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631 道破隐秘

631 道破隐秘

        老王爷抱拳道:“这次是我们左肩王府对不住安西,我代内子向江老太太赔礼。”

        正要行礼,虞氏已经伸手阻住,“老王爷,今儿这事,非得让老王妃出来说个明白不可。上回,你代她赔礼,她不知悔过,累我女儿伤心一回不说,还犯了二次。老王爷,不是妇人不给你面子,着实是老王爷的话算不得数。我们江家如何相信她不会再犯第三次,妍儿嫁到王府,这几日过了什么样的日子,今儿我也是才听说了。我就这一个女儿,要是老王妃不能保证善待我女儿,我就带着她的嫁妆,把人领走!”

        虞氏言语温吞,一字一句间,却铿锵有力,无法动摇,满满的都是她的决定。

        江书麒道:“妹妹还有五位兄长,我们哪个不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着,也不带老王妃这样羞辱人的,随随便便领了小厮就去搜屋子,还让小厮顺走了肚兜,这……让她往后如何做人?”

        老王爷一脸难色,“这事儿是内子失理。我昨晚已训斥过她。这小衣的事,一件已经寻回来了,另一件……”却没了下落。

        虞氏道:“还是请老王爷把老王妃叫出来吧,我们江家得要她一个态度。我江虞氏的女儿可不是任人欺负的!”

        青霞郡主低垂着头,原想着老王爷回府,许这事就办妥了,没想江家人非要老王妃给个说法不可,与其是要说法,更不如说是要老王妃的承诺和保证。

        老王爷问:“青霞,你哥哥呢?”

        “今儿一早,父王出门不久,就送嫂嫂去天龙寺静修了。”

        好在人没在,要是人在,指定又要闹成一团糟。

        “你母亲呢?”

        青霞郡主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指着内室方向。

        老王爷一瞧就明白了,转身回了内室,在床下、桌下一寻,打开衣厨,一眼就瞧见坐在里面的老王妃,厉喝道:“出来!”

        “我不……”她可怜巴巴地蜷缩着,“你还是罚我吧。”

        “罚你?”老王爷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拽人,“你刁难人时的威风到哪儿去了,这会子就害怕了,不敢见人了?每次惹了事,就知道躲,给我滚出来!”

        花厅里,虞氏与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老王妃一直都在的,但他们都没有闯到内室了。

        何氏面带惊色,对青霞郡主道:“我瞧你是个诚实孩子,怎么也学骗人呢?”

        貌似她比青霞郡主大很多,何氏也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大不了青霞郡主几岁呢。

        青霞郡主低着头,感觉自己都要被这几人给生吞了,“我娘一见江五老爷寻上门就怕了……吓得躲起来了。”

        柳飞飞愤然着,她们几个人等了半晌,原来人一直都在,“有胆做,就有胆面对,做了却不敢担当,老王爷何等英雄,怎么娶了个这等胆小鼠辈?”

        这老王妃柳飞飞原是见过一回的,除了那张脸长得好看,着实瞧不出旁的,宇文琰便是随了她母亲。

        老王爷在内室里拼命拽拉着老王妃。

        田嬷嬷一脸讥讽的笑意。“我们来这儿快两个时辰了,她竟在里面憋了两个时辰呢。”

        何氏很气,坐了大半日等人,原来这人一直都在隔壁屋里,这气一上来,也顾不得许多,大大咧咧地道:“老王爷,这样一个女人你还要帮衬着吗?听说卫州叶家当年三百亩良田,如今却有了一万多亩;四家铺子,如今更有两百多家……这些全都是你的贤妻给叶家的。难怪卫州有民谣传唱‘生男不如生女好,生个女儿嫁王爷,一人富贵全家饱’。”

        江书麒此刻对何氏的言语很是满意,继续道:“听说叶大老爷辞官不做,醉后还说当官不如做王妃的大舅子,王妃一年少则八万两银子,多则五十万两,啧啧,也难怪叶家的子孙不上进啊!”

        老王妃说什么也不肯出来,刚出来半截,她一屁股又坐下去。

        正拽扯着,老王妃一脸痛苦的样子,没等老王爷反应过来,她转身就跑,竟是往屏风后面去了,蹲在马桶上小解。

        那水响声,虽中间隔了内二厅,还是清晰地传到花厅上众人的耳朵里。

        老王妃打了一个颤,整好衣衫,恶狠狠地看着老王爷:“你真不帮我?”

        这回是他能帮的么?

