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116 求画(加更求票)

116 求画(加更求票)

        “是,是我师姐最喜欢的三幅,问好时间,我会守着先生把那三幅画装裱好。你别多心,师姐只是担心把画给弄坏了,所以之前生怕装裱不好,这才把其他画送过来。我看张先生装裱得很好,我会告诉师姐,让她把画送过来。”

        江书鹏满是兴趣:“柳妹妹,都是些什么画?难不成比《峰峦》还宝贝。”

        柳飞飞扬了扬头,得意地道:“这些画,与那三副比起来,那就是死物,可那三幅是活物。你们瞧见过,遇到天晴会跳到荷叶上的青蛙,若遇连日雨天,会躲到荷叶深处的青蛙吗?虽然是画,可那青蛙就是有灵性,天晴小雨还会跳动。

        那《牛》图,牛儿白日在栏外悠闲啃草,到了晚上,就进了牛圈。”

        初秋听得两眼发呆,柳飞飞抬手凿了一下:“说你没见识,你还不信。附庸山人那可不是世间俗人,那是神仙。神仙的画,你们看过没有。若非要装裱一批画作,就是我也难得看上一回。师姐每日睡前必要观赏一番,这才肯睡。能是轻易拿出来的,万一这一个装裱不好,岂不是污了这宝贝东西……

        赶明儿,张先生要装裱这三幅,我得先沐浴更衣,在一边守着。要是弄坏一幅,那是多少钱都赔不来的。师姐当初为了得到这几幅画,可没少费心思,山人长辈更是气得捶胸顿足。”

        江书麒不敢相信的看着柳飞飞。

        柳飞飞道:“这个样子做甚?你们不会都没听说这样的画吧。那画里还有一幅,乃是幅《观音》,这是三幅画里最宝贵的,最其妙处,你们猜都猜不到。”停了一下,看着呆住的众人,柳飞飞问:“张先生。这样的画,给你装裱,你敢不敢裱,若是裱坏了,那可就糟了。师姐说,没有十全的把握,她是不敢送来的,生怕一不小心也就弄坏了。”

        那可是神仙绘的。

        张掌柜忙忙揖手,道:“在下装裱前,一定沐浴斋戒。不敢污了神仙大作。”

        江书麒冷笑道:“你们别听这丫头瞎说,指不定是她在胡诌,这世间哪有画上的青蛙会跳。哪有会跑的牛,一定是她吹牛。”

        柳飞飞正色道:“我干嘛要吹牛,是真的,那真是好画。”

        江书鹏很快明白江书麒的意思,笑道:“别说老五。我也不信的。张掌柜的,你信吗?”

        眨眨眼睛,众人了晓,早被柳飞飞的话吊得胃口十足。

        张掌柜道:“闻所未闻,我也不信!”

        初秋只当是夸大其辞,此刻也道:“柳小姐。奴婢也不信。画就是画,画得再好,画上的东西都不能动。”

        柳飞飞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们……你们这些俗人!”

        “柳妹妹。吹牛也要看好地方,我们兄弟什么好画没见过,还有这位张掌柜的,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皇城最大、最好字画铺的东家,近手的好画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人家什么好画没见过,哪有你说的这样。”

        柳飞飞不知是计。气得跳脚:“你们等着,我就拿一幅来,让你们这些俗人长长见识!”

        江书麒大笑道:“你吹牛!这回可把牛皮吹破了,哈哈,看你以后还吹牛。”

        柳飞飞气得直咬唇,拉着初秋道:“走,我们回去,我找师姐取画来,看你们还说我吹牛。”

        这些人,没见过好画,就说她吹牛,柳飞飞气冲冲地往得月阁去。

        待她们主仆走远,兄弟二人灿然一笑,摩拳擦掌很是期待柳飞飞口里说的好画。

        素妍正准备歇下,捧着三幅宝贝画,瞧了又瞧,珠帘一阵沙沙作响,柳飞飞道:“师姐,你给我一幅,让我送到清音轩装裱吧?”

        素妍皱了皱眉头:“万一弄坏了,岂不得不偿失?”

        “师姐放心,我会盯在旁边。”柳飞飞不敢说被江氏兄弟激将的事儿,她一路过来,心境平静后,立马回过神来,可如果不把画送过去,还指不定把他们如何说,一个字不错,只道:“张掌柜要看了画才能决定如何装裱。”

        素妍轻叹一声,“且拿一幅试试看,你可得仔细盯着,如果张先生说装裱不了,你就赶紧拿回来。”

        素妍拿出三幅画,一脸虔诚,左看看、右看看,终于挑了《牛》卷好递过:“早去早回,千万叮嘱,如果没有万全的法子,切不可轻易装裱。”

