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294 书贵

294 书贵

        前两次江家人还算客气,到后面,直接用棍子赶他,哪里是赶人,分明像打狗。

        宇文琰是个厚脸皮的,事后就跟没事一样。

        十皇子一脸惊愕:“十一次,他一晚上不睡觉?”

        黑影摇了摇头。

        十皇子问:“还有谁去过?”

        “靖南候世子,他差不多是三两日去一回,每次走的地方都不动,可不管他怎么走,都会被抓。就是安西郡主不在时,他也进右相府,抓住了便出来。后来江家人骂得厉害,也没了面子,再不敢去了。”

        黑影想起来就觉得有趣。

        “徐成熙那是被安西给戏弄了,憋了口气在那儿不服输,所以这才三两日去闹腾一回。还有呢?”

        “还有皇城的几个纨绔公子,觉得好玩,也试着翻墙进去过,也被抓了,有几个还被当成贼送到官府,很觉没面子,再不敢去。”黑影停了一下,“这些都是安西郡主不在时闹出来的,只打安西回皇城,江家人看得越发严谨了,要是抓住了人,会罚得很凶。今儿殿下误入,将你送出来,算是很客气了。”

        改在平日,抓住了人,不是用棍子赶,就是送官府,可是半分颜面也不给留的。各家的长辈知晓了这事,不免唤了自家儿子训斥一通。

        十皇子静静地走在前面,“就是想见一下人,你说怎的这么难?”

        “殿下喜欢安西郡主,不如求了贤妃做主,让她在皇上面前说说情。”

        “不行,不行。安西的婚事是由她自己做主的,你没听到有人说么,皇上特允她自己决定婚事的权力。”十皇子挠挠头,“宇文琰是怎么想的?一晚上被抓十一次,我这么长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五次,他一晚上就有十一次。”

        宇文琰心里闷闷的,一向老实懦雅、柔软的十皇子居然敢打素妍的主意。他饶了他,敢去惊扰素妍休息,得好好地教训他。

        那个阻止他与素妍订亲的人莫不是十皇子?

        也许是徐成熙?

        宇文琰回到左肩王府,一觉睡到天明。

        迷迷糊糊间,听到小安子推门进屋,低声道:“世子,你不是要去右相府参加寿宴么?过辰时了,不早啦!”

        宇文琰未理,搂着锦被,睡得正香,直想丢过东西将小安子砸一顿。

        小安子笑道:“世子,今儿许在寿宴上能见到安西郡主呢?”

        安西?这两字一入耳朵,他徒地睁开眼睛。

        “皇城人都说,安西郡主是个美人,今儿世子也带奴才开开眼吧?”

        宇文琰抓起枕头就飞了过来,重重砸在小安子身上,“**!她也是你能看的?还想去右相府,没门!”

        小安子就没想去,只是想把宇文琰给唤起来。道:“再过一会儿,王爷就要出门了。”

        他可得去,要是不去,万一素妍生气了怎么办?就算知道他克妻,她没说其他话,依旧选择和他在一块,就凭这点,他就必须得去。

        翻身坐起,小安子拊掌一把,侍女鱼贯而入,备温水的、递帕子的,还有帮他整理衣袍,雁翅排开,宇文琰洗完脸,自有一条接一条的帕子到手,漱口时亦是一杯接一杯,每杯只饮一口,进嘴、吐掉。

        侍女打开衣柜,亵衣叠放整齐,中衣挂在衣厨,亵裤层层齐放,靠墙的一面,全是他的衣服,取了银灰色的中衣,又打开专储外袍的衣厨柜门,刚拿出一件白蟒袍,宇文琰道:“不要白色,把那件蓝黑色的蟒袍取来。”

        侍女迟疑着,宇文琰从小到大都偏爱素白色的袍子,这会儿居然要蓝黑色的。

        “没听见我的话,取蓝黑色的。”

        侍女回过神,取了蓝黑色的蟒袍,宇文琰看了一眼,蓝黑色的锦面,绣着白蟒,瞧着就喜欢,换好衣衫,峨冠博带,匆匆吃了几口粥点,到得王爷居住的正堂时,左肩王妃母女俩坐在一边说话。

        青霞正缠着左肩王:“父王,你也带我去,我听人说了,这寿宴不同过往,安西带了好些名家之作回府。就连皇上都出了二万两银子从她那儿买了三本书呢?”

        左肩王妃错愕地看着青霞,“你这话是从哪里听来的?”

