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七十五章 差使

第七十五章 差使

        茵陈看着装好的饺子,和墙边放着的兰草,有些无可奈何。眼下只有她跑这一趟了。

        虞家没有住在乌家庄,而是在隔壁的花水湾。来去的路途真不算近,她要替大爷跑这一趟也是没法子的事。

        虞家她只和景天去过一次,所幸记忆好,路大都认得。只是有些不好走。

        没有推辞的余地,她回房重新梳了遍头发,换了衣服。玉色的夹袄,外面又罩了件水绿色的衫子,配着玉色的棉裙。又重新换了双没有打补丁的鞋子。收拾利落了,给房门下了钥。

        一百多个饺子原本也不算重,可这又是食盒又是篮子的有些占手,还要拿着兰草,实在有些不便。

        外面风大,不由得裹了张包头的帕子,总算是候得出了门。路上偶尔遇见几位熟识的人,茵陈皆温和的向他们招呼过。

        心想以她的脚程,只怕要到下午才能到虞家,还要赶回来,不知会不会落得个赶夜路的下场。

        过了大槐树,就要上大路了,茵陈停下来,心想会不会有顺路的往花水湾的车子什么的,她也好顺个路。想必便站在路口等。因为好些天没有下雨,黄尘漫道,幸好她捂着嘴,不至于呛一嘴的灰尘。

        过了好半晌,茵陈都要放弃了,才看见有个老汉赶了辆牛车走来,茵陈一喜,忙上前询问了一番,果然是回花水湾的。便商议了价钱,忙上车坐了。

        赶车的老汉也是花水湾的人,听说茵陈要去虞家,忙问:“你是虞家的什么亲戚吗?”

        茵陈笑道:“目前算不得什么亲戚,不过他们家三姑娘马上要和我家大爷结亲了。”

        “虞家三丫头?是,他们虞家就只有这老三没有人家了,如今看来是和乌家庄结亲了。”老汉赶着车,一会儿又拿出烟杆来,给烟锅子里上了点烟草。悠然的吸起烟来,吸不了几口又咳嗽几声。

        坐在牛车上,倒省了不少的脚力,晃悠悠的往虞家而去。茵陈正庆幸今天出门运气不错,希望虞家收到她包的饺子也是高高兴兴的。

        好在路途还算平坦,这一路行来也没怎么颠簸,乌家庄和花水湾是挨邻的两个村子,不过花水湾没有乌家庄大,没有这边人口多罢了。两个村子相互有亲的不少,来往还算多。

        赶了许久的路,总算是来到了花水湾,老汉要忙着回家,所以也没有必要送茵陈去虞家,只是给她指了个方向而已。茵陈大致也还记得,便从衣服里出个荷包,数了八九文钱算做车资。

        那老汉大大方方的接下了。

        茵陈顺着小路而去,接着又要走狭窄的田埂路,穿过了竹林,就见几间茅舍出现在眼前。和她第一次来的感触一样,房屋那么低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

        茵陈倒也没嫌弃,过了座小石桥。便来到了虞家的院子里,只见堂屋的门半掩着,心想正好有人在家,没有扑空。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茵陈这才高声唤道:“家里有人吗?”

        话音才落,就听得不知是哪间屋里传来应答的声音:“谁呀?”

        “是我!”茵陈连忙答道,突然觉得虞家的人和她又不熟,没见着她的面,如何知道她是谁,只好又添了句:“我是徐家的人。”

        回答之后,屋里再没有声音了。茵陈走到檐下,只见一旁摆着些剖好的竹篾,还有只编了一般的箩筐,地上一把砍柴刀,一个草垫子。

        另一头的角落里堆放些才从山上砍出来的松柏等树枝,也还没好好收拾,显得有些七零八落。

        茵陈将兰草挨墙放下,一手提食盒,一手提篮子,等着虞家人出来。

        又过了一阵,才见计氏从偏房里出来了。见着了茵陈,立马满脸堆笑:“呀,我当是谁,原来是徐家的小丫头。倒让你久等了。”又不见景天的身影,心里便有些不满。

        茵陈含笑着和计氏问好。

        计氏点点头。

        茵陈便将饺子奉上。计氏先掀了篮子上盖着的布一看,里面盛放着个个饱满又匀净的小饺子,便笑道:“这包得不错,一颗颗像是麦穗一般。”

        接着又去看那食盒,觉得这盒子精美无比。也不知是什么木头做的,通体漆成了大红色,只是有些掉漆了,盖子上雕刻着花草人物,旁边还配了几句话。只是她一个字也不认得,只觉得好看。

        这原是陆家的东西,现在就留给了徐家。平时也闲置在家,没什么用处,不过偶尔拿来一用。

        “我瞅着这食盒子倒像是那富贵人家所用的东西,一般的人家哪里用这个。”

        茵陈忙解释道:“可不是富贵人家用的,不过偶然到了我们家,又没拿走。只好拿来自用了。”

        计氏见徐家送的节礼只有羊肉饺子这一门,心想也太小气了些,别的女婿不是送钱送布,就是送肉,送糖送点心,送果子,哪里只单单这一样的。也亏得那徐景天拿得出手。计氏心里不满,可又不好在茵陈面前透露出。

        水仙从自己房里走了出来,倚在门口见是茵陈,张口便问:“徐大夫怎样呢,好利索没有?”

