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八十八章 挖药

第八十八章 挖药

        陆英在乌家庄住了下来,不过倒没厚着脸皮在徐家常住,不过半个来月便搬走了。以前的宅子是回不去了,自己找了一处不算远,又安静的小屋。也没生火,每日过来吃饭,衣服上的事也是茵陈在管,从洗到缝补,都一手操办了。

        陆家仿佛没人管他,从他离家这么久也没见谁来问过他一句。

        景天后来实在拗不过他,又见他做事勤谨,还算有几分天分,喝了拜师茶,正式收了陆英做徒弟。从此陆英便以师父称之。依旧唤茵陈为‘徐姑娘’。

        茵陈也曾纠正过他好几次:“我都说了我不姓徐,姓谢。再有我可比你先拜师,你得叫我一声师姐。”

        陆英笑道:“师父说没正式收过你,不算数。我以后只喊你妹妹便可。”

        “那我凭空多出来一个哥哥,还真是不适应。”

        “我家里姐姐妹妹的倒多,不过和我都隔着母亲,我和他们也不大熟。”

        茵陈时常羡慕别家有兄弟姐妹的好处,也羡慕别人有双亲。不过却见陆英于亲情上很是冷淡,不免想起陆家那边对于他母亲的态度来,也摸不透大户人家到底怎样的生活情景。倒不羡慕了,一心一意的只想将眼下的日子过好。

        眼下正是*光明媚的时节,春耕不过尚早。家里的那几亩地要耕种的也不多,插秧要等到端午,而玉米苗又还没完全发出来。再等半个来月才能栽种。因为今年雨水还算调匀,家里备的药不多,景天便决定采药去。陆英自然要跟了同去,顺便学些东西,如何识药,以及它们都长在什么地方。茵陈也没别的事,在家无聊,也要跟去。

        景天倒是都答应下来。陆英主动的背上了背篓,拿了工具,景天在前面领路,两个同龄人在后面一路说笑。

        听着他们的说笑声,景天倒一点也不见得疲惫和孤单。

        陆英见茵陈带着水和干粮便和她道:“拿这些又占手,我看不如去山上现打点什么野味来,烤了来吃,还更有风味。”

        茵陈笑道:“你以为野味是那么好打的吗?再说山野里可没那么方便处理。”

        景天心想这两个小家伙哪里是去采药,明明是想着出去如何玩,原本有些冷清沉闷的家,让突然到来的陆英倒是增添了好些的乐趣。

        陆英又缠着景天问了好些事。这一带的山又高又陡峭,着实不大好爬。陆英又问景天:“师父,这山里都有些什么野兽呀?”

        景天笑道:“我小时候听说这山里住着老虎、黑熊哟。”

        “那可真是凶猛的野兽,出过人命没?”

        “有呀,那时候村里的小孩子都不敢随意接近这座山,据说有大人还给老虎给吃了。我们也都不敢随便乱跑。”

        茵陈听他们聊得高兴,不免有些害怕起来,忙四处看看,小心翼翼的问了句:“现在还有吗?”

        “不大清楚呀,或许有也说不定。”

        陆英见茵陈害怕,立马拍着胸脯说:“妹妹不怕,就算是老虎来了,我也会保护你。”

        茵陈白了他一眼,心想他细胳膊细腿的,又不是什么孔武之人,手上连个防身的东西都没有,如何保护她。

        三人爬了一段路,树木也都绿了,野草丛生,还有夹杂的那些不知名的小花,风吹过,正向他们点头微笑呢。

        不过茵陈在听说了山上可能有猛虎,便没什么好兴致了,好不容易出来寻药,又不可能半途而废,只好紧紧的跟着他们,却是一脸的惊慌,又要处处留意四周的情景。

        景天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可以采来做药的草丛里,倒剩下陆英显得一脸的从容。

        “陆英,你快看那是杜蘅。”

        陆英顺着景天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丛并不起眼的小草隐匿于其他杂草从中,叶片上有一圈白色的斑,比掌心略小些,形状好似番薯叶。陆英连忙用手中的锄头将它们挖了出来,鼻子凑近嗅了嗅,有一股特殊的,却又形容不出的味道。

        “师父,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用处大呢,不仅是叶子,连根也有效用。什么头疼流涕,风热,逆气都有效用。《神农本草经》上提到过它,说是治疗足少阴、太阳诸症的上品。只是世人知道的少。”