        皇城之内,但凡发生了一丁点的新鲜事,都会被人们传得有趣而离谱,传得多了就变了模样。

        青霞最喜欢听她们皇城发生的趣事,侍女们为了讨好她,总将听到的传闻趣事讲给她听。

        侍女道:“回王妃话,昨儿下午,奴婢外出采买听人说的。”

        青霞接过话,“学子们近来争相购买《谢文杰诗词集》,这是皇家书局今年第一次印出的诗词集,上面注明任何个人不得私自抄写,若是抓住,以大逆之罪论处。听丫头说上午才三两银子一本,下午就涨到五两银子。我想买的时候,都已经卖光了。”

        也不知是怎样的一本《诗词集》,竟如此受欢迎。

        学子们更因拥有一本这样的书集而骄傲。

        左肩王妃道:“一本书就要卖三两银子,当是抢钱呢?”

        三两银子可得不少钱了,自来一本书二三十纹钱是常事,好些的最多买到二百纹银,除非是孤本、珍本,亦或是尽难得的书再以银两计价。

        在天灾人祸的年月,三两银子就能买穷人家一个十五六岁的如花女儿。如今皇城太平,三两银子一本书,当真是闻所未闻的事,偏还有人争相购买。

        “文房铺的老板说,这书整个皇城就只一百本。限量售卖,那字写得极好,说是皇上按照江书鹏的笔迹跖印。既可当诗词集,又能当字帖,所以才卖这么贵。”

        难怪皇帝如此大方,出钱买书,竟是用在此处。左肩王笑道:“谁见皇上做亏本生意?嗯嗯,二万两银子买了三本书,他这回不知要赚多少个二万两银子。”

        皇城只得一百本,光是皇城书院、鹿鸣书院的学子加起来就不止五千人,以他所见,至少得一半人买到此书,皇城各处爱书的文人又得不少,光是皇城之地就应有五千本,店家为了赚钱,故意抬高价格,只说一百本。仅半日时间,就涨了二两银子,确实让人瞪目结舌。

        物以稀为贵,书价虽贵,却让爱书的学子、文子竞相购买。因朝廷放了话出来,但凡有些身份,有些家业的还不得以拥有一本这样的书为傲。

        左肩王颇是不解,“皇上怎的做起这生意?”早前以为皇帝是与朱武斗气,可现下瞧来倒似皇帝一早就打定主意。

        堂堂一国之君竟做起出书的生意,王妃暗自发笑。“现下国库是差银子了?”定是差银子,否则皇帝干吗赚这种小钱。

        左肩王道:“皇上要建皇陵,这得一大笔钱。西北战后重建,免了三年赋税,没有进项不说,还得贴进一笔。”

        国库确实没钱,左肩王就听皇帝念叨了几回。皇帝登基之初,先帝留下的国库里倒有不少银钱,可这么多年,黄河涝灾、豫地蝗灾、西北旱灾……西北战事,大大小小的事,哪一桩不要银子,好不容易攒下一些。这里拨付一笔,那里再派发一项,国库早就空了。虽有些银子,可着实太少。

        “西歧国不是赔偿了一万万二千万两银子么。”

        “分二十年支付,一年也不过六百万两。北齐这么大,需要银子的地方多,杯水车薪。”

        青霞见父母越扯越远,甚是不悦,“我不管,今儿父王得带上我。街上的百姓都说,安西此次带回来的东西件件都是宝贝,我要去瞧瞧。”当是见长识。

        左肩王妃觉得自己也该去瞧瞧新鲜、热闹,一家四口各自打扮一番,结伴出门。

        江家今儿特别热闹。相府门前,行人如织,车龙如潮,繁华如街市一般,锦衣贵气的少年,华衣鲜亮的老爷,娇俏可人的奶奶……络绎不绝,似赶集一般自大门而入。

        江书鲲父子站在大门前,笑迎进入的宾客。

        皇上花重金买书;名儒朱武迷上字画,过年都不肯离开相府;这些无疑给素妍带回的东西染上了神秘神采。但凡是皇城有几分声名或有一些地位的臣子亦都来了,任是有交情再往深交,没交情的寻了关系攀些交情,都借着机会来瞧热闹。

        聚客厅墙上,挂上了十来幅经过装裱的字画。所有的人进得屋中,站在墙上细细的品味。

        “白峰居士的字写得真好,可堪比书圣,让人惊叹啊,虽是字,看着更像画。”

        “《桃源图》更厉害,这么多当世才子一起作画留字,分开来看,各有风格,汇于一画,相融一体,让人回味无穷啊……”

        原本宽敞的聚客厅,现在竟有些拥挤,每幅画前都站着人。

        墙上贴了一张《告示牌》说明这批字画丹青,将于正月十五日在独家拍卖行统一进行拍卖,所得银两将用于开办“义济医馆”,墙上还有块裱好的字,苍劲有力地写着“义富济贫”四字,释惑了“义济”二字的由来。

        兵部韩大人正瞧得起劲,一个声音低若蚊鸣“皇上看中的就是这幅《桃源图》。”言辞之间,颇有志在必得之意。待他回头寻觅,却又不知是谁冒了这么一句。但见周围人头窜动,疑惑地看着身边的官员,他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白峰居士的书法,“这样的字让人留恋忘返。”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3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