可是够吓人的,你们两个难以躲过对方袭击,还是我一个人下去看看吧!”

        “师父,这是什么话吗,有事弟子服其劳吗!您等着,徒儿下去看看,俺可是与毒蛇猛兽没少打交道,有经验的,您就放心吧!”吴梦说着,将两个木偶一般的男女掷在地上,毫不犹豫地顺着一个陡坡,靠着凸出的岩石藤蔓等物体,迅速向山谷之内滑落下去,龙三紧随其后。

        说来也怪,三人落地之后,谷内依然宁静,但是这雾气却在不断加重,几乎到了十数米之外就难见物体的地步,比先前吴仁义来过的时候更显得恐怖。

        “师祖,在那边!”转了一圈回来,龙三突然指着右前方说道。

        “你们俩跟在我身后,一定要注意周围动静,发现不对马上跑出谷外!”吴仁义嘱咐一句,然后凭着记忆,借着超强的感识能力,很快来到了轰鸣着的瀑布近前。

        似乎是因为水汽带来的寒意,瀑布近前数十上百平方范围之内到也少了雾气,尽管光线依然黯淡,但是凭这师徒三代超人的功力,周围一切还是看得清楚。

        龙三指着瀑布,那意思是浓郁的气息就来自于瀑布,吴仁义点头表示明白,迅速凝神静气,不过一炷香时间,终于有所发现:怪不得,这瀑布之后竟然是一宽阔的天然洞穴,想来那个魔头一定在里面了!

        对两人打个小心的手势,吴仁义猛地提起身形,闪身进了瀑布里面,紧贴在石壁之上,迅速适应里面的光线,辨识一下是否有危险,待确定里面只有一个人的气息,马上手持宝剑,摸了进去。

        一支火把照射之下,洞底百余平方的范围内,靠里面一堆衣物被褥,正坐着自己两次交手过的白衣魔头。不顾周围散落的各类医疗、生活用品,吴仁义渡过去,站在对方数米之外,轻声说道:“按照你杀人无数的罪恶,老夫本该取下你的头颅。但是考虑到你也曾经救过人,尤其是救过不少难民,老夫暂且饶你不死!”

        “说说吧,你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如此残忍的取人五脏六腑,甚至是截人肢体?”

        对方似乎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兴致,其实吴仁义看得出来,对方在自己第二次打击之下,胸腹内已经严重受创,说白了就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如果没有高明医术及时救治,恐怕很快就会丧命。

        睁开紧闭的眼睛,静静打量着面前站着的身形不算高大,但是很是匀称,给人一种不可逾越气势的中年男子,对方舒出一口浊气,慢慢开口了。

        通过对方断断续续的讲述,吴仁义他们终于明白了大概。

        据对方说,他叫乌迪亚已经七十多岁,生长于交趾南部地区大山之中。因为家贫,自幼就被送到了山里的巫师那里修炼法术。因为常年与野兽为伍,加上变︶态的巫师师父经常用人体,或者动物做解体实验,自己的身体遭到过几次大的手术。还好,比其他不少的师兄弟幸运,自己熬过了如同一般的折磨,终于活了下来,而且练就了一身特殊的功法:幻影身法。

        “怪不得这老小子身法如此敏捷,就算是自己也捉不住他!”吴仁义暗自想道。

        吴*队在十几年前第一次进攻交趾的时候,自己因为刚被师父做过一次手术改造,无力逃跑,被官军当做怪物捉了回来,伤好之后被送进了宫中。因为得到孙权大帝善待,乌迪亚倒是收敛了一段时间,如同宫中其他宦官一样,尽心服务了几年,直到孙大帝仙逝之际,继任皇帝坚决不允许他为孙权大帝手术,换取新的内脏,一怒之下跑出了宫中,辗转到了瑶山潜居下来。

        几十年以来,无所事事之下,经常地捕捉一些飞禽走兽,为他们手术,交换五脏六腑,肢体头颅,倒也很有一些心得,以至于不可收拾,发展到无论是活人或者动物,只要到了他的手中,就成为了他的实验品,前山之下小盆地里的村落里居住的,几乎全部是他试验成功的人群,当然,十几个幼儿除外。

        “你不会给人消炎输血?”吴仁义突然问道。

        乌迪亚一愣,似乎不明白吴仁义话里的意思,心下叹息,嘴上说道:“鉴于你杀人、救人,人格处于正邪之间,尤其是还知道感恩别人,所以老衲暂时饶你性命,不过近年之内你必须随在老夫身边,绝对不可违命做出杀人事件,你可答应?”

        农历二月初,桂阳地区依旧是春意盎然的气息,根本没有北方的大雪和寒冷,少数高山之上之外,四外绿树碧草生机勃勃。吴仁义整理一番行头,在桂阳镇南将军府会见了当地郡县主官,军队中偏将军以上所有军官,以朝廷名义宣布了对陆抗大都督、陆胤郡守的处置意见。

        陆抗免职,被押解回到京师羁押,等候审判处理;陆胤,免去原来所有爵位职务,暂时任命为九真郡守,戴罪立功,以观后效。

        最让其他原陆抗部队官兵惊喜的,吴大师兑现了原来的承诺:对于主将之外所有官兵免予追究,但是下不为例,并勉励他们立功赎罪,尽心职责,戍边过程中建立功勋,以求得封赏,光宗耀祖,衣锦还乡。

        尽管北方的事情紧急,为了南方的稳定,吴仁义可不想失去这次难得机会,带着朱宣等军政首脑,很是辛苦地走访了附近十几个县镇,甚至到了大山中多处偏僻的少数族群地区,与他们沟通联络,送给他们食盐、粮食和布匹,很是让周围土著居民感激涕零了一把。

        大约一周之后,当乌迪亚度过危险之期,五脏六腑归位顺利,被吴仁义击断的胸骨也基本愈合,面色逐渐好转起来,吴仁义将他安置到一架特制担架上,顺着湘东,一路南下。

        期间,每遇城镇,必然停步走访,了解民生民情,督促地方尽职尽责。尤其是到达零陵郡,这座已经被魏军控制的城池,吴仁义才安置了乌迪亚等人,自己摇身一变,以韩大将军身份出现在了罗绍的将军府。

        经过与罗绍商量,吴仁义提出以湘水流域的长沙、零陵、衡阳、湘潭等为基础,组成湘南暂编洲;罗绍为刺史,调任戴罪立功的张绍为湘南将军。同时面授机宜,提醒他们既要想办法与南面朱宣他们处好关系,没有重大军情切不可轻易动武;又提出了安民扩展辖区的计划。

        根据吴仁义设想,湘南洲的主要军事行动方向是湘西南地区,桂北一带。这片地域地形复杂,民族复杂,自然地方管理比较混乱,经常会出现反叛事件,所以需要通过军事威慑,在一些人口相对集中,军事需要以及交通要冲之地建立军镇,负责监视地方,维护治安。

        军事行动之外,吴仁义还赋予他们一个任务:整修驿道,要求军队走到哪里,道路就修到哪里,为以后的发展提供一些基础设施,这可是长治久安的布局。

        吴仁义尚在南方忙活着,吴猛已经过了荆州,到达了襄阳。二月五日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京师洛阳。而随在他的身后,从武陵郡开始,一直荆州、襄阳、南阳等地十万大军已经慢慢汇聚起来,突然在许昌南郊分头扎下了营盘,让当地军民大是震惊。好在没过多久,大军又先后开拔,北上而去。。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512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