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三十七章 春嬉

第三十七章 春嬉

        好在茵陈吃下的毒芹不多,不然只怕是景天也无力回天。

        在家休息了两日,银花婶子也来瞧过。见她大好了,也没什么话。

        闷了两日,景天便让她出去走走,活动下筋骨。

        正好陆英又来找茵陈玩耍,手里拿着两只糊得五彩辉煌的风筝。

        “徐妹妹,我们一道放风筝去吧。”

        茵陈原本想解释自己不姓徐,景天却笑道:“去玩吧。”又和陆英道:“当心别摔了。”

        “哦。”茵陈听见他这样说,只得答应下来。

        陆英给了她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风筝,又笑问着她:“徐妹妹,这个好不好看?”

        茵陈点点头,两眼不住的瞧。心想村里的伙伴们虽然也放风筝,不过做得这样精致好看的却少之又少。

        “这是谁做的?”

        陆英笑道:“骨架是我家先生帮着扎的,图案却是我画的。”

        茵陈甚是惊讶,心想他年纪小小的,做出的东西竟这般好看。又去瞧他手上的那只燕子,当真也十分精致。

        两人拿着风筝便相约着去宽阔的地方去放。

        景天见茵陈欢欢喜喜的出去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将晾晒着的药材收拾收拾了,分门别类的装好,准备去街上一趟,将它们卖了换些钱。

        这个季节不管是桃花还是梨花、杏花都已经相继谢去了,不过野花却不少。还不算热,清风和煦,放风筝来说倒是个不错的天气。

        茵陈带着陆英往那附近的小山爬去,山上的风更好,也更宽阔。茵陈不大会放,陆英让她将风筝高高的举着,他握着籰子,往另一个方向奔去。茵陈松开了手中的风筝,那风筝便趁着风力,飘飘摇摇的升了起来。

        “你过来吧,我教你。”陆英向茵陈招招手。

        茵陈几步奔了过去,陆英将籰子给了茵陈,便耐心指导她根据风力的大小,方向,如何拉线,如何缠线,如何放线。

        茵陈倒很快就学会了。手上的这只五彩蝴蝶越飞越高,也越变越小。满脸洋溢着笑容,扭头又去瞧陆英的那只燕子,也慢慢的升起来了。

        陆英慢慢的将手中的籰子一头带尖的部分插入了土中,又找了几块石头来,重重的插住,不至于风将风筝给刮走了。

        固定好以后,便又瞧了会儿茵陈,只见她也慢慢的掌握了要领,放得平稳了起来。陆英索性坐在了草地上,不住的往茵陈身上看。只见她身着粗布立领绿衣衫子,系着二蓝色的粗布裥裙,随着她步伐走动,露出脚上一双青布鞋,白色袜子。衣物及为朴素,比他们家做丫鬟的还要简单,当真是个荆钗布裙的女儿。又见她一头乌压压的秀发梳了总角,下颏尖尖,肤色像是小麦般,不似那么白皙。不过眼眸却清亮如水,滴溜溜的转着,煞是好看。

        茵陈不见陆英说话便去看他,却见他正瞅着自己看。脸一红,忙别过了目光又说些散话:“你成天在家念书,怎么不进学堂里去念呀?”

        陆英说:“以前进的家塾,如今不在那个家住了,自然不去那里念书。娘又请了田先生来教我。生怕我落下什么。管得又严。”

        茵陈却道:“能够自在的念书有什么不好的。偏生我又是个女孩子,学堂里又不收女学生。不然我也央了大爷送我去念几天。”

        陆英听后便笑开了:“女孩子又不考功名,进什么学堂?”

        茵陈又说:“难不成念书只为考取功名?多识几个字,多读两篇书有什么不好的?”

        陆英倒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想到平日里母亲对他的期望来,便说:“其实我们家大哥在做官,三哥也在做官。四哥和五哥都在发奋读书,如今已经过了县试了。有他们给陆家门楣争光就够了,何必算上我。只是娘她一辈子没个什么依靠,自然希望我能有出息些。以后能宽慰她。”

        茵陈听得他说什么大哥三哥四哥什么的,便问:“你们家人口很多吧,兄弟姐妹几个?”

        陆英苦笑道:“可不是人多。爹他老人家一共七个儿子,其中二哥死得早,六弟才满三岁就死了,现在还有七个。我是老五。姐妹嘛一共四个。我娘却只养了我一个。”

        茵陈无法想象这么多兄弟姐妹在一起是个怎样的情形,她虽然也曾有弟弟,但那是过去的事了。从来就渴望骨肉亲情,只可惜这一辈子都没什么缘分。她也不向往什么大户人家的生活,小门小户,只要双亲健在,有个兄弟姐妹依傍,也不至于那么孤单。

        陆英见草地里夹杂着颜色各异的野花,便去采了不少来,找了根长长的牛筋草串成了一串,做成了花环的样式。随即便将这花环戴在了茵陈的头上,茵陈错愕不及,当时就呆怔住了。

        陆英拍手笑道:“哈,真好看。”

        茵陈只当是作弄他,便要将那花环取下来,哪知一个不留心,手中的籰子滑落了,那风筝也跟着像栽跟头一般的往下坠。

        急得茵陈忙大喊:“快帮帮我。”眼看着五彩斑斓的蝴蝶就要飞走了,陆英便连忙往那个方向跑去,先拾取了籰子,忙着收线,最后蝴蝶挂在了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拽也拽不下来。

        “怎么办,我看还是不要了吧。改天再糊一个就是。”

        茵陈本想说你个败家子,自己往风筝的方向跑去了。

        村里的孩子们见有只漂亮的风筝挂在了树梢上,就要想办法将它给弄下来。茵陈一面跑一面喊:“那是我的,你们别乱动。”

        后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瘫软在地,好不容易到了那棵大树下。双手利落的攀上了树干,配合脚的移动,往树上爬去。努力了好几次,总算是够着了风筝小心翼翼的将它取了下来。

        树下的那些孩童们见茵陈身手敏捷,无不称好的。又见那风筝着实漂亮,个个无不流露出艳羡的神情来。

        风筝是好好的取下来了,只可惜还是刮伤了好些地方。茵陈有些犯愁。

        陆英跑来说:“要不就别要了,回去做个一模一样的给你,好不好?”

        茵陈却很是爱惜说:“糊一下应该能好的,干嘛要丢掉。”

        陆英听说就由着她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