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八十二章 袒护

第八十二章 袒护

        茵陈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见景天铁青着一张脸,一语不发,知道他胸中藏着怒火。也不敢开口说什么,更怕说错话,惹得屋里两位主都不高兴。

        景天细细的察看了一回,好再起燎泡的地方不多,不过烫红的地方却不少,又替她将头发中的茶叶末给拨弄干净,让茵陈将前些日子给的獾子油擦上,让她回自己屋去好好休息。

        茵陈识趣的出去了。

        屋里当时就剩下了虞水仙和徐景天。景天不动声色的拿了扫帚将屋子给清理了一下。水仙瞅着这阵势便知道会迎来景天的一顿质问和数落,倒先开了口:“我知道自己是做得过火了点,让那个丫头吃了点苦头。这也是她活该,徐大夫就不要生气了。”

        “不管她活不活该,也有人拿火炭烫人的,没想到三姑娘竟是藏了如此心思的人。”景天最终也没说出“歹毒”二字。

        水仙知道拿火炭烫茵陈是过分了些,忙讪笑道:“徐大夫误会了,我不过是吓吓她而已,哪里真敢呢。

        水仙这样说,景天倒不知她是不是只是吓吓而已,心想要是回来迟一步,或许茵陈受的伤就不止几串燎泡了,心里本来又火,可又强压下去了,只淡淡的说道:“三姑娘坐吧。”

        景天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却冷冰冰的,刻意的疏远,一点暖意也没有。

        水仙不知景天要做什么,只好依言重新坐了下来。待景天将屋子拾掇好,重新倒了两杯茶水,在另一处寻了张竹椅坐了,和水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徐大夫,不是我说。像这样粗笨的丫头,不来事,又爱偷懒,你还留在身边作甚呢。我看不如给赶了,重新花几百钱再买个听话懂事的,年纪大些的来。”水仙自以为是好心建议。

        景天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三姑娘认为茵陈就是个服侍人的低贱丫鬟么?”

        “不然呢?”

        景天摇摇头:“当初我让她跟着我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她当小丫鬟使唤。相伴了这些年,也更像是家人一般。她本来就聪慧,又懂事,只是可怜小小的没了爹娘,又一身的病。跟了那么远的路,只是让我能收留她。回到高跃,爹娘都没了,我突然就成了个单身汉,除了大姐,没人管我。幸好有小茵陈在,家里的这些琐事都是她在做,从来没让我操过半点心。”

        水仙不知景天为何要和她说这些,但从他的话里,她已经听出来那个小丫头在景天心中的地位绝不是个可以任意奴役使唤的丫鬟,心里有些愤愤然,只是不好表露出来,不着调的说了句:“徐大夫当真是个好人。无亲无故的,徐大夫也能白养着。看来连我也比下去了,那以后我进门来算什么,还得和她互敬互爱?”

        景天道:“我没别的要求,今天这样的事我不许再发生。她也是个活生生的人,由不得你这样的作践她。你们之间有什么别扭,有什么误会我不大清楚,但我希望你眼里能容下她。”

        “好,徐大夫就是指明说我气量小,容不得人。她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徐大夫你从路边捡回来的人,如今还真的上去了。反正我与那个丫头八字不合,看着她就触霉头,徐大夫你看着办吧。”

        听水仙这口气,好像茵陈在这里,她就不嫁过来了一样。

        景天依旧满脸的冰霜,直直的看了眼水仙。水仙也不坐了起身就要走:“徐大夫想明白了,处理好了,再来我们家吧。”

        “你等等!”

        水仙扭过头来,等待着景天下面的话。

        景天握紧了拳头说:“我不能赶她走,她除了这里也没别处可去,要是三姑娘你真容不下她,我也没法子……”

        “哟,心疼到这个份上了。说什么路边捡来的,哄我吧。只怕是你不知从哪里带回来的私生女,要我给她当后妈。呸,我好好的一个黄花女子,也让你来这么糟践我。你护着她,我看不是私生女,也是想着日后做小妾。你们男人什么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水仙撩下这些便怒气腾腾的出去了。

        景天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也没心情再追上去和水仙辩解什么。水仙看上去也是个娇滴滴的弱姑娘,只想也是一般的好心肠的姑娘,哪知连一个小茵陈也容不下。便又想起上次去虞家的事来。

        景天才开始质疑,莫非他选错了成亲的人么。只是已到这个关头,该如何进退呢?

