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二十章 杀气 第三节

第二十章 杀气 第三节

        86_86591“报,国公大人,家里出事了!”吴仁义正在和丁奉几个人商量新晋进士的安置问题,管家跑到了衙门,着急的汇报说道。

        “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吴仁义心中咯噔一下子,面上依旧冷静的问道。

        “奥,是这样的:今天早上张夫人他们几个女眷陪着孙燕燕公主去了宫里头取东西,可是一直到傍晚也没有回府,我们正要派人过去打问,门外侍卫禀告,一名蒙面人昏倒在了大门口,浑身血迹斑斑,好像胸骨下陷,胳臂都断了一只。”

        “走!”没等对方说完,吴仁义马上喊道。

        果然,伤者是兰雀营长。吴仁义急忙检查完伤势,还好气息仍存,急忙给她运功疗伤一阵子,直到对方喘息正常了一些,又为她固定了胳臂,服食了一粒“神丸”,嘱咐两名女仆小心看护,不要让他乱动,这才带上卫队去了宫中。

        因为天色已晚,皇宫大门自然早已关闭,为了节约时间,吴仁义顾不得忌讳种种,安排卫队以及赶过来的诸位大臣一番之后,只身一人上了高大围墙。正要选择落脚地方,突然一道黑影从身侧飘了过去,一缕细弱游丝的声响传入耳际:“随我来!”

        尾随着前面忽隐忽现地黑影,吴仁义很快摸到了一座大殿之侧的拐角处,大门附近突然传来脚步和话语声。

        “谁?”

        “我,兰才人,我有重要事情和太后禀报!”

        “是兰妹妹啊,进来吧!”屋内传出了太后娇柔疏懒的声音。

        接着,一阵低声细语传入了吴仁义耳中,那意思他听得明白,有个男子擅自去了禁宫,很是让太后生气。

        “走,我们去找那个混蛋,看他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太后怒极之下,不顾兰才人劝说,执意带人向后宫最北面角落赶去。吴仁义正不知为自己引路的黑影去了哪里,只好尾随太后几人,向后宫内侧行去。

        “禁宫”顾名思义就是禁锢的意思,如同与冷宫,只不过不仅禁锢犯了过失的妃嫔,同时也关押其他宫女之类。孙皓及其之前孙休的夫人们,以及被孙皓残害的不少女子就曾经驻足此地。就是行走在吴仁义前面,现在母仪天下的皇太后于夫人也曾经在此处呆了一段时间,直到被流放为止。

        绕过几层宫殿群,一座有着更加高大围墙的宫殿,在一个不算小规模的场地后面出现了,只见大门紧闭,外面的空场上什么建筑了,树木了也不存在,显然是为了便于警戒。

        兰才人亲自向前敲门,很快里面一个宦官探出头来,当看到宫灯照射下的太后,吓得差点没趴地上,急忙问安开门。

        还没进入宫墙,吴仁义已经感应到了里面的混乱噪杂,既有女眷的咒骂厮打声响,又有宦官侍卫的喊叫和追逐。不等太后他们进入大门,吴仁义已经飞越宫墙,首先入目的是一名身法犹如鬼魅的身影,正穿梭在几十名宦官、侍卫、宫女之间,不时出手偷袭,地面上已经躺到了半数以上的倒霉蛋。

        稍微观察,其中两名年老宦官守在靠西侧一座大殿门口两侧,似乎对于正在打斗的双方无动于衷,吴仁义马上警觉起来,内心稍有震惊:这两人才是真正的高手!

        感应到大殿之内的混乱,尤其是女子的叫骂,本来还再想办法试图征服两名高手的吴仁义已经失去了耐心,突然闪到了大门一侧,对着一名已经警觉到袭击的老太监就是一个直拳。

        “咔嚓!啊!”两声响动,第一声是对方自然反应之下,太过托大,竟然毫不犹豫地钻起拳头迎击上来,没想到惨剧发生了,对方功力简直是没有任何阻隔,直接打碎了自己整条手臂,附带着震伤了自己心脉,惨叫之后,口喷鲜血仰面栽倒,抽搐起来。

        “你,滚到一边去,老老实实呆着!”看到另一侧正要出手的那名老太监一下子停住动作,见鬼似的看着吴仁义,不知如何是好的惊恐模样,吴仁义懒得现在收拾他,转身进了宫殿,顿时被一副不雅场景气得浑身冒火。

