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十六章 故乡

第十六章 故乡

        徐景天带着年幼的谢茵陈继续一路往南,距离故土高跃也越来越近了。

        这一路上劳苦奔波,本就是件不容易的事,一个单身汉子,再带个幼弱的小姑娘。加上酷暑难耐,茵陈的身子终究不牢靠,三五天便一场病,虽然病得不是很严重,但也足以让人操持。

        幸而景天自己就是个大夫,沿路寻药采药,自己配了各式方子、丸药,虽然没功夫慢慢调养,但也不至于让茵陈的病情加重,几贴药下去,就见了效。

        两人一路行了将近四十来日,从北到南倒也见识了不少风土人情,也经历了一番事物。好不容易回到高跃时,已经是八月十一,眼见着中秋就在跟前。

        俗话说,近乡情怯。走在熟悉的镇子上,景天心里更增添了几分感慨。这就是高跃,他长了十几年的地方。以为自己能风光的回来,没想到已是落魄的境地。要是偶然遇见了什么熟人,似乎有些不敢上前攀谈了。他微微的垂了头,只顾着脚下的路。

        茵陈听得说高跃到了,早已按捺不住,自己揭了帘子两眼不住的往两旁望去。这里似乎还算繁荣,处处能见人头攒动,心想正好遇上的赶集的日子。街道也甚是宽阔,那南北交通,还有延生至里面的小街小巷,比起他们经过的什么白沙、乐阳、安康等地都大了许多。心想这是个县城么?

        路是极熟的,景天也不骑骡子了,下来拉着缰绳慢慢走着。心想马上就要见到家人了,到时还不知是番怎样的情形。爹爹他还好吗?大姐就嫁到同村,应该能时常照料到家里,想来一切都是妥当的。再说家里还有他兄长,虽然离家的时候兄长才娶妻,如今想来也该有侄儿侄女了吧,也不知如何呢。这里突然回去,定会让他们惊奇不已。只是他现在身上功名俱无,这样灰溜溜的,定给他们丢脸了。

        景天的心情更加复杂起来,自己也不能言喻。再看看车上这个一路相随的小丫头,如何向家里人解释他也早就想好了。脚下的步子快了些,心想早早的到家就好了。

        村口的那棵四人合抱的大槐树风姿依旧,一树翠绿的叶子沙沙作响。从大槐树经过,往右便是条宽阔的黄泥路。两旁都是稻田,这边似乎没有京城的那些近郊地区干旱得厉害。田里的开口并不大,这个期间已经不需要水。稻子也渐渐的要黄了。风吹过,掀起一阵阵的稻浪。过了石桥便是一座大水车,此时正安静的伫立在那里,并不需要车水。河沟里的水貌似比往些年浅了不少。野生的几株荷花倒还绽放着几朵或白或粉的花盏。

        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了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景天住了脚,亲切的唤了一句:“花二伯伯!”

        花二伯瞧了景天好一阵子,这才恍然大悟的念着:“原来是徐家的公子,倒好些年没见,长得更高更壮,也不大认识了。”

        景天微微一笑:“是呀,离开家里已经四五年了。”

        花二伯点点头,他还要急着去街上买东西,也没功夫和景天闲聊。不过是打个照面,寒暄了几句便就道别。

        茵陈也早就跳下了车,再也不想在车上乖乖坐着了。这是未来要生活的地方,她得好好看看才是,至少这些路也该熟悉起来。

        这是她头一回到高跃,见着了徐大爷从小生活过的村子。要说起景致来,和自己的家乡仿佛差点不算大。不过却是四面环山,高低起伏。那山上的树木看上去倒还葱茏,倒比自己的家乡看着要惬意一些。不像那边竟是些裸露的黄土,树子看着也不好。

        爬过了一座小山丘。那半山至脚下都零星的散落着住户。茵陈便猜想哪一户是徐大爷的家。正在出神之际,景天回头来催促着:“走快些,马上就要到了。”

        路变得不好起来。骡子套着车厢似乎有些不大好经过。

        走过一片青杠林,又往西走了一段。赫然看见了翠竹掩映下的几间房屋,看上去有些低矮。茵陈心想原来徐大爷家也不富裕,也是很普普通通的人家。景天的步子变得从容起来,将缰绳递给了茵陈。自个儿大步的往那房屋跑去。看样子这就是他念了大半个月的家了吧。

        徐景天急切的想要见到家人,忍不住唤了一句:“爹,我回来了!”

        半晌没见回答,待转到屋子的正前面。眼前的景象倒足足的让景天吃了一惊。已经破烂掉的栅栏歪歪斜斜的挡在路中央。只见房门紧闭,院子里杂草丛生,一点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竟是一副荒废颓败的景象。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兄长带着爹爹已经搬了家,不住这里呢?

        除了小茵陈站在不远的地方,左右没有一个人,心想这该向谁问话去。大姐家还在村子的那头也要走一段路。

        小茵陈被眼前的情景也吓了一跳,看了半晌也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再去瞧徐大爷的脸色,竟是一脸的迷惘无奈。

        景天扭头对小茵陈道:“你在这里等等,我找人问话去。”

        茵陈乖乖的点头答应着。骡子已经开始低头吃着院子里的杂草,茵陈也不管它,只是看看这几间破败的屋子,心想比二叔家还要糟糕。是不是徐大爷许久没回家走错了路?要不就是他家里人都搬走了。看样子像是许久没住人的样子。

        正在茵陈惊讶的时候,景天已经回来了,脸上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几分。

        他到车厢里将行李都拿了出来,茵陈赶紧去找自己的小包袱。景天自个儿背上了褡裢。将车厢暂时放在院中,只牵着骡子一声不吭的便往别的方向走。

        茵陈笑说了句:“看来果然是搬家了。”

        景天一点反映也没有,牵着骡子在前面走着路,茵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乖乖的跟了上去。

        景天显得有些心灰意冷,身上的疲倦感在此刻更加增添了好几分。这今后该怎么办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