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一百零二章 打压

第一百零二章 打压

        济合堂出事了,没用多久,这件事便传得高跃场镇上人尽皆知。官衙门前围了不少的人,济合堂的人都被传唤进去了。

        在整个审理中,景天都显得不慌不乱,回答得有理有据,一点也不见因为过失成了凶犯的惊惶害怕。

        审理的官员也觉得头疼,两边各说各的理,实在分不出哪边说的是真话,一时不好判决。只让他们先各自回去,等待下面的侦查传讯。

        景天他们出来时,围观的人不明真相,对着济合堂的人指指点点,茵陈倒也不怯怕,心想总会还他们一个公道。

        一行人回到了济合堂,个个都显得没精打采。虽然开了门,却一个上门买药看病的人也没有。景天更是满脸的悒郁之色,原本还算热闹的济合堂,顿时笼罩在愁云惨雾里。这次弄不好的话,或许会关门大吉。

        陆英端了一盏茶,来到景天跟前,恭顺的说道:“师父,您喝口水顺顺气。”

        景天闷闷不乐的接了过来,心里很不是滋味,淡淡的呷了一口,回头问陆英:“这事你怎么看?”

        陆英道:“师父,只怕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景天凝眉道:“你是这么想么?”

        “不然呢,如今不就是因为我们没人罩着,所以什么人都敢上来戳一下。不外乎就是想法子将我们给惩治了,若是到了开不了店最好不过。要不破了费,名声上受了损,也没人敢上门来。哪一条都如了他们的愿。”

        景天心里自然明白陆英说的是谁。暗想这金掌柜果真是要给他小鞋穿。容不得他?就因为没有顺他的意,没有奉承他?

        “济合堂才开多久,就给惦记上呢,看来这碗饭当真不好吃。不过没有证据也别胡乱猜测。”

        “是师父不愿意去想。这不明摆着的嘛。师父不信的话,我私下里悄悄的去调查一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景天没有做声,陆英便会意了。

        这一天济合堂只开了半天的门,就冷冷清清的关上了。

        第二天当陆英开门时,却见门口不知是谁泼了好些屎尿之类的污秽东西。臭气熏人。陆英破口大骂了一通,只好又默默的收拾干净。第三天,门口出现了几只死猫死狗,竟是些不吉利的东西,有意在诅咒济合堂。

        经历了这些景天倒能沉得住气,照常吃喝睡觉,没什么生意上门也图得清静。后来官衙那边来人传唤,景天被带去问了几句话。

        这几日来心里最发愁的是茵陈,虽然景天嘴上不说什么,可她却明白景天内心的焦虑。只是平时不肯露出半点,让她也跟着着急。

        “陆哥哥,你家也是有几分本事的人。不如你回去和家里人说说,帮大爷一把,好不好?”

        陆英沉吟道:“我这许久没回去,即便开了这个口。他们也不见得就会答应帮忙。再说这档事在他们眼里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只怕不行。”

        茵陈见陆英不肯让家里帮忙,便有些失落,心想当真没什么法子呢?要真是惹上了祸事,赔上了济合堂该如何是好。

        陆英见茵陈愁眉不展,只好劝慰着她:“你也是瞎担心,师父他应该能摆平的。我这两天偷偷的打听了,果然背后站着闻安源的人。分明就是想给我们点颜色瞧瞧,让我们不得安宁。当真把自己当做一霸了么?”

        茵陈静静的听着,心想金掌柜果然可恶。到头来因为她的关系。让大爷不得安宁。茵陈心里涌出一股歉意和自悔。

        午后,店里依旧没什么事,陆英和景天都不在,茵陈吩咐了天冬两句。她独自便出了门。顶着烈日,手中连个遮阳的也没有。步子匆匆。穿街过巷的,终于来到了闻安源的大门前。她抬头看了一眼,那烫金的大招牌刺得眼睛疼。

        与济合堂的冷冷清清大不相同,闻安源这边倒一直人流不断。

        茵陈来不及多想,已经站到了闻安源的大堂里,这边的伙计都认识茵陈,也没人来招呼她。后来茵陈找到了柜台边一位伙计问道:“你们掌柜呢?”

