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491 侵贪

491 侵贪

        暗卫道:“瞧安西郡主的样子,已不是第一次损寿占卜。”

        “朕……知道了!小心盯着,再有什么速来禀报。”

        新皇在大殿坐了良久,原以为已经模糊的容颜又再度清晰起来,她的笑、她的怒、她的举剑自尽……点点滴滴都印在他的记忆里。

        他到底输她一笔深情,欠她三分执著。

        若不是他派了暗卫盯着,想解开谜底,她是不是打算就这样骗他一辈子,永远不让他知道,她是用自己的性命为他拼来安宁。

        总管太监俯身道:“皇上,端嫔娘娘送燕窝羹来了,正在殿外候着。”

        八月十四,顾令雯入宫,当即被册为端嫔,主掌北宫,一夜痴缠,新皇禁欲已久,要了回端嫔五回,虽然已是整整一日,端嫔行走时依旧双腿发酸,行止打飘。

        新皇道:“传!”

        端嫔携着几名宫娥,笑盈盈地欠身:“禀皇上,臣妾给皇上送羹汤来了。”

        “辛苦爱妃了!”

        端嫔只得十六七岁的年纪,容貌姣好,举止得体,一张漂亮的瓜子脸,肤白如羽,眼明如星,一张殷红的小唇虽然诱人,于他却早已失去了一尝的冲动。

        他总会不经意地忆起,曾经如何在得月阁里与素妍纠缠,甚至强迫浅尝她的红唇。

        端嫔盛了一盏羹汤,漂亮的兰花指缓缓递过,“臣妾不辛苦,皇上才辛苦呢,臣妾听闻皇上昨晚陪我们后宫姐妹用过宫宴后,又批阅奏折近四更才歇。皇上且尝尝,这是臣妾亲手熬的燕窝羹。”

        他接过羹蛊,尝了一口,浓淡正好,点头道:“爱妃的厨艺不错,合朕的口味。你别站着,也吃上一碗。”

        “臣妾看着皇上吃就会觉得快乐。”

        素妍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只静默地为他做事,甚至从未打算告诉他实情。

        她不愿说,许是不想让他担心,许是不想让他知道,她对他有着怎样的深情。

        新皇连吃了两蛊,殿门外早有太监来催瞧过两回,搁下瓷蛊,“摆驾议政殿。”

        端嫔欠身:“恭送皇上。”目送新皇出了殿门,在众人簇拥下翩然而去,对身边的侍女道:“兰香,皇上今晨的心情似乎特别好?”

        侍女笑道:“皇上见着娘娘这样的大美人,自然会心情舒畅。”

        但端嫔觉得,这份好心情不是因为自己做了燕窝羹,可一时又说不上来。前夜于永和宫痴缠一夜,他是强势的、霸道的,却又是温柔、体贴的,让她欲罢不能,不由自己的沉陷其间。他说,他想赐她一个小字,唤作“若水”,是“若水温柔的若水”。

        新皇近了议政殿,突地放慢脚步,对大总管道:“皇后娘家无姐妹,她与安西郡主情同姐妹,传安西郡主入宫陪皇后叙话。”

        大总管应声“是”,当即吩咐了太监去办。

        一声高呼:“皇上驾到!”百官跪拜海呼,震天的呼声响彻金鸾殿。

        新皇端坐宝座,大总管朗声道:“有事议事,无事退朝。”

        立时有刑部尚书往中移步,“启禀皇上,晋地静王军叛逆案共有囚犯三万二千八百余人,其中妇孺一万一千余人,钦犯三千三百八十一人……”

        新皇坐在议政殿听官员禀奏各处要事时,素妍已出了得月阁。

        素妍没行多远,只听柳飞飞唤了声:“小姑。”

        回眸时,柳飞飞携着初秋、白藤二人站在路口时,笑意盈人。

        素妍笑道:“是六嫂,近来可好?”

        自柳飞飞嫁给江书麟后,柳飞飞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与素妍疏远了。素妍前往晋地,江书麟也领吏部文书前往西北边城,日子越发寂寞难耐,好在她还有田庄、店铺可以打点。

        “我很好。”柳飞飞挺着圆滚的肚子,右手叉在腰上,近来能吃能睡,人也胖了一圈,鼻翼两侧的雀斑越发明显、多了起来,她低了低头:“这些日子,我很想去跟婆母请安,可她不想看到我,我……我也就没去。”

        素妍轻声道:“你不要怨她,换成寻常百姓家,新人敬茶都能耽搁,只怕凭这一点就能休妻了。她心里对你有成见、误会,你应该给她更多的时间去消除。你想想看,昔日我娘对二嫂的成见,可是用了二十年……”

