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401 罚柳氏

401 罚柳氏

        李碧菱的一张脸顿时就臊红了。

        对于这样的夫婿,她很是满意,只是昨晚他有几分醉意,对她也粗鲁了一些,但今晨醒来,看到她身上的瘀紫、红印,满是愧色地道“我弄疼你了?”她只是羞涩摇头,不知该如何回应的好。因要赶早来敬新人茶,不敢误了时辰,更不敢让长辈等候坏了规矩,她早早就服侍江传远起来了。

        江传远坐在榻前,就看着她忙碌,脸上漾着笑,近乎自言自语地道:“没想我娘子如此好看,嘿嘿……”

        他越是傻笑,李碧菱就越发的羞赧。

        此刻,李碧菱羞红两颊,越发显得娇媚无双,直瞧得江传远眼直。

        张双双赏了块女儿家佩挂裙边的一对蝴蝶玉佩,上面坠着一截大红色的流苏,煞是好看,虽不是特别珍贵的,却也别致。

        门外,传来三房何氏的声音,一边走,一边大声道:“婆母、二嫂,我可是来晚了。”

        何氏的肚子越发地大了,腆着肚子在丫头们的搀扶下进来,含笑看了眼李碧菱,今儿这一细瞧,觉得她当真比自己娘家侄女生得好看,又得体,“三奶奶当真如朵花似的,未过门时,三爷远远地瞧了一眼,就直说满意呢。”

        花厅上说说笑笑,院门外素妍携着青嬷嬷、白菲款款移来,只见江书麟与柳飞飞立在院外,被两个丫头给拦住,死活不肯让他们进去。

        江书麟有些烦燥,厉声道:“凭甚他们能入,我们却不能进去?”

        素妍近了院门前,对白菲道:“你且进去瞧瞧,若是他们已给老太太敬了新人茶便来回我。”

        总不能因为要帮六房,就让二房受了委屈和尴尬,今儿对江传远夫妇来说同样是好日子。

        白菲进去片刻,回话道:“三爷与三奶奶已向老太太敬过新人茶了。”

        素妍对柳飞飞道了声“进去吧”,领着青嬷嬷入了如意堂的院门,丫头还想阻拦,素妍猛一回头,一个犀厉的眼神胜过千言万语,丫头只低垂着头并不敢拦。

        虞氏见素妍领着江书麟夫妇进来,面色一凛。

        素妍笑道:“碧菱,我与你二姐碧菡可是手帕之交的好姐妹呢?你二姐近来可好?”

        李碧菱取了新人茶,跪下递过“拜见姑姑。”这才轻声回道,“二姐甚好,一早就想来见郡主姑姑,因有了身子,婆家人不允她出门。”

        素妍笑着接了新人茶,浅呷一口,从袖口取了只不大的锦盒递给李碧菱,又拿了封红递给江传远。

        李碧菱启开锦盒,里面却是件漂亮的点翠簪花,做工精美,一看就是好东西。“谢姑姑。”

        柳飞飞与江书麟跪在蒲团,朗声道:“儿媳柳氏拜见翁爹、婆母!前些日子因身子不适,今日给翁爹、婆母赔个不是,请二老见谅。”

        虞氏愤然瞪视柳飞飞,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但见柳飞飞纤指莹莹,举止倒也得体,一双眸光里含着怯意与不安,生怕被自己拒绝。

        素妍笑道:“娘,事出有因,倒不是她要坏了规矩,二月十三那日她确实病倒了。你就原谅她这回,往后她再不敢乱了规矩。”

        虞氏冷哼一声,不打算就此饶了柳飞飞。

        沈氏不愿轻易开口,规矩还是要的,她虽是长媳,但这是自己最小的弟妹。

        慕容氏见沈氏不说话,也不敢开口求情,只探究似地看着张双双。

        张双双只作没瞧见,喝着自己的茶,与何氏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素妍道:“娘,你不是说家和万事兴么?你不如罚了她,但这茶你还得喝,否则明儿我们上路去晋阳,让他们如何安心。万一六哥得了什么差事,去了外地,你又如何安心?退一步海阔天空,原谅了她,也是宽恕了自己。”

        慕容氏虽知素妍有些不俗,却不想劝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听得双眼发直。

        李碧菱因是新妇,只小心地看着厅上的一切。

        江舜诚急着去大书房,还要去给传良讲《史记》。“不如就饶过他们这回……”

        虞氏怒瞪。

        素妍娇声道:“娘,接了这新人茶,要训要罚,接过茶再说。”

        如果不是素妍,恐怕虞氏当真不会接茶杯,她这才愤然接过,厉声道:“柳氏,规矩不能坏,你既坏了规矩,从即日起去佛堂抄写十遍《祈福经》。”

        江书麟一听,惊呼一声“娘”。

        虞氏厉声道:“哪家的新妇不在成亲次日给长辈敬茶的,你若想为娘认下她这个儿媳,就不要擅自插嘴坏了江家的规矩。”

        柳飞飞朝他使了眼色,她来过两回,每次都被丫头拦在院门外,虞氏是真的恼她。

        江书麟不再支声,耷拉着脑袋。

        虞氏道:“你在江家住了那么久,这府里的规矩多少也知道一些。我罚你去佛堂思过抄经,你可心服。”

