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 > 第三十二章 界限 第八节 异香

第三十二章 界限 第八节 异香

        其实女孩子一直没有完全昏迷,而且多的时候很清醒。当吴仁义将她半空抱住,她就一阵惊悸之后,浑身瘫软,似乎是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跌落水里之后,一阵剧痛,张大嘴巴还没喊出声来,就被灌下了几口水,差点昏厥过去,多亏了吴仁义及时施救,口对口进行真气度入,憋闷之下,本能要拒绝的她突然被一种奇妙感觉给吸引了,接下来是很享受,从没有过的奇妙感觉,就像是电流一般让全身都跃动起来。

        出了水面之后,吴仁义身上的温暖气息,使得寒冷中的她更加感到了依赖和舒适,直到进入黑暗的洞中,一阵寒颤之后,被吴仁义用自己的衣物包裹起来,接着失去了踪迹,马上变得失落和恐惧起来,本来以为对方已经将她抛弃不管了,悲凉涌上心头,正要哭出声来,吴仁义抱着树枝杂草回来了,一会工夫就是满洞生辉,温暖如夏,心情自然好了起来。

        这会儿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尤其是后面几句话,吓得她一下子爬了起来,扑入了吴仁义怀中。因为一般来说,女孩子最是害怕蛇虫之类。

        “嘘!”吴仁义将指头按住对方嘴唇,示意对方不要出声,不必害怕,但是黑暗之中女孩子哪里明白其中含义,一个劲往吴仁义怀里拱,直到吴仁义浑身燥热,难以自已,双方失控为止。

        事后,吴仁义很是自责,因为和对方可不认识,并且似乎对方正处在危难之中,为什么自己如此缺乏抵抗力了!难道自己的功力出了问题?

        毒蛇哪里去了?自然是被吴仁义一阵横扫给拍成了肉酱,这下更加引起了女孩子的好奇,慢慢的崇拜起来。两人曾经忘记了外面还有威胁存在,渐渐进入了佳境。期间吴仁义故伎重演,尽量节制自己的其他念头,运起功力,循着对方体内气息,开始了循循善诱,直到将对方体内微不可察的气流调动起来,变得越来越壮大,并且有规律的旋转起来为止。

        初经人事的女孩子可不明白这些,加上语言不通,吴仁义也无法点醒对方,只顾着享乐,自然不时发出让外面十几个青壮年血脉偾张的呻吟声,甚至是叫声。

        “有古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一个面相凶狠,穿着华丽的青年人,在洞口之外坡地上来回走动着,焦躁不安很是比别的青年人明显。

        “王子,别着急,我们就守在这里,他们总会出来的!”一名白脸青年点头哈腰的谄媚道。

        “啪!”一巴掌扇了白脸青年一个趔趄,王子凶狠地骂道:“等你妈个屁,没听到里面的动静吗,一定是那对狗男女发情了,正在苟合着呢!”

        白脸青年这个后悔啊,都怪自己拍马屁拍错了地方,自己也太过糊涂了,这动静够明显的,自己干嘛不动脑子,往对方的伤口上撒盐呢,唉,挨揍活该啊!

        因为更多的是运功,达到了互补性修炼目的,不仅吴仁义得到了女子特有的气息补充,即便是毫无功力可言的女孩子也在不知不觉当中得到了吴仁义提供的强大功力支持,暂时还不能理解运用而已,相信不久之后就会让她自己都会感到惊奇的,这是后话。

        既然是带有修炼性质,洞中两人的活动自然坚持的够长久,够让外面的人,尤其是那王子在寒风之中嘴上都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大火炮,这心里可是恨怒、不甘、窝囊交加,真可谓吃了苍蝇一般无以言表。自己辛辛苦苦,终于找到了机会,将对方堵在了郊外,没想到这对狗男女倒也机警,一起跑到了山上,而且当男子被自己手下捅了一刀,踢下悬崖之后,自己追求了两年多的相邻部落酋长女儿,也是当地最为美丽的女子,竟然跳崖自尽了。

        结果一路寻找下来,竟然意外发现两人躲到了这半山之上的洞子里,干起了龌龊勾当,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把他们挖出来,男的杀死扔到海里喂鱼,女孩子嘛,只要态度好,听话,还是可以带回去花差花差个几天的。等到玩腻歪了,就可以送给自己的部下轮流玩弄,直到让她尝尽人间痛苦,最后让到海里去,不,不能让两个狗男女海里相会,就点火烧死她,或者扔到山上喂狼。