        柳飞飞虽然是六太太,可除了沉香院的几个人拿她当回事,出了院子,又有几个下人真拿她当太太,便是沈氏也不分派她帮忙打理后宅事。

        六房并没有多少事做,而她除了素妍也不认得更多的人。

        柳飞飞生怕自己的话突兀,青嬷嬷训过她,连白芷也说过她的,这些日子她反复思量过,觉得自己真的行错了。可想到自己的日子过得艰难,轻声道:“师姐再帮帮我吧?让婆母不再误会我,让她像喜欢大太太一样喜欢我。师姐……书麟走后,我真的太寂寞了,就连张家小姐、虞家小姐都不愿与我说话。”

        素妍微微含笑,“怎么怀孕后越发想得多了呢?好心养胎,既然你想去跟老太太请安,陪我去就是。着实不行,你可以约太太、奶奶、小姐们一起打牌,只是你如今重孕在身,不能久坐,还得多走走才好。”

        柳飞飞见素妍并不厌恶自己,自打怀了孩子后,她仿佛变了一个人,变得敏感、多疑而脆弱,旁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都会让她反来覆去的想很多遍。

        两人并肩而行,柳飞飞低着头,嗫嚅道:“师姐,早前的事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只信麟郎却不信你,不该不顾师姐的名声……”她低垂着头,眉眼里全是满满的愧意,她当时只想着自己,生怕虞氏接纳不了她,这才听从了江书麟的主意。

        不曾想未婚先有夫妻实,这事一发生,反惹得虞氏更厌恶她,认为她是个没规矩的人。

        素妍勾唇一笑,释然而灿烂笑着,像一抹阳光,“你想多了。我已经不怪你了。”曾经怪过,也曾在静静地等候着柳飞飞的道歉,如今说出来,她的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柳飞飞咬了咬唇,想到另一桩事,道:“师姐,对不起。我借给陶太医的《妇科千金篇》他弄丢了,怕是无法还给师姐了。”

        陶济说弄丢了?

        这种话,便是素妍也不信的。

        那样珍贵的东西,怎么会弄丢?世人对越是珍贵的东西,就保藏得越好。

        “师姐,我借他的时候,真的有叮嘱过,让他好好保管,这可是你带下山最珍贵的书了。没想到他竟弄丢了。之前不好意思说,我再三追问才说出来的。”

        柳飞飞在她的心里,从来都是实心眼的,没有算计。

        素妍放缓脚步,看着一脸真诚的柳飞飞,“你相信他的话么?”

        一边的初秋道:“郡主,奴婢都不信,只怕他是知道这医书珍贵,被他私吞了,所以才编造出来的。”

        就连初秋都不信,可柳飞飞却一脸狐疑,那是半信半疑。

        这样一个单纯的柳飞飞,竟让江书麟动了心。

        素妍轻叹一声,“丢都丢了,虽然可惜却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有说过如何赔偿的么?”

        “赔……赔偿?”柳飞飞有些意外。

        初秋道:“可不就得让他赔,那么珍贵的东西,怎么就丢了呢。”

        素妍点了点头,想吞医书就说实话,却编出这样的谎言,让人厌恶,身为一个医者,医德和人品比医术更重要。她微眯着眼睛,“不让他赔多了,就赔上八千一万两银子。那么好的东西,被他弄丢了,我心里着实难受得很。师妹,你说让他赔多少合适?”

        柳飞飞支吾了一阵,自她怀孕,可一直是此人在保胎、请脉。“八千、一万两……会不会太多了。”

        “我得八千两,如果你要了一万两,那人就得二千两,如何?”

        柳飞飞没想过此事,只是她不明白素妍为什么要这么做。

        书都已经丢了,还不回来了,却要人家赔偿,一下子就要了天价。

        “这个价不高,那样一本书,红尘只此一本,无论是谁得了,卖上十万、八万两银子都是便宜的。”

        初秋插话道:“郡主说得是,我看那家伙根本就是糊弄六太太人实在,指定没丢,定是被他吞了。哪能便宜了他呢,就应该要些钱来。不瞒郡主说,六房的脂粉铺子一月才十多两银子的进项,还有庄子上的收成今年虽然丰收了,可粮食都存放到庄子上的粮库里。如若让陶太医赔偿点银子,也能让我们过一阵子宽松日子。”

        素妍锁了锁眉,“六房上下都是有月例银子的,至于过得紧巴么?”

        初秋笑道:“六太太想攒点钱,等生了孩子,就去西北找六老爷,一家团聚。六老爷也是除了俸禄便无多的,到了那边得置房屋、铺子,这些都要花钱的。”

        素妍扬了扬头,“师妹给我八千两银子就成。至于多的全是你的,如果师妹觉得我说的十万、二十万两银子售价高,你可以问懂行的人。”

        柳飞飞生怕素妍生气,忙道:“师姐说的,我都信。可要多少好呢?”

        白藤沉默良久,此刻接过话,“自然是越多越好呢?回头奴婢去城里铺子转转,先探个价来,到时候再跟陶太医要。”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5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