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472 甄选

472 甄选

        *各位读友大人,鞠躬求粉红票!求收藏!求全订……请用您的方式支持该文!感谢了!

        慕容氏一如既往的直性子,一口气把该说都讲完了。

        素妍暗暗庆幸拉了她来,这不比她开口要好得多,而且慕容氏一开口,就是为婆母解忧,成人之美。

        杨云屏对一边的朱雀道:“派个人去内务府查查,挑出几个晋地籍无家可归的老宫女名单来,回头呈报给本宫。”

        朱雀应声。

        慕容氏起身行了谢礼“谢过皇后娘娘。”

        杨云屏道:“自家姐妹,哪有这般见外的。”

        翠鹂亦是机警,见因慕容氏在,杨云屏有些不自在。待她们寒喧叙旧半个时辰后,道:“平西候夫人,要不你过去瞧瞧,朱雀姐姐这么久没回,许已经挑好了呢。”

        慕容氏道:“也好,你们说着,我去瞧瞧。”

        翠鹂唤了小太监,让他领慕容氏去瞧人选。

        杨云屏拉着素妍的手“好妹妹,你说说我这肚子里的是男是女?”

        素妍微愣,看着杨云屏的肚子,打了个手势,杨云屏将手递了过来,她细细的诊脉,又换了另一只手“五月身孕,脉相正常,是个……”她故意止住,杨云屏竖起耳朵,过了良久,也不见她说话,杨云屏急了“是什么?”

        素妍笑道:“恭喜二姐,瞧这脉相八成是个皇子。”

        “真的?”杨云屏用手轻抚着。

        素妍点头“不过二姐还是保重身体,注意休息才好。还有是皇子的事,先不能说出去,我担心惹来有心人的算计,万一伤到你或胎儿就不好了。”

        翠鹂跟着欢喜,道:“郡主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娘娘便遇了一回险,要不是身边的朱雀姐姐武功高强,后果不敢设想。”

        素妍面露忧色,这是从心里流露出来的真切“是宫里嫔妃所为么?”

        杨云屏面露诧色“三妹真是一猜就中。是舒贵人做的,没想她而忌恨我与淑妃,居然买凶杀手,失手之后,还嫁祸淑妃。”

        翠鹂知杨云屏与素妍感情深厚,道:“好在皇上心里有娘娘,已将舒贵人打入冷宫,舒家上下发配岭南。”

        “岭……岭南……”她迟疑着。

        在她的记忆里,吴王登基,也做了相同的事,只是那次她不晓原由。那时的宫里有姐妹huā宠妃,素妍曾怀疑杨云屏孕中被害是那对姐妹huā捣的鬼,可如今罪魁祸首却是舒贵人,难道真正害了杨云屏的是舒贵人?

        静心细思,也在杨云屏孕中被害丢了性命后第三日,舒国舅被剥夺灵寿候的爵位,贬为庶人,全家发配岭南。

        杨云屏道:“皇上到底是个仁厚的。留了舒秀丽和舒家的嫡长孙住在宫中,相伴太后,太后说舒家的子孙一个人被舒昂教得不成样子,要亲自调教他们呢。”

        “二姐记住一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一些总是好的。”素妍吐了口气“听说皇上中秋佳节前便要迎顾令雯、傅宜慧入宫?”

        杨云屏道:“这是皇上一早就与人说好的。”

        “顾令雯倒没什么。只是傅宜慧……二姐真要让她入宫么?真的以为因她是你的表妹,她就能襄助于你。敏小姐颇有贤名,这位慧小姐你又知多少?”

        素妍的话里话外,都是不赞同此举的。

        她所知道的是,傅宜慧绝非是个良善之辈。那一世里,傅宜慧没有嫁给新皇,却是做了静王宇文理的宠妃,手段奇高,从贵人到贵妃,只用了三月的时间,便是当时的皇后都得忌惮三分,甚至使计害得太子被废。就凭这样的本事,就不是寻常人可以有的。

        杨云屏惊道:“三妹不赞同她入宫么?”

        素妍站起身,移着漂亮的碎步“宫闱之中,多少亲姐妹为了争权夺爱尚且反目,何况是表姐妹呢?二姐,我不赞同。我宁可入宫的是与你没有血渊关系的女子,也不愿是她。我听说此事之后,用心打听过,此女心计颇深。你想想看,她若没有心计,怎么可能在傅府得到与嫡女傅宜敏一样的欢宠。她若没有心计,怎么会让傅府上上下下都念她的好。这样的女子善收买人心,入宫之后,必不会甘心屈位于二姐之下……”

        杨云屏垂首,心中纠结不已“可是皇上都已经与我大舅说好了,要是再改,只怕……”

        “二姐若信我,就该阻止此事。如果你想在宫中为自己寻个帮手,那就在镇国公、神武候帮助搭救过的官家小姐里选一个最忠心,也最易掌控的。”素妍不赞同,一百个、一千个的不赞同。

