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九十五章 金掌柜

第九十五章 金掌柜

        每年的四月二十八要过药王会,前些年没有开药铺,加上地里事多,也顾不上这个节日。今年却不同了,早几日金掌柜就给济合堂下了帖子,让一道参加。

        景天自是辞不过,按照惯例凑了份子钱。

        开药铺的都知道,五月左右是最忙碌的时节,要准备药王会,又要准备端午节。这端午什么最好卖,当然莫过于雄黄,再有冰片和麝香两味也是难得的好东西。只是一般家人消耗不起这两样,问的人自然就少。

        景天上次进城去已经够了不少的雄黄,另外菖蒲、艾草之类的去野外也割了不少。他自己制了好些贴驱邪除祟的艾草包,挂着店里,渐渐的也有人来问。

        高跃总共有四家药铺,还有一家医馆。不过像济合堂这样卖药又看病的,只济合堂和金掌柜家的闻安源两家,其余的两家都只是生药铺子而已。每逢集市还有好些的草药摊子,不在计算内。又以闻安源规格最大,金掌柜理所当然的就成了高跃这一行当的领头人。

        这日下午,金掌柜来找景天商议药王会的事。景天请了他进里间坐,又命茵陈看茶。

        茵陈洗了两个陶杯,泡了香片,用个小茶盘捧来了。

        金掌柜睃了茵陈一眼,和景天笑说:“小丫头子也长成大姑娘了,行事也利落大方。亏得徐太医会调理。”

        茵陈微微红了脸,欠着身子道:“金掌柜。这虽然不是什么好茶,但解解渴还行。请慢慢用。”

        金掌柜满脸的笑容,脸上都是褶子,点头道:“不错,真不错。能写会算,又来事。再过一两年就能独立撑起这家铺子了。身边有这么个如意人,徐太医你得省多少事呀。”

        茵陈微微欠这身子出去了,并不在跟前打扰他们交谈。

        景天听见金掌柜如此称赞茵陈。少不得要说:“她还是个孩子,你赞得太过了。再说在金掌柜跟前更是不值一提。”

        金掌柜呵呵笑道:“什么孩子,出落得这般好。只怕来求亲的媒人将门槛都给踢坏了吧。”

        景天含笑道:“还没满十五的时候倒经常有人来求亲,只是这丫头心里不肯,我也不好违逆她的意思。”

        金掌柜觉得天热,摇着折扇,好一阵子才说:“一般的乡野农夫,都是个粗鲁的汉子,大字不识一个。只知道埋头种地。像她这样的人物,不是辱没了她么。不如我给找门日子颇过得的亲事。徐太医觉得如何?”

        景天知道陆英的心事,只是金掌柜突然开了这个口。又不好拒绝。只好道:“再说吧,她也还年纪小。要是真有好人家,帮忙留意这也不错,也不求什么富贵,只要那家待人宽厚,人品才是第一。”

        金掌柜便一口答应下来。说要帮忙斟酌一下。

        茵陈的事随意聊了几句,景天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又问药王会的事。

        金掌柜说:“每年都这么过,今年也没添什么新奇的节目。只是徐太医是新加入的,不大明白。所以我过来支会徐太医一声。二十七,我们几家牵头的。一起往药王庙上香祭拜,供奉一天的斋饭。第二天正日子,在我家院子里还有一班戏。别的安排也没有。”

        景天不大爱听戏,但知道金掌柜是领头人,曾经也多有交情,他若不去的话,就是不给金掌柜面子,极是要不得的,便满口答应下来。

        四月二十三开始,济合堂不得不歇业了两日,原因是要收割地里的麦子,还得育小秧。农活赶着趟儿来,又不能丢下不管。

        家里有一亩多的小麦、大麦等着收割,还有两亩多的水田。不过还没到插秧的季节,小秧才出芽头,还得找地方育苗。今年因为要顾店里的事,所以年初就没打算养蚕。一亩地的桑树叶子已经长得很好,摘了些来晾晒好了做药。挂桑葚的时候,茵陈还来摘了许多桑葚,如今都已经晾成干儿了。

        陆英毕竟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公子爷,哪里做过这等苦力活,农事上基本帮不上什么忙。才下地割了不到一个时辰的麦子,就喊腰酸背疼。好在乌姐夫和虎头来了,凑合着还没用上一天,就将麦子给割完了。

        茵陈知道乌姐夫爱酒,到村头的酒铺里买了一坛的高粱酒,又买了两斤肉,一只肥鹅。并搭配了自家菜地里出的一些菜蔬,也勉强凑了几道酒菜。

        忙活了一天,自然是累得直不起腰来,乌姐夫建议道:“你现在都自己做老板了,这几亩地还种它干嘛,要不包给别人种,你收租子吧。”

