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和月圆 > 983 番外-曹玉臻成男姨娘

983 番外-曹玉臻成男姨娘

        (PS:鞠躬求粉红票!(*^__^*)谢谢根本解决、书虫墨墨、天使飞飞飞三位书友君投出的粉红票!谢谢书虫墨墨的评价票!)

        给江舜诚贺寿时,素妍又带了孩子们回娘家。她不爱打牌,只与四奶奶常氏在一边小声说话儿。

        四奶奶常氏正说岳氏与秦京的事,早前张昌兴看中了岳氏,因岳氏与唐家退了亲,结果岳氏却嫁了秦京为妻。

        原是几年前的往事,可素妍没有听人说过,反是此刻听常氏细细地讲起来。

        佑正三年,秦京因牵入宇文琮叛贼案被打入诏狱。

        岳氏因是秦京女眷,亦被贬为罪人,流放边城,不想出城那日,正赶上张昌兴在外面骑马归来,看着人群里那个似曾相识的女子,他微微停下了脚步。

        岳氏猛然抬头,辩出了张昌兴,大呼一声“张公子”一个踉跄便要扑上去,却被押解的女差给拦住,“张公子,妾是岳如是啊,妾是岳如是……”

        张昌兴微微凝眉,方才回过神,难怪瞧着面熟,竟是她!

        岳氏道:“张公子,你救救贱妾,贱妾已被秦京给休了,为奴为婢,做牛做马,贱妾都愿意!二百两银子,你就能买下贱妾!”

        这一直都是刑部的规矩,只要是犯罪女眷,除非是朝廷特别指明的要犯,都可以二百两银子为其赎身。

        曾经一度,他是那样的喜欢岳氏,非她不娶,可她却戏弄了他,害得他成为皇城的笑话。

        秦京成了罪臣,她也受夫君之累,成了戴罪之身的罪女,不,岳学士也是叛贼党羽。

        他们都是活该!

        然,张昌兴想策马离去,却经不住那声音的苦苦哀求。

        张昌兴拿了一百二十两银票出来,对押解的官差道:“岳氏……爷要了!”

        张昌兴并不好将岳氏带回张府,只将她安顿在乡下庄子里,过了一月突地忆起,骑马去看时,却瞧见了岳氏微突的肚子,他突然明白,为岳氏赎身时,秦京眼里的那一丝果决,是为了孩子才休弃岳氏。

        阿九很是好奇,“现在还养在庄子里么?张大\奶奶可不是个软弱的,我可听说昌兴屋里至今也没通房、小妾呢?”

        张大\奶奶李氏,是李碧菱的堂妹,素妍未曾见过,听曹玉娥她们说过,长得和李碧菱不相上下,也是个能干机敏的,颇得江素婷之心。

        常氏笑道:“可不是么?”她顿了一下,“表弟哪会为难岳氏,只冷声问‘几个月了?”岳氏答‘四个月。’表弟冷声道,‘我与太太说一声,调你去府中绣房做绣娘。’”

        那一刻,张昌兴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再一次被利用。岳氏并不是对他有心,而是想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免受奔波之苦。

        张昌兴娶了李氏后,夫妻情深,李氏的容貌、才德和能干远在岳氏之上,岳氏穿着奴仆的衣袍,李氏是高高在上的当家主母,谁美、谁丑,谁优谁劣,耀然于心。

        常氏道:“上回表弟入府,对传良说,最好的报复不是折磨对方,而是要对方后悔,自己过得幸福快乐便是最好的报复!”

        所以,现下的张昌兴夫妻情感深厚。

        只怕岳氏早已经后悔了,她错过了一个真心待她的男子,如今这男子已经娶了个比她更好的女子为妻,幸福地生活。

        素妍反复品味着张昌兴的话,最好的报复不是折磨对方,而是要对方后悔……

        胡香灵,她现在还好么?

        遥远的白塔口矿场,胡香灵正吃力地搬运着一块用来炼铜的矿石,弯着腰身,明明是二十多岁的妇人,看上去却似三十多岁的女人,她因是叛贼党之女而被发配此处。

        天兴元年,就在曹玉臻斥万两银子恢复了容颜后,他竟利用自己俊美的容貌引诱无知的少女,案子闹到了大理寺。

        大理寺彻查此案,竟意外发现了曹玉臻乃是宇文琮叛贼的女婿,没杀他,却将其发配白塔口矿场。

        看守矿场的矿场副尉是个贪恋颜色的猬琐男人,瞧中了曹玉臻的俊美,逼迫曹玉臻做了他的娈男,矿场里的其他人都趣味的称他一声“曹姨娘”。

        这对于曹玉臻是辱,是最大的耻辱!