        陆英用心记住了。

        见他们已经挖了药,茵陈便催促着快走,生怕久留了招惹到老虎什么的。

        “陆英呀,你真想学点本事的话,除了那几本著作要倒背如流以外,还得多接触病者,积累丰富的经验才行。这些毕竟都是些纸上谈兵的东西。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陆英立马一脸谦逊的样子,诚恳道:“只要师父肯教,我便愿学。多少年都行,将来出师的时候一定不会砸了师父的牌子。”

        景天只是一笑,微微点头,带些赞许的样子。想想他这些年来,就收了这么一个徒弟,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儿女,茵陈虽然也跟着自己学,可毕竟是女孩子家,将来要嫁人相夫教子的,很难说再有什么更广阔的前途。若是陆英将来能接过自己的衣钵,那么他毕生所学也能有个传承。只是他一个大户人家的子弟,谁知道兴致能有多久,能不能出师,就得看陆英有几分的毅力了。

        下了这座山坡,要穿过一条狭窄的谷底才能到达对面的山,对面的山比这边更高更险。景天有些担心茵陈吃不消,便回头和她道:“要不你先回去吧。前面可更不好走。”

        茵陈哪里敢自己回去呢,忙道:“不,我跟你们一道,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景天见她这么说便没什么话,大家继续前行。下山可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滚落下去。陆英一直想伸手扶茵陈,茵陈却拒绝了,自个儿慢慢的抓住旁边的草木,岩石等,小心翼翼的走着。

        好不容易到了峡谷,只见溪水潺潺,清澈见底。那半边山野的红杜鹃开得正是时候。

        还真是一幅宜人的好景致,茵陈不免流连起来。景天便道:“那在这里歇息一下吧,吃些东西歇歇脚再往前走。”

        茵陈更是巴不得听见这一句,就着溪水洗了手,将携带的干粮和水便拿了出来,却听突然听得身后的树丛中有响动。茵陈便以为是有凶猛的野兽向他们袭来了,大叫了一声,忙跳脚躲开。

        这一叫,倒把景天和陆英也吓了一跳。两人忙奔来问茵陈:“怎么呢?”

        “我们快走吧,招惹上那些大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事。”说着便紧紧的靠在景天身旁,一手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衣角。

        景天见她吓得面容失色,不免觉得好笑:“哪里有什么大家伙,什么老虎呀、黑熊呀都是我编来吓唬你们的,这些东西压根没有。”

        “是骗我们的?”亏得茵陈一直紧张害怕,见景天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的确不大正经,可她刚才明明听见了动静呀。

        “是呀,都是我信口胡诌的。”景天示意茵陈别怕。

        “大爷也真是的,好好的就要骗人,害得我一路都担惊受怕。”茵陈忙抚了抚胸口。

        陆英两眼盯着那树丛,不敢转眼。此时没有风,正好看见了树枝摇动,那里面果然藏着什么东西。

        景天见地上有一根大树杈,便拾起给了陆英。

        陆英壮着胆子,缓缓的向那树丛靠近。茵陈更是心提到了嗓子眼,真害怕树丛里窜出什么东西来咬陆英一口,忙在后面道:“将它赶走就好,别抓它,说不定要咬人的。”

        景天也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那一处,陆英缓缓的拨开了草丛,只见有一个小东西隐匿在树叶间,似乎已经注意到有人要靠近,本能就要逃跑,陆英照着它,提着树杈就扎了下去。

        景天和茵陈都看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景天也害怕什么咬伤了陆英便道:“你回来吧。”

        陆英却和那小家伙斗上了,不将它擒来誓不罢休。陆英跟着跑了好一段路,最终将它擒到手了,提了那东西来向景天他们展示着:“你们看,我打到了一条野兔。”

        茵陈心想好在是条野兔,不是狼呀什么的,总算是放下心来。陆英就一根树杈便逮来了野兔,不免对他产生了几分敬服。

        景天见那只野兔后腿上早已经受了伤,难怪跑不快,才让陆英捡了大便宜。

        陆英笑道:“我在这之前说什么来着,打野味吃,现在还真的实现了。血淋淋的东西妹妹自然不敢料理这个,等我来弄。”于是提了那只猎物便去溪水边处理起来。

        景天摊手道:“哎,我看你们就是来玩的,哪里像个采药人。”

        茵陈笑说:“这有什么要紧的,打到了野味也是收获呀。再说这里景致不错,能在此处吃吃喝喝也是件美事。”

        景天只淡淡一笑,心想此处挨着水,阴暗潮湿,应该也有用得上的草药生长。于是一个人沿着峡谷慢慢的寻了起来,别的没有找到,倒是发现了一大丛薄荷,还有好些半边莲。这些都是用得上的好东西,连忙采了好些,装进了背篓里。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