        景天笑道:“暂时还没那个想法,再说地也不多。姐夫肯帮忙的话,也就两三天的事就干完了。”

        “你开着铺面,这里一歇就是两天,也是有损失的。我若是你,就将地里的事交给别人去管,自己做好掌柜就行。”

        景天点点头:“姐夫说得极是,好在忙过这两天就好了。”

        虎头也是个青年了,和他爹一样,浑身都是力气。不过却不善饮酒,没怎么喝,只挑拣盘里的菜吃。

        景天连忙给乌姐夫面前的碗里倒满了酒,又敬了他一回,笑说道:“等到我赚够了钱,再买几百亩地,那时候自己也不用管了。一年下来只收租子就行。如今这么点,只够自己吃,还得交税呢。”

        虎头插了句嘴:“甥儿倒是有个建议,只是不知舅舅肯不肯。”

        景天笑道:“你说来我听听。”

        虎头道:“我和爹常出去给人帮忙,自家也没地可种。不如种完这一季,舅舅将这四亩地交给我们父子打理吧,舅舅也不用费心。都是一家人,也没什么好顾及的,和外面的例子一样,每一季下来,按收成交一部分粮食过来。”

        景天一想,交给别人不如交给姐夫,又去看乌姐夫,乌姐夫满脸酡红,醉眼熏熏,只怕快要分不出南北了,此刻也难和他商量,便和虎头道:“你说的倒有些道理,也不问姐夫的意思了。估计他也是答应的。等明天他酒醒后你再说给他听。我没什么不答应的,很好的一件事。”

        第二天育小秧,事情不多,也不怎么需要劳力,乌姐夫还是过来了一趟。虎头和他说了种地的事,也与徐氏商议了,众人都觉得好。

        景天便答应种完这一季,等到秋天就正式交给乌家打理。

        茵陈也没别的话,心想交出去也好。只用照顾好院子里的菜地就行。如今一心盼望的是铺子能赚上钱,还得给天冬开工钱,三月的钱都还没给他。

        当茵陈和景天说起这事的时候,景天道:“这些日子给忙忘了,天冬又不比陆英。你明天就将钱给他,这点我们还是出得起。”

        “给多少呢,大爷给说个数吧。”

        当初天冬自愿来店里帮忙,还从未谈过工钱的事。镇上铺子里的伙计们的工钱也是有多有少,关键是取决于生意的好坏。开业这一个多月来,也没赚多少,景天沉吟了半晌对茵陈道:“你先支个四钱银子,明天我亲自给他。后面稳定下来,再慢慢的给他涨。”

        茵陈答应着。

        二十六的时候又正式开业了,庄子上有两个病患来找,打听得都不是什么重病。景天便遣了陆英过去看看,又交代了一番话。

        这里继续开门做生意,景天将天冬叫到跟前,给了他钱。

        天冬头一回挣钱,心情很是激动,握着钱的手也在颤抖。

        景天却满是歉意的说:“头一个月,有些不景气,huā销的地方也大。这点钱先给你,回去也好有个交代。后面再慢慢的给你涨。”

        天冬连忙道谢。

        景天又说:“只要你勤恳踏实,以后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天冬感激道:“我娘让我好好的跟着徐大夫学点本事,徐大夫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好。”

        既然是店里的伙计,景天使唤起他来也没什么顾虑的地方,这里又让他去帮着送药。一上午的时间,也没几人上门。

        景天想起金掌柜和他说的关于茵陈的事,不由得带着几分玩笑与茵陈说:“金掌柜那天说的一番话,想来你也听见了,怎么,有什么看法吗?”

        茵陈一愣。那天她知道金掌柜在议论自己,不过她后来却避开了,具体谈了些什么她也不大清楚,茫然道:“大爷有什么话请明说。”

        景天微微一笑:“这个金掌柜也真是的,也难为他瞧得上你,说要亲自给你做媒,许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我也暂且答应了,怎么,你觉得好不好?”

        茵陈一直不敢正视景天的面庞,吞吞吐吐的说:“大爷觉得和我商量这些妥当吗。”

        景天继续笑道:“是呢,当初我只是觉得金掌柜盛情难却,不好立马拒绝。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人了,别人自是再看不上。下次他再提到这个话题时,我知道该怎么回他。”

        茵陈听见景天说她心里有人,红着脸抬头看了眼景天忙辩解道:“我心里有谁,大爷别胡乱猜。”

        景天本来是当茵陈害羞,却见她一脸的正经倒不像是在说谎。心里只是想陆英这个小子到底还想拖到哪一天,倘或真的茵陈嫁了别人他后悔也来不及。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