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十二章 暂住

第十二章 暂住

        昨晚狗蛋出去没多久就打听清楚了,村里泥瓦匠林家遭了祸事,据说在做饭时不小心点着了旁边堆砌的柴草,将家里的一连三间茅草屋烧得一点不剩。

        两个大人,两个小孩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一个年仅三岁的小姑娘最严重,如今已是危在旦夕,只怕已救不活了。村里除了两个经验老道的接生婆,还有一个道婆,神神叨叨的,略识几种草药而已。平时村里人有什么小毛小病去求她的也不少,通常是给别人做场法事,化点神水而已。也没见治好过什么大病。

        后来打听到来了这么个从太医院出来的外地人,立马一早就让人来请了。

        茵陈起床后找不到景天,有些小小的失落。狗蛋递给了茵陈一只烤得香喷喷的山芋。茵陈虽然饿,但看不见景天,似乎食欲并不强烈。

        “阿婆说给你的,不吃吗?这个可好吃了。”狗蛋自己也想吃呀,早就流了一地的口水。

        茵陈慢腾腾的接了过去,说了句谢谢。狗蛋见她拿了,也就跑开了,并不和她说多余的话。

        茵陈坐在门槛边,慢慢的剥皮,自顾的吃了起来,确实很香,又糯。吃了几口,突然想到这么好的东西应该给徐大爷留一份才是。哪里有自己独享的道理。于是剩下的大半,找了块南瓜叶子包了起来。

        睡了一晚,又吃了药,身上的感觉倒是轻松了不少。只是埋怨怎么徐大爷一大早就出去,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这里还要赶路呢。早些时候能到高跃就好了,再也不用这么的辛苦奔波,饱一顿饥一顿的。

        徐景天这一去就是大半上午,当他回到梁家时,已经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却见茵陈正帮梁老婆子做事,倒有些欣慰,心想毕竟是女孩子,当真要懂事许多。

        梁老汉虽然腿伤未好,不能下地去干活,却也不愿意闲着,正忙着修补家里的那些破烂的箩筐,有劈了许多新篾,准备做个篱笆,在院子里开垦出一片小菜地来。

        “大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景天有些歉意,含笑着和梁老汉说:“只怕还要打扰大大爷两日,林家那边的事还得再观察,一时半会儿……”

        梁老汉倒不介意:“这没什么,多两口人吃饭也不是什么难事,再说我的腿还是你给治的,还没给诊金,药钱,就当是两相抵过了。你也别太在意,安心住着吧。”

        景天心想趁机让茵陈休养一下也好,倒不急这一时,再说家里人还不知道他这里回去。

        景天道了谢,又见茵陈不过才一日便和梁老婆子处熟了,他也没多余的担心。

        梁老汉不免为林家的事惋惜,又说:“说来我们这两间瓦房还是他们帮忙给修的,也才七八年的样子。当初说来给儿子娶媳妇用,哪知成亲后还没住到一年又去了镇上忙着做小买卖。罢了,我倒也不强要求他们跟在身边,我们俩老也还不算极老,还能下地。日子也勉强过得去。”

        景天听到这里有些汗颜:“家里我最小,上面两个姐姐,可二姐死得早,还有一位兄长长我两岁我最小。也从小宝贝似的疼着,这里为了前程不得不背井离乡这些年,还以为能衣锦还乡接他们一块儿上京享福去,没想到头来竟是一场空梦。”

        茵陈在旁边听了这些话,自然也不是太懂。不过她倒觉得梁家这边人都还不错。

        这里景天歇没多久,那林家又来人请他过去。景天叫过来茵陈,嘱咐她:“你在这里乖乖听话,别乱跑,我吩咐了大娘给你熬药,你也好好的喝。更要好好的吃东西,可知道不知道?”

        茵陈重重的点点头,仰着小脸说:“大爷放心,茵陈绝对不会给大爷添麻烦。”

        景天拍了拍茵陈稚弱的肩膀,这就随林家人去了。

        梁老婆子不大清楚这一大一小是什么关系,那年轻大夫说这丫头是他半路上捡的,但见大夫对这小丫头十分关切在意,竟有些像是亲人间的关怀。

        茵陈见梁老婆子忙着收拾院子,看样子像是要挖土开垦种什么东西。她赶着要去帮忙。

        梁婆子笑道:“你身上的病还没好,乖乖坐着吧。这些活是需要力气的,你太小,也干不了。”

        茵陈却道:“我帮您将这些树叶清理干净,还有瓦片碎石什么的,也都捡出去。你要挖也便宜许多。”

        梁婆子心想当真是个可人儿,再看看自家孙子狗蛋,此时不知到什么地方顽劣去了。

        茵陈自个儿找来了长扫帚,先将这些散落在地上的树叶扫到了一起,然后又去找撮箕来装。

        茵陈后来以“梁婆婆”呼之。又笑问:“婆婆打算这里种什么呢?”

        梁老婆子道:“不过是葱姜蒜、萝卜、菠菜、青菜什么的。只是这天气季节也还不对,得等到收了麦子以后才能种。”

        茵陈笑嘻嘻的说道:“我记得我家的屋后也有这么一块小小的菜地来着,什么韭菜、苤蓝、豆角之类的。还有不少的像是马齿苋、鹅肠草、酢浆草之类的野草。”茵陈原本是笑嘻嘻的说着,后来就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心想要是爹爹和弟弟都还在,娘也在的话,一家四口必定其乐融融,思及此处,鼻子不免一酸,差点落下泪来,可是又想不能在外人面前丢脸,只好又强忍了回去。

        偏偏此时梁老婆子又问她:“这京城里出来的大夫到底是你什么人?”

        茵陈答道:“是好心的大爷,救了我的性命。所以我要跟着他,做牛做马的一辈子也愿意。”

        梁老婆子听到这里才知道当真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便要取笑她:“小丫头一个,说什么一辈子,你长大了难道不嫁人?你爹娘不寻你不成?”

        茵陈耷拉着脑袋说:“爹爹没了,弟弟也没了。娘在我弟弟出生不久就死了。”

        梁老婆子听她的语气已经变了腔调,倒有些怜惜,慈爱的摸摸她的头发,温和的说道:“你是个聪慧懂事的小丫头,以后一定有好日子过的。也不用愁。”

        以后谁说的清呢?徐大爷待她好,又救过她的命,茵陈便把他当做在这世上唯一的依靠了。以后的日子过得是好是坏,茵陈想,她都没有半句怨言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