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417 族中晚辈

417 族中晚辈

        虞氏指着素妍道,“这丫头呀,跟着我们赶路,也困乏得紧。弟妹为她准备一座院子,让她先歇下吧,长辈们先说说话、叙叙旧,孩子们就让他们各自去玩。”

        李氏走了过来,道:“来,婶婶给你一下介绍众位长辈。”

        虞氏笑道:“我家素妍早年跟着世外高人学艺,去年初才回到家中,承欢我们膝下。与左肩王府的琰世子订了亲,男方催着要娶人,她想在跟前敬孝,还得多留她两年。”

        在场的男子,都听过左肩王的名号,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弟弟,能得配琰世子,这是怎样的荣宠。

        李氏先介绍了白发苍苍的老妪:“这是你二叔婆,今年有八十高寿。”

        “见过二叔婆。”

        她落落大方,行了个标准的万福礼。

        她在路上就听虞氏说过,如今江氏族里还有位尧字辈的长辈,因皆是老祖宗江志渊的后世子孙,又是西岭江氏辈份最高的,颇得族人敬重,便是江舜诚也得恭谨地唤声“二婶、二叔。”

        二叔婆笑着拉着她的手,“瞧着就是有福气的,是个好命的姑娘。”

        虞氏始终笑着,看素妍给在场的长辈行了一遍礼。

        江传良也跟在后面一一拜见,他一行礼,就拉了张昌兴,张昌兴被满屋子的人吓了一跳,还好只有坐在左右两侧前辈的才是长辈,后面的多是他们的平辈或晚辈,想到有的年岁比他父亲还大,居然是他的平辈江传良就想笑。

        虞氏道:“妍儿,你亦累了,且先歇着。”

        素妍欠身,在白芷搀扶下出了大厅。

        自有一个衣着朴素干净,打扮干练的婆子来领了素妍,带她往垂花门移去,过了垂花门就能看到一道围墙,几人进了月洞门,就能看到一座园子,零落有致的出现了几座庭院,其间有两座新修的院子显得尤其注目。

        婆子带着浓浓晋地口音,“郡主请给我来!”

        几人穿过曲径,近了一座清幽的小院,上面挂有一块牌匾,并无名字。

        婆子时不时回头看着后面跟着的四个大男人,衣着紫红色锦袍,腰佩宝剑,戴着官家中人才能着的纱帽。

        白芷道:“这是琰世子派来保护我家郡主的大内护卫。他们四个是不离郡主身边的。”

        婆子害怕地应了一声。

        院子里已经有两个着海棠红的小褂诉丫头,挽着丫鬟髻,髻上绑着海堂红的布条,底下墨绸弹花夹裤,敞着裤腿,一头乌油渍的头发披在脑后。眉目清秀,高矮、胖瘦一般,都长了一对乌黑的眸子,正好奇地打量着素妍,欠身行礼。

        “这位是皇城老候爷家的郡主,你们要小心服侍。”

        两个丫头齐声应答。

        素妍道:“与我同住一院的,有一个嬷嬷,三个丫头,四名护卫,还劳嬷嬷一并将他们住的都安置妥当了。”

        婆子应声,“丫头们的房间早就备下的,我这就令人准备护卫的屋子。”

        “没有四张小榻,就置两张大榻。”

        婆子没想她带有自己的下人,迟疑道:“这两个丫头,郡主还用么?”

        素妍微微一笑,“是两个机警的,且把她们留下。”

        两丫头顿时欢喜,欠身行礼。

        素妍道:“童英,你让他们把我的箱子都搬进来吧。安置差不多,你们也歇会儿,一路上大家都够辛苦了。其他的事,就交给他们去安顿吧。”

        童英迟疑道,“郡主,要不让他们在院外搭个篷子……”

        “出门在外,勿须那么讲究。况且还有嬷嬷、丫头也住在这院里,我住正房,你们四个住两间厢房。”

        婆子出去不久,就领了几个下人来,利索地收拾了两间厢房,又搬了两张小榻来,放在屋子里,三两下就收拾妥当了,铺好榻,又叠放好被褥,说了句“几位大人稍候,一会儿就会送来吃食,用过饭再歇。”

        素妍穿过正堂到了东屋。倚窗的地方摆着桌案,屋中有道屏风,后面是绣桃木床,一侧还放了张小榻,虽没有皇城闺阁的雅致,倒也能住人,被褥、床帐等物全是新的,绣的花式也好,都是富贵长春的图案。

        外面,传来白莺的吆喝声:“你们倒是小心点,这里装的都是郡主的东西,莫要弄坏了。”

        白芷出来,对一名丫头道:“郡主要沐浴,你去令人备香汤来。”

        丫头应声,飞野似地跑了,不到一刻钟,就有人抬来了一只大木桶,又有下人提着几只木桶,鱼贯而入,将木桶摆在了屏风后面。东屋是通的,前后一道屏风,稍移一下屏风,后面更显宽敞。

