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九十章 出阁

第九十章 出阁

        观察了两日,好在茵陈身上并没出现别的症状。景天和陆英虚惊一场,没什么事自然是最好不过。

        被蛇咬过的地方自然就留下了两个疤痕,好在不渗血了。只是摸上去还是有些疼。景天又亲自配了药,熬了药膏,让茵陈自己擦药。

        用淡盐水清洗过,拿了布巾来轻轻的将水迹擦干,抚摸着伤口,茵陈突然回想起景天没有过多的犹豫,替自己吸吮血迹的事来。幸而是没毒的蛇,要是遇上毒蛇那还了得。不过茵陈想,在那一刻他肯定是没有时间来考虑那么多,脑中只有一个救她的念头。想到这里,茵陈的脸上微微的有些发热,心想这世上只有大爷一人,会为了她全然不顾一切的危险。这些年来始终如此。

        药膏黑乎乎的,擦上好自然得包一层纱布,不然连裤子也要弄脏。绑好后,景天站在门外问她:“方便进来吗?”

        茵陈忙道:“大爷请进。”

        景天进得门来,只见茵陈坐在床沿边,正将裤腿往下放,关切道:“还疼吧,结痂了没?”

        茵陈道:“不大疼了,还是大爷的药管效。”

        景天点点头,又问她:“你莲心姐姐出嫁,打算送点什么?”

        茵陈想了想笑说:“我做了两对枕套,一幅床裙,还有两挂绣帘。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都是我一针一线做出来的。”茵陈说着,忙将那些针线活拿出来给景天瞧,景天瞥了一眼,只见样样都很精致,看得出狠狠的下了番功夫,又道:“她和你倒聊得来,还真如一对小姐妹。这一旦她出嫁了,你倒落了单。”

        茵陈微笑道:“可不能因为这个理由就不能让人家不嫁吧,就算是亲姐妹也没一辈子陪我的道理。更何况她也算嫁得不错。我也替她高兴。”

        景天笑道:“是这个理。两家是邻居,平时又多有照顾,这个礼钱,你替我出了吧。”说着拿出块手绢来,里面包裹着两块碎银子。大约有二两的样子。不过成色只有七成。

        茵陈接了去,又问:“大爷是不准备赴宴的么?”

        “不去了,我这里走不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替我去也是一样,趁此好好的和你姐姐多聊聊。”

        茵陈又道:“只怕没那么多的闲功夫,他们家请了顾大嫂来做席,我自然也要帮忙的。”

        涂家嫁女,自然是件大事,更何况就只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格外的重视。村里人只要有来往的都凑了份子要来讨杯喜酒喝。涂家预备了三十桌流水席,接连摆两天的流水席。这个排场已经够大的了。

        要摆流水席,辛苦的自然是他们这些帮忙做席的人。好在两家挨得近,有时候累了,茵陈还能回家偷个闲,或是到莲心房里与她说说话。

        当茵陈看见莲心的床上堆满了新做的被子,新做的鞋袜等等,便不由得羡慕:“你娘只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嫁妆果然丰厚。”

        莲心却道:“哪里算得上了。他们还想借我出嫁能够捞上一笔,供两个弟弟。从来都是偏心的。只怨我自己命苦罢了。”

        妆奁盒里摆放着好几件银饰,也有一两件金饰,大都是新打的,只有一只金镯子是银花外祖母传下来的。如今女儿要出嫁了,自然她又传给了女儿。

        旁边是村里专门给人梳头的小媳妇,正在给莲心试发式。茵陈见这屋里也忙,没说上几句话便要出去,莲心却叫住了她,又对跟前的梳头人说:“嫂子,我有点私房话要和茵陈妹妹说,你过会儿再来吧。”

        梳头媳妇会意,含笑着便出去了。

        茵陈见莲心的妆台上放着一小匣胭脂,忍不住用指腹沾染了一点,拿近鼻尖轻嗅,有一股淡淡的紫茉莉花的芬芳,粉末细腻色泽也红润。

        “姐姐要和我说什么?”

        莲心沉默了一阵才开口说:“陆家小爷真的在我们村住下了吗?”

        “是呀,他还说要呆个七八年的,要跟着我家大爷学医。没想到大爷他还真的收了他做徒弟。”

        “七八年,他是不回陆家了么?”

        “谁知道呢。大爷说兴许他只是一时兴起呢,也未可知。对了,怎么聊起他来,姐姐有什么要紧的话,连给你梳头的人都支出去呢?”

        莲心垂着眉,不由得想起几年前在陆家宅子里的那些日子,曾经的那些钦羡也都烟消云散了,可如今都要嫁做人妇,多想无益,含笑道:“兴许这个陆家小爷不仅是为学医而来。”

        “那他来做什么,这乡下可不是什么享福的地方,什么都不方便。”

        “或许是为了你。”

        茵陈惊呼:“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也不差什么,他肯为了你来我们乡下吃苦,自然是他的诚意。你呢,是怎么想的?”

