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九十六章 药王会

第九十六章 药王会

        四月二十七日一早,茵陈帮景天收拾了一套衣裳,是件靛青色滚玉色大边如意暗纹的棉纱直裰。

        “这身衣服是特意为今明两日做的,大爷爱惜着,可别烧坏了哪里,或是刮坏了哪里。”茵陈交代着,心想做这套衣裳可huā了一两多的银子,贵着了,希望大爷他能保持这种簇新一段时日。

        景天道:“你是太重视了,不管什么衣裳,只要干净的就行,还特意做了来。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穿不会弄坏什么地方,省得你费心力去补。”

        茵陈抿嘴笑道:“知道就好,还记得年前的那身褐色短袄吗?上午才穿上,下午就起了个大洞,我还问你怎么弄坏的,结果你硬想不起来怎么会烧了那么大的一个洞,后来就算我怎么补,也不好看了,大爷不是也不爱穿了么。今天要去上香,可得当心着那香灰。”

        一件衣裳的事,茵陈哔哩啵啰的说了不少。景天耐心的听着,倒也不觉得烦。

        换好了衣服鞋帽,就要出门。自然他得和茵陈先去店里看一圈,然后再上金掌柜那边去。

        金掌柜这边其他几家药铺的掌柜都到齐了,虽然和另外几家来往不多,但彼此也都认识。景天分别和他们见了礼。大家坐在偏厅里便议论起今年的药价和即将到来的端午来。

        “今年的麝香可真是难买呀,有钱也没处买去。”

        “高跃这地方能用上麝香的人家不多,今年我们家就不准备进。不然就砸在手上卖不出。”说话的是苏记药铺的苏掌柜。答话的是另一家药铺的掌柜。两人说得热闹,只景天和一家医馆的老板没怎么开口。

        景天慢慢的品着茶,打量起这间偏厅来,原是金家的一处外宅。

        听说金家在高跃开药铺已经两代人了,家里积攒下了不少的钱财,购田购地,还有两三处屋子。出入都是车轿鞍马,家里妻妾儿女一群。又养着丫鬟僮仆好几十人。在高跃一带那是有头有脸,声望在外的人物。

        如今闻安源已经开到县城里去了,金掌柜让两个儿子打点城里的事务,自己却依旧呆在高跃。又城里买了一处大宅子,安顿着两房妻妾儿女。高跃毕竟是金掌柜从小长大的地方,一时舍不得。便主管起这边的事务,只让个小妾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

        金掌柜的事业成就,景天自然是只有仰望的份,心想要做到他那么大的排场。只怕还真得搭上两代人不断的积累。

        医馆老板姓林,打量了景天好一阵子了,这才缓缓开口问他:“我听金掌柜他提起过。说徐掌柜以前做过太医?”

        提起当年的事。景天显得平静许多了,谦卑有礼的答道:“在太医院呆过一阵子,做的不过是最不要紧的低微职务,也没什么好提的。”

        林老板说:“还真看不出来,徐掌柜这般年轻。在这之前我还以为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可真谓英雄出少年。哎,徐掌柜在高跃一带也是有名声的大夫。要是肯来我们医馆帮忙就好了。哪知你又自己开了铺子,亲自坐诊,我们可更别说有什么活路了。”

        景天闻言,想要分辨几句,还没来得及开口。金掌柜从内宅出来了。屋里人都赶紧起身来。

        “让各位久等了,我们这就出发吧。”金掌柜一身荔枝色的紵丝窄袖大袍。颇有些威仪。这里仆人们早已经替几位掌柜备了车轿。

        景天跟着一道上了一驾油壁马车,同车的是医馆里的林老板。后面还跟着一驾马车,坐着另两位药铺掌柜。金掌柜一顶四人小轿前面先行了。

        一路上林老板都在向景天打听当初他在太医院里的事,景天却不大愿意提及当年。

        后来林老板颇有些遗憾的说:“要是徐掌柜当初一直留在太医院的话,没准现在也是一名人得宫廷,名副其实的太医了。衣食不愁,哪里还用自己做掌柜,开药铺呢。”

        景天莞尔道:“太医院里自家有药铺产业的也不少。”心想当初若是没有被牵连的话,如今又是怎样的情景呢。不过他想一定过得没有眼下如意随心。伴驾如伴虎,这个道理早在十年前他就知道了。

        景天偶尔也留心外面的景致,随处可见地里忙碌收割的农人,心想着等到水稻下了田,风调雨顺的才好。不然辛苦一场却没什么收获。

        行了将近一个时辰,这才到了药王庙。虽然不是正日子,不过前来上香的人却不少。不是什么佛家寺院,自有一番道家的风貌。

        金掌柜领头,带着大家给药王前面上了香,接着又敬献了祭礼,献过祈福的表文。数个身着道袍的道士们摇着铜铃,做着祭祀的道场。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向药王祈福来年顺利。