        一名中年男子,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显然是被撕扯的)正骑坐在一名女子身上,另一只手却是採着身后正搂着他的腰肢,试图将他拖开,阻止他对身下女子施暴的妇人。双方正僵持不下,男子似乎凶性大发,看到身侧一直被打翻的木凳,腾出手来,抓起木凳子,向身侧搂住他腰肢的妇人狠狠砍了下去。

        被骑在身下的女子显然发现了危险,努力支起脑袋,狠狠的一口咬到了对方按住自己胸前的手臂上,一声惨叫之后,男子似乎气昏了头,将砍向身侧的凳子收回来,举起来就朝身下女子砸了下去,一场悲剧眼看着发生了。

        “住手!”一声娇叱从身后传来,中年男子一个机灵,马上明白今天的行动失败了,正要站起身来,一个白皙洁净的手掌捏上了自己脖子,拎小鸡似得把他从孙燕燕公主身上提了起来。

        瞪着血红的眼睛,男子恶毒的盯着止住自己的中年英俊男子,很快就露出了惊恐,因为面前不足一尺的男子自己可是见过,那可是自己最为害怕,又最为痛恨的人物。

        “国公爷,请手下留情!”皇太后何等精明的人物,自然已经认出了一拳打死大内侍卫少有的高手,哼哈二将之一的员公公的吴仁义。尽管听闻过吴国公功力异于常人,神鬼莫测,一旦当面见识,那震骇可不是一般的大,其他人自然也是如此,君不见哼哈二将的另一位在自己进门之前,就已经喝止了那些不知死活,还在和一个鬼魅周旋的侍卫们,恭恭敬敬守在了宫殿门口,就像是温顺的小猫,让她气恨不已。

        “给个理由先!”吴仁义顺口来了一个时下名词,让对方一愣之后,似懂非懂的说道:“请国公爷高抬贵手,放过奴家弟弟这次过失,自今日之后,国公爷但凡有任何吩咐,奴家姐弟绝对唯命是听。”

        吴仁义一把将提着的国舅扔到地上,也没理会皇太后他们,快步来到孙燕燕抱着的妇人跟前,迅速查探一番对方身体,心中稍微安定了不少,轻声说道:“伤势不重,只不过身体困乏,带她到你的寝宫喂一些稀粥之类,很快就会醒来,但是不能多食!”

        说话的工夫,一众大臣尾随着国公府几十名侍卫,已经涌到了大殿之外。吴仁义先是一手抱着那名中年妇人,另一只手搀扶着臻首埋在他的肩上,双手紧紧搂着他臂膀的燕燕公主送到大殿之外,交代给自己带来的侍卫照顾,然后又回到了大殿之内。

        冷静下来的国舅爷,真正感到了后怕,因为听到太后说,刚才在大殿之外,自己的得力臂助哼哈二将一死一投,仅仅是一拳,吴仁义似乎是轻描淡写的一拳就震碎了对方的胳臂和心脉,怎不让他寒战。

        “你可知罪?”吴仁义俯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国舅低沉而冷漠地问道。

        “下官知罪,请国公爷赎罪!”

        “你错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今天所犯的可是国法和皇室家规,不是我能够为你赎罪的!”吴仁义相信丁奉、陆凯等赶到的大臣已经大体了解了案情经过,所以扫视大家一圈之后,森然说道:“你们说,这个人的罪行该当如何处置?”

        “该杀!”

        “极刑处置!”

        “罪无可赦!”

        殿门内外恨声一片,几乎没有一个人为他求情,让跪在地上,本来就感到屈辱无比的国舅一下子热血攻心,头脑发昏之下忽然暴跳起来,随手抓起不远处的木凳子,狠狠向当面的吴仁义砸来。

        “别!”站在过久身后不远的太后嘶叫一声,哪能阻止得了对方的狂暴,但是让众人震骇的是,吴国公竟然不知躲避,在一片惊呼声中,手脚并用,常人难见的快捷动作,闪电般捉住了迎面而来的木凳,脚下发力,正中对方胯下,一声杀猪般的惨嚎,过就被踢倒了对面十几米之外的墙上,砰、啪叽跌落地面。

        “渔夫!”一声女人的娇啼,令人更加震惊的,平日里还算文雅端庄的皇太后,竟然喊叫着快捷地飘向了被踢落墙角的国舅爷,抱起对方奄奄一息的尸身痛哭起来。吴仁义同样被震惊了:原来如此,怪不得燕燕公主证实兰雀的话,说这对姐弟透着古怪。。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5122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