        “我能有什么想法。他的心思我不清楚,自然也不可能去问。如今他跟着大爷学医,大爷也是真心教他,比教我还仔细。他称我一声妹妹,我答应着也拿他当哥哥吧。”茵陈低了头,只抚着衣服上的褶子。男女之事,或许她还没有开窍,不过对陆英心里是如何的看法,她却是明明白白的。

        “你没娘家人依靠,日后婚配若能得一个知根知底的人自然是最好不过。你也不小了,过个一两年,或是三五年的总要出这个门子,那时候我再来送你出嫁。”

        茵陈的脸上笼上了一层红晕,眼里也水汪汪的,似笑非笑的说:“我将来才不要嫁他那样的人,至少也得找一个和大爷相近的,能给我依靠和呵护的人……”说到这里又急忙打住了,推着莲心说:“莲心姐姐的好日子,就不说我了吧。将来的事谁知道会怎样。”

        莲心家里只有两个弟弟,这些年和茵陈倒还算亲密,要出嫁了,也想将这些知心话和她好好的聊聊,自然也希望茵陈日后能有个好归宿。

        这里还没说上几句话,顾家人便在找茵陈,茵陈忙答应了一声,又和莲心说:“姐姐,我先去了。”

        茵陈拉了拉莲心的手,含笑说:“莲心姐姐,希望你幸福。”

        这里顾大嫂忙得脚不沾地,她已挽了衣袖亲自来洗菜,见茵陈好不容易来了便道:“上哪里去了,这些洗出来,正等着用呢。”

        茵陈便蹲下来慢慢的洗着大盆子里的蒜苗,脑中却浮现出刚才莲心和她说的那些话。

        “小妮子,你见别人嫁人自个儿也思春起来了么?”

        茵陈把脸一红,惊讶的抬头一看,却见是顾家大儿媳,正逮了鸡要去杀,不由得啐了句:“大嫂子取笑我做什么。”

        顾家大儿媳只是一笑:“这里忙得走不开,却不见你人影在哪。难道不是躲起来思春去了么。你也大了,明儿我帮你托媒去。”

        茵陈红着脸忙道:“好嫂子,别说了。我知道错了,您有什么吩咐的尽管说。”

        顾家大儿媳取笑了一阵,又见茵陈害羞。也不好继续打趣下去。

        莲心出嫁,虽然夫婿不是什么尊贵富裕之人,但和涂家也还算门当户对。夫婿也是个憨厚老实的庄稼人,今后日子也还过得。生在涂家十六七载,这一旦说要出嫁了,不免哭哭啼啼,万般不舍。

        银花眼圈也红了,只是嘱咐着她:“给人做媳妇,自然比不得在家做女儿娇宠。服侍夫婿,孝敬公婆是你的本分。”

        银花说一句,莲心答应一句。

        莲心出嫁前,又拉着两个弟弟说:“我这一走了,爹娘跟前就只好交给你们,凡事要懂事,手脚也要勤快些。二弟晚上读书不可太晚,仔细伤神。”

        文元擦着眼泪道:“姐姐别哭,家里的事情放心。”

        天冬虽不至于落泪,但眼睛也湿了,却道:“都这么婆婆妈妈的,姐姐这一嫁又不是不回来了,嫁得又不算远,怕什么呢。”

        夫家雇了大红花轿,又一路敲锣打鼓的来迎亲。莲心被蒙上了大红绣巾,由表姐妹搀扶着上了花轿。

        银花夫妻眼含热泪,亲友们都来说着祝福的话,这里送亲的人也坐车的坐车,骑驴的骑驴,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出了涂家门。当时喜乐四起,又兼着热闹的鞭炮声。庄子上涌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灶下的事基本忙完了,看着好姐妹出嫁,茵陈一半是欢喜,一半是落寞。想想今后有个什么私房话也无处找人说,也没人陪她一起上街逛庙会。

        忙完了涂家这边的事,还得备景天和陆英的晚饭。回到家里时,陆英已经回来了,正在窗下翻弄草药。

        “妹妹今天去喝喜酒,怎么不叫上我呀?”

        “我去帮忙来着,再说莲心姐姐也曾是你们家的丫鬟,她出嫁了,你也该封一份礼给她。”

        陆英现在哪里还拿得出礼钱,呵呵笑了两声:“师父他今天怎么还不回来?”

        “太阳都还没落坡,早着呢。”

        陆英见跟前没人,很想问茵陈一句将来愿不愿意跟着他。只是又一想,如今他还只是个学徒,什么都没有,又拿什么底气来让茵陈跟着自己,便就不开口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5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