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154 夜话(三更)

154 夜话(三更)

        江舜诚道:“你就听你母亲的吧。我们家亦很久没有办喜事了,借着这次机会办办也好。晋为安西县主,这是大喜事,必须得办!大儿媳得多上些心。”

        “父亲放心,儿媳记下了。”

        虞氏搂着素妍就不肯撒手,好像有人跟她抢女儿似的,素妍就腻歪在她怀里。

        沈氏笑道:“飞飞,要不要大嫂抱你。”本想笑话素妍,没想柳飞飞欢喜地道:“好!那大嫂抱抱我!”也跟着腻到沈氏怀里,沈氏心里一软,“唉,当年我也心心想要一个女儿,一连生三个,个个都是儿子,我可羡慕那些有女儿的母亲了。”

        虞氏爱听这话:“我就生了几个儿子,哪个也没妍儿贴心,得了好东西第一个就想着我。”

        江书鹏看在眼里,脸上含着笑,道:“爹,今早门上送了封信过来,是二哥、二嫂写来的。我想等小妹的及笄礼后,就派府上的忠仆护送传礼去江南二嫂娘家学艺。”

        看来,二奶奶慕容氏帮忙写了引荐信,各大门派不轻易收受官宦子弟为徒,但有引荐信、姻亲关系的例外。

        素妍抬起头道:“二嫂娘家可是出名的名门正派,礼儿去了那儿,一定能成才。上回他还悄悄问我,是不是二哥返悔了,我说有了音讯第一个告诉他呢。回头,二哥可别忘告诉他一声,今晚我去佛堂找他。”

        众人说闹了一阵,各自散去,虞氏不许素妍走,硬拽着她留下来陪自己说话。

        素妍叮嘱柳飞飞看着阵法,有了变化就来告诉她。

        柳飞飞回到得月阁,立时就把素妍封为安西县主的事说了。

        初秋反复问道:“柳小姐,是真的吗?小姐要去西北战场?”

        几个丫头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初秋道:“我哥跟六爷在一块,小姐也会带着我吧,不,是县主。小姐,你可是要跟县主去的,好小姐,你带上我吧。我几年没见到我哥哥了,真的好想他。好小姐,你就带上我吧!”

        柳飞飞喝着茶:“带不带你们,不是我说了算,得看你们的武功。听师姐的意思是要带两个去的,武功弱的,留在得月阁里陪青嬷嬷她们清扫屋子。武功好的,升为大丫头,还能去沙场建功立业。”

        白芫歪着脑袋,不解地道:“咦,女子也能建功立业的?”

        “笑话,为什么不能?我师姐不就是,西北那么多将军,个个都盼着我师姐过去呢。你们去了西北,只要服侍好我师姐,就是大功一件。”

        初秋生怕落败,哪怕只能带一个丫头,那也只能是她。“小姐,我去练功了。”

        白芫也跟着道:“奴婢也去了!”

        眨眼的功夫,练功房内传“砰砰磅磅”的声音。

        这样就不错嘛!

        是夜,风轻柔,二月杏花风带着花的芬芳。

        素妍整理好相关的东西,挑了块布,将东西包裹,唤了白菲,主仆二人往静澜院去。

        远远地,就看到佛堂外面站着一个小人儿,似在等候。

        “姑姑!姑姑!”

        “乖!”素妍蹲下身子,笑盈盈地看着传礼,“你爹告诉你了么?”

        传礼点头:“爹说了,等姑姑的及笄礼后,就派府里武功最好的江龙护送我去江南学艺。还说到三月我就不用去府学读书了。”

        “姑姑给你带了些好东西过来,走,带姑姑去你屋里。”

        素妍迈入佛堂院门,只见大三奶奶孟氏一身素朴衣衫,头发倾泄至腰间,不戴任何发式,一身灰色的尼姑袍,手里拿着佛珠。她欠身道:“大三嫂!”

        孟氏平静如水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此刻又让素妍联想到重生以前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形,便是这样的语调,这样的声音:“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愿见到我了。你是来找礼儿的?”本应是询问的话,从她嘴里出来却变成了平淡无感情的陈述。

        素妍道:“礼儿的事……”

        江传礼生怕孟氏知晓,不让他去了,伸手扯着素妍的衣袖,素妍笑道:“来,让姑姑诊诊脉。”

        进了屋中,素妍给江传礼诊了脉,孟氏站在一侧,心下着急,却不敢追问。

        素妍道:“看来礼儿的病是可以治好的。继续保持轻松、愉悦的心情,三年之后就能转好,五年就能康复。可不许这么闷闷不乐了,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可是你母亲的全部。”

        江传礼咧嘴笑着,对大三奶奶道:“娘,你回去念经吧。我想和姑姑说话!”

