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三十一章 春雨

第三十一章 春雨

        周氏的病需要长期调理,景天初步拟出的计划就是汤药加施针,配合着治疗一个月再看情况。

        因为此事,景天便隔日就到陆家与周氏针灸。时常也将茵陈带在身边,一来二去,两相也渐渐熟悉起来。

        “我听人说徐大夫以前可是供奉过内廷的太医,果真医术不同凡响。我本来命薄,没想到竟还能享受到与后妃同等的治疗。徐大夫以前给宫里的那些妃子王子们看病,什么情况都见过了,我这点小症状,只怕在徐大夫眼里什么都不是了。”

        景天微微一笑,一脸的谦虚:“夫人过奖了。其实在下哪里有那本事能进到内廷与宫妃看病呢。只不过是太医院里掌管药材典籍,一个最不起眼的末流医生而已。”心里却想,若真能出入宫廷的话,说不定他现在也还没脱罪,或是杀头,或是下狱,也未可知。

        周氏一辈子出入的地方都不大,自然也不清楚太医院有些什么规矩。只当是入了太医院,便是给皇帝及后妃等看病的了。听得景天如此说方知晓了一点。

        虽然景天与周氏在治疗的时候偶有交谈,但他从未问过一句关于陆家的事,也很少主动说话。大都是有问有答,也不敢正面看周氏。

        周氏听见陆英正在窗下和茵陈说话,便和景天说:“你家女儿倒也懂事可爱,没想到年纪不大,却也能帮你些忙了。看样子比我们家英哥儿还老成。对了,我在这乌家庄也没什么可以说话解闷的人,不如请了你家太太过来串串门。”

        景天脸上一热,颇有些尴尬,连忙解释道:“在下尚未授室。茵陈她也不是我女儿,夫人弄错了。”

        周氏倒觉得有些意外,淡淡一笑,便没多问。

        陆英站在檐下和茵陈说些孩子家的散话,问茵陈多大年纪,又问她在家做些什么。

        茵陈倒是问一句答一句,多余的话一句也没有。

        陆英又说:“我天天在家先生教导着念书,也不大出门。这乌家庄哪些地方有趣呀?”

        茵陈道:“不知你说的有趣是指什么。上山采药打柴,下河摸鱼虾,对我来说都是有趣的事。可这些在你陆少爷的眼里什么都不算。”

        陆英听茵陈这样说,倒觉得当真有趣得紧,也早就想出去玩会儿。成天在家呆着看书毕竟也闷了,暗想他又和别人不熟,要不然撺掇了茵陈哪天带他出去游荡一天。

        景天施针完出来的时候陆英还和茵陈在叽叽咕咕的说着话,景天叫了声:“茵陈,我们该回去了。”

        茵陈听说,便立马撇下了陆英仰面一笑:“今天的治疗倒结束得早。”

        “走吧。”

        茵陈欢欢喜喜的跟在后面,回头和陆英甜甜一笑,算是和他道别。

        出了陆家的院子,两人行走在田埂路上。因为前几日接连下了不少的雨,这泥土又软又粘。走了没几步,鞋子、裤管都沾上了不少的泥点子。茵陈只好将裤腿挽了起来,将鞋子脱下提在手上。光着脚丫走着。

        景天回头看见了这一幕,皱眉道:“都快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还是这样的淘气,像个小子一样。快把鞋子穿上。”

        茵陈却执拗道:“这样走路感觉方便些。”

        “这田埂上有不少的碎石,要是扎了脚你又要喊疼。我可不管你。”

        茵陈笑嘻嘻的说道:“不怕的,再说大爷最心疼我了,怎么可能不管我呢。大爷不用拿这个来吓唬我。”

        景天见她有些有恃无恐起来,摇摇头心想这孩子怎么越大越难管教呢。

        还没到家,天空突然又下起雨来。这个季节最是多雨又潮湿。偏偏两人出门时都没带伞,好在离家不是特别远。景天便和茵陈说:“我们一路跑回去吧。”

        “好呀!”茵陈便加快了步子一直跟在景天后面。直到她踩到了滑腻的地方,一个不稳,便跌了一跤。膝盖重重的跪了在地上,磕得生疼。

        景天听见了声音忙回头去看,只见茵陈已经自己爬起来了,不过见她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又见膝盖处都是泥污,心想定是摔狠了。便走到跟前,身子一蹲说道:“来吧,到我背上来。”

        茵陈却说:“不用了,我衣服这么脏,不是腌臜了大爷么?”

        “你都走不了路了,还这么倔强做什么。反正都是你洗衣服。”眼见着雨大了,再淋下去的话,只怕两人都要着凉。

        茵陈迟疑了下,便向那宽阔的背脊靠去。景天将诊箱递给了茵陈提着,双手一拢,就紧紧的将她护在背上。

        茵陈将整个脑袋往景天的肩膀靠去,虽然淋着濛濛的细雨,打在脸上有些湿冷。不过此刻心里却暖洋洋的,想起这三年来徐大爷一直温暖的呵护,使得她再不会觉得孤独无依。虽然父母没了,弟弟也没了。不过能遇着徐大爷,就是她今生最大的幸运。

        等到了家,景天将她放下后,便让茵陈将裤腿挽高,露出膝盖来他要看看伤得重不重。茵陈依言,忙露出了膝盖。景天见一处已经青紫了,一处却擦破了皮,正往外渗着血。微蹙了眉头:“我叫你当心点儿,你偏不听。要上药吗?”

        茵陈摇头道:“不过是小伤,不要紧的。大爷不必放在心上。”

        景天想当真也算不得什么大伤,过几日就好了。便要去换淋湿的衣服,不再管她。

        茵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赶紧将脏的衣裳换下,又找了块赶紧的布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渍。低头一看满脚的泥,想到大爷也淋了雨,能洗个热水脸就好了。想着就去烧水。走出门来,却见景天站在檐下,望着雨幕出神。

        “大爷想什么呢?”

        景天道:“这雨也不知要下到何时。等到停了还得去大姐家一趟。”

        茵陈倒淡然一笑:“大爷不用愁,说不定一会儿就停了。我去烧水。”

        “我来帮你吧。”

        “好呀,正好也该做饭了。大爷想吃什么?”

        “家里有什么就煮什么吧。”便想到周氏要留他俩用饭来着,景天给推辞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