        可为了生存下去,想法子活着,只得忍辱偷生,至少搭了矿场副尉,没再让他干粗重的活,还给了他一根鞭子,时不时去鞭笞那些不肯好好干活的人。

        胡香灵“哎哟”一声,怀里的石子跌落下来。

        曹玉臻几个快步奔了过来,冷冷地看着她。

        胡香灵冷声道:“要打我么?你最好打死我!当日我可劝过你,叫你不要染指官家小姐,你偏不听,竟被人抓了短儿,发到这儿来……”

        要不是曹玉臻为了报复她,说她虽是被一个男人碰过,他就要碰十个女人,还让她在旁瞧着,他是如何与别的女子云雨,做了坏事,就会被人发现,曹玉臻不过才碰了两位小姐,就已经败露,谁能想到呢,其中一个竟是青楼女子装扮的,一纸状纸就将他告了。

        另一位是真正的官家小姐,被家人逼得悬梁自尽,人没死成,却削发做了姑子。

        曹玉臻厉声道:“快把石子搬到车上,今儿上午,你搬不满两车矿石,休想有午饭吃!”

        狠!

        曾经的甜言蜜语早成过往!

        他恨她,恨她毁了曹家,恨她算计了崔珊,也让他所有谋划前功尽弃。

        她胡香灵何曾不恨曹玉臻,恨曹玉臻连累了他,那么多银子宁可被官府收没了去,也不曾肯给她,反累得她做了朝廷犯妇,要干这些男人干的活。

        支持着彼此活下来的,竟然是各自内心那深深的恨与不甘。

        胡香灵常与同样是犯妇的女人们挤在一处,讲着仿若梦境一场的前程往事:“哦哟,你们不知道,那时候先帝大公主府的家宴很热闹!有十八学士,知道什么是十八学士么?就是一株山茶花上开出了十八种颜色的花儿,可不稀罕么?”

        “还有当朝权贵江家的赏花宴,知道么?江家的安西郡主与我是发小呢,还曾与我是好友……”

        只是后来,是她算计了素妍,素妍一怒,她再不是素妍的朋友。

        她曾经还有崔珊那个朋友,可她算计了崔珊,想要谋得崔珊丰厚的嫁妆,谁能想到,一步错,步步错,就落到了今日的地步。

        犯妇们,各有大罪,有的是杀人,还有的受他人所累,罪名不一,却都在这里受苦,每当他们睡在矿场的山洞里,她们会说各自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偶尔也讲一些新鲜的事。

        “胡氏,你就吹吧!你若与先帝大公主的女儿是朋友,又与安西是朋友,你怎没求她们救你?我可听人说,江家最是情义之人,救过不少人呢?”

        对于胡香灵说的一切,这些女人就没一个信的。

        她们不信,甚至还会挖苦、讥讽几句。

        “可不就是,换作是我,一定巴结好安西郡主,人家可是个厉害角色,不仅是左肩王妃,哈哈……我听说与当今皇后是好姐妹呢……”

        女人们幻想着自己遇上了这样的人物,还不得像菩萨一样供着。

        胡香灵哑然。

        那时候的她,怎的那么傻,惹了素妍,又算计了崔珊。

        如果曾经的生活是天堂,现在用地狱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其他的女人是陪夫发配在此为苦役,可她没有丈夫,上回去矿旁的小河里洗澡,就被一个摸过来的矿场官差给强暴了,她还不敢让人知晓。自那以后,她再不敢独自一人出去,每次都邀上几个女人方敢一起去。

        曹玉臻正婉转在肥胖矿场副尉的身下,只听洞外传来一个女人恶狠狠地声音:“姓曹的是不是在里面?”

        有人答:“在里面,天一黑就进去了。”

        女人冷哼一声,这女人是矿场副尉的老婆,年轻时候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如今却已经老了,此刻双手叉腰地闯了进来,矿场副尉在曹玉臻屁股上摸了一把,“给老子滚出去!”

        曹玉臻裹了衣衫就往外跑,正巧撞在一个同样肥胖的女人身上,那女人微眯着双眼,叩住曹玉臻的下巴,“臭男人……”然后一双狼样的眸光却停凝在曹玉臻身上,“果真长得比女人还美!真是个妖孽,跟老娘走!”

        矿场副尉追了出来,大唤:“娘子!娘子……”

        “姓安的,一大把年纪竟玩男人,老娘饶不了他!”

        这副尉姓安,不过是九品的小吏,但在矿场中却是极厉害的人物,手里底管着五百余名打石、搬石的人,还有百余名看守苦役的官差。

        就在曹玉臻小心翼翼,猜测这妇人会如何对付自己时,没想妇人竟令家里的丫头备了一桌酒菜招待他,而安副尉早就吓得没了踪影。

        待曹玉臻喝了个半醉,肥胖女人开始对曹玉臻动手动脚起来,最后将他剥了精光,曹玉臻想反抗,没想这女人却力大无穷,任他抵抗不得。浑身被她折腾得又疼又醉,他蓦地忆起,早知这般屈辱,昔日又何必要恢复容貌,就为了攀上权贵小姐,重新觅得富贵路,不曾想却是这般下场……

        肥胖女人鼾声如雷,就如同他呆在安副尉身边一般。

        他蹑手蹑脚地起了床,看着窗外,这是一座小镇,既然离开了白塔口,那他就设法逃走!此念一闪,他整好衣衫,强撑着似要散架般的身子骨,消失夜色之中。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371/58811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