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二十四章 深海第九节

第二十四章 深海第九节

        “管闲事,招惹是非!”吴仁义嘀咕着,很是不快地回忆着几天来的遭遇,心内苦笑不已。

        从华人城出发的第二天,吴仁义两人正兴致勃勃地来了一个“一苇渡江”,惊人的速度跨过了一条数百米宽的江口,稍作调息就要继续远行,突然从上游传来一阵哭号之声,两人惊讶之下,急忙赶了过去,很快地就在翻过一个山包之后,看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一群几乎*的黑瘦干瘪的男女,簇拥着十几名精壮大汉抬着的一个木笼子。笼内是一个*的,面相姣好的十几岁少女。最前面的,一名浑身挂满各种器具首饰的巫师模样的中年男子,手持一个类似于龙头拐杖的器具,另一只手里端着一个大大的瓦盆,不知里面盛的什么东西。

        青壮汉子身后,一对三十多岁的男女,在几个男女扶持之下,一路哭嚎着,甚是悲切的样子,让人听了感到异常悲戚,心生同情和不忍。

        吴仁义顺手拉住正要冒然向前的乌迪亚,传音说道:“别冒失,观察一会再说!”

        很快地,人群来到了一座事先建好的平台附近,青壮年们将木笼子抬到平台临近河面的一侧,然后自觉退了下来,那巫师模样的中年人登上台子,一阵念念有词,转着圈在台子上舞蹈起来,直到小半个时辰之后,似乎舞的累了,盘膝坐到了木笼子一侧的,邻近河面的平台边缘上,入定一般没了声息。

        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一阵噪杂从台子下面,邻近河面的人群里传来,只见河面涌动之下,水里似乎出现了许多怪物的样子。巫师突然站起身来,又是一通念念有词,接着冲着天上举起拐杖,大声叫了几声,周围冲上去几个青壮男子,抬起装着少女的木笼子向河内扔了下去,伴随着少女无助惊恐的尖叫,以及亲人们的嚎啕大哭,十几个青壮年发疯一般,搬起周围的石块之类,向木笼子落水的地方扔了下去,那意思显然是要将木笼子牢牢固定在水下,防止它漂浮起来。

        很快的,人们开始散去,平台之下的河边上只剩了那对男女和几个亲属继续哀哀哭泣着。乌迪亚正要下水救人,吴仁义一把拉住他,指指河里说道:“不用费心,有人早就下去了!”

        乌迪亚似乎不信,被吴仁义强拽着走出了上百米之后,吴仁义指着河里的几个露出水面的管子说道:“看到了吧,那水底下有人呢!”

        “都怪你着老东西心绪不宁,容易激动乱魂。其实早在那个巫师坐到平台边上的时候,只见他趁人不注意,抖动袍袖,将一包物品扔到了脚下水中,我就怀疑这里面有问题,所以很快地就发现水上过来了几个管子,我马上感应到水下有人。”

        “至于后来被吸引来的鱼虾之类,就让本王有些不理解了,难道是两回事?”

        乌迪亚可是聪明人,脑袋一转马上有了答案:“自然是两回事了。水下的人是为了救人来的;老东西洒下的诱饵是为了吸引鱼鳖虾蟹之类,将女娃娃给吃掉的!”

        “不,首先是为了迷惑群众,让他们感觉到水里的确有古怪,增加神秘感而已!”吴仁义说道。

        两人争论者,一面往前走去,乌迪亚似乎有心事,一步三回头,观察着向水边靠过来的几个水管,终于木笼子首先漂浮了出来,吴仁义也好奇地站住了脚,两人就在远处的岸上看起了热闹。

        只见两个*身体的,黑魆魆的小个子青年人冒出水面,推着木笼子向岸边浅水处靠来,同时木笼子之内的女孩子也试图从顶端被打开的空洞出爬出来,结果手脚发软之下,几次努力都没成功,吴仁义转身说道:“行了,走喽!”

        “别,后面快看!”这会是乌迪亚首先发现了问题,等吴仁义明白过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已经传来,急忙捡起一根树枝,几个起落之之间飞纵到了木笼子之上,随手射出手里的树枝,正狠狠击中了鳄鱼的脑壳,只是对方放弃了袭击的对象,一个黝黑的青年人,翻腾几下子,似乎是力尽而亡。

        受惊之下,另外一名青年已经狼狈的奔向岸边,哪顾得木笼子里的少女和自己同伴,还是乌迪亚拉起另外一个男子,吴仁义顺手拽出了大惊失色的少女,两人迅速撤离了现场,因为闻到血腥气味的一群鳄鱼正向他们扑了过来,吴仁义可是知道这些家伙的厉害,因为前世没少在热带雨林里和这些东西打交道。

        “算了,这伙计已经生息渐失,没救了,为了减少它的痛苦,送他一程吧!”吴仁义随手点了正抽搐难受着的受伤青年昏睡穴,然后对姑娘说道:“好了小妹妹,你可以回家去了!”

