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686 珍宝嫁妆

686 珍宝嫁妆

        将来他还得有自己的儿女呢,青霞这么紧赶着把府里的好东西都弄走,往后他如何面对自己的孩子。青霞更不该的,就是惹得素妍落泪,人家拿她当妹妹,她倒先做起家贼了。

        宇文琰把盒子放回花梨大箱里,停了一下,宇文琰四下审视,挑了一个和这抬形状、大小差不多的嫁妆过来,脑海里回忆着最初见到这箱子时的样子,好像这一抬的绸花扎得有些不同,对了,这绸花是青霞郡主一惯使用的蝴蝶结绸花扎法。

        宇文琰解了绸花,按照青霞郡主的风格扎了,方位都放好,着小安子把拆下的红纸给收起来。冷声道:“唤一名护卫来,把大箱子抬到琴瑟堂去,记住了,一路上想法避开所有人的耳目。”

        窦剑应声,唤了一名护卫来,抬了箱子就走。

        前名有护卫探路,见四下无人,就跟后面的人打了手势,而宇文琰相隔一截,静静地跟在后面。

        小安子低头疾走,他瞧得出来,宇文琰的心情很不好,而且是糟糕透了。

        素妍伤心,他何尝不伤心。

        他的妹妹、青霞郡主青霞,竟这样算计他们,真真是拿他们当傻子了。

        两名护卫避开所有人的眼睛,直将箱子抬到了偏厅里。

        白芷听到声响,有些好奇,出来瞧了一眼。

        宇文琰问:“王妃吃东西了么?”

        “吃了一碗莲子羹就再也吃不进去了。”

        宇文琰道:“你下去吧。”

        白芷退去。

        宇文琰抬步进了内室,想说什么,却终是止住,转身抱了大箱子进了内室。

        素妍见他抱着大箱子,暗暗吃了一惊。

        他道:“把密道打开,我要抱到密室去。”

        素妍用力推开衣厨,露出一条地道来,隐约可见里面的灯光摇曳。

        她好奇地想跟下去瞧瞧,又担心有下人闯了进来,只得站在衣厨旁看着。

        过了一会儿,宇文琰气喘吁吁地从下面上来。

        “箱子里装的是银子吗?瞧把你累的?”

        宇文琰吐了口气,“银子也没它值钱。”

        他便将箱子里装着稀世宝贝的事儿给细细地说了一遍。

        素妍张大嘴巴,“鲛绡帐、缂丝的“满床笏”、东海夜明珠……”她只听说过,从未见过。虽然江家算是富裕的,可这些东西便是江家也没有。光是听着名字,她的心就一阵乱跳。

        她不是不爱金银,那是与全家的平安相比,后者更重。

        她可是喜欢稀世珍宝啊,何况是这她和宇文琰的。

        素妍道:“我要看!”

        宇文琰微微一笑,对着耳房喊了声“小安子”。

        小安子应答“在”。

        “小心侍候着,本王与王妃要歇下了,不许人来打扰。”

        “是。”

        他拉了素妍的手,二人小心翼翼地下了秘道。

        下了十步石阶之后,便是一条只能容一人而行的狭长石路,高约六尺,二人拐了弯,又行了十丈余,就到了一间长宽皆为二丈大小的石屋,石屋的墙上挂着稀罕字画,屋子正中是一张有一丈多长的石桌,桌上堆放着一只只大木箱子,箱子里或难得一见的绝美布料,那料子连素妍都唤不出名字,或是一箱子的珠宝首饰,件件都不俗,约有三只大木箱子,刚才他抱下来的那只也在其间。

        宇文琰扬了扬头,“五年前,王府里新建了几处院子,我就让父王在琴瑟堂后面建了一座飞雪阁,这屋子就在飞雪阁的下面,修飞雪阁的时候就建了两间密室,往飞雪阁路口后来被我填了。修成之后,我在琴瑟堂下面挖了一条出口,与内室相连。便是父王只知飞雪阁下面有密室,却不知道得从琴瑟堂出入。”

        她指了指那几只大箱子。

        “那两箱是我自己攒下的宝贝,或先帝赐的,或新皇赏的,又有平日里得来的,都放在这里了。这几幅难得一见的字画,却是我花重金买来的。你喜欢书法丹青,我买来是送你的。”

        青霞郡主令她伤心。

        而他,却让她感动与欢喜。

        自知老王妃难缠,没想青霞郡主竟有这样的心思,赢得他们的信任,却胡作非为,甚至要拿了珍宝库的东西做她的嫁妆。

        宇文琰道:“青霞看来不在意我们俩了,甚至有了与我们闹翻的意思。她不是愚笨之人,拿了这些东西,事后我们知道,必然不会原谅她。钱财事小,伤了你我的心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她不在意我们,我们也不必将她放心上。”

        他扶着素妍的双肩,“笑一个。”

        她实在笑不出来,想到这事,心里就难受得紧。

        “笑一个。”

        不想让他失望。

        是,青霞不好。

        老王妃也不好。

        这又有什么关系?她始终相信的、喜欢上的是面前这个男人。

        她强迫自己勾唇一笑,却失了往昔的明媚姣好。

        宇文琰知道,她心里还想着那事。

        “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青霞既然做了令我们伤心的事,就得由她来承担。田庄、店铺不是还没选出来么?”他微微一笑,面露深思。

