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900 添丁(求粉红票)

900 添丁(求粉红票)

        PS:O(∩_∩)O谢谢:珠圆润玉圆润投出的2枚粉红票!(*^__^*)谢谢: ∽寒月、紫薇兰若投出的粉红票!。

        六福楼雅间里,崔珊令翠嬷嬷捧过一只盒子,“听说你滑胎小月,我也没好贸然探望,这是一根百年老山参,送给你补养身子。”

        素妍将盒子推了回去,“你独支门户甚是不易,瞧你近来又瘦了许多,留着自己吃。再则,我已满月了,身子比以前更好了。”

        又说了一阵话,两个人看天色不早,各自上轿离去。

        素妍坐在轿子里,微阖双眸,只听耳畔传一个男子的声音“慧娘!慧娘!”

        她心头一沉,挑起轿帘一角,却见自家客栈铺子拐角处韩绍正在追着一个头罩纱帷的女子,瞧那背影,不是慧娘还有谁?

        韩绍回皇城了?

        韩绍拽住慧娘的胳膊,慧娘想要推开,却终是不能,两人站在拐角处说着什么。

        素妍垂下轿帘,暗自琢磨开来。

        街口上,慧娘拼命推攘着,想推开韩绍的大手,“放开!快放开我!”

        韩绍握住未放,“答应我,听我把话说完。”

        慧娘又喝了声“放开”。

        他尝试着放开手,见她未跑,道:“我们寻个地方好好说话儿。”

        “如果你又说要送我服侍丫头的话,我看就免了!”

        韩绍勾唇一笑,精致的五官道不出的愉悦,“你身边总得有个使唤的。”

        隔着纱帷,慧娘怒火乱窜,她曾以为自己还依如从前地深爱着韩绍,可那样的见面,不是她猜想的,韩绍居然会出现在她打理的客栈里,还带了几个朋友,即便是多年未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背影,之后好几日,几乎天天来这里寻她。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就是想知道你住哪儿,生活得如何?还有……我们的那个孩子……”

        让他的丫头探出她的底!

        慧娘可听辛氏说了,青霞带陌生丫头回去,就是要用这些会武功的丫头探出王府里的秘密,借此来打击凌薇母子,“你什么意思,当我不知道吗?你已经变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韩绍!派丫头知晓我住哪儿,恐怕一早你就已经知道我住哪儿了?”

        这条街上大多数人都知道,客栈是左肩王府名下的产业,是左肩王妃的陪嫁店铺,左邻右舍知晓的事,韩绍怎么可能不知道。

        程慧娘经历了太多,早也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不晓轻重的小姑娘。

        韩绍尴尬一笑,是,他查出来了,原来她这大半年一直住在左肩王府。“苦儿……辛硕……是不是我的儿子?”

        早在他同意了韩太太的建议,要与青霞订亲,同意将她送到乡下庄子上无名无分地过活,他在她心里就死了。“他没有父亲。”

        她曾是那样的看重他,喜欢他,换来的便是这样的结局。

        韩绍苦涩一笑,“我知道你恨我!”

        “我现在能活得像个人样,全是王爷、王妃给的,你想借我的手伤害他们——休想!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你给我送使唤丫头,其实是想用这些丫头来对付凌敬妃母子。我程慧虽然是弱女子,可也懂得知恩图报,如果你打的是这种主意,我告诉你,你趁早死了这心!”

        慧娘语调坚决,没有半分柔软。

        当她生不如死地活着,是辛氏、凌薇给了她一份希望。

        当她抱着得过且过的想法,是素妍重新给了她一份面对生活的勇气。

        要她去对付凌敬妃和素妍,她做不到!

        人,是要讲良心的。

        左肩王府于他们母子有恩,她不能帮着韩绍去算计别人,否则这一生都会难安。

        韩绍被她的话弄糊涂了,“你……在说什么?”

        “别给我装了!”慧娘心下越发厌恶,“你当我不知道么,紫霞、青霞姐妹,想报复凌敬妃母子,所以青霞装成与你吵架的样子回府,其实她身边的两个丫头就是来对付凌敬妃母子的,只要被你们打听到一点凌敬妃母子的不是,你们就要借这事进行报复!让凌敬妃做不成左肩王府的侧妃,让王爷袭不成王爵……”

        虽然,真相远比慧娘说的要严重得多,可韩绍还是惊异于左肩王府防备着青霞身边两丫头的事。

        他们猜得没错,这两个丫头没怀好意。

        慧娘说的是算计,可韩家要的却是盯着左肩王府,进而一步步说服左肩王府为宇文琮所用,就算用不得,也不能让左肩王府坏了大事。

        慧娘以为被自己说中,厉声道:“没话可说了?”转身欲走,神色俱严,“韩绍,我告诉你,左肩王府是我和苦儿的家,休想利用我来对付凌敬妃母子。”

