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171 问策

171 问策

        犹记当年,他在右相府瓜果会上,亲吻过一个小女孩,长得跟个小仙女似的,人见人爱,哪里是什么肤色黑黢之人,分明是粉雕玉琢,很显然,他又被骗了,因为对方根本不丑,甚至会是个美人。

        他就想见见这丫头的真面目,没想一早就听人说她带着人到四处去察探地形,依然是个最称职的军师。

        “得!得!得!”河对岸驶来几骑快马,走在最前面的依然是江书麟,他大声喝道:“甲字营副将江书麟回营,请开门!”

        营门卫兵放下吊桥,几骑快马急驰而来。

        宇文琰骑在马背上,静默地盯着从营门外奔来的人,那一抹似曾相识的倩影,意气风发,衣袂飘飘,发丝飞扬。一张素颜毫无粉黛之色,却更显素白如雪,清冷而闪烁着狡黠的双眸,果然被她骗了,哪里是个黑女子,分明就是肤白如雪的娇俏美人。

        宇文琰抓紧缰绳,她竟然对自己无视,当他是个不相识的人,他就站在一边,离她不过四五步之遥,可她居然一目未瞧,急驰而去。

        “江素妍,站住!”

        被骗的怒火,被算计的点滴,此刻都像洪水一般地奔涌而来。

        素妍听到有人在唤自己,勒住缰绳,寻觅声音,在她的身后站着名年轻的武将,高挑清瘦的身材,头戴着镂空银制祥云蟠龙束发冠,一根白玉发簪横穿束发冠,银冠两侧有根大红色的系带,汇于颌下,腰系嵌玉石红鞓带,面如严冰冷霜,目光如炬。峨冠崔嵬,长发高挽,合体的缎袍将整个人显得颀长而精神,风仪皎皎,静若石雕。

        她努力地寻觅着,印象里那个长得比女孩儿还娇美的男子,如今因为常年的风吹日晒,曾经净白的肌肤染上了一些风霜之色,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肤色,一双乌黑的眸子越发的深邃有神,眸光里怒火丛生,似要将她在顷刻点燃一般。

        素妍抱拳,笑容浅浅:“哦,是琰世子,不知世子大人有何吩咐?”

        琰世子、世子大人……

        这都是什么刺耳的称呼,她就不能好好与他说话。是她骗了他,现在却像是他开罪了她。

        宇文琰望着素妍,骑着马儿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看清了,终于看得清晰,她是个美人,是个标准的美人,即便柳飞飞在山上也算容妍清秀,可与素妍相比,却相差极大,风姿里少了一份出俗若兰的清雅;容貌少了素妍的灵动、娇俏。

        宇文琰道:“怎么不叫我琰师兄?”

        素妍笑了两声,漫不经心地问:“我们什么时候有师兄了?啊——”

        柳飞飞一看,素妍这是要耍赖,跟着附和道:“我可只知道师父座下都是师姐妹,个个都是女子。”

        宇文琰没想素妍居然会公开否认。“你……”

        素妍笑得纯粹无害,偏偏就是这样的笑,最是能骗人,“拓跋昭是琰世子的师兄,可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我们的师父并非同一人,不知道琰世子何以认为我应该叫你师兄。要我叫也成,只要我师父他老人家开口点头,别说是叫师兄,就是叫师叔我也叫。”

        叫他师叔,他敢应吗?

        这丫头,又和他胡诌。

        不就是让她叫声“琰师兄”哪有这么一大堆的道理。

        他们都知道,左、右护法几十年来都不和,要五绝的弟子叫佐怒天的弟子为师兄,五绝是绝不会认的,估计还会以为是佐怒天攀附关系,而佐怒天则会认为五绝弟子目中无人,不认同门师兄弟。

        素妍眼帘微垂,正色微微一笑,道:“琰世子拦我去路,是想与我打架么?昔日山上一场比试,琰世子至今还意犹未尽?今日怕是不成了,我还有好多事呢,改日再与你打如何?”

        宇文琰的脸,一时比彩虹还要漂亮,由紫转白,由白转红,周围无双数目光都汇聚到他脸上,只得退离几步。

        他一个堂堂男儿,才不要跟这种小女子计较。

        素妍抱拳道:“多谢琰世子!”纵马而去。

        这个臭丫头,压根就没将他放在眼里,不就是叫一声琰师兄,那又能如何,可她居然声声唤他“琰世子”,怎么听怎么刺耳,在军中如此唤他的人比比皆是,他怎么就如此计较素妍唤他。

        回到帐中,素妍一气呵成,写了封家书,用蜡封好,寻了江书麟,托他将追月送回金州,再将家信托吴王捎回皇城……

        江书麟骑了一会儿追月,心下大喜,虽然有点小脾气,但这马的足力极好,又飞奔如箭,是难得的汗血宝马。“不如,我亲自跑一趟金州。”