        祭礼过后,一个长老走了来,请他们五人到偏殿里用斋。这还是景天头一回在道观里用斋饭,与寺庙的无二。清粥小菜,配着素面点心。长老又端出了两色观里最拿得出手的酱菜请他们品尝。

        一味胭脂萝卜,一味风味五香雪菜。这两样都是很寻常的东西,但他们却做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景天和众人一道夹了些来尝,两种小菜都还不错,特别是萝卜十分爽口。不过他却暗自比较了,茵陈做的小菜也不比这个差。

        饭后又上了精致的玻璃烧麦,里面包的是什锦素馅儿。景天见样式可爱,便找他们要了张桑皮纸,包了打算带回去给茵陈和陆英吃。

        第一天的安排除了上药王庙祭祀以外,也没别的安排,早早的就结束了。第二日金掌柜请大伙上他家看戏吃酒,大家也都欣然前往。

        在车上的时候,林老板和景天说起:“徐掌柜给金掌柜多少好处呢?”

        “什么好处?”景天不大明白。

        “徐掌柜才入这一行,当真不知道吗。我就不信明天你空手去金家。”

        景天道:“在这之前不是已经凑了份子吗?”

        林老板唇角带笑,脸上却没什么笑意:“份子钱是今天的开销。明日的事大家都明白,每年这个时候,就是我们几家集体上供的时候。他把持着高跃的这一行,我们都要仰靠他的鼻息过活。你在这之前就和他走得近,自然也要依照规矩办事,以后的路才会更平坦。”

        景天忙道:“多谢林老板指点。”心里却想,他能拿出什么来去孝敬,只怕都入不了金掌柜的眼。可什么都不表示的话,的确又不行。

        下午回到济合堂的时候,景天与陆英和茵陈商议了,让他们帮着拿个主意。

        陆英说:“只怕金银之物,人家金掌柜未必瞧得上眼,就得捡些金掌柜偏爱的东西。要我说一张古画,一幅墨宝都不错。”

        “我上哪去附弄这等风雅呢,别的也实在不好办。”

        茵陈笑道:“我曾听他们店里的伙计说金掌柜爱美食。不如这样吧,我也跟着顾大娘他们学做了几样点心,要赶出来也还来得及。只要做得好看,也能勉强拿得出手。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景天拍着大腿说好:“就这么办吧。需要准备哪些东西,我现去买。”

        茵陈想了想,便找了纸列了个单子,交给了景天。景天看了一眼,拿着那张单子就去采买。

        这里茵陈赶着要做送金家的礼,店里的事也顾不得,交代了陆英和天冬两句,便早早的回了家开始动手。

        原计划准备了四色点心,两荤两素。一碟栗粉糕,一碟萝卜饼,一盘鹅油卷子,一道火腿huā糕。

        这四样东西做起来都比较麻烦,等到景天将食材都采买回来,茵陈一个人在灶下忙碌着,直到三更天才算做好。

        见她如此辛苦,景天很是不忍:“早知道这么辛劳,不拘什么在外面买些送去也是一样的。”

        茵陈却摇头道:“自家做的也干净一些,再说也是一片心意。大爷也好拿得出手。我算是尽力了,要是不好也不能了。”

        景天一再催促着茵陈赶快去歇息,这里做好的点心都盖好了,放进了橱柜里,以防老鼠来偷袭。

        睡了不到两个更次又得起床。

        茵陈找了盒子将四样东西装好了,除了装盒子的,还剩了些,茵陈便拿了纸包了些带给天冬和陆英。

        当景天提着盒子来到金家时,还在搭戏台子,人也并未到齐。金掌柜还在书房里办事。

        每年的惯例,这些掌柜不外乎金银珍宝,或是以绫罗玩物相送,只求金掌柜能庇佑他们一二。

        当景天将食盒放到金掌柜跟前时,倒觉得新巧。徐景天又说:“不知金掌柜爱什么,别的只怕入不了金掌柜的眼。好在我家丫头伶俐,做了几样糕点来,希望您老笑纳。”

        金掌柜打开一瞧,色色精致,很是意外,笑道:“难得你有这份心,我自然就收下了。让你家丫头受累了。”又见造型可爱,忍不住拈了块栗粉糕来尝,立马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徐太医当真会调养人,着实不错,我还只当她聪慧伶俐,又有几分样貌,没想到还有一番好手艺。”,…,见金掌柜吃得开心,景天也就放心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