        “姑娘是来找掌柜的么,请稍等。”撂下这句话便揭了帘子进里面去了。

        也没人来管茵陈,兀自的站了好一阵子,去传话的那个小伙计才出来和茵陈道:“我们掌柜在里面,姑娘请进吧。”说着替茵陈揭了帘子。

        茵陈点头致谢。

        绕过了两间屋子,到了一间小巧别致的房间。抬眼就见金掌柜坐在一张楠木圈椅里,正悠闲的品着茶。

        茵陈对跟前这个人早就存了七八分的厌恶,此刻却不得不赔上笑脸,言语还得温柔几分:“金掌柜好。”

        金掌柜略抬了抬眼皮,见是茵陈,故作一脸惊讶:“哟,是徐家的姑娘来了。快快请坐。”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椅子。

        茵陈却没打算坐下来和金掌柜好好的谈,开门见山道:“金掌柜贵人事忙,我上门来也不好多打扰。只有一句话要和金掌柜说。”

        金掌柜唇角荡漾着笑意,忙问:“什么话?”

        茵陈福了福身子,垂眉道:“请金掌柜高抬贵手。”

        “哟,你这么说我就不明白了。”

        “金掌柜装糊涂也行。我们都是明白人,也不用说得太明白了。大家都是这一行当里的人,最讲究脸面和名声二字。我家大爷处事让金掌柜不高兴,我来替我家大爷给金掌柜赔个不是。”

        “你这话我不爱听,再说你又不是济合堂的掌柜,大热的天跑来就为这个。要真是有心让你家掌柜来。”

        茵陈想,景天因为维护她,所以才和金家闹翻了脸,再让他来赔礼道歉,也做不出来。

        “金掌柜在高跃是有头脸的人物,要是传出去背后惯使暗招拆人台,只怕对金掌柜也没什么好处。”

        金掌柜脸上的笑意不见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冷笑道:“年纪不大,又是个女孩子家家,口齿就这样厉害,姓徐的果然会培养人。要我高抬贵手也容易。”

        茵陈听到这里便知有希望,忙去看金掌柜。却见他已起身,走到茵陈跟前,手中的折扇托起了茵陈尖尖的下颏,端详了好一阵子,笑道:“明天你到我家来,陪我睡上一觉就成。”

        茵陈登时羞红了脸,不管不顾的就甩了金掌柜一个耳刮子,啐道:“臭流氓,没的叫人恶心。你就作吧!”茵陈就要离开。

        金掌柜却扭住了她的手腕,继续笑道:“你这个小妮子倒有几分意思,大热的天怕是吃多了生姜,火气才这么大。你来求我,一点诚意也没有,连点牺牲也没有。叫要叫人给办事,这世上可没这么容易的事。我还真看中你了,回去给我乖乖的当房小妾也行。我保证好好的宠你。”

        “呸!老不死的,不要脸!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茵陈照着金掌柜的脚狠狠的踩了一下,趁金掌柜疏忽之际,一阵风似的便逃走了。

        当她逃出闻安源的时候,又飞快的奔了几条街道,才渐渐的平息下来。胸口砰砰的跳得厉害,太阳穴也一阵阵的疼。她站在墙根下,抚着胸口,大大的喘了几口气,腿脚都虚软了。心里只是厌恶金掌柜,又暗自庆幸自己逃得快,才没让那死老头子占到便宜。或许她不该跑这一趟,叫人受辱。可是眼下还能有什么法子呢。

        茵陈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济合堂,那师徒俩也回来了。店里的人各自忙各自的,只有她魂不守舍,不是发怔便是闷坐。

        等到傍晚回家时,景天才和茵陈说:“下午的时候你去闻安源了吧?”

        茵陈一惊,心想大爷他如何知道,连忙否认道:“不,我没去。”

        “好了,你不用哄我。陆英都看见了。你去做什么我也能猜到。只是我想责备你几句,那个姓金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打你的主意,你还送上门去。你怎么一点也不为自己想想。”

        茵陈的脸上满的羞愧,脑袋埋得低低的,好半晌才道:“对不住,让大爷担心了。”

        “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事情若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茵陈,你认为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为什么。”

        茵陈小声道:“我知道,大爷都是为了维护我。”

        “你既然知道你该安安静静的,别给我添麻烦。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比你高也先压着我,自然替你顶着。”

        景天的话让茵陈感动莫名,这些年他似乎总这样说,也这样做了。茵陈有感于心,可越是这样,越让茵陈难于心安,这辈子的恩情再也偿还不了了么?

        “大爷,我知道错了。你要骂就骂吧,以后再也不贸然行事了。”

        “知道错就好,骂你作甚,我只是担心你。眼下的事总会有个说法的,你别为我操心。”

        茵陈点点头。

        景天看着这样的茵陈,心里也不怨恨她,微微的叹了一声:“明天还会出什么样的事,我也不在乎了。不管什么招我都正面去承受。”

        茵陈突然握住了景天的手,痴痴的说道:“大爷,你说我们是一家人。我也要和你一同分担。我不忍心,不忍心看着你一个人心力交瘁。”

        景天只觉得心里某处有些软软的,含含糊糊的颔首道:“是呀,我们是一家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