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498 被骗

498 被骗

        不知是服了瑶芳的药的缘故,还是近来虞氏虽然依旧讨厌她,却不再说话刺她,就连沈氏也待柳飞飞和暖了许多,二房的慕容氏婆媳自来是对柳飞飞关照有加的。

        何太太笑赞道:“郡主一瞧就是个有大富贵的人,郡主的才貌在整个皇城可都是数一数二的。”跟着说了几句夸赞人的话,何太太问沈氏,“你家二爷与曹家小姐的婚期定下来了?”

        “定下了,到时候送了帖子去何府,请何太太带了奶奶、小姐们一并来吃喜酒。”

        “我们是亲戚,自是要来的。”何太太扫过众人,“曹尚书大人主持今秋为皇上遴选嫔妃的事?”

        这,才是重点。

        这几日不知道有多少家官员与曹尚书套近乎,都想把自家女儿、妹子塞到待选名列之中。偏曹尚书行事严谨,半点好处也不肯收,一切都要按照规矩来,约好了时间,九月初一各家待选的女儿入宫闱待选,按照北齐选秀的规矩来做,合格的留下,不合格的退回各家。留下的再行挑选,只至只留下十八人,然后再请杨皇后、淑妃、端嫔最终选出六人于宫中。

        沈氏道:“听说是个苦差事,都是要服侍皇上的人,半点也出不得差错。”

        何太太赔了个笑脸。

        沈氏瞧着天色暗了,令张双双去大厨房传食,叮嘱道:“让大厨房多做几品精致的菜式,老候爷今晚要要在聚客厅请曹大人吃饭。”

        张双双应声领命。

        何太太立时来了兴致,顾力行被赐封公候,令无公候爵位的人倍加羡慕。“曹大人今儿在府上?”

        虞氏道:“早时我家候爷在任上,两家多有避讳,如今候爷致仕这才往来多些。”

        君子之交淡如水,江舜诚被重用时,曹尚书与江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即便是儿女亲家,也多有避讳。也亏得他避嫌,曹家与静王党案子扯上关系,江家出面周旋,才保住了曹家一门的安危。

        而今,皇帝将今秋后宫选妃的大事交给曹尚书负责,这便是对他的重用。

        何太太陪了个笑脸,见虞氏婆媳没提留自己吃饭的意思,看了看天色,“哟,瞧这天就要暗了。”

        虞氏道:“你难得来一回,要不是三儿媳一人要照顾几个孩子忙不过来,你还不来府里坐这一阵子。今儿既来了,就吃了晚饭再说,怕是三儿媳也不放你走的,且在府里住下,瞧瞧你的几个外孙。”

        何太太顺水推舟,含笑应下。“鉴儿会念《三字经》了,也学写字了,随了你们江家人,长得和振飞一样清秀,脑子又好使。”

        何太太最是喜欢江传鉴,这孩子虽小,相貌上承了父母的优点,长得那个好看,虽说何家的孩子也不差,但与江传鉴一比,就生生被比下去了。

        有下人过来寻李碧菱,在她身边低语了一阵。

        慕容氏道:“你既忙着,先去瞧瞧。”

        李碧菱将二房中馈诸事打理得井井有条,颇有些贤名,年纪虽比张双双和九公主还小,但办事得体,府中上下都说她是第二个大太太,竟比张双双还会处事。

        她起身道:“祖母,是城南虞家的事。明儿得下聘,虞宅的喜棚倒也搭好了,预备了十桌酒宴,请的都是晋阳的商人、相熟的学子。聘礼准备了十二抬,曾小姐在城西富贵客栈出嫁,曾先生请了晋阳商人家的奶奶们帮忙,张罗了二十抬陪奁。”

        虞氏道:“曾家在皇家人生地不熟,能张罗二十抬陪奁倒也不易。你这两日不用来请安,先帮忙把虞家的事给打理好了,需要什么,派人回来说一声,从库房里领了去。”

        李碧菱应声,领了婆子、丫头离开如意堂。

        虞建章一家已经搬到城南虞宅里了,合着虞氏给买的下人、丫头,一并住了过去。沈氏又从府里挑选了几个机警能干的下人送过去,供虞家使用,虞建章一家如今就算是皇城人氏了。

        会奶奶韩氏自打上回对官媒的事上了心,真拜了个年过六旬的老媒婆为师,像模像样地学着,说也要做个官媒。

        江诗恩带着贴身随侍丫头独居一院,每日会奶奶早出晚归,有时到夜里二更才回来,就与江诗恩说着各种皇城听来的趣闻轶事,江诗恩觉得母亲真的变了,在晋阳老家时,她沉默少语,如今竟是口若悬河。