        柳飞飞接过画,叫了初秋,又往清音轩去了。

        这一回,江舜诚及江书鸿父子都过来了,也都围着《渔村》看得津津有味。

        江书麒见柳飞飞进来,飞奔上去,一把夺过,柳飞飞生怕损坏好画,不敢与他抢夺,不悦地道:“可别弄坏了。”

        待打开之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只是一幅寻常的《牛》图,一条水牛正安然悠然地卧在牛栏内,一边蜷缩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大白鹅。

        暑名处,只龙飞凤舞、铁笔银勾地写着“附庸山人”几字,又留有作画年月,外加一个特大的“牛”字。

        江传业不屑一顿地道:“这幅画与其他的比起来太寻常了些。”

        柳飞飞从嘴里喷出一声不悦的“切”,“明日白天,你们且再来瞧瞧,这牛儿和大白鹅就跑到栏外去了,白鹅引颈而走,牛儿也在栏外吃草。”对张掌柜的道:“张先生,师姐说,这话你可有万全的把握能装裱好,要是没有,可别轻易下手。”

        张掌柜懂画识画之人,更珍藏字画的名家,此刻围着《牛》,左看右看一番,很快他就道:“这的确是好画!无论是运笔,还是神韵,都是千里挑一,所用的颜料,更是在下见所未见。牛儿能如此变化,乃是因为阳光的原因。”

        江传业惊道:“这牛,真的会跑?”

        张掌柜微微含笑,看过了画,他很快就明白其间的玄机,乃是作画的颜料特殊所至。

        江舜诚大声道:“来人,把取十几盏琉璃灯来。”

        半个时辰后,大管家带着下人取来了琉璃灯,顿时屋内亮如白昼,挂在墙上的《牛》果如柳飞飞所言,跑到栏外吃草,而那只大白鹅正引颈散步,神态高雅。

        所有人站在屋里,一个个惊叹不已。

        张掌柜双眼放光,这可是千载难遇的好东西啊,有市无价,要是自己的店里有上这么一件宝贝,岂不发大财了,真好啊,真是太好了,“好画!好画啊!真没想到,世间居然有此神人,这画上的牛和白鹅,可真是活了。”

        柳飞飞得意地扫过江书麒:“五哥,怎样?我没骗你吧。”

        张掌柜抱拳,歉意道:“柳小姐,这画,在下着实不敢轻易装裱,只能替它加上画轴。着实不敢轻易裱画,要是稍有不慎,这可就误了好画。”

        柳飞飞道:“师姐已经猜到了,故而一早才未拿出来。那先生觉得,如若多给时日,你能裱么?”

        “这画的颜料特殊,若按寻常的法子装裱,只会损了好画。还请柳小姐转告江小姐,待小的好好琢磨,要是想好了,再为你们裱画。”张掌柜一心想看看另两幅是怎样的,连连道:“柳小姐,可千万别交给别人裱画,在下担心损了好画。这样的好画,若是损了,真是太可惜了。”

        “张先生放心,我师姐宝贝着呢。那两幅可比这个更好,刚才我到师姐房里去,看她在练字画,先生既然出了天价,我会与你在师姐面前说情。”

        张掌柜看着《牛》,“要是江小姐肯出售《渔村》与《追思》,在下感激不尽!若能将这幅《牛》也给小的,往后江小姐再有装裱的活,在下都包了。”

        柳飞飞笑着,这些人真有些发狂的模样,一个个双眼放光,“此事我可做不得主,你只管去求我师姐去,这些字画都是她的。我只是奉命跑腿!先生既然应了装这画,就麻烦给《牛》加上画轴,一会儿完成了,我还要送回得月阁去。只怕师姐不见我把画送回,又给睡不着觉了。”

        张掌柜不敢怠慢,很快就给《牛》加了相配的漂亮画轴,但因没有裱上,让画的地方显得纸张略薄。

        柳飞飞就要离开,江书鹏不干了,拦住去路:“让我再瞧瞧这画。”

        柳飞飞将画护在画里:“三哥想瞧,去求师姐,我是不给了。万一被你们夺了去,回头师姐指定赖我失责。”抱在怀里,纵身一闪,溜出房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掌柜的在右相府里一呆就是五天,装裱字画是个细致活,工序烦琐,因是好字画,就不能有半分懈怠。每日面对着这些画作,就欢喜得不想离开相府。恨不得都成为自己的东西,这便是一个收藏名家的心痛啊,见着了好画,却不是自己的。

        还有两天,张掌柜的就要离开右相府了,对着这些字画,心潮澎湃,越发觉得自己店里的好东西都黯然失色。

        正想着心思,只听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张掌柜猛地转头,却见柳飞飞带着丫头过来了,笑意盈人。

        张掌柜快走几步,道:“柳小姐,可与江小姐提过我的事。”

        初秋道:“张先生快别提了,之前小姐说什么也不同意,柳小姐替你说了一大堆的好话,她总算是应了。同意将《渔村》和《追思》都出让给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1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