        两人走了没多远,一声叫喊传来,原来是那女孩子硬是脱离了男子的纠缠,迅捷的向自己所处的位置奔行过来,那青年男子速度也不慢,紧追不舍,很快来到了两人身前。

        “哇啦,无力!”女孩子拽着吴仁义衣服,紧紧躲在身后,嘴里惶急地叫喊着,让两人真有些无语,是不明白到底该说什么。

        “这女孩的确是担惊受怕的样子,而这青年男子的确是满眼含着怨毒,似乎择人而噬的架势,看来似乎是抢亲?”吴仁义好玩的说道。

        “哼,抢亲也是不道义的,必须制止他!”乌迪亚自从见到女儿,这心底里越加善良了不少,走到那男子身前逼问道:“你是她什么人?”

        黑魆魆的矮个子青年急忙后退几步,警惕的看着他一会,见到没有什么威胁,又是叽里咕噜一阵子,还做出了几个威胁动作,比如抹脖子等架势,让吴仁义看得好笑起来。

        “丫头,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吴仁义比划着,一字一句问道。

        少女似懂非懂,使劲摇着脑袋,那意思是坚决不跟对方走,并且更牢牢抓住了吴仁义胳膊,似乎还怕被丢弃的样子。吴仁义无奈地说道:“老兄,这回还真有麻烦了,要不咱就跟这俩孩子回去看看,等弄清状况再走吧,常言不是说吗:好事做到家,送佛送上天嘛!”

        乌迪亚正好奇怀疑着,自然求之不得,两人带着少女,跟在那青年身后,向内地急速行进,很快穿过一片森林,进入一个山区。过了两道山梁,爬上一个坡地眼前逐渐开阔起来,远远地草坪后面几间石屋在绿树掩映之中露了出来。

        “这块风水不错,背山面水,视野开阔,左青龙环绕,右面是一面白雪皑皑的山峦起伏。而这石屋背靠山峰,正是好的依赖!”吴仁义说道:“要是等我们累了,不愿意理会世俗,就选个如此去处,安心修炼可好!”

        “嗯,不对!”乌迪亚抽抽鼻子,盯着木屋说道:“怎么到了这块有了血腥之气!”

        “也是,前面还是清风徐徐,景色怡人,这块突然变得隐晦起来,不可思议!”吴仁义打量一番木屋,终于感觉到一股萧杀之气,是一股子让人不舒服的气息传了出来,急忙提醒乌迪亚注意。

        男子走到木屋之前,轻轻敲击几下子,很快地里面有了动静,木门打开,一个年岁不大的女子,也是几乎*着身体走了出来,看到外面情景,显然是惊愣了一下子,最后定定瞅着男子那意思是让他解释。

        猛然觉得身后女子使劲攥住自己胳膊,微微发抖的样子,吴仁义突然发觉木屋之内不对劲,因为里面深处首先出现的是火把照耀之下深洞,然后是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就算是这个开门的女子身上,自然带着一股子血光气息,正要进去探查一番,乌迪亚已经箭步入内,在门侧女子尖叫声中,里面传来了打斗之声。

        害怕乌迪亚吃亏,吴仁义搂住怀里少女,瞬间进了石洞,拐过一个弯道,前面一个上百平米的大厅里的景象一下子将他惊呆了。接下来是怒火上头,恨不得抬脚踢死被乌迪亚踩在脚下,正怨毒的看向自己的那名巫师。

        “啊!”一声尖叫惊醒了吴仁义,急忙捂住怀里少女的眼睛,迅速退出了山洞,以及外面的小木屋,正发现那名带自己过来的男子发足狂奔下山,很可能是到山下的部落里喊人去了。吴仁义冷静思考一下,心里话:“正好,让当地百姓看看这个禽兽的所作所为,比自己解释更有说服力。再说了,自己也解释不清楚的。”

        正在琢磨着,那名开门而出的女子似乎是对着紧紧趴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急了乌拉说了一通什么,少女只是一个劲摇头,让对方很是失望的样子,令吴仁义非常无奈,好在乌迪亚已经提着被他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巫师走了出来,两人简单交流几句的工夫,山下骚动就已经传了上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65942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