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五十九章 春耕

第五十九章 春耕

        春耕开始,就到了忙碌的季节。

        往年家里没有地,景天四处出去给人干活,换点辛苦钱养活家里。今年可不一样了,要照顾好家里的两亩多的地,什么事都得照顾到。

        因为农忙,村里办酒席的人家少了许多。茵陈也常日在家,自然也是要帮些忙的。听得银花婶子说要拿石灰水将蚕房里外洒一遍,要杀死那些潜在的病虫危害。

        茵陈也照着办了,景天订了两个木架子,以后准备是拿来放簸箕的。四天后,不知他从哪里拿回来了一张草纸,展开一看,里面是些比蚂蚁还要小一些的黑色点点,只见那些黑色点子慢慢的蠕动着,茵陈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就是蚕苗了。

        她的重心便放在了照顾这些蚕苗身上,一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去涂家请教银花婶子。摘来了新鲜嫩绿的桑叶,拿剪刀剪得极细,轻轻的撒在上面,等待那些幼小的蚕苗来吃。

        莲心见她兴趣盎然的样子,不免笑道:“前些年我们家也养蚕来着。后来我娘嫌事太琐碎,便不想再养了。你可得精心照料着,以后可有得忙。”

        茵陈笑道:“反正我没什么事做,忙些倒无所谓,过两个月就能结出白白的蚕茧,能够换钱。我想到这里做什么都有劲。”

        莲心取笑着她:“听你张口钱,闭口钱来的。看样子是掉进钱眼里了。”

        茵陈道:“我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处处需要钱。好在没什么外债,我们大爷还要娶媳妇呢,不存点钱怎么行。”

        莲心听见她这么说,笑问道:“难道徐大夫有相中的人家呢,说说看,是哪家的姑娘?”

        茵陈摇头道:“还没呢,不过大爷他着实不年轻了,老太爷的服早就满了,姑姑又催得紧。就这一两年的事吧。”

        莲心点点头,对于他们徐家的事,她自然没有多话的余地。

        景天从村里别的人家那里找来了上好的,颗粒饱满的玉米种子,这里泡发了一天一夜,便要去播种。

        茵陈自然也得跟去帮忙。

        用来种玉米的地占了大半,中间打算再插种些大豆。只是愁没有好的种子。只好先将玉米下地。

        景天负责担水浇地,茵陈便放种子,填土。

        茵陈笑问道:“大爷种这么多的玉米,我们俩吃的话是足够了,剩余的拿去卖么?”

        “那是自然。至于大豆更是不打算留着自吃,都拿去卖了。”

        “大豆连影儿还没呢。不过豆子收来可以做豆腐吃,顾大娘家就自己做豆腐,我还尝过他们家做的五香豆腐,可好吃了。比外面卖的都好。赶明儿我去讨教下如何做,到时候大爷就有口福了。”

        景天道:“做豆腐是件力气活,你一人忙不过来的。”

        这块玉米地到足足的忙碌了一天半的时间才算打整好了。

        这里乌姐夫又上门来,说是给景天找了份活,问他要不要去。

        景天心想家里的地也没剩下什么活了,便顺口答应下来。茵陈心想大爷这里辛苦了两日,还没来得及歇息,就又要去帮工,心里有些不忍,也曾劝道:“大爷何必这么着急,缓两天再找事做也来得及。”

        景天笑道:“有钱挣的事我怎么可能推脱。我有的是力气,你不必担心。”景天说的倒是实话,这几年他也锻炼出来了,不比刚开始的文弱,体力活也不怕。

        茵陈早已经习惯了一人看家的时候。打扫屋子,整理菜地,清洗衣裳,翻晒草药。闲下来时不是看书就是做点针线。

        说起看书,陆英借给她的那几册书她都还没来得及翻。

        她随手拿了一本来,坐在门槛上细细的翻了两页,原来是本诗集。平时看得最多的还是药书,偶然见了这个,茵陈拿来读了两页,心思却飘到了别处。

        脑海中又浮现出陆家那次的事来,事后她从未问过陆英到他们家来搬东西的那些人是谁,为何闹得那么僵。她所知道的是周氏因为那次的事渐渐就病倒了。对于大户人家的这些纷争她看不透也想不明白。想想还是小门小户的好,能够吃饱穿暖就行了。

        手上的诗集上面的字虽然大都认得,可看得久了便觉得枯燥,脑袋晕沉沉的。这春日的暖阳让人也懒懒的,可能是这两天活做得多了些,身上有些软绵绵的。坐在那门槛上就打起盹儿来。

        恍惚中,有人在她耳边说话:“大丫头,你自己要多保重,我和你弟弟就放心的走了。”

        “谁,谁在和我说话?”茵陈看不清那人的身影,只模糊的听见声音。

        “大丫头,你连爹爹也忘了么。你遇着了贵人,好好过日子吧。”说着那身影渐渐远去了,不管茵陈如何叫喊再没有人回应她。

        直到有人将她给晃醒,茵陈这才睁开惺忪的眼睛,渐渐的看清了跟前的人影,原来是莲心。

        “你怎么坐在这里睡着了?”

        茵陈揉揉眼,心想她怎么会梦见死去的爹爹来。又伸了伸胳膊,微微的有些酸疼。

        “我娘过来让我借碗米,有吗?”

        茵陈忙起身来去给莲心打米去。

        “你家来客人了是不是?”

        莲心笑道:“是我舅妈带着两个表弟来了。偏偏家里米没剩下多少,这不正等着下锅呢。”

        好在还有半缸米,茵陈舀了一碗给莲心。

        莲心见她脸上犯着一团异样的红晕忙问:“莫非你也得了春症?”

        “什么是春症?”

        “就是犯困嗜睡,脸上发痒什么的呀。”

        “你这么说倒有些像。”茵陈摸摸自己的脸,便觉得有些痒,便挠了起来。

        莲心忙阻止道:“别乱抓。让你家大夫给开点药擦擦看,不然要蜕皮的,可不好看。”

        茵陈笑道;“又不是蛇变的,为何要蜕皮。”

        莲心接过了米忙着回家去。茵陈站在篱笆外,细细回想起梦里的场景,这些年来她倒很少梦见爹爹他们。自从跑出来后,每逢祭日,连去坟上磕个头的机会都没有,茵陈想到此处,便觉得深深的愧疚。罢了,那个家,打死她都不愿再回去了。这世上除了徐大爷,她再没别的亲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