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六十六章 说媒

第六十六章 说媒

        景天曾细想过,双亲俱已不在,兄长也搬离了高跃,能够相互照料的只有大姐。

        他倒不是真的嫉恨徐氏如何,时间一长也不大放在心上了。

        这是两人闹生分后,景天第一次登乌家的门。多少显得有些不大好意思,特别是在看见大姐徐氏后,更显得有些腼腆。

        “我还以为你再不来往了。”

        景天忙陪笑道:“都是当弟弟的不好,还仰仗大姐多教导。”

        “得了,我也不想多话,免得遭人嫌弃生厌。你也是个大人了,不像当初还是个臭小子的时候,我想怎么就怎么。罢了,这边家里的事我还操心不完,也管不了那么多。我让那丫头给你带的话,你都知道呢?”

        景天点点头。

        “可知我为何要求你这样?”

        景天一笑:“倒能猜着八九分,大姐总是在为我的终身大事所担忧。”

        徐氏方叹了声:“这是我们徐家天大的事,为了这个我几时睡过安稳觉来着。想到你要三十了,房里连个人也没有。这太不像话了。我们家虽然穷,但还没到娶不起媳妇的地步。爹娘没了,这些总得我这个当大姐的操心。陆家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也不想再多问你什么,眼下倒瞅了一户不错的人家,姓虞。我听人说他们虞家养了三个女儿,但家里穷,置办不起什么嫁妆。据说老大招的是上门女婿,老二也嫁出去了。只有这老三,年纪有些大了,据说因为嫁妆的事,一直耽搁着。到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人家。”

        景天只听得大姐说年纪有些大,便问:“到底多少岁呢?”

        徐氏道:“具体多少岁我不大清楚,肯定不止二十。我想着大些也好,懂事稳重些。能够持家。穷点也无所谓,反正我们家底也在那里摆着。要是看对了眼,娶了过来,慢慢的过日子也还使得。你怎么想的?”

        景天沉默了一阵子,这些年大姐给他介绍的亲事不少,都因这样或那样的缘故给错过了。一晃,他俨然不在年轻,要是那个家,只他和茵陈相互依靠着生活。茵陈又小,这些年也跟着他吃了不少的苦。实在是需要一个女主人来掌管家务。他也不再挑剔,淡然一笑:“当弟弟的全赖大姐照顾着,大姐这么上心,我哪里还有推脱的道理。还只有麻烦大姐替我去看看吧。”

        徐氏道:“也是,虞家那三姑娘我也没见着什么面。不说要娶什么美色,只求生得周正健全,当然这贤惠才是第一要紧的。我们徐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也不富裕,但也是要脸面,也不至于太委屈了自个儿。我先替你相相看,要是觉得还行,你自己再去看看。都还满意的话,就挑个日子给定下来。也了了我这桩心愿了。”

        景天听见说要定下来,心想这是不是太快了些,便道:“大姐到底着急,你让我翻修房子,打家具,如今钱还不够,差着老大一截。如何定,只怕他们虞家也是看不上的。”

        “所以呀,我也愁这个。我看不如这样,我帮衬你一点,你再上临江去一趟,问问你哥哥的意思,看愿不愿意拿些出来。”

        景天心想他和哥哥家更是不大来往,这一登门就借钱,实在有些说不出口。再有他也老大不小了,成个亲还要靠哥姐资助,脸上实在有些挂不住,只淡淡的说道:“还没到那一步呢。”

        徐氏知道景初现在和徐家都不怎么来往了,因此也没说什么。

        “将那几间屋子拆了重修,实在是花费过大。我看随便翻一下,换一下椽子,换下瓦。再重新刷了墙,虽然不如何,但也勉强看得。你姐夫耳目通广,我让他给问问哪里有没有便宜些的瓦,你买上万匹,再就是椽子,这个得需要好木头。不急慢慢来。至于家具的事,我也替你想过,不过是重新打一架好床,这个是笔花销,我也替你算过,有大十几两银子应该够了,这请人的钱,瓦钱、木头钱,还有伙食费,也差不多要这些。”

        “和我算的也差不远,再说吧。也不急这个,到时候他们虞家真要挑剔这些,我也没办法。”

        徐氏道:“这两三年了,你也该存份钱才是,虽然有两张嘴巴吃饭,但也没什么大开销。更何况你也是个勤快人,没几时闲着。慢慢来,总会都有的。”

        后来茵陈听说了这件事,倒是真的替景天喜欢。忙着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景天的衣裳也都浆洗得一尘不染。破烂的地方也缝补得好好的。又催促着景天该去做两身新衣裳,以后要见虞家人也穿得出去。