        素妍将几十个老宫女嫁至天龙寺百姓村的事交给了会奶奶去打理,会奶奶每天都在百姓村里见那些未闻的男子,把各家各人的情况都摸了个熟络,听说会奶奶能给他们介绍媳妇,且还能得安西郡主所赠的十两银子聘娶银子,家里有老人、长辈的都来请会奶奶去屋里瞧。

        有的人家还许了会奶奶二两银子的谢媒钱,会奶奶笑着推辞“此事待成了再说”,没说不要,二两银子算什么,皇城大富人家,结了好亲,有的便是一百两银子的谢媒钱都给。

        素妍想着几位随他们到皇城的人,一个个都有了安顿处,心里暗自欢喜,不想虞氏的话却给她泼了盆冷水。

        虞氏道:“碧菱这孩子,虽说年纪不大,倒是个贤惠能干的。”眼睛瞄着素妍,“你也不要镇日往义济医馆跑,主持中馈,打理府邸的事也得学学。”

        素妍很不爱听这话,道:“娘怎的又说到我身上了?”

        “算起来,碧菱比你还小些,你看看人家,把二房打理得多好,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要不二太太能坐在这儿享清福……”

        慕容氏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是个不懂主持中馈的,碧菱却是样样都会。”

        虞氏皱了皱眉,“她过了门,总不能还不管这些,上回左肩王妃还说,琰世子成了亲,就要和左肩王要出去游山玩水,说是年轻那会儿王爷答应过她的。哪想一成亲,就生了三个孩子,要相夫教子,也就耽搁了。”

        何太太接过话,“话是这么说,等成了亲……”她想说,素妍生几个孩子,做爷爷、奶奶的哪个不爱自家的孙儿、孙女,哪里还舍得走了,“又得另说。”转而道,“郡主是个聪慧的,这些事一点即会,老太太不必忧心。”

        虞氏哪有不担心的,婚期订下来了,可素妍该学的一样没学会,女红一窃不通,拿着绣花针就往指头扎,多扎几次,她自己先不学了。厨艺更是从未见她做过。主持中馈,也不肯与沈氏安心学习。就这样内宅事务成全不懂的女儿,虞氏很是担心,素妍不会,就想着让沈氏挑几个机警的婆子、丫头学着,到时候做了陪房给素妍,也好被她所用。

        张双双领了丫头婆子摆上饭菜,何太太与虞氏就上位推辞一番,几人方才落坐。

        虞氏令人给何太太和柳飞飞添了碗上好的老鸭虫草汤,“入了秋,就得好好补补,人参那些暂时不敢吃的,太过燥热,倒是这老鸭汤极好。”

        柳飞飞接了碗,“谢婆母关心”。

        虞氏冷声道:“若你是个争气的,就给麟儿一举添个儿子。”

        柳飞飞再不敢说话,她不知道肚子里是男是女。难道生了女儿就不要,好歹也是她的骨血。

        众人用罢了饭,柳飞飞告辞消食,每日吃过饭,都要在后花园里转上大半个时辰,江书麟不在,她心里也害怕临盆时有所不妥。原想找素妍细说,想素妍尚未成亲,也开不了口,时不时寻慕容氏说话。

        在后花园缓步走着,就见初秋风风火火地进来,欠了欠身,“六太太,大事不好了,那个陶……姓陶的听说要请辞了太医一职,正打算离开皇城回乡开医馆呢。”

        白藤立时就跳了起来,“他骗了那本医书去,还没给银子呢。上回我们俩说了要他赔,要了八万两银子,就给了五千两打发我们,还有七万五千两呢?”

        柳飞飞之前怀有感恩之心,到底是人家替她保了胎,可后来听瑶芳说了那方子不好,对胎儿无碍,却让她整日上火发燥,心情恶坏,心里又开始抱怨起陶济来,一狠心就令了白藤、初秋两个去讨钱,说是将来打发她们俩的时候多陪些嫁妆,两个丫头得了许诺,也异常上心。

        白藤生怕陶济耍赖,买通了陶太医家东西住着的两家下人,帮忙盯着人,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来禀报。

        初秋急道:“来报的小厮说,陶太医一家都在收拾东西,说是明儿一早就要离开皇城。”

        柳飞飞想到这钱是有大用处的,她到了西北还是再置一份家当呀,皇城的田庄、铺子也就够他们这一房现下的花销,挺着大肚,伸着手指,道:“你……你去找二房的五爷帮忙,要么让他还医书,要么就付银子。”

        白藤道:“万一他抄了一本呢?”

        “告诉他,我只要我们的那本,抄的不要。初秋,你亲自去!”

        柳飞飞想到那么大一笔银子就要溜了,心里着急。

        白藤问:“初秋,你能应付得来不?”

        初秋道:“你放心,敢骗我家六太太的东西,我让他吐出来。真没想到,辞了太医院的职务,想要回江南开医馆,那也得还了我们的银子才成。”她一扭头,往二房方向的樨香院去。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5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