        “儿媳心悦诚服。”

        虞氏捧起茶杯,素妍说得对,家和万事兴,这到底是江书麟自己挑的妻子。想当初,有多少名门闺秀他不选,偏偏就相中了这渔村女。“回头敬了茶,自己去佛堂,带两个丫头服侍着吧。”

        柳飞飞应声“是”,一脸谦恭,又递了茶给江舜诚。

        老夫妻二人各呷一口,赏了封红,二人各得一只。

        柳飞飞起身拜了大太太、二太太,她们亦补了礼物,就连素妍也备了份礼物,这次不是什么首饰钗子,而是和大家一样,也是封红。

        江舜诚起身道:“我得去大书房了,你们坐着。”

        沈氏、慕容氏齐声道:“恭送翁爹!”

        江舜诚刚出院不久,就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却是江素婷到了,携着一双女儿进了院门。

        锦绣看到素妍也在,原本带着笑的脸上便多了两分拘谨与小心,规规矩矩地站立在江素婷的身后。

        江素婷审视完李碧菱,此刻又见到柳飞飞,不由得微微蹙眉。

        江传远道:“这是大姑姑。”

        李碧菱行礼见过。

        江素婷说了句“乖”,掏了两个封红,赏一对新人。

        江传远介绍了锦瑟与锦绣,一早就备了封红,二人各赏了姐妹俩各一个。

        江书麟道:“大姐,还有我们的红包呢?”

        “你们的?”江素婷左右张望,“今儿是传远两口子敬新人茶,你们凑什么热闹?你们的新人茶可早就过了。”

        江书麟据理力争,“娘也罚了飞飞,你怎么还在计较,连娘和爹都给了封红。”

        江素婷有些不敢相信,目光一扫,见他说得的不假,这才扭头与同来的嬷嬷吩咐了几句,嬷嬷出去片刻,再进来时,就有了两个封红,颇是不满地递给二人:“拿去吧!”

        虽然对方不高兴,好歹是接了新人茶,也给了他们封红,算是原谅他们了。

        慕容氏为了打破僵局,说起关于陆康妻子的趣事儿来,还没讲两句,展颜带着笑笑便到了。

        柳飞飞与李碧菱给她补了礼物,柳飞飞给的是一支价值不菲的钗子,李碧菱则是一对耳环,这也是一早备好的,李碧菱知晓江传远就这一个妹妹,不能太礼薄,免得被人笑话吝啬,江家人最厌忌的就是太吝惜的女子,据说五房的太太闻氏便是如此。

        “昨儿府里办喜酒,陆奶奶问我说,这几十桌下来,得宰几头大肥猪?”

        展颜一听这陆奶奶,立时来了兴致,“上回她来我们府里,说的都是乡下的事儿。我听马大奶奶说,她竟把恪靖候府种的牡丹、蔷薇全给拔了,在府里种了几畦菜园子,韭菜、白菜、萝卜、豆荚,各式菜蔬一块地,还买了八十几只鸡崽儿来……”

        李碧菱很是好奇,没想到天下还有这样的世子夫人,居然在候府里种菜、养鸡。

        柳飞飞也听过一些。问张双双:“双双,昨儿她不会又从我们府里带吃的回府了吧?”

        张双双捂嘴笑道,“还夸说我们府里的吃**致,上次拿回恪靖候府就吃了好几天,问有没有多的,便是吃剩的也不计较,说是给下人们吃,还能喂狗……”

        笑笑接过话,道:“我可不信那是给下人的,昨儿你们没瞧见,她吃了三大碗米饭,我的个天,还吃了那么多的菜,当我两天了。”

        不止笑笑这么看,便是展颜也觉得那些饭菜带着恪靖候府,怕是要热来主子们也一起吃的。

        沈氏道:“说是有喜了,有两个多月。这不,陆康将军想要娶位平妻,正托官媒四下相看呢。”

        虞氏听罢,微微皱眉:“恪靖候当真是个糊涂的,换作旁人给陆奶奶寻门好亲事,再为她置上百亩良田,嫁个山野村夫过日子便是。平白害了自己的儿子,这门当户对,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虽然偶有例外,也要论人不是。”

        陆奶奶大字不识,开口就是山野乡村里的那些小事,便是出了门,吃喜酒也被陆康将军视为耻辱,原是与恪靖候说好的,只要陆奶奶怀上孩子,就同意他纳妾,这回不是纳妾,倒是娶平妻。

        柳飞飞听到耳内,总觉得虞氏这话是另有所指。她再次觉得,自己与这屋里的女子是不同的,她是渔村女,说不好听,本应是素妍的丫头。是素妍拿她视为姐妹,让她学了一些本事。可她的出身却是身上致命的缺点。

        她起身行了万福礼,“婆母,儿媳该去佛堂思过、抄经了,就此告退!”小心地、谨慎的,就行走时都变成了莲花碎步。

        这,哪里还是素妍记忆里那个快乐的柳飞飞,这分明就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

        飞飞,怎么就变成了这样?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4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