        正是懊恼时,茵陈站在唤了句:“大爷!”

        景天见她依旧穿着湿乎乎的衣裳,头发也湿漉漉的,怎么还不知道收拾干净,皱眉道:“不去将衣裳换了,好好的将头发洗了,就不怕着凉?”

        茵陈怯怯的说道:“我知道的。”便去换了身干爽衣裳,又烧了热水准备洗头。

        景天走了来,对她道:“我来给你洗吧。”

        “不用了大爷,我自己能行。”

        “我得看看你头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势。”景天挽起了衣袖,试了试水温,天冷,他又怕茵陈凉着又给添了些热水。拿着小水瓢轻轻的帮她将头发打湿,又生怕水灌进了耳朵里,格外显得小心翼翼,因此又有些手拙。

        “虞家姑娘欺负你,你怎么不躲,任由她欺负?”想到茵陈受的这些委屈,景天便觉得窝火。

        “我不想让大爷为难。”

        “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难道我就高兴?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对你不好?”

        茵陈忙道:“没,没什么。是我自己伺候不周。”

        “她还真把自个儿当做千金小姐,把你当丫鬟呢。让你伺候她?”景天不由得来了气。

        好不容易洗完了头,茵陈找了条干爽的布擦头发,手腕一抬,赫然露出前些天留下的那几处紫红色的印迹。

        景天眼尖,立马就瞅见了,忙捉过她的手腕,将衣袖挽了上去,果真有几道印迹,吃惊的问着茵陈:“这些是怎么来的?”

        茵陈吞吞吐吐道:“不小心自己磕的。”

        “磕的,你以为我会相信。为什么不说实话,难道还是因为……”

        茵陈只得点头承认。

        “老天,真是疯了。你也疯了,被她这般折磨也不跑来告诉我,还藏着掖着。”看这几处不像是今天才弄的,便猜到定是初五那天的事。

        “哎,你怎么这般懦弱,连自己也保护不好,叫我如何放心。”

        茵陈见景天一脸的焦急,忙宽慰道:“大爷别急,都过去了。也没什么。”

        景天向来是好脾气的,也从未在茵陈跟前发过火,待谁都和颜悦色。只是此次虞水仙的举止让他实在不能忍受,心里的那个念头再次冒了出来,果真是选错了人么。

        “茵陈你不喜欢虞家三姑娘吧?”

        茵陈不知何意,只好答道:“我怕她。”

        “弄成这样并非我情愿,要是早些知道她对你不好,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没想到她连你也容不下,这门亲事,我看要不再重新考虑一下。”

        茵陈骇然道:“大爷为什么这么说,好不容易才结成的,哪里有为了我,而说这种话,只怕虞三姑娘听了会不高兴。快别有这个念头。”

        “你是我们徐家的一份子,哪里有连家人也容不下的。再说这虞三姑娘品德不好,就算娶进来了,日后难免不会闹事,是得好好考虑了。或许还来得及。我不想将来懊悔。”这是景天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

        茵陈却沉默了,心想为了这门亲事前后费了多少力,别的不说,就是大姑徐氏也来来往往好些趟,帮着跑上跑下的,这一旦说不结了,徐氏定会不高兴。再有虞三姑娘一旦被冠上退亲的帽子,以后只怕是更难嫁了。她很想劝景天再好好的考虑一下,只是她知道此刻她说什么,景天都不见得能听进去。

        原本要去布店选料子,去裁缝店找人做衣裳,这些事都搁下来了。景天斟酌再三,带了茵陈去了一趟虞家。有些事,他必须当面说明白。

        计氏不知这小两口之间到底闹了什么矛盾。前些天水仙去了一趟徐家,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动不动就发火。她做母亲的怎么问也问不出来,只有干着急。要是景天不来,她都要去徐家的。

        如今见景天上门了,只当是景天来找水仙赔礼道歉来着,两人很快就能和好如初,哪里有快要成亲了还拌嘴的事。

        “哎,我的小姑爷呀,你总算来了。我们家这一位也不知是谁招惹了她,天天给我们甩脸子看呢。我以为是小姑爷得罪了她,问她什么她也不说。你们俩一会儿见了面,好好的说话,可别再置气了呀。大正月里的,看上去也不像话。”计氏满脸的笑容。

        景天问道:“虞伯娘,三姑娘她不在家么?”

        计氏乐呵呵的招呼着景天,又是递茶又是端果子的,笑道:“井边洗衣裳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C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