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239 愧意

239 愧意

        而文臣们,却不晓其间之苦,反抓着陆平安失仪之事喋喋不休。

        文武、武将各有其理,眼瞧着就要打起开一场口水仗。

        江舜诚抱拳道:“大家都少说几句,今儿是我朝大喜的日子,西北大捷,杨元帅与左肩王班师回朝,扬我北齐之威,乃皇上圣明,北齐百姓之福。怎能因为一个将领多饮了酒,说了几句疯话,就扰了大家的兴致!”

        他率先举杯,满是恭谨地道,“杨元帅德高望众,带领众将扬我国威,江舜诚敬元帅一杯。”

        江舜诚这么一搅合,没人再在那儿强辩陆平安醉后说胡话的事儿。

        只片刻,大殿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喧哗热闹。

        舞伎的舞,歌伎的歌,群臣的宴酒,交融一体,是一副盛世太平的画卷。

        这晚,皇宫养心殿直欢闹到三更二刻,群臣方才散尽。

        皇帝抚额,坐在龙案前微闭着双眸。

        大总管低声道:“皇上,该回龙榻歇下了。”

        皇帝倏地启开双眸,头有些昏沉,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传朕旨意,明日擢有功将士入朝听封。”

        大总管弯着腰,小心回道:“禀皇上,今儿在庆功宴上,已经宣布群臣了。”

        他也许真的老了。

        皇帝又道:“怀化大将军陆平安殿前失仪,不成体统,晋封为恪靖候。”

        大总管记得,皇帝前几日让礼部拟旨,怀化大将军陆平安是被封为靖国公的,因庆功宴上醉后失仪,被降为恪靖候了。

        皇帝忆起大殿上的江书鲲,始终有礼有节,就连他的两个儿子都颇有些印象,“晋封江书鲲为平国公……”停住了话,又道:“罢了,封为平西候。”

        就让江书鲲先做平西候,待得日后新皇登基,再另行册封,一下子都厚封了,要新君如何施恩武将。

        大总管问道:“骠骑大将军杨秉忠原是镇国公,赐五代内世袭罔替;辅国大将军程大勇赐封为荣国公,允世袭五代,三代内世袭罔替;镇国大将军、左肩王宇文谦赏良田千顷,黄金千两,赐绸缎百匹。”

        皇帝摆了摆手:“传朕口谕,将陆平安封为恪靖候,其他人不变。另,给相干有功将领新赐府邸,恪靖候府、荣国公府就定在先帝时的靖王府,选出其间最好的两座赐予程大勇、陆平安。所有爵位,世袭五代。”

        大总管面露惊色,靖王府那可是皇城所有亲王、公候府邸里虽不是最大,却一定最清幽、雅致的府邸,皇帝登基二十载,从来没有把靖王府赏给任何人,就是赐给皇子也不舍的。

        先帝时的靖王,亦是当今皇帝的弟弟,夺嫡落败,据说曾夜袭逼宫,事情败露后,举剑自刎,其家眷妻小尽数殉葬而亡。

        靖王府多年无人居住,其间几度赏给有功群臣暂住,亦暂时做过行宫。

        靖王府在先帝时,是最大、最有诗意的府邸,今年七月由礼部、工部奉命改建靖王府,将一座王府化成了好几座府邸,中间又新加了一条街道。皇帝所说的最好两座,正是靠闹市区最近的两座府邸,毗街而邻。

        皇帝长舒一口气,“诲皇弟离开多年,那府邸早该有新主人了。”

        诲皇弟……

        言语之间,他竟是这般亲昵的称呼着离世多年的靖王。

        就算靖王对先帝不敬,行出不轨之举,在当今皇帝的眼里,一直都值得他敬重、喜爱的靖王,也从来没有下诏剥夺靖王的封号与尊贵,他甚至还厚葬了靖王的妻儿家小。

        皇帝脑海里,掠过二十多年前,一个英姿勃发、*光满面的少年贵胄,至今想来,在众多的皇家兄弟里,他的这个弟弟,是那样的骄傲,那样的抢人眼目。

        心间,万般纠缠环饶其间。

        羡慕的、敬重的、欣赏的,甚至于嫉妒的……

        这一生,他唯一算计过、嫉妒过、防备过,更亏欠的,就是他了。

        诲皇弟!

        他在心里一直这样唤他,从前是,后来是。

        他的诲皇弟,是那般优秀,也至抢占了他所有的光芒,在诲的面前,他是那样的平庸。可是,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他、赏识他,也忌惮他。

        还记得,当诲领着侍卫闯入深宫,看到正襟稳坐的先帝,他眼里的错愕;面对先帝的怒喝,他一脸的痛色、惊诧。

        深陷追思,大总管低声道:“皇上若是舍不得把靖王府赐给臣子,可换作别处。”

        皇帝扭头,大总管是自幼陪他一起长大的太监,是最知他心意的,轻声道:“靖王不在了,府里的花木都败了。赐给臣子也好,也好……”

        如若他偶尔出宫,不会在经过那里时,又勾起繁复的心事,带着连他都道不出的情绪去追思。

        他许是老了!

