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二十一章 绸缪 第八节 困龙

第二十一章 绸缪 第八节 困龙

        86_86591“不,绝对不可能!”听完老婆婆的要求,也就是此地越女国的规矩,吴仁义马上做出了回答,很坚决的那种。

        对面老婆婆似乎早有预料,摇摇头说道:“你是第二个不为此地美景佳丽动摇的男子。不过,你可想好了,除非你有异能,今生今世你也恐怕没法离开这个孤岛了!”

        吴仁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心里话这老太太简直是痴人说梦,就凭自己的能力,这十几里地的水面用不了多久就会飞度的,何况这岛上还有船只可以借用呢。

        “怎么,你不相信?”老太太依旧冷漠的面容,平缓的语调说道:“只有试过你才知道老身所说的话是否属实,好了,您请自便吧,什么时候想好了,再来找老身回话吧!”

        听着对方说的玄虚,吴仁义尽管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这心底里却也多了几份小心。等老婆婆转身飘进了后面的密林,也无心跟进去打探,先试试找到出路再说。

        让吴仁义无奈加惊惧的事情发生了。当他凭借着自身功力,很好的一番调息之后,扎紧身上衣物,一个飞纵,迅速向清澈的湖面上飞去,倏忽之间就滑出了数十上百米,让躲在暗处偷偷观察的老婆婆等几个年长者由衷露出了赞赏之色:“这小子真的不简单,还好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否则就只有杀人灭口了!”

        吴仁义此时刻昏头了:按照先前自己观察和预估,这水面最多十几里的样子,凭着自己的神速,早就应该见到陆地了,怎么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时间,自身气息都因为过度用功而显示出后继乏力的迹象,这湖边还没出现呢?有了,到岸边了!看到陆地,吴仁义终于长舒一口气,一个提纵之术,迅速拔高身体,斜斜射向了地面。

        坐在岸边好好调理一番,直到感觉真气鼓荡充实,这才停止了调息,站起身来想找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休息一番,然后再返回去想办法救人。登上一块不大的高地,吴仁义突然愣了:这地方倒是面熟得很,好像自己刚来过的样子!见鬼了!仔细打量一遍之后,吴仁义终于发觉了不妙:忙活了半天,自己竟然又回到了曾经和老婆婆说话的那块地域,也是自己被对方的画舫运过来的地方。

        “是个阵法,古怪的迷惑人,甚至扰乱人的心智的阵法!”吃惊过后,吴仁义坐下来,回顾着自己刚更经历过的水上运行情况,终于有些明白过来。

        且不可小看了中国古人的智慧,咱且不说别的,就说这各类阵法就够一般人捉摸研究一辈子了。吴仁义此时已经平复下来,不再是惊惧和心焦,而是对刚发生的一切产生了某种兴致,就像是一个不服输的孩子,遇到一个有趣的难题,下决心要解决它一般,慢慢动起了脑筋。

        根据吴仁义临行之前的安排,大魏国友好代表团于七月中旬来到了武昌。经过沟通之后,吴国驻九江水军派出了专门的护卫船队,与大魏的警卫船只一起驶向了江东,一天行程之后,于晚间到达了建业。

        “欢迎您王览大人,欢迎您贾充大人!”作为吴国右丞相,大将军的丁奉,亲自前来迎接魏国代表,并迅速安排好了吃住问题。因为天色已经不早,双方经过协商,决定于明天中午举行宴会,下午再就有关问题进行协商。

        “国是天下人之国,并非一家一姓之国;家是国家的组成部分,并不能取代国家。圣人云:社稷为重君为轻。。。。。。”

        看着丁奉递到自己手中的这篇短小的论述,左丞相陆凯真有些发蒙:“哪里来的?”

        丁奉微微一笑说道:“从国公府偶然所得!”

        陆凯大人再次一愣,四下里看看,近处无人,低声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位另有想法?”

        丁奉收起笑脸,认真想想说道:“依兄弟看来,想法是有,但是并非你想的那样!”

        陆凯不解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位没有代立的打算,但是不满于皇室的地位!”

        丁奉重重点点头,思考一下措辞慢悠悠说道:“有些时候我也犯糊涂,就凭这那位的文武之力,完全可以自行杀出一片天地,但是他却似乎有所顾忌,这倒让人不解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反对战乱,痛恨,也许与他所奉行的自然之道有关联吧!”

        陆凯可不比丁奉对吴仁义的了解,尤其是不清楚吴仁义的真实出身,所以一时之间确实糊涂着,根本搞不清楚吴仁义到底想要怎么做,只好疑惑的看着丁奉。

        “别这样看我,其实我和您一样,也没有得到过什么明确授意,不过从这次安排,以及以往的力主与魏国和平相处的策略来看,他的本心里还是希望双方避免干戈,然后合力对外的!”

        “是了,这点我都是听说过的。据说有一次,国公对年轻将领训话的时候着重强调说:你们要用手里的兵器,去保护我们的黎民百姓,你们的父老兄弟姐妹;要指向域外,为国家民族开疆拓土,立下永垂千古的不世功勋!”

        “由此来看,那位的矛头所向是海外,这一点倒是与近期的部署相近,这不,据前面发挥的军报,夷洲已经被拿下,海盗已经被剿灭!”

        午宴很隆重,不仅是因为几乎所有拿得上台面的吴*政大臣全部出席,最让人激动的是,宫廷乐舞团竟然非常例外的接受了几位辅国大臣的邀请,第一次在吴仁义国公缺席的情况下,出面演出助兴来了。

        整个宴会期间,乐舞团总共表演了两个剧目:一个是前不久吴国公亲自编剧和指导的“别离恨”,据说是根据战国年代两位恩爱夫妻因为战乱,国家破裂而失散的悲情故事。其实是吴仁义根据后世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故事改编的,期间所采用的歌词,大多也是抄袭的李女士的词作,略加修饰而已。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文人称之为“千古第一才女”

        吴仁义编写的乐舞基本遵照了历史真实,从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热爱文艺,而且天赋异禀,深得长辈称赞;出嫁后与夫赵明诚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活动,也算是已有一段甜蜜的,志同道合的爱情生活;好景不长;异族骑兵入侵,李清照随着逃难人群流落南方,致使与自己丈夫家人失散,自此心情郁闷,生活凄苦,境遇悲惨。而词作风格也由前期的婉约清新,光彩照人,一转为悲叹身世,忧伤感怀,让人泣怜。

        开篇部分,吴仁义选取了李大家几首清新婉约的诗词作为基调,以独舞配乐,加上少量的歌唱。比如选取了《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作为歌词,反复吟唱;第二部分夫妻恩爱,志同道合,有诗词唱和,有针砭时弊警醒世人,为此选取了《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纪文字。夏商有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君不见万里长城仍屹立,秦皇君臣化尘埃。

        又有:君不见惊人废兴传天宝,中兴碑上今生草。不知负国有奸雄,但说成功尊国老。谁令妃子天上来,虢秦韩国皆天才。花桑羯鼓玉方响,春风不敢生尘埃。时移势去真可哀,奸人心丑深如崖。可怜孝德如天大,反使将军称好在。呜呼,奴辈乃不能道辅国用事张后专,乃能念春荠长安作斤卖。(纯属照搬瞎窜,请不要当真)。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512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