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十九章 科考 第六节

第十九章 科考 第六节

        86_86591只带着罗袭、丁温等十几个弟子,加上了坚决随行的小姑娘公孙倩文,也就是老乞儿的宝贝孙女,一行人向东奔行,快马加鞭之下,很快进入了山区。尽管路途难行,好在这些人,包括小姑娘都武功基础扎实,开始一段也并没有什么大障碍。

        这日里师徒一行来到九江南面历陵县(德安)城,刚邻近城门,就看到外面围了不少人,作为年龄少长者,罗袭和丁温两位师兄首先挤了进去,只见两名少年郎正跪在两具老人尸体旁,卖身求葬。

        “闪开,都闪开,否则我们将以破坏治安罪名把你们全部抓起来,仍进监狱里去!”一声断喝,几个衙役举着兵器冲了上来,围观群众迅速散开,躲到远处观看。

        “你,还有你,赶快把两个老东西搬走,否则我们可要动手了!”一名官差呵斥道。

        “大叔,官爷,求求您了,我家爷爷奶奶死得冤枉啊!还望青天老爷为我们做主,出点银两,把我家爷爷奶奶埋了吧,我们也不去官府告状了!”

        围观群众散去之后,远处的吴仁义已经清楚看到了两名少年,以及地上两具尸体。正要举步走近,身后官道上突然奔来几匹快马,直到城门前,两个少年面前,几人才勒住马缰。其中一名二十岁左右的油头粉面的青年摆头示意之下,两名家丁跳下马来,走到两个少年面前喊道:“喂,你们两个兔崽子,竟然一大早跑出镇子,跑到这县城里捣乱来了,快些跟我们回去,免得吃苦头!”

        “你们是坏蛋,打死了我家老人不说,还要强逼我们兄弟为奴仆,朗朗乾坤,青青日月,难道你们就无法无天了吗?”一名少年忽然起身,对着两个成年人理论起来。

        “吆喝,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种的,找打是吧!”一名家丁撸起袖子就朝和自己说理的少年扇过去,吴仁义急忙拽住怒气冲冲,想要上去帮忙的倩倩等人,果然见那名少年竟然一个撤步,让过对方袭击,脚下乘机发力,恰好踢在了对方裆部,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传来,中招的家丁捂住裆部,哀嚎着跳起脚来。

        纨绔青年也是大惊,急忙让另外两个手下过去帮忙,结果,三名青年竟然被两个身形快捷利落,还时不时出些阴招的少年刷的团团而转,就是对两个娃娃无可奈何。

        “气死我了,你们几个笨蛋,对付两个娃娃还需要少爷我亲自动手!”纨绔青年跳下马来,紧紧身上衣物,又从马褡子里抽出一柄短剑,很是潇洒地甩着头发走到了场上:“都给老子滚一边去,丢人现眼的!”

        走到两个少年面前,纨绔斜着眼睛对两人说道:“小子,如果你哥俩识相,那就乖乖跟大爷回去,省得枉死在这荒郊野外,喂了野狗!”

        “哼,姓邬的杂种,我们兄弟死也不会给杀父、辱母,迫死爷爷奶奶的仇人干活的,有本事你就动手吧!”少年毫不畏惧的说道。

        吴仁义点头赞赏,然后示意徒弟们做好了营救少年的准备,自己慢慢度到了几名官差面前,对着一个稍微年长者说道:“这位兄弟,如此凶险事件,就在眼皮子底下,难道你们不该管管?”

        “去,你懂什么,那少爷可是咱们郡都尉的内弟;郡都尉又是宫中常侍现今被作为征交趾参军的楼玄大人的内弟,你能惹得起吗,真是的!”

        吴仁义一愣,心怀怒火,看着仗剑欺人,结果被自己几个徒弟暗中使绊子,就是无力将连个娃娃伤到并拿下的纨绔青年,大声喊道:“你们几个混球,跟他浪费什么时间,拿下!”

