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088 安心

088 安心

        *祝各位看文的亲、写文的友,国庆快乐!打滚求票!求收藏了!*

        小晴道:“听说叶师兄想偷溜下山,刚走到县城就在租马铺里被佐师叔拦住了,佐师叔为此大发雷霆,将他关到了后山思过崖。后来,人是放出来了,可他整日心不在蔫。”

        小蝶拍着手,满是欢喜:“雷霆子师叔卜了一卦,说这回,我们必赢。”

        “就算是以往,叶师兄也没弱水师妹学得刻苦,如今只想着离开,哀兵必败!”滴翠洋洋得意。

        素妍暗想:叶琰想要逃下山,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他父亲被困冷月关的事?南长老下山已经有半个月了,如果他快马加鞭许这几日就要抵达冷月关。

        素妍想了一阵儿,走到案前,取了笔,写了一行字,依旧是写得不成样子,但又比那日给叶琰看到的字稍好一些。“柳师妹!”

        柳飞飞应答一声,飞野似地奔了过来:“师姐,你醒了。”

        素妍将纸叠好,“你跑一套佐师叔那边,记住了,你把这信亲手交给叶琰师兄。也不要多说话,就说这个是我给的。要是佐师叔拦你,你就说,‘如果想要叶师兄安心呆在山上准备比试,就不要阻拦你。’”

        柳飞飞狐疑地接过。

        滴翠、小蝶已进来:“弱水师妹,你这又是何苦?”

        “就算要他们输,也得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我要叶琰全力应付此次比试。”

        小蝶的神色里掠过赞赏,滴翠却面露不甘。

        柳飞飞去了佐护法院子,如素妍所想,佐护法拦住去路,柳飞飞便将素妍转告的话说了一遍,佐怒天也不再强行阻拦,带她去院中见到叶琰。

        叶琰正在练习棋艺,却是一局困龙珍笼局,见柳飞飞进来,起身挡住棋盘。

        佐怒天道:“她来找你的。”

        柳飞飞不屑一顿地吐了口气: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在练棋艺么?这局棋,我师姐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练习了。“叶师兄,这是弱水师姐让我转交给你的。她说,让你安心准备比试。”

        安心,他能安心得了么?他的父亲被困胡杨城,生死未卜,他怎么也不曾想到,昔日与他一起练武,一起学习布阵、棋艺的师兄居然会是西歧二皇子。

        叶琰打开纸,却见上面是一行熟悉不过的字体:南长老下山,并肩王无忧。他愁眉顿展,笑道:“柳师妹,弱水师妹说的是真的吗?师叔公下山襄助大齐了?”

        柳飞飞一直在近身照顾素妍,与素妍情同姐妹,又似主仆一般,她从素妍与其他人的言谈中,知晓叶琰的身份。

        柳飞飞想:就让他欠师姐一个人情,看他在武比的时候好意思下狠手。冷声道:“弱水师姐知你心事,特意求了南长老相助,现在你可以安心准备比试。到时候,可不要输得太难看。”

        叶琰笑道:“代我谢谢弱水师妹。”

        柳飞飞抱拳,恭谨退去。

        佐怒天心头暗暗吃惊,虽是一介弱女子,行事却磊磊光明,让人心生敬重,没有隐瞒利用,反而替叶琰了却后顾之忧。

        叶琰将手中的纸条看了又看,颇有些不信。“师父,弱水师妹说,师叔公下山襄助大齐。”

        佐怒天将手一伸,叶琰将纸条递过。

        这一回,佐怒天捅了大篓子,其他三位长老尚在闭关修练着,宫主也不知何时出关。若是他们出关,定会追究自己让天下苍生蒙难的责任,二十万人的性命啊。发起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是谁都成,唯独不能是他的弟子。

        佐怒天道:“待比试结束,我会向宫主、四大长老请罪。”

        叶琰道:“师父不随弟子下山吗?”

        佐怒天摇了摇头:“红尘事,红尘了。你学好布阵、棋艺,下山后替为师清理门户。”想到拓跋昭,他心下失望,当年收入门下,就曾说过,布阵兵法不可为祸苍生,然,拓跋昭学成之时,便发生起了兵祸。“昔日为师传授他技艺,他曾对为师发过毒誓,不得利用所学本领祸害他人,他贪恋权势,好好的安宁天下,都被他搅得战火纷飞。”

        叶琰心下凝重,有多少事是之前所能猜想到的。“现在,有师叔公下山,有我无我都一样。”

        佐怒天恨铁不成钢,“你师叔父的性子我最清楚。他不会大开杀孽,最多就是多保几个大齐将士的性命,要了结这场战争,还得在你身上。修道之人不会掺合红尘俗事,我不能,是因门规在前。你师叔公不能,则是他性情使然。”

        叶琰坐在棋盘下,心潮起伏,他真没想到,那个有些让他讨厌的小师妹,居然会为他解决后顾之忧,还说服南长老下山襄助大齐。就算南长老不开杀孽,但至少他的父亲不再有性命之忧。

        这一回,他倏地觉得这弱水师妹并不是特别讨厌,相反,还有些讨人喜欢。

        *

        两天,还有两天就是九月初十。

        这几日,门中弟子个个都显得兴奋,人人都用期盼的眼神在等候着。

        佐怒天问来禀的门中弟子:“弱水这几日在做什么?”

        “还和以前一样,邱师叔门下的师姐妹天天跟着她进进出出。昨日,又有人扛了几大包的草药进院子。”

        每日不是跟殷道长学习棋艺,便是去后山与庸先生说话聊天,在庸先生的茅屋里一呆便是许久。

        庸先生是鬼谷宫的邻居,不是世俗之人,但又非修道之人。说他世俗,他身上多了谪仙之姿、洒脱自如。说他是修道之人,分明就是一个上了些年岁的老书生。他是在三十年前来的鬼谷,本是游历,却在一来之后就喜欢上终南山,于是在后山搭了茅屋住下,这一住便是三十年之久。

        此人与殷道长、南长老、北长老、西长老及无名子都是忘年之交,结为好友,给佐怒的感觉,庸先生是因为他们几个才留在了终南山。

        佐怒天道:“又不比试医术,她整天的捣腾这些草药做什么?”

        “问过一位师妹,她说弱水师妹在配新药,在试药性、药效。另外……弱水师妹让人给她买了一支半人高的大毛笔。其他,没有什么异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0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