        火堆生起来,总算是有了一些温暖。等到洞中终于平息下来,十几个青年人一齐看上了自己头领,王子大人,那意思是下一步该怎么办啊,石头太大,我们可没办法进去。

        毒蛇也没有奈何的了对方;放火烧又没有口子可以利用;烟熏,这可是好办法!还是小白脸脑袋机灵一些,终于想到了烟熏,试图把对方给逼出来,没想到这烟火根本就进不去,甚至有时候还出现了倒灌现象,差点烧到自己人,因为里面突然从石头缝隙里刮出了劲风,将洞前升起的烟火给吹拂了起来,差点就烧到了王子的头发眉毛。

        一直守到天光大亮,里面竟然静悄悄的,似乎两个狗男女已经昏睡了过去;又等到正午时分,太阳已经上了中天,十几个小时过去了,里面依旧静悄悄地,喊话自然得不到任何回应,没办法,王子既然坚持,十几个部下只好自认倒霉的陪着。好在中午时候王子首先饿了,派人翻过山头,去邻近镇子上弄来了吃的喝的,这才继续坚守下去。

        第二天晚上,天公不作美,突然飘起了雪花。前半夜还好说,因为下雪的时候,天气还带着一些暖意的。但那是到了后半夜,尤其是黎明前夕,伴随着山风越来越大,终于王子一干人马受不了了,只好向山下避风之处转移,打算天亮之后再上来,因为他们也估计凭着对方的体力,要想搬开洞口的几块大石头,也是不可能的。

        “不对,他们是如何把石头堵住洞口的?”小白脸突然惊呼出声,王子正要发作,一下子也明白过来,那些堵住洞口的大石头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别的出入口?一定是了!怪不得洞子里那么长时间没有动静。

        四处找吧!十几人,包括王子在内,围着洞子周围好一顿搜索,直到太阳西下,天色再次黑下来,这才不甘心地撤离了回去。

        闻着女孩身上的异香,吴仁义有些好奇,这种香气就像是鲜花盛开的时候释放出来的自然清香气息,给人一种非常舒适享受的感觉,因为女孩子剧烈运动之后的汗水里自行散发出来的。而这回却是因为在吴仁义的比划之下,加上间接使用了催魂之法,让对方明白了一些习练功法,调动体内气息的诀窍,直到香汗淋漓,异响阵阵扑鼻而来,才被吴仁义提醒终止了修炼。

        无聊之下,吴仁义向洞中底部走去,突然听到了隐约的流水声响,急忙放出神识,马上找到了洞子底部一侧,一个不大的洞口里面传出来的潺潺流水声。

        隔壁是一条地下河道,似乎是来自后山山顶的雪水,然后向下运动而去,应该是通往了下面的河道,或者是海里,因为这座山丘的周边可是没看大山泉水流的,自己已经探查过的。

        怀着好奇,吴仁义掏出了小腿部藏着的特制的锋利匕首,略微运功之后,切削了起来,很快就把洞口扩大了一倍有余,足足可以让自己钻的过去。

        吴仁义先是钻过去探视一番,发现竟然是一个不小的河道,这才回来,抱起熟睡的女孩子,慢慢向下游漂浮而去,突然没了空隙的一段水中,吴仁义急忙喊住对方嘴巴,两人通过已经尝试过的内呼吸,发动功力,催动体内真气循环运动起来,吴仁义还分神探查着水流的去向,猛然觉得几个激流过后,身体直直往下坠去,凭感觉大约下行了百多米,水势才慢慢还乐下来,突然头顶有了亮光,吴仁义脚下发力,很快露出了水面。

        “原来如此!”吴仁义看着眼前的峭壁,马上判断出来,这条地下河道竟然一直通到了接近海峡对面的水下。

        “可惜了,只差了十几米距离,就能到到对岸了,不过要是在后世,这段距离经过加工之后,完全可以修建一条水下通道的,就像是一条小点的水底隧道!”

        “咳咳,咳咳!”怀里的女孩子突然咳嗽起来,而且身子一阵蜷缩,显然是因为寒冷的海水冻醒了对方,吴仁义歉意的笑笑,在对方羞涩的埋下头颅的瞬间,突然一个凌空飞跃,凭借着几块突出的岩石,登上了十几米的崖顶。四外看了几眼,选择了就近一个渔村飞驰而去。

        一阵惊呼之声传来,吴仁义看着怀里雀跃的女孩子,不解地放她下地,看着她扑向了迎上来的几名男女,似乎是很熟悉的朋友,甚至是家人的样子。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151/71492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