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一百零三章 进城

第一百零三章 进城

        济合堂因为这个事件吵得沸沸扬扬,在高跃出了名。

        徐氏见兄弟受了冤屈,可是他们乌家能有什么门路,即便是有这个心,也使不上力气。只是上门来劝解过景天几回。

        景天倒和往常一样的说笑,仿佛没多大的影响。

        十来日过去了,官衙那边也有了结论,判了徐家给死者家二十两的烧埋银子息事宁人。这明显不公正的事,景天也知道是金家在背后使力,可是能有什么法子。只好乖乖的四处凑了钱,好在林老板暗中帮衬了些,破了二十两银子,只希望能免去这场灾难。

        对于林家的慷慨,景天十分感激,约了林老板出来喝茶:“林兄暗中助了我,倘或让那边的人知道了怎么办?”

        林老板倒是坦然:“不碍事,我不过尽一点自己的心力而已。我那里又出不了几个钱,碍不着他们金家什么,你别担心我。倒是想想以后怎样,济合堂治死人的事可闹得不可开交,只怕你们也难于在高跃立足了。”

        景天也甚是烦恼:“走一步算一步,天没有绝人之路。既然躲不掉,我也不躲,看他能把我怎样。”

        “我倒佩服你这分勇气。有什么困难,倘或帮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口。”

        景天感激这样雪中送炭的人,林家这路朋友,今生他是交定了。

        对于判罚,济合堂没人满意。

        茵陈细细算过:“二十两,一年下来也不过才挣这些,眼见这都没了。还得借了外债,这也欺人太甚了。”

        “好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等花钱摆平就是最简单的法子。破财免灾。希望希望平顺就行了。”

        茵陈想,以后会平顺吗?跟前这件事会不会只是个开头,金家的厉害第一次让她有些不寒而栗。心想若真呆不下去了,或许只有离开高跃才是最终的选择。

        景天积攒了好些年,终于开了这么间铺子,自然是不甘心。他也想好好的经营下去。还想等到存够了钱将后面连带着的那座院落赁下来,目前又出了这个乱子,只怕是得再等等了。

        一两月来,铺子里的收入都十分惨淡,渐渐的有些支撑不下去的趋势。店里的人无不焦虑,后来茵陈提议道:“看样子得想条出路才行。这些日子没什么事,我也翻了好些书,研究了个制作花露的法子,要不我们做些来卖。”

        “闺阁里的玩意儿,只怕没什么人问津。再说能用得上这些的人都是小姐太太,高跃哪里有这么多人?”

        茵陈觉得有几分道理,不过她早已来了兴趣,得空的时候就忙着钻研。

        在茵陈钻研这个的时候,景天也在想法子。配了几套方子,赶着制了好些丸药。没什么人上门来买。他就以成本的价钱转给了林老板。林老板得了这些药自然十分好用,又帮了他一把,帮忙宣传了出去。渐渐的上门问丸药的人也多了起来,眼见着慢慢的又恢复些了起色。

        “总算老天开眼,给留了条路可走。慢慢的好起来就行了。”陆英说着,不免对他师父的医术又多了几分的敬服。

        中元节在即,店里的存的药材渐渐的少了。景天少不得要去一趟城里购一些回来。这次去的时候顺便带上了茵陈。

        自从小的时候来到高跃,茵陈就再也没出过远门,听说景天要带她进城。茵陈激动了足足两天。

        将不大穿的衣裳也翻了出来,又梳了别致的发式。瞧这阵势就像要走亲戚一样。景天见她如此重视不免笑了:“进一趟城而已。看把你给高兴得。打扮得这么标致做什么?”

        茵陈微红着脸道:“跟着大爷一道出去,自然不能穿得破破烂烂的,不能再让人当做叫花子。大爷觉得好看么?”

        景天细细的打量了一回,只见她挽着双丫髻,发间簪了支木簪。鬓边斜插了一朵粉色的月季。豆绿的夏布短衫,系着藕色的月华裙,裙子上绣着折枝的黄梅花。茵陈昔日里都不大注重穿扮,偶尔这么一收拾,倒让人眼前一亮,果真清丽无双。景天呆了半晌,没做评论。

        交代好济合堂的事物,景天便和茵陈登车往城里赶。

        一路上茵陈的心情都极好,唇角止不住的笑意,时不时的还哼两句流传的时新小调。

        “把你高兴得,看来带你出来是带对了。你愁眉不展了好久,总算是换了心情。”

        茵陈回头一笑:“如今店里有了起色,我当然要高兴。大爷难道不高兴么?”

