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679 无法原谅

679 无法原谅

        珠奉侍无法动摇的坚决,肯定地点头,“这事儿婢妾想了许久,原是想当着王爷的面求姚妃的。婢妾不会识字,婢妾家乡那年大旱,就是因为没水,眼睁睁地看着地里的禾苗被渴死。婢妾了解这种心情,愿意去渠上跟着王爷,就算洗衣烧饭也是欢喜的。”

        姚妃没想,这个丫头出身的女子,竟有这样纯朴的想法。

        她是听说了,珠奉侍在皇城王府,见莲昭训把屋里的摆件弄回卫州,也是有样学样,在她眼里,这是一个单纯的女子。

        姚妃道:“好!我应了。你且回去收拾一下,我让府里的护卫、小厮送你去渠上,你替我照顾好王爷。”

        “谢姚妃!”珠奉侍重重一叩,起身退出上房。

        老王爷总得有个细心的人服侍照顾,与其是旁人,倒不如是这珠奉侍。姚妃虽不想有人得了专宠,却又不得不为老王爷考虑一二。

        她收拾了两套以前做丫头下人穿有衣服就走了,还令丫头们也不要带华丽的,要带些看着干练的衣衫。

        许是珠奉侍自小吃苦的原因,初见老王爷,老王爷有些意外,听她说明来意就笑了,然,几日相处下来,老王爷发现这位珠奉侍能吃苦,不仅能洗衣做饭,闲下来时,还跟着渠上的百姓一起挥着锄头挖土,那模样一看就是常干农活的,做得像模像样。

        老王爷只觉这是一个可爱的女子!

        不是那种深闺之中娇柔的,只知道讨宠的人,待她也就另眼相看。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二月二十五日这天,老王爷又回了趟王府,是回卫州城办事,上回他将素妍草拟的章程找了几县的乡绅、百姓看,想知道他们的结果。

        在卫州府衙一坐就是大半日,百姓和乡绅们也提出了许多意见,但是对于上面大部分的条款还是表示支持,比如“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条,有力的就去工地干活,以十五纹每日一天计算,而工钱又分了上、中、下三种劳力,上等劳力十五纹,中等为十二纹,下等劳力则为十纹,同意了“承包法”,以十里为一段,承包给当地百姓干活……

        当日,卫州府衙的场面也是热闹非分,无论乡绅还是百姓,都在说话,甚至府衙外还有特意前来围观的百姓,时不时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几房的姬妾,早早听说王爷回府,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派了丫头在二仪门里候着,一旦回来就立马通禀。

        到了午后,老王爷终于商定了新章程,着了府衙的师爷重新抄录,并尽快发放各县衙、张帖成榜,通告全州。

        姚氏一颗心提得紧紧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桌上的饭菜凉了热,热了又凉,有些日子没见老王爷,她也挂念得紧。

        外面一声高喝:“老王爷回府喽!”

        所有妻妾的心都提了起来,或提着裙子飞奔,或跌跌撞撞赶到迎客厅后面的回风长廊上,一个个引颈高望,看着府门方向,期盼着能见到风度翩翩的老爷。

        老王爷一进来,就瞧见三名姬妾含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王爷回来了!”

        “王爷回来了!”

        姬妾们款款行礼,有娇柔的、有妩媚的,落在眼里,老王爷早前的烦闷顿消。

        然而,在长廊的尽头,跪着一袭素雅衣裙的妇人,头上并无甚饰物,那样的简单、清丽,长身而距,低垂着头。

        一阵恍惚,他仿佛又见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叶飘飘,那个在石桥头偶尔遇见的女子,一袭素雅的打扮,只一眼便让他觉得她美若仙子。

        老王妃低垂着头:“妾身错了!妾身是来给王爷赔罪的,妾身的错,错在当年不敢欺瞒王爷,可妾身是清白的,从未做出背叛过王爷的事。”

        这些日子,他很忙,因为忙就搁下了她的事。

        想到叶家的家业,竟比他王府的还多,而昔日先帝赏赐的店铺、田庄都变成了叶家的东西。

        这,也是一种背叛。

        她怎么可以拿了他的东西却顾叶家人,适当便可,不查不知道,一查竟比王府的财产还多,这换作哪家都是犯大忌的事。

        他心头虽有感触,却不想再回头。“什么也别说了!本王还要赶去见姚妃。”

        就算卢华浓血书里所言的点滴不是十成十的真,至少是有九成真。老王妃当年算计了与他的相遇、相识,甚至算计了他们的相爱,更不是如她所说,与封三爷之间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根本就是她先引诱了封三爷,两家订亲,却在成功吸引了老王爷后,残忍地与封三爷退亲,让她妹妹替她嫁给了封三爷。

        他不信她!