        韩绍站在另角处,左肩王府虽然猜错了,很显然已经有了防备。

        青霞这个蠢女人,怎的就打草惊蛇了,现在要再派人进入左肩王府只怕难处登天,要是强行安插人在慧娘身边,慧娘第一个不同意,只怕左肩王府也会生疑。

        慧娘的身边,还有他们的儿子。他还喜欢着慧娘,还记挂着他们的孩子,就算为了慧娘也不能强行把细作安排进左肩王府,倘若事发,慧娘还有何面目在左肩王府住下去。

        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另想法派人盯着左肩王府,不光是左肩王府,就是朝廷重臣府邸也得暗中留意。

        *

        素妍刚回府,江家的下人就到了,原是虞氏想念女儿了,派人来接她回娘家小住。

        素妍想带耀东回娘家,凌薇抱着孩子不舍,生怕一离开几日,耀东就不让她带了,暗想了一阵,笑道:“你回江家就行,这大热的天,万一孩子中了暑气就不好。再说耀东一直住在静堂,换了地方他会不习惯。”

        江家的下人还在二门上候着,凌薇抱着耀东不撒手,别说给素妍,就不许素妍带耀东回娘家,竟似有人跟她抢宝贝一般。

        素妍道:“我爹娘好些日子没见到耀东了,我住一晚,明儿一早就让人把他送回来。”

        嘴上如此说,任她带回来,谁知道回头送不送回来。

        凌薇摆了摆手,“赶明儿一早,耀东精神了,我亲自和奶娘送他去江家,让亲家母也见见耀东,你看可好?”

        素妍按捺住性子,这是她儿子,竟真成了凌薇的宝贝般,她要带自己的儿子回娘家,凌薇却不许了。

        白茱在二门上等了一阵,不见人来,又过来催,“江家老太太叮嘱过了,说是日头大了,不易出门,王妃还得早些动身才好。”

        素妍道:“婆母,明儿你可得把耀东带回江家。我娘要是见不着孩子,回头又该说我了。”

        凌薇搂得那个紧,好像有人要和她抢一样。“知道了!我既应了,自会明儿送他过去的。”

        素妍瞧这样子,指定是不会给自己了,只好自己回娘家。

        素妍与白茱离去,凌薇这才松了口气,嘴里嘟嘟囔囔地道:“你那姥姥还真是想一出是出,如今是什么月份,可热着呢,莫让你中了暑气。唉,明儿早上带你去江家拜见你姥姥,不带回去,你母亲又该生气了……”

        素妍独自坐轿回到江家。心里闷闷的,对于凌薇把耀东当宝贝一样的心疼,她心里有些不喜欢,却有些无可奈何。

        *

        江家,如意堂。

        昨儿各房就听说素妍要回来,除了阿九在坐月子,在家的太太、奶奶们一早就云集到如意堂了。

        素妍与虞氏、沈氏、何氏、杜迎秋见了礼。

        张双双、曹玉娥又还了礼。

        虞氏微皱着眉头,“自个儿回来了,怎没把辉世子带回来?”

        青嬷嬷忙道:“王妃去静堂接了,老敬妃说近来天热,怕染了暑气,说明儿一早就陪奶娘回来拜见老太太。”

        沈氏笑道:“小姑子也别往心里去,这当老人的都疼着自个儿孙儿、孙女呢。”

        可这也太疼了,她一过去,就抱着耀东不放,好似她要跟凌薇抢孩子一样。

        素妍就没见过这样的婆母,早前的叶氏总拿她当敌人,凌薇倒是友善了,可也太疼耀东了一些,整日抱在手里,也不嫌热得慌。

        虞氏道:“你府里有人打理,这次回来,就多住几日。你爹和你哥哥们也想你了!”她扭头看着沈氏,“端午节前,不是还收到了几封家书,孙儿媳妇,都把好事儿讲给你姑姑听听。”

        张双双满心欢喜,笑道:“六婶来信了,说是添了位小姐。”

        素妍眨着眼:“又生了一个?”忆起了柳飞飞,如今她与江书麟也算是儿女双全。

        虞氏指着素妍,“瞧瞧!当娘的人了,说话还是这么不中听。六太太是去年三月去的西北,如今都有一年多了,可不该再添个孩子了么。传字辈的孙女们,湘字打头,让你六哥取名,憋了三天,取了个湘湘的名字来,说是着实取不出的,就叫湘湘了。”

        儿孙满堂,人丁兴旺,虞氏最乐意瞧见的便是如此。

        曹玉娥又道:“二房的大姑子写信来,给罗家添了位公子,罗太太很是高兴,昨儿一大早就来报信儿。”

        何氏拍着手道:“可不难得的好事,瞧瞧她们,一个个都是儿女双全了。就是阿九这胎也得个儿子。”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小姑子,我要再生,这回指定该是儿子了吧?”

        虞氏冲他瞪了一眼,现在瞧江展颜、阿九都陆续生了儿子,又犯了想生儿子的老毛病。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10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