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623 禁卖官田

623 禁卖官田

        (谢谢2423864121、曾韵、zcy0812投出的宝贵粉红票!)

        (呼唤订阅支持,恳请亲们订阅该文,全订该文的亲们记得领取“浣水月之光”的荣誉牌哦!)

        还想逗留一阵,说几句话也是好的,沈氏已经伸手过来,低唤一声“三弟妹”,拽了她就往外面去。

        何氏大声道:“大嫂,我们不是来吵架的吗?这架还没吵呢,我们回去也交不了差。老王妃把小姑都欺到这份上了,我们不能这样算了啊。”

        沈氏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要是真吵嚷起来,用不了多久就要传到虞氏和江舜诚耳里,到时又是一场风波。

        沈氏不言语,强拽着何氏往外面去。

        白芷欠身“大太太、三太太。”

        沈氏道:“有什么事,派人回来说一声。”

        白芷想到内室里的一片狼藉,还有小书房里的乱七八糟,泪眼汪汪,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太太可得替我家郡主做主哇!之前嬷嬷和紫鸢她们收拾衣服、首饰,就莫名地少了一些,连肚兜都有两个找不见了。奴婢不敢不报,万一出了什么事,这可如何是好?”

        何氏道:“大嫂,只怕那些个丫头、小厮借着机会顺了去也不一定。我们这样回去,也不是法子,自己家里的人受了委屈……”

        这里到底是左肩王府。

        让沈氏撒泼,她做不来。

        如果是何氏,倒是一个能生事的。

        沈氏咬咬唇,狠心对白芷道:“你去禀报王爷、老王妃知晓。”

        白芷原想着江家来人,定是要给素妍出口恶气的。

        没想沈氏拉了何氏就走。

        想到素妍在江家时,处处维护着几位老爷,而今她受了委屈,过来人瞧了一下就又走了,连多的话都没说,心头越发地难过。

        素妍坐在内室的暖榻。生着闷气。

        宇文琰寻了祛瘀膏,正小心地涂抹着。

        附庸山人赠送的新婚贺礼,那是多喜庆的画,如今被撕成了两半。

        还有白峰居士的字,也是如此。

        这些都是她好不容易借了自己成亲的事儿,才讨来的。

        素妍不说话,一动不动,满心的委屈。

        青嬷嬷被老嬷嬷打了几耳光,脸上抹了药膏,领着四个大丫头与小安子收拾内室。将她和宇文琰的衣物一件件的重新叠放整齐。又寻了衣架照旧挂回到衣厨里。

        白菲低低地道:“郡主。首饰盒里少了三样,小衣倒是齐全的,肚兜却少了两个,一件杏黄绣粉海棠的。一件浅紫色绣蝴蝶的。”

        素妍越想越气,推开宇文琰的手,一转身侧躺在暖榻上不说话了。

        “弱水”他低低地轻唤。

        素妍不理。

        她真的错了吗?

        朱武曾与她说过,唐观才更适合她。

        无名子也曾说过,这在世上,没人比唐观对她更痴情。

        为什么会是这样?

        老王妃比她预料的更难缠,更厌恶她。

        她愣愣地看着窗外,院子里,田荷和白茱正在清扫院子。两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沮丧。

        这一天,对于她和她身边的人来说,都是最难忘的一天。

        琴瑟堂里,鸡飞狗跳。

        内室之中也是一地狼藉。

        “弱水”宇文琰心情繁复,他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样待素妍。

        素妍的心境也不好。她望着外面,过了很久,才呢喃道:“明日一早,我想带着白芷去天龙寺静修。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我的心好乱。”

        “要不……你回江家住几天。”

        素妍摇了摇头,“我不想回去。我娘看我时最是细心,就算我装出笑容,她也能感觉到我的不快乐。我不想让她担心。”她闭上眼睛,想要忘了这一日的烦心事,越是想忘,却越是不能忘,“千一,我累了,我想在暖榻上睡会儿。”

        宇文琰知道她的心情不好,拉了锦衾,盖在她的身上,她和衣躺着,阖上了双目。

        内室里,青嬷嬷与丫头们收拾好东西,开始收拾、整理大书房的东西。

        看着被撕裂的两幅字画,她是爱字画之人,老王妃竟把字画都撕成两半。

        宇文琰转至花厅,“小安子,把大管家叫来。”

        小安子飞野似地出了内仪门,不多会儿回话道:“王爷,大管家去卫州办事了。”

        宇文琰眉头一挑,“是老王妃派去的?”

        小安子道:“听大管家的女人说,奉了王妃之命前往卫州收租子、店铺收益银子的。”

        宇文琰扭头望向内室,这么大的事,素妍也支字未提。

        她要他不得隐瞒,她却独自将所有心事都藏在心底。难道她不提,是因为对他失望了,不相信他能处置得了。

        宇文琰道:“把青嬷嬷、白芷、白菲唤来。”

        小安子唤了正在整理小书房的三人。

        听完宇文琰的话,青嬷嬷面露诧色,她没听说这事。

        白芷更不知道。

        白菲低头道:“早前,老王妃拿着各田庄、铺子管事的卖身契,虽说地契、房契在王爷手里,可王妃担心,这些管事会使坏,不真心为王爷办事。就先遣了童英和大管家去卫州收租子。”

        这边正说话,护卫窦勇进了花厅,喜道:“王爷,户部三百里加急,往卫州送了一份官文。”

        宇文琰一脸茫然,“什么事?”

