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六十二章 入土为安

第六十二章 入土为安

        周氏去世,虽然是搬出府来住,可毕竟也是陆家的人。

        徐景天没想到陆家竟这样的狠心,就是她死了也不曾派人来打理身后事。跟前只有个一个女孩子,一个年弱的陆英撑着。

        陆英的哀求让景天愣了愣,天气晴朗了。他还得去帮工,只是这边的事又让他脱不了身。

        “城里那边是怎么安排的,木头呢?怎么做道场,埋在哪里?”

        面对景天一一的发问,陆英只有摇头:“老爹不在家,做主的是太太。她说她不管外面的事。只给了八两银子,还说凑个什么好数目。”陆英说着,便从腰间掏出个荷包来,递给了景天。

        “徐大夫,这里没人管了。只好请您帮着照看着,这些银子你拿去使吧,什么地方要用尽管用。要是不够,我再想法子凑些。如今也不敢求体面风光,只要不是太寒酸就行。我不晓事体,身边也没人可以托付,只好将这一切都拜托给徐大夫了。”陆英说着竟然要给景天磕头,慌得景天忙拉他起来。

        景天心想这么大个家族,一个生育了骨血的姨娘死后竟是这样的凄凉。看样子大家族也没什么好的,倒不如寒门小户能够齐心协力。眼前的事待要狠心不管,只是这弱的弱,小的小也实在不成个事体。只好暂且答应下来,又希望那陆老爷能早些回来主持,或是派个人来打理他也放心。

        看来是无法用上好的木料入殓了,景天只好又去了一趟乔木匠家,让他将几块柏木板子给收拾出来,做成棺材,也给上一层好些的黑漆。

        乔木匠见景天第二次登门时,大感意外,连声道:“富贵了一辈子的人,没想到连块好板也没挣着,可怜呀。”

        景天又让乔木匠给算木料钱和工钱,乔木匠见景天替陆家办事,心想他们陆家也是有钱人家,买了那么多的地,有什么拿不出来的,哪知身后事竟和一般的村户人办事没什么两样。想了一会子,要了三两的数。

        景天先给付了一部分的钱,等到完工时再补全。

        从乔木匠家出来,他又得去街上一趟,找郭道士给看日子,看哪处的风水好。又请了村里的几个人来帮忙,选好了埋葬地点,便需要人掘土挖坟。还有出殡时需要抬棺材的人,也都不能少。

        当诸事都出来时,开销也就渐渐大了,郭道士给选在了三月十三下葬,还有四天的时间。棺材赶得紧些应该是忙活得出来。景天只好又央人去乔木匠家催促了一回。

        帮忙的人有五六个,郭道士又带了自己两个徒弟来先做了一场小小的法事。那八两就有些见短了。

        此时彩月又拿出了一个首饰匣子,里面装着周氏身前所戴过的东西。一支珠簪,一对刻花的银镯子,明晃晃的,看上去倒还有些分量。还有对蓝宝的耳环,都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彩月捧着匣子说:“这些东西奶奶生前交代过,说后面的事出来,若缺银子时,就将这些拿去当了也好,卖了也好。拿去开销。”

        景天看了一眼,这三样东西,那支珠簪或许还值些钱。上面镶嵌的珍珠倒还光润,大小也还适中。他看了一回,只取了那对银镯子道:“我先拿这个去问问价钱,但愿能换个好价钱。”又去问陆英:“是当还是卖,小爷做主吧。”

        陆英见了母亲生前的这些遗物,如今他一件都保不住,难过的别过了脸去,只道:“请徐大夫定夺吧。”

        景天便知他舍不得,心下也有了主意。拿着这对银镯子,叫了陆英。两人一并到了街上的当铺,好说歹说一阵,当铺给当了三两三钱银子,价钱实在压得太低。

        景天接过了当票,当面就给了陆英:“以后有钱了赎回去吧。”