        这一声喊可是震惊了周围所有人,无论是官差还是百姓,都诧异地看向这位背着手,凛然不可侵犯的道长打扮的英俊中年人。

        “妈啊,疼死我了,我要杀了你!”一声嘶叫来自于场中正宝剑乱挥的纨绔青年,而他的近前,一名比两名少年更加年幼的小女孩,正手持一节木棒,一个虚招扎向纨绔青年面部,没等对方换招应对,小女孩子突然飞起小蛮脚,砰一声踢在对方小腹上,青年一下子丢了手中剑,捂住肚子,弓腰大虾似得哼哼起来,显然是伤的不轻。

        女孩子倒也狠辣,不顾对方失去了反抗能力,又是一个拧身助力,来了一个连环脚,狠狠一个鞭腿,击打在对方背部,啪叽一声,伴随着惨叫,纨绔青年被打趴地上。

        这下子周围众人真的看得呆住了,几个官差愣了一会,反应过来之后,马上举着武器围上去就要动手拿人,吴仁义无动于衷之下,一个弟子可是放开了手脚,噼里啪啦寥寥几个动作,就将那些官差、家丁全部打得趴倒了地上哀嚎着。

        这下周围民众可是害怕了,没等招呼,呼啦一下子散了干净,除了十几名少不更事的孩童因为不知事情的严重性,仍然围观之外,城门前可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除了趴在地上的哼唧声音。

        顺手拉过城门守卫做过的木凳子,吴仁义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城门洞外侧,足足等了将近半个时辰,城内才传来了一阵喧哗声,显然是官差的到了信息,赶来处理问题了。

        “嗵”一声锣响,接着是一阵呼喝:“闲杂人等让开了,县大老爷外出公干了!”嗵,接着又是一声铜锣响,让吴仁义听得既好笑又可气。

        没顾得理会端坐在板凳上的吴仁义,县太爷下了牛车,在官差护卫之下走近了事发现场,捉住一个还在哼吆着的官差吼道:“怎么回事,快说!”

        等官差强自压下悲痛,支起身子,指着几个凶犯说明了过程,县太爷这心里咯噔一下子。他可不是傻瓜,既然凶犯敢揍官差,而且还是光天华日之下,更是有恃无恐地立在当地,而不逃跑,这里面的文章可就复杂了。但是既然自己出面了,就必须硬着头皮上啊,官身不由己吗。

        “喂,你们几个大胆刁民,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打伤官差,你们可是犯了死罪,知道吗?”

        “呔,狗官,你老小子搞清状况没有,在这里狂吠什么!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姑娘倩倩可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主,再说了自己背后可是有一座真正的大靠山,皇帝老儿都不怕,还怕这个末流的小县令。

        县令被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姑娘呵斥怒骂,怎么不老脸通红,怒火攻心,这一着急上火,把先前的谨慎忘了一个干净,大叫一声:“给我上,拿下这帮刁民!”

        让他目瞪口呆的是,自己手下倒是听从命令出手了,但是不仅没有把对方十几名青少年拿下,反而让对方三下五除二,转眼之间就打趴下了,这是怎么回事情?县令蒙住了,接下来就是害怕,脚下不自主的颤抖着往后面退着,直到在众青少年笑眯眯的注视之下退到了城门洞子跟前,猛然转身就往城门内跑去。

        悲剧发生了,刚抬起脚,跑了没两步,脚下突然受到打击,啊呀一声扑到了地上,接着传出了沉闷的呜呜声,原来是鼻子嘴巴啃到了条石铺就的地面上,一下子来了一个鼻青脸肿。

        豫章太守马不停蹄地只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就赶到了历陵县衙,迅速参与了整个案件审理。本来就在吴国公面前战战兢兢的他,问完口供之后心里哇凉哇凉的:这下子自己的小舅子可是悲催了!

        没等太守感慨结束呢,县衙外面突然一阵骚动,吴仁义很清楚的感应到了一队人马气势汹汹杀到了门外,急忙示意太守外出处理,自己悠哉悠哉跟着来到了外面,接下来又看到了一场闹剧,后面叙述。。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512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