        窦勇道:“从腊月二十日起,卫州境内禁止买卖官田,要是再有违例者重惩!”

        他的声音很高,素妍原本睡觉就浅,此刻听到这句话,立时睁开了眼睛。

        新皇动作倒快,八百里加急,只怕明晨就能抵达卫州,明儿一天就能传达到卫州十二县。可江传达前天昨天夜里才离开皇城,骑的是好马,今天应该已经到了。

        截止日期是腊月二十日,还有几天的时间的周圜。要是谨慎些,一定可以买到更多的田地,但愿江传达几县的都能买些,毕竟谁也说不好未来的情势。

        宇文琰问:“老王爷知道了?”

        窦勇道:“回王爷话,老王爷很高兴。”

        不许卫州买卖官田,这是何道理,总得有个缘故吧。

        宇文琰厉声对小安子道:“把大管家的女人叫来,吩咐她,就说琴瑟堂里丢了王妃的几件首饰,指定是上房的婆子、丫头、小厮顺去了。给本王找回来!”

        大管家不在。找大管家的女人出来办事。

        宇文琰散了青嬷嬷等人。转身去了上房。

        上房小书房内,老王爷宇文谦来回踱步,正为家事烦忧着,亦为素妍办成了卫州修河渠的事欢喜。

        宇文琰进了小书房。“父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户部会下禁止买卖官田的文书?”

        老王爷想到这事就乐,在先帝时他可提过两回的,“你媳妇没告诉你?”

        宇文琰道:“我今儿一回来,家里就闹腾成这样。还没来得及与她说话呢?”

        老王爷道:“皇上同意卫州修建河渠了,一旦建成,卫州十二县薄地变良田,就是盐坪县三成的盐碱地也能变成良田。”

        这真真是一个好消息!

        老王爷道:“我回头得问问素妍。她是如何说服皇上的。”

        宇文琰如中惊雷,“今日素妍入宫见过皇上?”入宫他是知道的,可素妍见过新皇他却不知道。不是说入宫是叩见太后,也去见了皇后的,怎么又和皇上见了一面。

        他突地忆起。杨云简入宫,他自己离开要去素妍,就有一个内侍过来,说两个侍卫吵起来了,他赶着过去,一呆就是大半个时辰。

        难道……

        是那时候,素妍见了皇上。

        如果两个侍卫吵架是故意的,那么素妍与皇上之间……

        想到这些,宇文琰疑云顿生。

        老王爷大叫一声,“我一定得问问这丫头,她是怎么说的。”

        不等宇文琰阻止,老王爷已经出了上房门。

        宇文琰紧跟在身后,满脑子都是些素妍与皇上说话、甚至相拥的画面……

        新皇的心里一直都有素妍,他在跟前服侍便知,几乎一听说素妍入宫,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见她一面。

        老王爷进了琴瑟堂的花厅,“小安子,把王妃唤出来说话,我有事问她。”

        小安子应声,脚步低沉,正要喊人,素妍已经坐起身。

        她理了理衣衫和云鬓,这才移身来到花厅。

        老王爷好奇地问出自己的问题。

        素妍微愣,抬手对小安子道:“到门口候着。”

        小安子抱着拂尘移到门口。

        素妍亲自沏了茶递给老王爷,又给宇文琰沏了一盏,慢条斯理地道:“也没什么,我只是告诉皇上,只要朝廷拨五十万两银子,就能让朝廷多一笔收益,让卫州成为富庶之地。”

        宇文琰大呼一声:“你疯了!”

        老王爷皱了皱眉头,他说错了?“我最初说的是五百万两银子,可不是五十万两。”

        素妍微微一笑,仿佛真的忘了之前的不快,把自己最详尽的想法说了一遍。

        宇文琰听得眉飞色舞。

        老王爷也是笑意款款:“你是说,待蓬东、莱县建成河渠之后,我们左肩王府可以任意出售官田?”

        素妍点了点头,“就算不出售,也能租赁出去。我让大管家和童英先行一步,借的是去卫州收租子、银钱的名目,实则是要他们调查卫州七县有多少官田,自然得防备卫州世族钻了空子。将心比心,我若是卫州本地人,知道朝廷要修河渠,第一件事就是囤积田地,坐待田地升值,然后在修建之后,再以高价售出,中饱私囊。”

        “要是防患不了卫州本地的世族捣乱、官员腐败,就会让百姓雪上加霜。官田的租金是两成,一成上交朝廷,一成交到当地官府。私田的租金则是三成,产量高,租金高;产量低,租金也低。”RP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