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五十六章 做客

第五十六章 做客

        陆家来了人请景天和茵陈初四这日过去坐坐。

        景天为了不必要的那些闲言碎语,便推辞了,只让茵陈去玩一天。

        周氏听说景天没来,茵陈来了,倒也不意外。这日天气虽然冷,但她身子、精神却还不错。屋子里笼着熏笼,倒也暖洋洋的。窗下的条盆里养着几株水仙,倒是开得十分的素雅宜人。

        茵陈向周氏磕头拜了年,周氏十分的喜欢忙让人给她搬椅子。彩月等又端了些荤素点心,又上了一盅浓浓的核桃松仁茶来请茵陈吃。

        当下陆英也在,正围在周氏身边撒娇呢。周氏拉着儿子说:“你看徐家这位妹妹比你还小些,倒显得比你懂事稳重多了。亏了你还念了几天书,在我跟前越发的没个样子,也不怕妹妹笑话你。”

        陆英立马坐正了身子,笑说道:“徐妹妹才不会笑话了,她又不是外人。我倒也不避她。”

        茵陈道:“小爷分明是取笑我是没娘疼的人。小爷又是夫人的心头肉,自然对小爷百般宠爱,我见了哪里会笑话,只是觉得眼热罢了。”

        这话倒让周氏一笑:“这话说得,叫我如何应对才好。好孩子,不说你没人疼爱,但你这份行事的态度焉得不叫人心疼。”

        陆英在一旁想,这徐家妹子无父无母很是可怜,不如趁此让母亲认下她做女儿也好,只是转念又一想,自己凭空多出个妹妹来,以后也不妥,便没有开口。

        “这些天倒比往些年还冷,不过夫人看着倒还康健。”

        周氏道:“不过今日略强些罢了,这几天一小病的,我倒早就习惯了。一般没什么要紧的,也不好去找徐大夫,毕竟这大过年的,徐大夫也得休息过年。实在不好劳烦他。”

        茵陈心想这世上的事总难十全十美,像是像夫人这样的富贵人家出来的,不愁吃穿,却身子不牢靠。

        那周氏又说:“我们娘俩没地可去了,才到了这里。又举目无亲,没依没靠的,这些时日,要说能够走动的也只有你们徐家。说来还多谢你们徐家照顾着。”

        茵陈倒也谦逊:“夫人这话倒抬举了,我们大爷也没做什么。不过夫人身子不好,吩咐一声便来。也是他做大夫的本分。”

        “好一个本分!”周氏盈盈一笑。

        周氏情绪倒不错,又兼茵陈说话言辞明快又俏丽,周氏倒也陪着聊了半晌。后来陆英怕母亲累着,便说要带着茵陈去参观自己的小书房,让母亲歇息。周氏笑着便答应了。

        这里茵陈跟着陆英来到他的小书房里,只见三壁皆是订了书架,垒了好些书。窗下是一张黑漆的枨桌,一张设了弹墨绫子坐褥的官帽椅。桌上更是陈着笔海、端砚、乌木镇纸还有那青瓷的小砚屏。

        “徐妹妹觉得这书房如何?”

        “自然是好的,比一般人家住的屋子都好,只可惜拿来装了书。”

        陆英却不以为然:“我这算什么。府里哪位哥哥的书房不比这间大几倍,爹的大书房更是富丽堂皇,存书就有几百册。还挂着一张存世的古琴。且不说那张琴如何的名贵,就是桌上一个铜胎珐琅的小香炉卖了也能造出这样的小书屋三四间来。”

        茵陈从来没有富贵过,听着陆英如此说,就是想象也在脑海中想象不出。

        “妹妹爱看书么?”

        茵陈道:“只识几个字,都是大爷教的。书却读得少。”

        陆英听说,忙去挑拣了几本通俗易懂的书来,一并放到茵陈跟前,笑道:“这些书我早就翻透了,妹妹不嫌弃拿去看看吧。我们陆家几个女孩儿在家虽然也大都是做针线,可都会识字读书,也只有识字读书的女孩儿才更让人敬重。”

        茵陈点点头,又道了谢,便将那几本书收下了。

        年前府里来了人,说要接陆英回去祭祖。陆英放不下母亲,便推辞了。再说那个家他也不想再回去。这些天来也是一肚子的烦恼,偏偏身边连个说话交心的人也没有。以为见着了茵陈可以好好的诉说,但真正见了面,陆英却将这些都藏匿了起来。心想这些不高兴的事自己知道就行,何必再让她也跟着不高兴。比起诉苦,他更愿意看见茵陈这张带着笑容的面庞。

        两人坐在窗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陆英心里觉得十分的快活。茵陈是有问有答,句句都说得妥帖,并无失礼之处。

        随意聊了半天,不过说些当年茵陈和景天回高跃路上的所见所闻,陆英自己的一些经历,倒十分的有趣。

        正聊得兴致盎然的时候,褚妈妈却突然来了,脸色亦不大好:“小爷,姚姨奶奶了。”

        陆英脸色瞬间就变了:“她来做什么,定没什么好事。这才消停了几天。我这瞧瞧去,断不能让她欺负到头上来。”

        褚妈妈说:“可不是欺负人。不过这姚姨奶奶是太太手下有执事的人,只怕是太太有什么话要让她捎带的。小爷还是当心为好。”

        陆英道:“这个我自然清楚。”说着便要起身出去,一条腿已经迈出了门槛,却又扭头和茵陈说:“徐妹妹请坐坐,我去去就来。”

        茵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点头答应着:“不用管我,请自便。”

        陆英强按着怨怒来到了后院。刚到院子里就听见了那姚姨娘扯着尖锐的嗓子,像是在训着什么话。这姚姨娘自恃深得太太的器重,这些年又派了些事给她,在府里越发的得意起来。出了老爷、太太、几个嫡出的少爷小姐,一般的人都不放在眼里。又最是个爱挑事,爱逞强的人。

        陆英走得快了些,直到自己揭了帘子进里屋。只见姚姨娘大刺刺的坐在母亲常坐的那张圈椅里,披着青狐斗篷到屋里也没来得及脱,手里捧着个紫铜小手炉,头上戴着紫貂的卧兔儿,耳间两个坠子跟着一摇一晃。

        “哟,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小五爷。怎么,前几日来接你回去祭祖,你还不愿意,敢情你不姓陆了不成?”

        陆英有些嫌弃,也不曾正眼看她。

        周氏却道:“英哥儿,越发的没礼数了。还不快给姚姨奶奶请安。”

        陆英却站着不动,那姚姨娘尖利的笑了两声:“大过年的,我出门又没备个赏钱,免了免了吧。大老远的跑到这里,又是这么冷的天。我不过是替太太传几句话罢了。”

        周氏听说太太有吩咐,连忙起了身,静听所言。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