        对靖王府竟有种越来越深的向往,一回回想到年轻时与诲在王府欢宴的情形,还有靖王府那名动天下的十二美人。虽只十二人,却远胜过他的后宫三千,亦汇聚天下十二种不同风情的美人,更难得的是,她们每一个都真心痴恋的靖王。

        个个都在靖王离开后,选择了为夫殉葬。

        任她们是高贵的世族贵女,还是小门小户的碧玉美人,亦或是一度沦落风尘的绝世艳ji,她们却都一样的深爱着靖王。

        靖王,他的皇弟,那一个在先帝众多皇子里最抢眼,最出色的男子。

        只要他在,其他的皇子都可以没有存在的意义。

        他令天下称颂,他让世间的女子倾心,更让文人墨客为之赞扬……

        他的才华,让世人折服。

        他的豪情,连江湖大侠都为从敬重。

        他的贤名,就连先帝也会心生妒意。

        他的俊朗、举止,就如同本不属这浊浊尘世,他更似是世外谪仙。

        皇帝似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就赐给此次有功的将领吧!”

        大总管却依旧在他眼里看到了浓浓的不舍,与万般的纠结,垂首侍立。

        “朕这一生,有几大憾事。第一桩,愧对诲皇弟;第二件,未能保全皇后与太子……”

        大总管不是第一次听皇帝说这样的话,他每次说时,就似一个最平常的暮年男子,眼里有愧色,有追忆,有煎熬,更多的,还是他的遗憾。“皇上钟情先皇后,对太子而言,您是天下最好的父亲,皇上不应有愧。”

        他却没提靖王事。

        皇帝看着大总管,“连你也觉得朕当年不该那样对靖王?”

        大总管笑得真诚,低头回道:“皇上是九五至尊。”

        每一个皇子踏上皇权路,都会有血腥,亦会有算计。

        皇帝移眸,锁定着外面漫漫的长夜,这样的漫长,如此的孤独,他却这样走过了二十年,从一个意气风发,发誓要把天下治理得繁荣昌盛的正值壮年的皇帝近了花甲之年的皇帝。

        腊月二十六,对于江家来说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江书鲲被赐封为平西候,世袭五代,这可是无尚的尊荣,长子江传远更当朝被晋为平西候府世子。

        赐府邸之事,被江舜诚给谢绝了,说自己的右相府够大,到时候可将南门扩大,改成平西候府的大门。

        皇帝正愁没有更多的府邸赐给有功将士,这回又被江舜诚给省了一笔。皇帝越发觉得江舜诚好啊,一点也不贪心,还能替他解忧,心下亦越发喜欢江舜诚,但面上却依旧亲近着崔相。

        江舜诚回到家中,第一件事便是唤了大管家来,带着匠人,请了半仙看风水,在南围墙处着手新建一座大门,还打算将右相府南北一带亦单独隔离开来,可面积太大,又是花园,思忖一阵,令江书鸿寻了工部以前相识的同僚,瞧了一圈,都说这是件不小的工程,要保留原有的房屋布局,又要原本是一座府邸的院落外面看来像两座。

        不管怎样,江舜诚得赶在年前把“平西候府”这块皇帝亲赐的匾额给挂上去。

        江书鲲亦愿意与父兄住在一处,虽然慕容氏盼望着另置府邸,没想江舜诚在朝堂上就谢拒了皇上,说自己年龄大了,希望能与儿孙住在一处,还说自己的府邸够大,拨出一块地方来改建为平西候府。待自己百年之后,几个儿子再建上一堵围墙各过各的便好。

        父亲如此说了,江书鲲也不敢反驳。

        江舜诚夫妇年岁大了,自然愿意与儿孙住在一处,看着一家人热热闹闹。

        江书鸿倒似很乐意的样子,一回府就与江舜诚商议如何改建处一道南大门来,而“文忠候府”的牌子便挂在东门上。

        父子几人正在聚客厅上议论如何改建府邸的事,一名小厮来禀:“禀相爷,吴王殿下到!”

        江舜诚一脸茫然,素妍走后,吴王便再没来过右相府。

        自回皇城,江书鲲并没有听说家里与这位吴王殿下有何往来,道:“他怎来了?”

        江书鸿释然一笑,“许是以为小妹回府了。”

        江书鹏面露忧色,“二哥是与小妹一道出发的,怎么小妹还没回来?”

        今儿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再不回来,再不回来就要过年了。江舜诚是正月初十的大寿,快六十岁的人了。

        江书鲲一脸茫然:“此事我不知晓,你问老六,是他送小妹骑马离开的。还把传达的黑龙马都借走了。”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