        茵陈连忙回到:“多谢三姑娘关心,我家大爷已经大好了。这里本来说要亲自登门送东西的,只是临时又有人来请,才脱不了身。”

        水仙还没发话,计氏先撇撇嘴道:“他这个人怎么如此不通呢,别人一句话就给叫走了,还让你这么个小东西送了过来。也真是放心。”

        听着计氏的埋怨,茵陈也不敢辩解什么。又对水仙笑道:“别人送了大爷几棵兰草,大爷让我拿两株来给三姑娘。”

        水仙这才看见了地上的两株绿油油像是韭菜一般的东西,脸上并未露出什么欢喜的神情,只淡淡的说道:“知道了,多谢徐大夫费心想着。”

        计氏赶着将饺子都捡了出来,茵陈便在檐下等着,

        水仙跟了她母亲去,见了这些白白鼓鼓的饺子,冷笑道:“这就是冬节的礼么?”

        “可不是么,就这些饺子。我说这徐女婿是不是太抠门了些。就送了这个来,还是头一年呢,也没人教教他?”

        水仙踢着门槛道:“他一个光棍,又没个爹娘教。能想着送东西来就不错了。”

        计氏将饺子都拣了出来,又细细的数了一遍,数目倒不算少。又将手里的这个食盒拿着看,心里越发不舍起来。

        水仙倒一眼知晓了母亲的心事,在旁边道:“娘既然喜欢,留下自己用吧。”

        计氏忙问:“这妥当么?”

        “如何不妥当?徐家的东西既然也是我们虞家的。别说这么一个盒子,就是别的更好的东西,母亲开口问那徐大夫一句。那徐大夫不得巴巴的送了来。”

        听见女儿这么说,计氏便厚着脸皮收下了。没什么好回的礼,计氏便在茵陈的篮子里塞了老南瓜,沉甸甸的。连盖篮子的那块布也给落下了。

        水仙这里又说:“我闲着没事的时候给徐大夫做了双鞋子,我让外面那丫头一并给带去。”

        计氏笑道:“你对这徐大夫还真是喜欢,眼巴巴的又给做鞋子。能入你的眼,还真是他的福气。”

        水仙一笑:“娘如今也来打趣我。”说着转身出去了,又叫茵陈:“喂,你过来!”

        茵陈便跟着水仙进了她的卧房。

        屋里陈设倒还简单,床上的被褥也都是盖了好些年的,也不知到夜里冷不冷。水仙没有急着将鞋子拿出来。而是一屁股坐了下来,递给了茵陈一把梳子,对她道:“我常见人梳那螺髻实在是好看。你替我梳一个吧。”

        茵陈拿着梳子颤颤巍巍,她哪里会梳什么螺髻,听也没听过。

        水仙见茵陈杵着不动,便踢了她一下:“怎么我使唤不动你吗?愣着做什么?”

        茵陈不防水仙这突如其来的一脚,也没躲开,拿着梳子又下不了手,只好道:“三姑娘,对不住,我不会。”

        “不会,一个丫头连梳个头也不会。徐大夫的那些粮食是白养着你的?”

        茵陈不知水仙为何会发火,心想自己是不会梳,怎么就得罪她了?

        水仙喝了一声:“你给我跪下吧!”

        茵陈只得跪下。

        水仙两腿交叠,慢悠悠的说道:“你什么都不会,以后我如何使唤你。趁早给我学去,要是还堪用,改明儿,我找徐大夫说去,让他赶了你,重新再买个能干的来。”

        茵陈一听这话便慌了,忙告饶道:“好姑娘,求求你,别让大爷赶我。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水仙见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便不由得笑了,生平还是头一回有人这样跪着求她,一股愉悦感顿时而生,此刻觉得自己真如那有钱人家的当家奶奶一般,奴役丫鬟下人,心里好不惬意爽快。

        “既然开口求我了,那得看你自己的表现。下次我再吩咐你做什么,我可不想再听到什么不会的字眼来,明白没?”

        茵陈战战兢兢地答道:“三姑娘教诲,我明白了。”

        水仙点点头,活了二十几年,还是头一回觉得奴役人的感觉原来这么痛快。

        C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