        素妍道:“六哥且与二哥、元帅商议。”一副与她无干,她不过问的样子。

        江书麟接过信,信里不过两页薄薄的纸张,道:“元帅与左肩王及诸将还在帅帐等你呢,小妹还得快去才好。”

        “知道了!”素妍正要前往帅帐,柳飞飞与江展颜都来了,尤其是展颜拽着她的衣袖不放:“姑姑,你就带我去帅帐吧,我就想进去瞧瞧,那可是全大营里最大、最奢华的帐篷了。”

        素妍没有拒绝,她着实不想驳了展颜的面子,一个小女孩面对着心目中像皇宫一样圣洁的帅帐,明明只有几步之遥,却从来没有进去过。

        三人近了帅帐,早有兵丁通禀。

        素妍举步进入帅帐,抱拳道:“拜见大帅、监军大人及各位将军!在下有礼了!”

        没有小女儿家的柔弱行礼,只有她的落落大方,举止得体,她抬着下颌,看着帅帐上方端坐的二人,一个是衣着铠甲的老者,长着一张国字脸,年岁在五十岁上下,两鬓却隐有几根银丝的男子,神态凝重,威武不凡,想来,这就是北齐大名鼎鼎,威名远播的戌边军大元帅杨秉忠。

        一侧坐着位着紫色蟠龙袍的男子,瞧上去约有四十岁的模样,容貌俊朗,八分威严,两分笑容,此人,正是左肩王,宇文琰的父亲宇文谦。

        众人看着年龄不大,却一身英姿飒爽的少女,这样的女子往帅帐里一站,既没有让人失望,又没有让人太过惊喜,就与大家想像中的样子很是贴近。

        在众多的将军里,两名女将显得尤其的瞩目,一位是杨元帅的女儿杨云屏,一位便是素妍的二嫂慕容氏,二人毗邻而坐。

        宇文琰坐在众位年轻将军间,手里捧着茶杯,不言不语。

        杨元帅令人赐了座,素妍如今也是诰命在身,虽然是正三品的安西县主,但也是有身份的人。

        素妍在成膝高的杌儿上落座,腰姿挺拔,坐得端端正正。

        左肩王笑微微地扫过杨元帅,问道:“不知江七可有什么破阵良策?”

        叫她江七,她险些呛起来,在家排序第七,唤她江七倒并无不妥。

        素妍笑着回道:“昨日,与江副将军闲聊时也曾提及良策,有上、中、下三策。”

        看来他们已经听人说了,杨元帅哈哈大笑起来:“三百万两银子,五千名精兵,布阵活捉西歧将士……”

        柳飞飞跺了一下脚:“师姐不会信口开河,这是真的。师姐在府中时,曾布下迷魂阵、降魔阵困住吴王殿下,吴王也是一筹莫展,要不是我师姐放他出阵,就算是半年时间他也走不出此阵。

        我记得布设那个阵法,师姐只用了十二两银子就做到了,可见用三百万两银子、五千精名布设阵法,绝非胡言乱语。”

        宇文琰放下茶杯,惊道:“你把迷魂阵、降魔阵用来困吴王?”好似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事。

        素妍漫不经心,淡淡地道:“练练手而已。”

        一侧的左肩王则是好奇不已,问:“这两个阵法我怎从未说过?”

        宇文琰一脸愧色地垂下脑袋,柳飞飞则越发得意起来,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素妍一个凛厉地眼神吓得立时低下了头。

        宇文琰在山上时曾听说过,鬼谷宫布阵天下第一,对于俗家弟子只教授一些煞气不重的阵法,而这降魔阵却是鬼谷宫的内家弟子可研习的阵法,没想素妍也是会的。那原因只有一个,听说在自己下山之后,素妍还在山上多停留了几月,问题就在这多呆的几月,有人私下将此阵法传授给了素妍。没人敢违背门规,唯一的解释就是门中的长老们对素妍开了特例。

        宇文琰见素妍未答,低声道:“此阵法,从来只传内家弟子,不授俗家弟子。我在山上学艺时,曾听师父等人提过几回,降魔阵、天罡阵、天网地罗阵,乃是本门最奇妙的三大阵法。我没想到,安西县主竟会降魔阵。”

        既然会了,这内里定有原由。

        素妍吐了口气,道:“螃蟹阵便是天网地罗阵演变而来,但威力远不及天网地罗阵十之二三。”她从服侍人的兵士手里接过自己的茶杯,优雅地轻呷一口。

        杨元帅听她说出其间内情,笑道:“江七是有破阵之法了。”

        “回杨元帅话,你们只需按照以往的法子行军打仗。望元帅同意,先拨给我八千人马,须得精挑细选,回头我自有用处。”

        杨元帅与左肩王交换眼神,这丫头年龄不大,看起来谦恭有礼,可这城府却不是一般的深。居然在他们两个家伙面前玩故弄玄虚。

        左肩王朗声笑道:“如此说来,江七是有良策了。”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