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四十七章 烦恼

第四十七章 烦恼

        徐氏坐了坐,又再三叮嘱了景天几句便回去了。

        景天想到水缸未满,还得接着挑水。走到灶房一看,却不见扁担和水桶,茵陈也不见。景天想,她上哪里去呢。莫非自个儿担水去呢?便往水井而去。

        走到半路上,却见毒辣的太阳下,茵陈瘦小的身影走了来。肩上一副担子,几乎将她单薄的身子给压成个弓形。那两头的水桶不住的晃,看似站也站不大稳。

        景天突然眼睛一热,心想她一个小姑娘家能有多大的力气,这活儿如何做得,便几个大步上去,将茵陈肩上的担子给卸了下来,虎着脸,训道:“你挑什么水呀,明明又挑不动,还要逞能。摔着了怎么办?”

        茵陈几时见景天发火,肩膀上被扁担压得酸疼。一时站在原地,心头不知何故,涌出一股酸楚来。

        又见景天自个儿担着水往家里走去。茵陈只得讪讪的跟在后面。

        直到家中,茵陈也不敢言语。景天叫住了她,问道:“我说过我会挑水的,你干嘛又要跑去逞能?”

        茵陈含泪道:“我不过是想替大爷分担一点儿,不想成为一个没用的负担。再说我也该做。”

        “胡闹!”景天抛下这句便走开了,压根没顾及到茵陈脸上的泪水。

        且说周氏自小养在深闺里,轻易不出门子。如今搬到乡下来住,也是深居简出的。关于外面的那些事,久久的也有一两句飘进她的耳朵里。

        别人没怎样,跟前的彩月却道:“奶奶你听听,这都是些什么破事。那徐大夫不过来我们家勤一点儿,都是来给奶奶看病的。怎么跑出这样不堪的话来。也不知是谁在传,我看不如叫了来,撕烂她的嘴才好。”

        周氏也颇为此事烦恼:“好了,原是我这身子不争气,劳烦了徐大夫,没想到竟惹出事来。”

        彩月依旧愤愤不平:“要是府里来个什么人,也听了这些传闻,带回去还不知闹出这样的风波。只怕更是难回去了。我看以后不如请了别的大夫来给奶奶瞧病吧,省得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周氏道:“我可没想过再回去。再有徐大夫本来就医术高明,又上哪去寻这太医院出来的?”

        彩月点头道:“奶奶说得也是。如今只有查明是谁在传这些话了,到时候拿到了人,任奶奶惩治。”

        周氏听了丫鬟的话,自是觉得好笑:“我说你呀,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是一团孩子气似的。惩治,我是什么身份,有什么道理去惩治别人。罢了,家里谁也别再提起。”

        彩月这才闭了嘴,心里却颇为周氏感到不服。

        周氏想到早饭后还没看见儿子,便随口问道:“英哥儿呢?”

        彩月答道:“总是在跟着先生在书房里念书吧。”

        周氏点头说:“他要肯上进比什么都强,我虽然不指望他能赶上他的哥哥们,但也别落了后才成。家塾念不上了,我特意给他请了大儒来教导他,总希望他能有所成立。”

        彩月笑着宽慰道:“奶奶的这番苦心小爷必是知道的。他那么孝顺懂事,就不劳奶奶多操这份心了。”

        周氏觉得这闺中寂寞难以打发,除了和身边的人说说话,闲来无事只好做些针线。她一向安静惯了,这样沉寂的日子倒还能打发过去。

        彩月见周氏要理麻线,连忙过来帮忙。周氏想起一事来,忙问彩月:“前儿我仿佛听见底下谁在抱怨少了什么钱?”

        彩月道:“如今这日子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奶奶打发了好些人走,可府里那边又断了我们的来源,更是不好过了。如今统共这么五六个人,也都是要花销的。”

        周氏理线的手停顿了一下,垂眉道:“当真窘迫到如此了么。我倒不要紧,只是别亏待了英哥儿。这一季的租子也还收不上来,只好节衣缩食过一阵子。我看不如将我那套宁绸衣裳拿去看能不能换几个钱使。”

        彩月听说要当衣服,忙道;“也还没到这地步,再说这一年来奶奶就没置办过新衣裳,哪里再有拿去当的道理。这宁绸衣裳是奶奶喜欢穿的,当了,只怕就更没钱再去置办。”

        周氏皱了眉,心想这日子总得过下去,总得找个出路才行。不能依靠府里,只能依靠自己。

        这里正忙着,陆英一头走了来,满脸堆笑,清脆的唤了声:“娘!”

        周氏见了儿子便什么忧愁都消散殆尽了,眼角也重新堆了笑容,对彩月说:“去把那核桃酥端来吧。”

        陆英坐在跟前的小杌子上,周氏摸摸他的脸说:“念了半晌的书你也累了吧。吃点东西歇歇。”

        陆英笑道:“倒也不累,只是想着娘没人说话,便过来看看娘。”

        周氏道:“念书才是第一要紧的事,想我做什么。你念好了,出息了,娘自然也跟着有光。”

        彩月端了盘核桃酥来,陆英先让了回周氏,周氏也不用。陆英这才拿了块往嘴里送,心想这念书实在是烦腻,先生出的题目他又没做出来。只是这些话不敢向母亲提起。

        陆英吃完了酥,又要去书房念书了,临走前突然和周氏说:“娘,你也别烦恼。外面那些闲话娘不用管。过阵子就自然消散了。徐大夫他是个医术高明的好人,我相信他一定会站出来为这件事说几句话的。母亲就不用再恼了。”

        周氏一愣,心想连儿子也知道这些了么?心里又气又羞愧,陆英自己揭了帘子已经出去了。

        周氏手中的一团麻线几时已经相互纠缠在一起,理也理不顺。

        彩月也变了色忙道:“阿弥陀佛,如今连小爷也知道了。千万别再传到府里去,不然只怕更没安静的日子可过了。”

        周氏幽叹了一声,却并未说什么。她本是被逐出府的人,如今独自过活,府里又断了他们母子的经济来源,想来他们母子的事,已经和府里没多大干系了。还是儿子安慰得好,用不着再去烦恼什么,过阵子这些闲话自然也就消散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4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