        素妍一路过来,就洗过可数的几回澡,浑身早就汗透了。

        白芷开了箱子,寻出澡豆,抓了澡豆放到浴桶里,将丫头们斥去用饭,只留自己在一边服侍着。

        一名叫春妹的丫头拉着白莺打听:“那个和你们穿得不一样的姐姐是谁?是丫头还是小姐?说是丫头穿得又体面风光得很,说是小姐却也干着丫头的事。”

        白莺道:“她是丫头,却和我们不同,她是皇上封的女官,瞧见她胸前挂着的牌子没,那是有封号的。在府里,我们都唤她夏女官大人,她是领皇粮的。”

        两个丫头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白莺便将白芷等几个丫头说了一遍,两丫头一脸惊羡,原来丫头也能做官,还可以如此风光,能上阵杀敌,能得皇上封赏,对她们来说,这是遥远又向往的事,难怪人家风光无比,还真和她们不一样。

        素妍吃了碗银耳莲子汤,便有些乏,绞干了头发,只着中衣上床歇下。

        白芷解衣,令人取了热水,调好水温。

        素妍道:“令人换干净的水。”

        白芷摇头道:“出门在外,讲究这许多做甚,脏的是水,又不是人,且用上一回。”

        素妍翻了个身,闭阖双眸,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白芷沐浴完毕,让春妹等人移走浴桶,自己爬上小榻,美美地睡了起来。

        白莺、白燕两个则在西厢房的丫头房里歇下了,不到一刻钟就睡得沉稳踏实。

        江舜诚夫妇在大厅上与众人说话。田嬷嬷、青嬷嬷被赐了矮杌,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大伙说的都是江家族里的事,亦有晋阳的大事,哪家的公子是个有出息的,诗词写得好;哪家的小姐又贤惠得体,善于女红……

        正说了大半日,近了晌午时分,李氏备了午饭,招呼众人用过。

        晚辈们便陆续告辞离去,只几个长辈留了下来,继续陪江舜诚夫妇闲聊。

        虞氏有些扛不住,领了田嬷嬷回屋里歇下。

        青嬷嬷回屋时,却见素妍和白芷都睡得香甜,不忍惊扰,自会西屋歇下。

        一觉醒来,已近黄昏时分,素妍换了件翠绿色的衣袍,只听外面传来几个女子的声音,低低地问春妹:“郡主姑姑可醒了?”

        春妹轻声道:“赶了许久的路,累坏了,丫头们挨着枕头就睡熟了。”

        一个女子道:“可别糊弄我们,我娘送我过来,就是要陪郡主姨母玩耍的。要是闷坏了贵客,我们可不饶你。”

        “几位小姐,我哪敢骗你们。你们都不知道,跟着郡主那位姐姐好凶的,是皇上封的女官。睡前吩咐过,不许我们惊了郡主。奴婢可不敢惹她,就是同来的两位姐姐也得让着她呢,说她在皇城的候府里就是个厉害的。”

        就连素妍身边的丫头都是有品阶的女官,几个女子吓了一跳,面面相窥。

        令春妹寻了绣杌,几人在院子中央坐了下来。

        有童英小睡了两个时辰,换了窦雄睡,他整整衣袍,出了房门。

        几个女子见有英俊男子在这儿,一个个打扮英俊威武,相继低头,小声嘀咕起来。

        春妹低声道:“是琰世子派来保护郡主的大内护卫,武功很高的,不大爱说话,凶神恶煞的,问得多了,一瞪人就跟老虎要吃人似的。”

        没想这院子里还住着四个大男人,虽是住在西厢房里,可到底不敢放肆,只小声说话。

        青嬷嬷已经醒来,移到东屋里敲门,白芷应声,开了房门,笑道:“这一觉醒来,就到酉时了。”

        青嬷嬷问“郡主可醒了。”

        “醒了。”

        青嬷嬷进屋,看到一边放着的脏衣,收拢一下,抱了衣服走到门口,“白燕、白莺!”

        两个丫头慌乱出了屋,规规矩矩地应声。

        “这是郡主和白芷的脏衣服,盯着丫头洗了。”

        白燕接过衣服,指着春妹道:“洗衣服去。”

        到了这里,白燕摆起了在丫头的谱。

        春妹接过,抱了衣服就走了,“姐姐不用跟着我,等我洗好了就回来。”

        “我又不是怕你跑了,我是担心你洗坏了。郡主这套霞锦纱的料子,一套就得百余两银子,万一洗坏了,你可赔不起。”

        春妹张着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一套衣裳就得一百余两银子,不是得买二十多个她了,愕得说不出一个字。

        素妍与白芷出了屋,三位小姐齐齐起身,直勾勾地盯着素妍与白芷,就算是侍女,也比她们穿戴得光鲜、体面。

        准备了千言万语的话,几人都不知如何开口了,目光交错,一番挣扎,其中两个略小的都指着略长的少女。

        少女低哼一声,欠身道:“我叫传珍,是二房的嫡长女。”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