        孟氏转身回了佛堂,虽然江传礼对她依旧恭敬有礼,却不再亲近她了,这一生她是彻底失败了。

        素妍打开蓝底碎花布,里面放着几本书:“看看,喜不喜欢!”

        上面第一本,是本棋谱。“这是我让飞飞帮你抄写的棋谱,我把它送给你,你以后可得多加习练。”

        第二本,是一本唐诗字帖,但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砚脂楼主”,“这是当年与朱在先生在江南分别时,他送我的字帖,那时候还是一页一页的,我把它装订起来,还加了个封皮,也送给你,就算出了门,除了习武,每天也得坚持练习字帖,至少得写一百个大字,哪怕无纸,在地上、在水盆里都得练习。”

        江传礼笑得更灿烂,他虽年纪小,但他知道朱武先生的手笔都很珍贵。

        第三本还是一本字帖。

        素妍道:“这字帖是我给写的,一共写了二首诗,十首词,一篇赋,你留着备用。姑姑给你这些,是想告诉你,棋,能练人智慧。而我江家诗书传家,不可荒废读书,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尽量多读书。”

        “姑姑,我懂,我会好好学本事的。”江传礼拿着那支竹笛,素妍道:“你别小看了它,你看看竹笛上的字。”

        “玉子期,闻名天下的乐器名家?”

        “对。这支竹笛看似普通,但音色极佳,又出自名家之手。姑姑知道你会用竹笛吹几首简单的曲子,所以把它送给你,希望你在心烦的时候能吹笛排解,而且吹笛对你的心脏大有益处。那一本乐谱也是送你的,里面有十支曲子,你可以慢慢学。”

        江传礼握着竹笛,转身扑在素妍的怀里,低声道:“姑姑待我真好!比爹娘都待我好。”

        “傻孩子,在姑姑眼里,你是最好的,你值得我对你好。那本乐谱里有两张治你病的方子,不是苦药水,是姑姑特你为你配的茶,你往后按照上面的方子配成茶叶,每日冲泡着喝,希望不用五年,你的病就能痊愈。

        身体是自个儿的,你要是病了,姑姑会很担心,所有爱你的人也会为伤心难过。为了这么多爱你的人,你可一定要保护好、爱惜自己,因为你的命、你的身体都不是你一个人,是我们大家所有人的,我们都承受不了失去你的痛苦,那会让我们觉得,宁可自己死,也不愿让你有事……”

        也许,是从来没有人这样和他说过话。

        江传礼扒在素妍怀里,失声哭了起来:“姑姑……我听你的,我都听你的。”直哭得浑身抽动,哽咽声起,似在竭力发泄,又似在努力控抑。

        这个孩子总是让她不由自己的关爱、喜欢,也勾起藏匿于她内心深处的柔软,想将他拥入怀里,好好疼惜。

        “两种方子不能同时使用,前三年你用第一张方子,三年后再用第二张。乖,男子流血不流泪,这才是顶天立地的真男儿。

        去了江南,要和慕容家的表兄弟姐妹们好好相处,小事莫计较,大事不委屈自己。”

        “姑姑!”

        真是怕他了,看这样子又要开哭。

        素妍道:“好好保管这些东西,可要姑姑帮你收拾包袱?”

        江传礼摇头,用稚嫩的声音道:“爹爹说他会帮我安排好。他让我带上最喜欢的东西就行。姑姑,我能把那幅画也带上吗?”

        “太好的东西,要是带上,就会被别人夺走。那幅画就交到你祖父那里,或搁到你母亲亲那儿,让她帮你保管。”

        “难道姑姑今晚送我的,也不能带上。”

        素妍送的,于传礼来说,件件都是宝贝。

        他很喜欢这些东西,每一样都喜欢。

        “今晚送你的都可以带上,但那幅画不行。你慕容舅舅家,有三个舅舅,还有八个表兄弟、五个表姐妹,到时候你把画给谁好?”

        传礼就没想过要给旁人,他得好好保存,自个留着。

        素妍立时想到什么,拿了朱武的字帖,看着上面署有绰号,握着笔就给抹掉成黑团,随后又围着“唐诗字帖”几字原署名处拉了根黑线,再也看不出来。

        怎能写着朱大先生的名号,这不是明着告诉别人,这东西很是珍贵。

        素妍将一切完成,不由暗笑,什么时候她亦变得如江书麒那般的吝啬。但她自有处事风格,别人不能妄想得到她的,她也不去抢夺珍贵而喜欢的东西。

        “笛子上的字不细瞧没人会发现的。你权当是支普通笛子。”

        明明是名家打造,怎能当作?

        江传礼看着每一样礼物,都是他值得珍藏的好东西。“姑姑送我的都是宝贝,倘若平白被人抢了去,我岂不是心疼死了。这笛子就不带了,回头我跟江龙说说,让他帮我另买上两支就是。”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1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