        陆英点点头。

        在景天的极力帮衬,又处处帮着跑腿,在三月十三日这天寅时正刻时,周氏的灵,总算是能顺利出殡了。

        郭道士带着两个徒儿在前面敲着铙钹,做着法事,一面开路。后面便是四个抬棺木的人。陆英浑身挂孝,扶着棺木缓缓走着,一路走一路哭。

        茵陈和景天走在最后,景天担着些一会儿要焚烧的纸货冥物。茵陈和彩月则一路撒着纸钱。

        陆英也去府里通知了下葬的日期,到最后依旧是一个送葬的人影儿也没出现。入不了陆家的祖坟,最后只好葬在这陌生的乌家庄,成了周氏一身最后的归宿。

        到了墓地,郭道士口中念念有词,围着墓穴转了两圈,杀了鸡,祭奠过。又在坟地里焚了好些松柏枝。

        后来到了棺木下地。陆英却死死的抱着不肯让棺木入坑,旁边的人好不容易将他拉开了。郭道士便让送葬的先回去。不让陆英亲眼所见封土。

        陆英却死活不依。后来自个儿一抔一抔的捧着土往他母亲的棺木上洒去。

        郭道士见与礼数不和,但见陆英年幼,这死去的人跟前只有这么一个亲人送葬,也不多管。

        后来还是茵陈将他拉了起来,哭着劝说道:“走吧,再留恋也是没用了的。”彩月也上来劝阻。

        景天拍拍他的背,后来领着他下山去。陆英一步三回头,十分的不舍。他知道再也看不见母亲了,这一别真成了永远。

        周氏的事算是入土为安了,剩下的事便是要结各处的账。景天好说歹说,郭道士那里少收了二钱银子。

        一切用度算下来,也刚刚够。

        空荡荡的陆宅,只剩下了彩月和陆英。陆英正正的跪了下来,便要给景天磕头。景天阻止着不让,彩月道:“徐大夫,这是您该受的。”说着她也跪了下去。

        景天慌忙道:“倒没什么,虽然完事了,到底有些不大像话。”

        陆英道:“多亏了徐大夫,不然还不知哪样呢。徐大夫也尽力了,请别自责。”

        景天叹了一声,一把将他拉了起来,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陆英耷拉着脑袋说:“正是热孝的时候,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也长大成人了,母亲虽然没了,但我也能好好的过活下去。”

        景天赞许道:“很该这样。”

        料理完陆家的事,景天也觉得疲倦不已,算算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个好觉。便想着回去躺躺。

        当他回到家里时,却突然见大姐来家了。景天倒也不意外,他早就算着大姐会有许多话要问他,因此也做好了准备。

        徐氏瞅着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又是一身的素服。皱了皱眉,问道:“事完呢?”

        景天道:“差不多了。”

        徐氏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还真是会瞎操心,不该你管的事偏要去管。”

        “大姐,我能有什么法子。陆家那边只有一个丫鬟,一个半大的孩子,能成什么事。”

        “呸!你也知道人家姓陆,那姓陆的人家又没死绝,你去凑什么热闹,也不嫌晦气。这才清静了几天,如今可什么话都传出来了。那个女人倒是死了,什么名声也顾不得。我们徐家的名声呢,你还要不要?”

        徐景天看着徐氏说:“大姐,我能有什么选择的余地,这也是身不由己。再说那位夫人人也好,死了后,总不能不入土吧。”

        “夫人,你喊得倒好听。你又不给他们陆家当差,不过是个被逐出府的小妾而已,也当得这一句‘夫人’?让人听见了,不是要笑话。说说吧,你帮了一趟忙,挣了多少辛苦费,他们家赶了多少的谢礼?”

        景天听见大姐张口便问这个,心下不舒服,闭口不语。

        正好茵陈走了来,听见了这些也替她家大爷受委屈,忙上前道:“姑姑别生气,大爷他这是推脱不了。不过帮下忙而已。他们家连这些日子里的花销也是好不容易拼凑出来的,哪里还敢要什么辛苦费。”

        徐氏听说连个谢礼都没有,更是火冒三丈,指着景天的鼻子嚷道:“你说说,你到底图个什么,难道真的看上了陆家那个小妾?”

        景天见大姐说到这份上,心里不免也存了几分怨气:“大姐要怎么说,随便!”扔下这一句便回屋睡觉去。

        徐氏被兄弟这样一顶撞,脸色也白了,颤抖着点点头:“好,我有个好兄弟,今天才知道。”心里越发的觉得窝火,又找不到地儿发泄。见茵陈在跟前,骂咧咧道:“一辈子就爱管这些闲事。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珍惜。不管是姓谢的还是姓陆的都要管上一抿子,这家里的钱都给管没了才甘心。”

        茵陈听徐氏突然拉扯到自己身上,也是一惊。

        徐氏继续嚷道:“有人生没人养的小贱种,你在这屋里耗什么耗,当真把自己当做徐家的一份子了,也不要脸。”

        茵陈听见徐氏辱骂,心里委屈得紧,只一头跑开躲着哭去。

        景天心下甚烦,又听见大姐拿茵陈出气,站在门口说:“大姐要骂我便骂,茵陈又没做错什么,何必作践她。”

        徐氏冷笑着点点头:“好,好得很。这个家我也不管了。”说着便怒气冲冲的走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