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四十四章 胸怀

第四十四章 胸怀

        这里两人正忙着做晚饭,景天烧火,茵陈便将竹竿上晾晒着的衣服收了。又将三只鸡放了出来,撒了些粮食在院子里,让鸡们自己啄着吃,只守着它们不让进菜地里糟蹋菜。

        莲心端了个海碗出现在了篱笆外,向茵陈招了招手。

        茵陈走了去,莲心将海碗捧给了茵陈,含笑道:“我娘说送碗菜过来给你们吃。”

        茵陈淡淡的道了句谢,端了碗便往回走,多余的话也没一句。莲心见她这样,心想她必定是恼上午的时候她没替徐家说什么话,只是那些人说三道四的,她也是个小姑娘家,哪里插得上什么嘴呢。

        莲心想到此处,便高声说了句:“茵陈,我知道你今天受了委屈,别太往心里去了。没有的事由着别人怎么说也不能成为真的。”

        茵陈苦笑了一声:“是呀。”

        莲心也不多留便道:“那我回去了,明儿再来找你说话。”

        茵陈点点头。看着手里的这碗菜,这是涂家的一点心意,正好晚饭时不用再备其他菜了,热了也好让大爷吃过好早点休息。至于莲心,她心里是有些气愤的,按理说莲心在这之前可是给陆家做丫鬟,自然比其他人都清楚情况,当时闹得那么僵,为何她就不肯出来替自己和大爷说一句公道话呢,而是缩在了一旁,也和别人一样当是看笑话么?亏得她平日里真拿她当姐姐一般的看待。

        茵陈端着碗,埋着头往灶房走去,冷不丁却听见景天突然说道:“吃了饭,我们好好的聊聊吧。”

        茵陈抬头一看,景天什么时候站在屋檐下的,那么刚才莲心的那番话他必定是听见了。茵陈本来不想告诉景天再让他烦恼的,照这么看来是瞒不住了么?

        晚饭后,茵陈烧了一大锅热水。景天先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里时将李家结的工钱又仔仔细细的点了一遍。心下估算着农忙渐渐过去了,活计也少了起来。不如趁着现在草木茂盛,改天选个凉快点的天气,上山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药。

        等到茵陈忙活完,景天随手拿了本医书,到堂屋里的长凳上坐下了。

        茵陈见他要看书,便赶着上来将油灯又挑亮了些。刚才收进来的那几件衣服里,她记得有件景天的夏布衫子破了个洞,趁着没事正好缝补一下。

        一时屋里两人各忙各的,除了景天偶尔的翻书声,别的声音倒一点也不可闻。茵陈心里嘀咕着,这让她怎么开口呢。

        直到景天的目光从书上移开,看了看茵陈这才缓缓问道:“说说吧,今天你受了什么委屈,告诉我,我能帮上什么忙的,一定会帮你。”

        茵陈连忙摇头:“没有的事,大爷别乱猜。”

        “不肯告诉我么,是什么不好启齿的事吗?我一回来就见你有些魂不守舍的,明天正好我在家,要不我去问莲心。”

        茵陈这才抬头看了景天一眼,心想只好把一切都和盘托出吗?

        “大爷,倘或我真的受了什么委屈又有什么要紧的,只是他们那么说大爷,我心里有气,偏偏还不知道找谁理论去。这村里怎么竟住些闲得没事干的长舌妇呢?”

        景天慢条斯理的问道:“说我,说我什么?”

        茵陈道:“也不知他们是从哪里听来的,竟然敢传大爷和陆家夫人的事。里面还有些不堪的话,我也学不出口。大爷你听听,可气不气人。”

        景天望着那摇曳的灯火,脸上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我当是什么要紧的事,为了别人的几句闲话你就气成这样。可当真使不得。”

        茵陈有些疑惑,忙问:“难道大爷不气吗?”

        “有什么好气的,再说清者自清,我管得了别人说什么。你也别多想,别当回事。”

        茵陈有些不大明白,这些谣言可是事关大爷和陆家夫人的名誉,如何不能重视,听了那些人的话,焉得不叫人生气。可大爷这态度仿佛根本没放在心上,便有些诧异,缓缓说道:“我倒没有大爷这样宽阔的胸怀,难道由着那些人胡说不成?再说大爷名誉受损,我想着就难受。”

        景天笑出声来:“哪里有一个人的名誉凭别人几句闲话就受损的。你还是个小姑娘,有些道理还不大懂得。等你长成大姑娘了,自然会知晓的。我坐得端,行得正,怕什么。”

        “难道大爷就没听说过‘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么?”

        景天听了茵陈这一句,便拍手称赞:“了不得,真是有长进了。这八个字也学会了。”

        茵陈却脸一红,低头忙着缝衣裳:“难道我说的不是,大爷还拿这个来取笑我。”

        “我哪里取笑你呢,不是称赞你学得快嘛。你别多想,该怎么着就怎么着。那些闲言碎语也还影响不了我。再有这些谣言说不定过几天就散去了。”景天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倒一点也不担心,站起身来,拍拍茵陈的肩膀道:“这熬夜做针线实在伤眼睛,你要好好的爱护自个儿。”

        茵陈应了个是。

        景天别无他话,便转身往自己的卧房而去。

        夜里,茵陈翻来覆去的想了好一阵子。心想大爷的心胸实在宽广,要是自己摊上这等事,早就火冒三丈,要找那些胡说八道的当面对质。偏偏他这么潇洒,竟一点也不受影响。又想这乌家庄住的人多嘴杂,又有好些喜欢看热闹搬弄是非的人。要是哪天离了这里找处安安静静的地方过日子就好了。可转念又一想,徐大爷他自小是从这里长大的,这是他的家,还能去哪?再有她有什么要紧的,大爷在哪,她就跟到哪。

        隔日一早,景天起得倒晚。两人用过早饭打算逛集市去。还没出门,却见陆英慌慌张张的跑了来,焦急道:“徐大夫,快去看看我娘。”

        景天一凛,忙问:“又病了么?”

        陆英道:“早起的时候突然晕倒在院子里,可把人给吓坏了,赶紧去瞧瞧吧。”

        景天片刻也没迟疑,回房替了诊箱便随陆英而去。

        茵陈呆呆的站在那里,心想怎么突然出了这样的事。原本她还想趁此和陆家远着些,看来是远不了了。

        (求收藏)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