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698 哄妻乐

698 哄妻乐

        她一脸正色地倚在牙床上,“你今儿惹我不高兴,你得负责把我哄高兴了。”她眨了眨明亮的眸子,“早前你写的那几张东西还在我这儿呢,可是一早说好的,我不高兴,你得哄我高兴。我欢喜,你得陪我欢喜。”

        “娘子说得是。”宇文琰赔着笑脸,挖空心思地搜罗出几个笑话来。

        素妍静静地听着,没有半分的笑容。

        这些笑话,她原是一早就听人说过的。

        还有一些,原是她讲给江家人听的。

        看来他是听江家某人讲过,现在又讲给她听。

        宇文琰见她不悦,急道:“娘子,你就笑笑呗。”

        她瞪了一眼,依旧一脸寒霜,没有半分的喜色。“要是你被骗了几月,旁人几句认错的话,你就能当没发生过?若真是如此,当真是圣人了。”

        她被他骗得很惨,惨到给他怀了孩子。

        她翻了个白眼。

        老王妃骗了老王爷,这后果是,老王爷妻妾成群,老王妃从此失宠。

        宇文琰坐在床沿,“要不,我给你当马骑。”

        当她是三岁小孩?

        素妍未预理睬。

        “今晚我侍候你,把侍候得舒舒服服、飘飘欲仙……”

        “说的是你吧?”

        素妍闹得不懂,男人也太容易飘飘欲仙了,成亲这么久,她这种冲上云霄的感觉也只可数的几回。还没享受够夫妻生活,居然就怀上了。

        她对外面的白芷道:“我饿了,让人传晚膳吧。”对宇文琰冷冷地道,“我今儿午膳都没吃,你也不管不问,唉,在你眼里,我还不如孩子重要。”

        “你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他想要孩子,不知道多少女人愿意生,可他只想她生的孩子,感觉这才是真正属于他的。

        宇文琰哄了大半晌也没把素妍逗笑。

        青嬷嬷知道,素妍愿意说话,便是不气了。

        领着丫头们准备了一桌的吃食,侍立在侧,劝着素妍多吃了一些。

        青嬷嬷一早就猜到素妍不会狠心拿掉孩子,就算不是她期望的那样到来,可到底是素妍的骨血,以她对素妍的了解,静下来后会接受孩子的到来。

        素妍用过晚膳,折入书房练大字,站在书案前,时不时移动几步。

        宇文琰唤了大管家的女人和青嬷嬷偏厅,向她们请教女人孕期哪些得忌口,哪些不能吃。

        青嬷嬷道:“兔肉、鸭子、羊肉、母猪肉都不能吃的。”

        大管家的女人接过话道:“兔肉吃了要生兔唇;鸭子吃了孩子出生是个摇摆头;羊肉吃了听说是要患羊癫疯的;还有母猪肉,这是万万不能吃的,吃了要得母猪疯的……”

        白芷见素妍和宇文琰没闹,倒和往常一样,一颗心也落回肚子里。

        主子们吵架,连她们做下人的都似天坍了一般。

        素妍练了一个多时辰的大字,白芷备了香汤,服侍她洗了澡,又抹了雪膏。

        这一夜,宇文琰又再度赔了不是说了好话,素妍这才原谅了他。

        “以后,你再敢给我来这招,我定不饶你!”

        宇文琰连连应是。

        就这一回,吓得他半日都提心吊胆,虽然这事做得不地道,可他真的太想要孩子。

        宇文琰见她不生气,这才半哄半讨好地与她上了牙床,又说了几句甜言蜜语,但不是应付,是真心说出来的。

        素妍讷讷地看着他,从他的眼神里分辩真伪。

        不同于曹玉臻的表情,曹玉臻虽然说着醉的情话,可字字、句句都并非发自内心,更多的则只是应付了事,又更像是逢场作戏。

        “千一,我讨厌欺骗!”她愤愤地道,“只这一次,下次你再骗我,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你的。”

        “我保证,再不骗你了!真的不骗你。”

        她点了点头,偎依在他怀里,“就算你喜欢孩子,你也不用换我的药,你好好与我说。”

        可她,在新婚第二天就与他言明,说她最近两年不想要孩子,还说她一早就备了避孕的药丸。

        要他如何说?

        只怕说了,她也不会应的。

        他想与她一生一世,想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但无论理由多么好,骗了她是事实,他认错,也只在她的面前这样虔诚地认错。

        他不紧不松地拥着她,有她陪着,才不至孤寂冷清。

        他想:等到年底,就有孩子出生了,那时候,家里会更热闹。

        夜里,宇文琰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素妍为他生了一大堆的孩子,就像他小时候看见的小狗仔一样,偎依在大狗的身边,素妍的身边也偎依了好几个孩子,像狗儿一般在她身上啃食着。

        是素妍?

