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二章 搭救

第二章 搭救

        回去的路倒好走,不多时,景天便再次出现在村口,也一眼看见了驼背老头家的房子。大步走了去。

        那条大灰白的大狗又窜了出来朝景天狂吠。景天倒也不惧它,隔着篱笆大声喊道:“老人家!老人家!”唤了好一阵,那眼熟的驼背老头却从后面扛着锄头走了回来。

        驼背老头见是才走不久的那个讨水人,心想他怎么又回来呢。快步回到家里,突然见毛驴上多驮了一个小孩子。

        “年轻人还有什么事?”

        徐景天忙向驼背老头作揖打拱:“这驴背上的小姑娘请问老人家可认识?”

        驼背老头扳着小姑娘的脸看了半晌方摇头道:“不大熟悉,不像是这村里的人。”又见这小子状况不大好,忙道:“嗳,这小家伙莫非是病了吧。”

        “病得一点也不轻。原来老人家也不认得。说不定和我一样是个赶路人,只是她年纪小小的,又独身一人不知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对了,这里晚生也不熟悉,想在老人家这里打扰一晚。明天再往镇上去。”

        驼背老头孤身一人守着家,又一穷二白,倒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便答应下来:“多余的床没有,烂草席倒还有一领,只要年轻人不嫌弃。”

        徐景天又连忙道谢。便将驴背上的小姑娘给抱进了屋里,老头赶着铺了草席放在堂屋正中。

        景天蹲下身子来,仔细察看小姑娘的病情。又给细细诊了脉,情况不是很理想。

        驼背老头站在身后见此番情形,心想这年轻人莫非还懂岐黄之术?看他这架势倒像是那么回事。等到景天诊断完,他问了句:“能不能治?”

        景天道:“只好尽我所学本事,能不能渡过这个难关也全靠她的造化了。”

        又取了褡裢来,取了个黑色的小瓷瓶,里面装着他配的丸药。又托了老头帮忙烧水。幸而身边还备有丸药,不然还得出去现采药,又不一定配得齐全。

        两个大男人忙碌了一阵,总算是给小姑娘灌了药,喂了些水。好在都吞下去了,只是依旧昏迷不醒。

        趁此景天洗了个热水脸,又给小姑娘擦了脸,洗了手脚。

        老头一看:“我还当是个混小子,这模样倒像是个小丫头。”

        “是个小姑娘。可怜年纪小小的独自在野外,或许她家人正焦急找她呢。”景天朝小姑娘看了一眼,心想她快些醒过来就好了,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他也好再询问。

        老头家没有什么可吃的,景天吃着自己的干馍,老头倒熬了半锅清可见底的麦粒掺了粟米的清粥,又拿了一碟黑乎乎的不能辨其何种菜类的腌菜。

        景天喝了水,夹了一下腌菜,酸涩又带些苦味,看来是盐加得不够给做坏了。

        “年轻人怎么不喝粥,家里只拿得出这个了,莫嫌弃。”

        景天倒也实诚的说道:“老人家好意晚生自是心领了,我吃这馍也能勉强应付过去了。这粥还是留给小丫头吧。也不知她什么时候醒来,想来也许久没吃什么东西了。”

        老头听说便将粥给收拾好,准备小丫头醒时再热一下。

        闲下来时,景天与老头聊天,才知道本家姓陈,这是陈家村,整个村子十来户人家大多数姓陈。景天受陈老头款待,便也恭敬的称一声:“陈阿爹!”

        陈老头忙说不敢受。

        渐渐的太阳要落山了,一院子的余晖满地。睡在席上的小姑娘照旧没什么反应。景天不知她还要睡多久,甚至又想,要是明日还不见起色他又该如何,是将这个小丫头托付给陈阿爹让他帮忙照料,等待小丫头的亲人来接她吗?只是陈阿爹的家境只怕一时养不起这个外人,再有小丫头身上的病只怕一两日也难痊愈。既然出手救了她,下一步路该如何走,总得好好的考量考量。

        陈阿爹夜里是不点灯的,往常的习惯是天黑就睡觉。不过今天却不相同了,家里没有灯油,便说要出门去借。

        景天阻拦道:“既然不便,那么也不劳烦阿爹,将就一晚就过去了。”

        陈阿爹道:“我们倒没什么,只是那丫头若是醒了,这黑灯瞎火的也不方便,再说你还得给她医病,没个照亮的东西不成。我去去就来,你帮忙看着家。”

        景天依旧守在小姑娘的身旁,探了下她的额头,似乎没那么烫了,看样子情况得到了控制。说不定到了半夜她就能醒,到时候就能问她话。

        入夜以后,天色渐渐深沉下来。偏僻的小村落除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声,时不时夹杂着几声婴儿的啼哭,一切都显得静悄悄的。

        桌上虽然有一盏油灯,可一灯如豆,这屋子还是显得黑洞洞的,一点也光亮不起来。赶了大半天的路徐景天也极累极乏,再加上白天出了一身的汗,身上依旧黏糊糊的,不能痛快的洗个澡。他一手托着腮帮子几乎有些撑不住,一下一下的打着盹儿。

        陈阿爹已经自个儿去睡了,再三吩咐了景天有什么情况只管叫他。

        过了半晌,景天迷迷糊糊地从梦中惊醒过来。又忙去看了一回草席上的情况,呼吸平稳,脉象虽然还是有些弱,但也渐渐的清晰了。

        席上的小姑娘隐隐的感觉身旁有人,想要叫却似乎叫不出来。胸口沉闷得像是压了块大石头般难受。

        景天听见小姑娘呓语,以为她梦魇了,赶着稍稍用力推了她一下。小丫头这才缓缓的转醒过来,睁开眼来一看,不远的上方有一张模糊却很陌生的脸。小丫头显然还没弄清楚眼前的情况,眼中有些惊恐的看着景天。

        “总算是醒过来了,现在觉得如何?”

        小丫头却紧咬着嘴唇,一副防备的样子,看来是不准备回答景天。

        景天没法,心想她必定饿了,便叫醒了陈阿爹。不多时陈阿爹给热了清粥来,景天端给了小姑娘,那丫头见是吃的,像是没命一般的夺了过去,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甚至来不及细细的嚼里面的麦粒。

        见她这副馋样倒逗乐了景天:“当心点喝,没人和你呛,你这样狼吞虎咽,当心不好克化。”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