        人都在门上候着,非要老王妃给个说法不可。

        老王爷厉声道:“敢作敢当,别让人小瞧了你。”

        “你……”老王妃想出去,可她不敢,那么多人,足可以把她给撕裂了,双腿一软,跪了下来,“阿谦,我求求你了,你再帮我这回,你想怎么罚我都行。”

        老王爷瞧得出来,虞氏是下定了决心的,拉了老王妃就往花厅去。

        老王妃痛苦地大呼:“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

        然而,她已经被老王爷推到了江家人面前。

        虞氏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老王妃。

        何氏笑道:“还是婆母和大嫂高明,难怪你们说江家挑妇不能挑长得太美的,原来这长得好看的,还真少有贤惠的。”

        柳飞飞也明白了,老王妃连虞氏都敢骂,她们也不需要尊重,“三嫂说得是,我家十一大了,也要挑贤惠的,丑些也没关系。”

        老王爷听了她们的意思,这是当着他的面,指责老王妃不是贤惠的,轻咳一声。

        虞氏明白,回身道:“就事论事,今儿我们来,只要老王妃赔个礼、给个说法,再给我们一个保证,往后不再欺辱我家妍儿,她若行事不端,你若不懂教导,只管告诉老妇人,老妇人自会教她。”

        以前不觉,可近来老王妃做的事,还真是越来越离谱。

        江家是好惹的么,就是十王爷、十一王爷都得给几分面子,老王妃居然仗着自己的身份欺到素妍头上。

        素妍没与她计较,要是素妍计较,随时都能让老王妃失尊宠、丢身份。

        老王妃咬了咬唇,目光游离,像个受了伤的狮子,“刚才,你们说要是我不肯赔礼,就把她领回去,是不是?”

        虞氏脸色一变。

        江书麒更觉愤然。

        何氏厉声道:“老王妃这话当真新鲜,我们可是把一个好好的黄花闺女嫁到王府,你想我们领回去?就算领回去,那也得给个说法。”

        要说法!

        老王妃快速地想着应对的法子,“好!江素妍才华横溢,无人能及,我们左肩王府要不起这样的儿媳妇……”

        老王爷厉喝一声“住嘴”。

        老王妃低咙道:“我告诉过你,我不会说话的,尤其是着急的时候……”

        老王爷浓眉一挑,“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个女人。琰儿和安西有多深的情感,那是在西北同患难共生死过的,你非得将他们二人拆散不是?”

        “是!是!我就想让琰儿娶叶家小姐,那又怎么了?紫霞嫁给叶浩不是过得好好的么?”

        “难道本王的儿子、女儿,一个个都得娶叶家的小姐、嫁叶家的公子,叶家就这么好?哼!要不是这些年本王宠着你,叶家他算什么东西?”

        老王爷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也第一次说出“叶家算过什么东西?”的话来。

        老王妃瞪大眼睛,“你瞧不起叶家,你瞧不起……当初你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逼着我与封家退亲,为什么……”

        何氏此刻“哎哟”一声,“老王妃年轻时候真是好手段呀!一早就打听好了,老王爷要在上元佳节去卫州,知道老王爷喜欢看女子穿一身白衣,挽着简单的发式,甚至还打听好,在老王爷经过的小桥旁立着,用两百钱就把小桥旁边的人给打发走了,留你一人伫立桥头……”

        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何氏。

        这么隐秘的事,何氏居然如数家珍似的,实在太过奇怪了。

        老王爷微微蹙眉,转过身来,抓住何氏的肩,大喝:“你听谁说的!你听谁说的,说!”

        何氏咬了咬牙,“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老王爷问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威远候府嫁往淮阳王府的韩氏王妃,原与我二婶婶是自小的手帕之交,当年老王妃的父亲在京县任知县一职,她们多有往来。韩姨母、二婶婶还有老王妃曾是好姐妹,韩姨母待她亲同姐妹,自打先帝有心替老王爷和韩姨母赐婚时,韩姨母就私下打听了王爷的事,却被老王妃知晓。

        老王爷也不想想,那时老王妃的父亲原是在京县任知县,年节都在皇城,为什么突然在上元佳节去卫州,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设下陷阱诱惑王爷。”

        老王爷以为的爱情,原来是有人心设下的局。

        而老王妃居然装作不知道他的身份,其实一早就打听好的。

        老王妃疯了一般地大吼:“你胡说!你胡说!”

        何氏最恨的就是这种精于算计的人,厉声道:“当年老王妃是如何与封家三老爷订的亲,那时候你还不知道老王爷,觉得封家三老爷英俊潇洒,最初封三老爷看上的可是你的妹妹,是你使了法子,让自己与他订了亲。后来遇上老王爷,你又将亲事推给你妹妹。说得自己有多不爱慕虚荣,实际上,你最是个喜新厌旧,忘恩负义的女子……”

        老王爷回头凝视着老王妃。

        什么痴情,一旦揭穿,竟是这样的不堪。

        老王妃连连摇头:“我没有!我没有……”

        何氏垂下头,“一早,我就知道这事的。可是我母亲说,江家、左肩王府结亲是好事,叫我不要乱说话。我想琰王爷是个重情的,也就没提。”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7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