        景天原本淡淡的,被茵陈这么一撺掇,只好去买了半疋青布。

        茵陈比着量好了尺寸,便自己动手给景天缝制新衣。

        虞家那边的事,是徐氏在帮忙打理,这些日子来,景天也没过问过一句那边的事。今年从年初到现在,地里出的玉米、大豆两样,虽然产得不多,倒也卖了几个钱,再有还卖了一轮的蚕茧,还有景天平时看病的诊疗费,自己挖药卖药,四处做些零工,七七八八的倒也攒了有几两银子。

        再将前面存下的钱拿出来一数,勉勉强强也有将近十两的样子,距离那个目标也还差得很远。

        过了半个来月,徐氏来了。

        她简单的和景天交代过:“虞家那边我和媒人一道过去看了,家里是穷了些。不过那虞家三姑娘长得倒还标致,只是个子矮些。听说也还能干,在家什么活都忙着干。只是家里穷,好好的一个姑娘,连件像样的见客的衣裳都没有。这种天气都穿夹的了,她还是一身单薄的样子。我瞅着倒还行,不如和他们家商量下,什么时候你亲眼瞧瞧去?”

        景天心里还没做好准备呢,只是大姐如此热心的替他料理,若不表个态,只怕也是说不过去。略一思量便笑道:“贸然就去,只怕有些唐突,还请大姐帮忙约个日子。”

        徐氏点头道:“也好,我再和媒人说说。你也收拾一下,换身好点的衣裳,别弄得灰头土脸的,说来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总不能让人给看低了吧。再有,也该备份礼。我也替你想好了也不好买别的东西,去买疋好点的布料,就说给虞家三姑娘裁衣裳,再称点好的荤素点心也不错了。”

        景天一一记下了。

        没两日,徐氏又来通知了景天上门拜访的日子,景天不敢怠慢,用心记下了。

        茵陈见景天头次如此重视,也替他喜欢。心想要真的定下来就好了,家里多一个人,做什么大爷也有人商量,也热闹些。

        景天带着茵陈去卖布的铺子里挑选布料,茵陈帮着选了疋浅绛色的细棉布,景天倒还满意。又去卖熟食的店里选了两色点心。

        “大爷,听姑姑那样说,看来这次准成。”

        “人都还没见着,只怕还说不清。我也怕人家瞧不上咱家,好再被拒绝不是头次了,我心里有准备。”

        “呸!不许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大爷什么都不差,要模样有模样,要力气有力气,又有本事伴身。人也好,待人更是不用说。别的姑娘瞧不上,那是他们有眼不识珠,没眼力劲。”

        景天听着茵陈的夸赞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我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好,真要如此的话,这日子早就过得富贵了。”

        “别人怎么看我不知道,至少在我眼里,这些都是大爷的优点,一句假话也没有。”

        景天呵呵一笑,心想他过得窘迫,凄凉。也只有眼前的小茵陈一直陪在身边,尽心尽力,什么都不说,还这样的高看他。

        茵陈将缝好的新衣替景天穿上了,又踮起脚来给他整理着衣服,动作温柔,脸上满是笑容。

        景天低头看看,又走了两步,回头一笑:“你的手越来越巧了,刚刚合身。和外面裁缝做的一样好。”

        茵陈倒也谦虚:“和裁缝们倒不敢比,大爷穿着合适就好。”

        以前徐氏给景天介绍的那几门不成的亲事的时候,哪一次景天都心里极忐忑,没想到这次他竟然平静了不少。心想看不看得上都没关系,他已经不是那么的在乎了。

        家里还有一个曾经陆家留下来的食盒,大红的漆木盒子,上面还雕刻着富贵吉祥的花纹,茵陈拿了出来用做装点心。一切都收拾得妥帖。

        这里又催促了一遍:“大爷该动身了,不能让人家等,据说还是有点路程的。”

        景天看茵陈一眼,见她依旧是家常的打扮,便问她:“你不和我一道吗?”

        茵陈笑道:“我跟着去凑什么热闹,大爷还要人作陪么?”

        景天失笑道:“本来是想将你叫上一块儿,看你喜不喜欢。”

        茵陈满是疑惑忙问:“是大爷去相看的,与我本没什么干系,只要大爷喜欢,心里满意就行。我就不去了吧,看家要紧。再说外面还晾着药呢,要是突然下雨怎么好。”

        景天一身簇新的青布袍子,戴着四方平定巾,脚上穿着黑色的布鞋,俱是茵陈的针线。提起了茵陈准备的食盒,温和的与茵陈告辞:“那我去了,你在家等我。”

        茵陈微微一笑,点点头。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