        他径直走过她的身边。

        他的身后是三名如花的美妾,个个雀跃着,想要得他多看一眼。

        老王妃提高嗓门“阿谦”,她要他给一个机会,“妾身没有对不住你,你若不信可以唤紫霞来,你和她再拿清水……”

        她没有说完,他却明白后面话的意思。

        老王爷对三名美妾道:“三位爱姬先去上房花厅等着,本王与王妃说几句话。”

        妙昭训等人齐声应答,携着丫头往上房移去。

        四下并无旁人,便是老王妃的丫头也远远儿地站着。

        老王妃朗声道:“请王爷与紫霞再滴血验亲,妾没有对不住你。二十几年前,洞房花烛,王爷知道妾是清白完璧之身,那方喜帕,王爷不是还收着吗?当年交到宫中内务府的,上面洒的可是鸡血。您如此,便是琰儿也是如此。虽然我们都没有说,可他和你一样,都拿这喜帕当宝贝一样地收着……”

        老王爷又忆起那夜的缠绵,那喜帕上鲜艳如梅的红。“本王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趁着本王在兴头上,私自下手,用了别的……”

        “在王爷心里,妾就是这等不堪么?你不信妾,连你自己也不信了?居然怀疑紫霞不是你的骨血,你……你怎么可以?”

        “不是本王信与不信,是你自己行事不端。”

        她不可以和他吵,这是她等了这么久才有的机会。

        他去渠上,谁知道下回又什么时候回府。

        姚妃将王府打点得妥帖,连带着那些收回的田庄铺子,都是亲自过问,用心打点。

        如今这府中上下,谁不说姚妃贤惠能干,夸她是老王爷的贤内助。

        老王妃深深一叩,“求王爷与紫霞再验。紫霞确实是早产儿,求王爷相信妾。”

        老王爷冷哼一声,“既然如此,本王就成全你!唤紫霞来!同去上房暖厅。”

        他不信老王妃,所以这取水之人定要是姚妃或姚妃信得过的。

        老王妃传了丫头,令丫头去唤紫霞。

        姚妃正欢喜紧张地等着,却见老王爷身后跟了一身素雅的妇人,定睛一瞧,竟是老王妃,脸色微微一凛:不是失宠了么?怎么又和王爷一起进来?

        老王爷进了花厅,“你们先聊着,本王去换件衣服。”

        姚妃向老王妃行了问安礼。

        姚妃折身进了内室,服侍老王爷更衣,“身上都是汗臭味,要不令下人准备香汤,好好洗洗。”

        老王爷低声道:“叶氏不服,定要让本王与紫霞验血。一会儿你亲自去取清水,本王信不得叶氏身边的丫头、婆子,只信你。你是个行事端方的,你去取水来。”

        姚妃懂了。

        老王爷是担心有人动手脚。

        姚妃点了点头,出了屋子,提了个铜壶,亲自从井边取水了。

        再回来时,紫霞也在偏厅内。

        老王妃立于一侧,门口站着姚嬷嬷,虽是一脸横肉,却如一尊门神。

        姚妃取了两只干净的瓷茶杯,涮洗一遍,倒了清水。

        紫霞不敢看老王爷,低垂着头,静默地走到茶杯前,咬破指头,滴下鲜血。

        老王爷走近,正要咬指头,却见姚妃递过一根绣花针,“用针吧,咬下去多大的伤口,用针挑伤口小。渠上那么忙,你近来身子又见清瘦,人也黑了,瞧了让人心疼。”

        老王爷听到这暖人心的话,微微一笑,看她温柔地用针挑了一下,鲜血涌了出来。

        血液滴落瓷杯,四双眼睛定定地看着,看着两滴鲜血慢慢地相融,相融……

        紫霞看到这里,捂住嘴轻声哭了起来。

        老王妃泪眼朦胧,“我没有对不起你!你应该信我,我设计与你的相识,那也是仰慕你是英雄,我……”

        “够了!”老王爷厉声打断了她的话。

        就算紫霞真是他的骨血,那又如何?

        他已经不再喜欢老王妃了,这个改变虽只是两月,可他有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珠奉侍,一个女人,细皮嫩肉的,居然跑到渠上去给他洗衣,给为做饭,甚至还和他一起在渠上走动,往返于蓬东、莱县两地。

        便是这一点,就让他感动和珍惜。

        世间,还有好女人,还有真心待他的女人。

        珠奉侍没有骗他,从一开始就愿意在他身边,如今更是陪他一起受累吃苦。

        还有姚妃,全心全意地打点王府,不让他有半分后顾之忧,他说什么姚妃都听从。

        “就算这样,本王也无法原谅你的算计与欺骗。更无法原谅,在本王之前,你与封三爷好过的事实。”

        她的手,封三爷摸过,也曾拥她入怀……

        想到这些,他无法容忍。

        “本王没有休弃你,已是对你最大的恩德。往后你做好一个王妃的本份,别再想着拿王府的东西给叶家。府里自有晴娘来打理,不须你劳心!”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