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三十八章 父子

第三十八章 父子

        陆英拿着燕子风筝回到家里,才进院门,便看见了黄成以及一顶青绸的四人小轿。

        陆英停住了脚,心想住在大宅子里的老爷来了么?是来接他们母子回去?还是来给母亲继续找委屈?

        黄成见了陆英,倒满脸堆笑,弯着身子道:“小五爷回来了,老爷来了,说要看看你。在后面的院子里,快去吧。”

        陆英却板着脸,很是不快,根本不理会这个陆老爷身边的随从,冷着脸要去找自己的先生。

        陆英心里不忿,对于那个爹,他是说不出的讨厌。心想要不是家里那些人争来斗去,老爹又不给母亲撑腰,他们哪里会到这个地方来。母亲天天愁眉不展,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更是没人来问过一句。

        书房里静悄悄的,先生不知上哪去呢。陆英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心想此刻老爹还在母亲房里吧,要是老爹又说了什么过分的话,惹得母亲哭怎么办,跟前连个宽慰的人都没有。陆英虽然、不想见他父亲,但也无可奈何,极不情愿的往后院而去。

        紫玉兰花早就谢了,树枝上已经长出了不少鲜嫩的叶子,又见丫鬟们都在廊下伺候着,见他来了,忙往屋里通报一声:“小爷回来了。”

        又忙着打了帘子请陆英进去。

        陆英抬脚便跨进了门槛。迎面就见正首坐着位蓄着短须,面容清癯,白白净净的一个中年男子。顾盼之间倒有几分威严的气势。只见他戴着玄色幞头,身上一袭湖绿闪缎暗纹团花的直裰。脚上蹬着一双皂色的方口鞋子,露出一段白色的绸袜。

        母亲周氏则在左边的一张圈椅上陪坐着,脸色平静,看不出是愁还是喜。陆英一凛,倒先说了句:“娘,我回来了。”

        周氏瞧了他一眼,正色道:“你爹爹来了,还不快请安行礼。”

        陆英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打了个长拱。

        陆老爷儿子不少,有出息的也多,这么个庶出的小儿子自然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只微微的点点头,颇冷淡的问了句:“跟着齐老先生读书,读到什么地方呢?”

        陆英道:“《左传》已经讲解完了。”

        “才讲完《左传》?你的两个哥哥像你这个年纪时都能做八股了。得了,我也不指望你能有你哥哥们出息,多读点书总归是好的。”

        听着父亲的话,又将他和哥哥来比较,陆英心里自然不快,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目光只看着自己的母亲。

        周氏微微的垂了头,一手只慢慢的揉着块素白的綾帕,眉间似有淡淡的哀愁。

        一时间,屋里三人都没话,陆老爷端起旁边的茶碗抿了口茶,不是他平常喝惯的味道,皱了眉,便没有再尝第二口就放下了。

        接着又道:“我听闻你身上不好,回去的时候我让罗大夫来给你瞧瞧病,如何?”

        周氏闻言忙答:“妾身没有大恙,虽然住在这村里,但也有靠谱的大夫。老爷不用费心。”

        陆老爷便道:“这样也好,你们母子住在这里凡事不得不费心,我成日里事多,也没功夫顾及到你们。若实在不方便,还是回去吧。一大家子也有个照应。”

        周氏听到这里便苦笑了一声:“老爷体恤,妾身倒受用不起。这里虽然偏僻了些,房屋简单了些,吃得也粗陋了些,但在我眼里看来都挺好的。我们母子被人嫌弃,那府里哪里还能再容得下我们。我这个身子不牢靠,一年到头也没几天硬朗的时候,不过是过一天算一天。别的也没什么好牵挂遗憾的,跟前只有这么个英哥儿,再怎么说也是老爷的亲儿子。身上流着陆家的血,若有一天我走了,还请老爷照拂英哥儿。”

        陆老爷蹙眉道:“好好的说这个干嘛。”不免有些心烦,又去看陆英,陆英似乎至始至终都没好好的唤他一声。罢了,这个儿子不和他亲近,他也不强求。由着他们母子过日子,走这么一趟倒弄得没情没绪。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两张银票递给了周氏:“这个你收着,凡事都要用钱,上下十几口人都是要吃饭的。”

        周氏看了一眼,也不去接。陆老爷便把银票放在桌上,便起身来准备回去了。

        周氏也跟着起身,陆英也站了起来。周氏一直将陆老爷送出了门,便对陆英道:“你去送送你爹。”

        陆英倒乖顺,不想让母亲生气,便去相送。

        陆老爷出了后院,黄成早已经等候多时。待陆老爷上了轿,陆英站在一旁目送轿子离去,心想愤愤然,到了乌家庄半年才想起他们母子,当初被逐出府的时候是怎样一副冷心肠,陆英可是一点都没忘。

        周氏伫立在檐下好一会儿,见起风了,吹着那一树树的叶子沙沙作响。丫鬟彩月拿了领披风来替周氏披上,又柔声劝道:“起风了,奶奶请屋里坐吧。仔细着了凉又头疼。”

        周氏只觉得有些孤独凄凉罢了,眼见着陆英又过来了。周氏将他叫到跟前,便问:“才你爹在这里,为什么你连称呼一声也不愿意呢?”

        陆英不屑道:“他还当是做父亲的,我们来了这里这么久,他可曾挂念过我们?听说娘身子不好也不把大夫叫上,还说回去去找。真若如此的话,娘的身子哪里受得了。我可不当他是爹爹。”

        周氏轻斥着:“别胡说,再怎么着他是你亲父亲。虽然嫌弃我,但你好歹也是陆家的人,你做儿子的怎么一点礼数也没有。回头又得说我没教养好你。”

        陆英便不说话了。

        周氏又问:“你今天上哪去玩呢?”

        陆英道:“和徐家的丫头一道去放风筝了。”

        “家里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也不见你和谁亲近,以前只会老老实实的读书,除了伺候的人,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他们徐家那小丫头我瞧着倒也还好。比你还稳重几分,不过玩归玩,千万别闹出上回那样的事来。”

        陆英点点头,又说要去看书,周氏便让他去了。

        这里彩月陪着周氏说话:“奶奶才出府不久,听说太太就给老爷又买了两个十五六岁的小妾。老爷喜欢得什么似的,转眼间就将奶奶撂在了脑后,过了这么久才记起。我们当下人的也替奶奶心酸。”

        周氏却依旧一脸的沉静,看不出半点忧伤,只冷冷的说道:“府里的那些事与我们不相干,管那些做什么。”

        彩月又道:“小的也是替奶奶不平。奶奶还有小爷呢,老爷也不将奶奶当回事。再说奶奶也是花朵般的容貌,难道哪里差了不成?”

        周氏哽咽道:“何苦又说这些话来气我,别说了。”

        彩月这才闭了嘴。

        周氏不免想起自己十五六岁的时候,刚进陆家的时也曾风光无限,这才十来年的时间,却什么都不剩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