        又像是狗。

        这个古怪的梦立时就将他吓醒了。

        醒来时,他看着身侧睡得香甜的素妍,心里满满都是欢喜。

        三月初十清晨,青嬷嬷回了趟江家。与虞氏回禀了素妍有喜的事,虞氏说得照着规矩来,不到三月不能张扬出去,叮嘱青嬷嬷小心服侍。

        田嬷嬷听说青嬷嬷如今在王府掌管着大厨房和大杂库房的钥匙,很是羡慕,有两房的钥匙被被她拿着,依然是一个风光的女管家了。又与青嬷嬷提了做素妍陪房的儿子一家,言下之意要青嬷嬷帮忙提携。

        青嬷嬷笑着说了几句好话,多是有了机会就会帮忙之类。

        辰时二刻,大郡主紫霞领着三个儿女抵达皇城左肩王府,与她一起的还有三车东西:两车卫州土仪、菜蔬,一车摆件、衣物等。

        其实这些东西在皇城也能买到,紫霞说是自家陪嫁田庄上种出来的瓜果、菜蔬,说什么也要拿些到皇城给素妍和青霞尝尝。

        宇文琰以素妍身子不适为由,没让她出去,自己领了小厮、下人帮忙,将东西等物都搬到南薰院。

        素妍在小书房里绘花,绘的还是春天里的花,是扬州的琼花。一朵朵琼花,洁白如雪,仿佛瑶池仙境之花,圣洁得不沾纤尘。

        白芷服侍在侧,白莺与紫鹊到外面瞧了一阵,站在书房外与素妍禀报紫霞的事。

        “大郡主带了两车瓜果蔬菜、一车物件,都用大箱子装着,瓜果蔬菜用大竹筐子装着。”

        在紫鹊眼里,这些东西未免小家子气。

        就算江家,就有专门的果蔬庄子,上百亩的果园,又有上百亩的蔬菜,四季都有吃不完的新鲜蔬菜,一年都有享不完的瓜果。在她们看来,紫霞这么做,未免让人瞧了笑话。

        白莺甚少说话。

        紫鹊喋喋不休地道:“紫霞郡主母子的物件倒不少,搬了六只箱子进南薰院。听紫霞郡主的陪嫁丫头说,这次来皇城,是准备在皇城久住。大郡主,叶大小姐和两位少爷也都到了上家学的年纪,想到皇祠街的皇家族学里读书……”

        白芷见素妍不言语,一门心思都在绘画上,生怕冷了紫鹊,接过话道:“怕是不易吧。皇祠街皇家族学堂里,可都是皇家子孙,一眼望去,便是小姐们都是皇姓。”

        白莺也道,“听说镇国大长公主就想让杨家大郡主、二郡主去皇家族学堂,皇家自有规矩,后来也拒了。”

        素妍听到耳里,淡淡地道:“王爷怎么说?”

        紫鹊道:“奴婢是听大郡主身边的丫头说的,王爷许还不知晓呢。”

        一个小郡主就拿了珍宝库的东西做嫁妆,还神神秘秘地怕人知道,不让人瞧,直接让人归拢成箱笼,裹红纸,扎红绸。如今来了一个大郡主,还带着三个孩子,把母子几人的四季衣衫都带到皇城来。

        白莺道:“紫霞郡主与王爷说,她习惯住怜星院了。不喜欢南薰院的名字,王爷令小厮把南薰院和怜星院的牌子换了一下,傅承仪倒没说什么,只说不过是个院名而已,换就换了。

        大郡主说,南薰院好歹是姚妃入府时住过的,那院子匾额只怕再给傅承仪不好,建议王爷另取一个新院名,新做一个匾额挂上。王爷请王妃给傅承仪的院子取名,再劳王妃写几个大字。”

        大郡主才刚到,就对院名有了挑剔,不过是来做客的,待小郡主出了阁,也没道理继续住在王府。

        素妍皱了皱眉,心下颇感厌恶。

        但,是她让宇文琰写信请大郡主过来帮忙的,到了现下,她也不能说什么。

        素妍道:“你们几个帮忙想想院名,既要符合傅承仪的身份,又不能让她忘了本分。”

        白芷笑道:“奴婢们三个加起来也难抵王妃十之一二,王妃可别为难奴婢们。”

        紫鹊附和了白芷的话。

        白莺自然更不敢取院名。

        素妍想了一会儿,看着她眸光微转,白芷取了纸放下。她大笔一挥写下漂亮的行书“岁月静好,温和从容”。

        白芷凝了片刻,素妍道:“把这个给王爷吧,让他取其间的字做傅承仪院子的名字。”

        紫鹊道:“王妃的意思傅承仪也要在我们王府长住的么?”

        傅宜心是老王爷的贵妾,按理是该回卫州王府居住的,听说这几月一直都在服食汤药。素妍留心过,那不过是补养的方子。

        傅宜心不提回卫州的事,素妍也没提。

        素妍生辰时,傅宜心送的那幅画便表明她的态度,她不会与素妍抢夺什么,甚至认清了自己的身份。

        这次,大郡主喜欢“怜星院”的院名,傅宜心也大方的愿意把匾额摘下来给她。

        宇文琰看了素妍的字,取了“和容”二字,定名“和容院”。

        傅宜心听说这二字的由来,微愣之后,意味深长地道:“没想王妃竟知我所想,岁月静好,温和从容。”

        经历那一番风波后,她不盼大富大贵,甚至不奢望夫唱妇随,只求他日能育下一男半女,从此下半生有了依靠,也不至孤苦无依。傅宜心求的是岁月静好,现下的她倒真有些温和从容。

        下人们把大郡主母子住的怜星院重新拾掇了一遍,虽说一早就收拾妥贴的。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08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