        杨云屏低头摇首,她根本阻止不了。

        翠鹂却觉得素妍说得很有道理,道:“娘娘,你就听郡主的吧。就连朱雀姐姐也说,宜慧小姐不简单,她在傅府的名声竟比宜敏小姐还好。傅太太为了敏小姐是压制过的,如今敏小姐一出阁,她在府里越发的会做事了,这样的人……”

        素妍坐回杌上,望着杨云屏,认真地道:“二姐若是不好对皇上说,你便将我对此事的态度原原本本地告诉皇上。他若念着天下,想着后宫安危,想着他百年之后能否青史留名,自会改变主意的。”

        杨云屏一脸狐疑“他真的会……”

        “二姐若为皇上好,为天下和皇家子嗣好,就把我的话告诉给皇上。”

        杨云屏点了点头。

        她心里没底,难道告诉给新皇,他就会改变主意。

        原是以为,父亲和舅舅这样安排是为她好,如今听来,当真不是好事。

        小太监在宫门外传来声音“平西候夫人,我瞧着三个女子个个都是不错的。”小太监故意提高嗓门就是告诉殿内的人,慕容氏又回来了。

        慕容氏热得满头大汗,全无半分仪态,用手搧着风“当真奇了,听说出宫便能配个好人家,一下子来了好几个,有父兄家人的居然也说没有了,我的天……三妹去瞧瞧吧,我把眼睛都挑huā了,越挑越多,连豫地籍的宫娥得了信也来凑热闹。”

        素妍想着,今儿既然入宫,杨云屏又给面子,不如一下子把事做好。笑道:“二姐把偏殿借我一用,可好?”

        杨云屏道:“把几位晋地宫娥都领到偏殿去,让郡主单独见见。”

        小太监领命。

        素妍整整衣袍,折往偏殿。

        翠鹂眼前一晃,地上有张纸条,拾了起来,一看上面是首小诗,但是这字写得真是很漂亮“素颜未着脂粉面,不顾旁人嫌我狂。相逢莫道不相识,有缘从来有情人。”

        杨云屏被她的声音吸引过去“哪来的?”

        翠鹂道:“从安西郡主身上掉下来的。”递给了杨云屏。

        慕容氏伸长脖颈瞧着“莫不是琰世子写的情诗。”

        杨云屏笑道:“他倒有趣。”话落“琰世子的字我是瞧过的,不似他的字。这字倒是写得极好的,朝堂上字写得的好的当属江学士,可这字分明不是江学士的笔迹……”

        慕容氏在心里兜了一圈,想到了这几日在江家做客的唐观。

        莫不是真是唐观写的。

        她这小姑,平日是个谨慎的,怎么把这种情诗给落下了,还好是自家姐妹,要不然传扬出去成什么样子了。

        杨云屏道:“大姐莫声张,回头,我们好好审她。”她站起身来,拉着慕容氏道“我们去偏殿后面瞧热闹。”

        姐妹二人携手移到后殿,穿过一条长廊,就到了偏殿后面。

        素妍坐在偏殿上,雪雁递了一张名单,她细细地瞧了一遍,大殿上站着十几名年纪在二十五岁上下的宫娥,还有两名瞧上去得有三十岁了。

        她伸手指了指两个年纪大的“自齐太祖皇帝以来,但凡宫女年满二十五岁,方放出宫中,你们多大年纪?”

        一位头上裹着布巾的宫女欠身道:“回郡主话,奴婢三十三了。奴婢是晋阳人氏。”

        “哪个县哪个乡的?”

        “奴婢八岁那年没了父母,奴婢十三岁那年宫中充实宫女,本是选中了我二叔家的姑娘,可二婶偏爱自家女儿,便让我代为入宫。这一呆便是二十年,几年前原是可以离宫的,可想到二叔软弱,二婶刁悍,若是我回去,只怕也要将我转卖了,与其被人卖掉,倒不如继续呆在宫里。奴婢求了司织房的女官,这才继续留了下来。”

        说得倒是可怜,宫里虽有规定,但对于无家可去,又确有技艺的会留些年,在她们年迈后便是宫中的嬷嬷。

        雪雁厉声道:“郡主问你,是哪个县哪个乡的?”

        老宫女支支吾吾。

        素妍道:“我瞧你不是晋阳人氏。”

        “是,我是晋阳人氏。”女子重申着,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奴婢不敢欺瞒郡主,我确实是晋阳人氏。晋阳城有西岭乡,还一个东塘乡、北洼镇、南桥镇。小时候,奴婢便住在南桥镇,我还记得镇子西边路口有座寺庙,叫作月老庙,庙子后面有一根千年柏树,被百姓们称为姻缘树。每年的上元佳节,就有好多男女拿着红绳抛上去,上面挂着两个牌子,一头写上自己的名字,一头写上心仪男子的名字,谁要抛得最高,就能得到天赐的良缘……”

        素妍去过晋阳,而这女子死活不肯说出具体是哪里人氏,这一切太过古怪。

        三十三岁的年纪,与她的建章表哥倒也合宜。(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