        素妍道:“应该在入口处设机关才行。”

        宇文琰扫视四周,指了指千年不灭的油灯,又指了墙上那洞。“有机关的,今儿因是带你下来,我关了机关。”

        洞里可能设有暗器机关,他们学会布阵的人都知道如何设机关,五行八卦也是学得透透的。

        素妍放下心来。

        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总能成功地在文忠府下面挖地道,原是在自己家里挖过地道、建过秘室的。

        夫妻二人说了一阵话,方才离了秘室。

        将一切复原,宇文琰道:“把青霞的嫁妆单子给我瞧瞧,紫霞郡主的也给我瞧瞧。”

        素妍低声道:“就算青霞做得不对,也不能太刻薄了她。她认我们也好,不认我们也罢,就照着紫霞郡主的例给她置备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亲自过问她陪奁和陪嫁田庄、店铺的事。”

        素妍面露几分不悦,“我们是夫妻。”

        他微微一笑,“七成的田庄、店铺选在卫州,三成的放在皇城。原是想在我们名下的店铺里挑好的给她,我看将新买的五家给她好了,至于田庄么,倒有现成的,给她在皇城置上三座田庄约一千亩就够了。”

        新买的店铺,生意如何,是亏是盈便是未知数,远不及老店子来得扎实。

        素妍不知道青霞郡主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她在沈氏和李碧菱、青嬷嬷面前耍心眼,不真是找死。

        沈氏贤惠,却并不是傻子。

        就算青霞郡主做得再隐秘,只要被沈氏怀疑上了,就是一件很棘手的事。

        素妍道:“青霞郡主不是拿着两把静堂小库房的钥匙,你怎么进去的。”

        “小安子可有一个绝技,拿着钗子就能打开钥匙。”

        素妍啊了一声,瞧不出来,小安子这个小太监竟有绝技。

        宇文琰道:“明日,我重新买上几把钥匙,珍宝库、大库房、杂库房都得换,否则心里不安。先换了再说,等过几日我寻了内务府的打锁匠人重新打造几把好的。”

        他这是拿青霞郡主当贼防了。

        素妍问:“不需要再核查珍宝库、大库房的账物么?”

        “核,当然要核!但不是现在。等青霞郡主出阁之后,我再慢慢的核!”

        素妍轻声道:“听青嬷嬷说,青霞郡主想要珍宝库、大库房的管事婆子做陪房去威远候府。”

        宇文琰道:“你告诉她,我答应了。不过得等三月十九日才能让他们过去,这新的管事还没物色好人选。”

        好好的要这二位做陪房,只怕一早就买通了这二位,否则他们不可能事事听青霞摆布,还替青霞瞒着。

        虽晚三日,三日里也会发生太多不可预料的事。

        夜里,宇文琰破天荒地没有与素妍痴缠,只是拥着她一觉到天亮。

        翌日一早,沈氏与李碧菱见嫁妆等已经安排妥当,便说要回江家,等到三月十三日时再过来帮忙。

        素妍将她们送出二门。

        沈氏临上马车时,欲言又止,终是制住。

        素妍道:“大嫂回家,不要跟娘提这边的事,免得让她心里添堵。我已经把青霞郡主的事儿都告诉王爷了,王爷说他心里有数。”

        沈氏轻叹一声,“男人打理内宅早晚是要出大事的。这家还得你来管才行,在家里时,我和婆母也是教过你的。王府虽大,只要下面的管事得力,是能打理好的。你把我和婆母给你挑的田庄管事、铺子管事唤回来,他们是能帮你一把的。”

        素妍见都是江家和自己身边的下人,“大嫂,等青霞郡主出了阁,我自会接手打理。这次的事让我明白,靠人不如靠己,我会用心打理内宅。”

        素妍说得很认真,不是随口说的。

        李碧菱道:“小姑姑保重。得空就回去瞧瞧祖母,她可挂念着你呢。”

        “大嫂走好。”

        沈氏上了马车,自王府大门离去。

        她刚转过身来,只见青霞郡主带着两名丫头款款而来,见到素妍,欠了欠身,甜甜地唤了声“嫂嫂”,伸长脖子看了看沈氏。

        素妍突然觉着,青霞郡主出阁的婚宴不应该由她娘家人来帮衬,早前她还想好好办,办得风风光光的,可是现下她改变主意。

        紫霞郡主紫霞不是要在青霞郡主出阁赶过来么?

        紫霞郡主打理卫州王府多年,这事应该由她来张罗。

        反正她现在名声在外,几乎所有人,包括虞氏在内都认为她是一个打理不好内宅的。

        “江家的人多事也多,大太太她们许在你出嫁婚宴时赶不过来了。”

        话落,青霞郡主立时露出几分紧张,而让她紧张的素妍后面的话。

        “许多事我也不懂。我和你哥准备让大姑姐早些过来,由她张罗你婚宴的事。”

        青霞郡主立马道:“我喜欢江家人来帮忙。”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7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