        “当然高兴。”景天如实答道。

        “我就说嘛,好人会有好报,哪里有一直走背字的道理。等回来以后,我要去崇阁寺好好的发个宏愿。”

        “什么宏愿,保佑你得一个如意郎君么?”

        茵陈听见这一句,连耳根子都红了,这副窘态使得她不敢再看景天的脸,忙别过了目光看向了窗外,急急的分辨着:“大爷就拿我取笑吧,我才不要什么如意郎君,唯一的心愿就是济合堂平安兴旺。”

        景天取笑了茵陈一回,又忍不住说:“是该给你存点嫁妆,你的终身大事,总归还得好好的考虑考虑,毕竟年纪不小了。总不能像我,熬得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是个孤家寡人。”

        茵陈本想说“我哪里也不去,陪着你这个孤家寡人过一辈子。”可她却没勇气开这个口。骡车一个颠簸,茵陈差点碰着脑袋,好再景天及时的护住了她,才没出岔子。茵陈几乎是依偎在景天的怀中,脸上更加红透了,听着景天那熟悉的心跳又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他怀里撒娇。两人的心跳茵陈都听得明明白白,直到驾车的老头子突然揭了帘子来和他们道歉,茵陈这才赶紧坐正了身子,那小脸和红布没什么区别。

        没过多久,又涌上来好些同路的人。将景天和茵陈两个挤在了角落里。景天怕茵陈给挤坏了,又让她坐在最里面,自己却像一座山似的守护着她。

        虽然挤了些,不大方便。可茵陈心里却比吃了蜜还甜蜜。

        好不容易到了城里,两人便直奔批发大宗药材的地方。景天来过两次,倒也熟门熟路。茵陈紧紧的跟在后面,只见车水马龙,比高跃更加繁华,色色琳琅满目,双眼已经有些不够看。

        好不容易到了卖药材的地方,景天走了一圈,因为他操着高跃的口音,没想到竟然吃了亏。那些卖药的都不卖给他。

        景天便疑惑了:“我又不是不给钱,又不是没有货,你们生意也不做了,为何不卖?”

        “不卖就是不卖,走吧,走吧。少在这里罗里吧嗦。”做生意的人便开始驱赶上门的客人。

        茵陈见状也觉得莫名其妙,脑中又立刻想到,果然那只是个开端,接下来还不知还有多少招数在等着他们。

        茵陈见景天和他们理论着,那卖药的聒噪不过,只好将一些快要生虫霉变了的东西拿了出来,丢在景天面前:“就剩这些了,爱要不要。”

        景天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哪里有这么欺负人的,你留着煎给自己吃吧。”也不买了,带了茵陈气冲冲的离开了批发药材的地方。

        “我只当在高跃的时候他能只手遮天,没想到了城里还是逃不过他的魔爪。这就是摆出架势来给我们看,让我们屈从他们么?”

        “世上没有这样容易的事。我另想法子去。”原本一路的好心情,此刻也荡然无存。买不了药,再留在城里也没什么用处,景天打算立马回高跃的,只是天色将晚,回高跃的车轿已经没了。

        不得不带了茵陈去投宿。

        等到两人简单的用了饭菜,安顿下来以后,茵陈道:“大爷,接下来预备怎么办?”

        “去别的县城看看吧,我就不信,拿着钱还买不到东西。对了,晚上一人睡觉,怕不怕?”

        茵陈摇头道:“哪里会怕,大爷别担心。”

        “哎,出门在外,不方便的地方多着去了。你也跟着一道受委屈。”

        茵陈忙道:“才没受委屈,这一路也看了不少的好风景,要不是赶上这等恶心事,我也一直欢欢喜喜的。”

        景天只好另做计划。当下各自安寝了。茵陈独自躺在床上,也不吹灯。看着那跳动的火苗,痴痴的想,要不是金家的人背后使坏的话,这一路该是多么美妙的行程,今后她或许会时常来回味。可是眼前什么心情也没了,又暗暗的诅咒了金家几句。

        这边景天洗了澡,脱了衣裳躺在床上也是不能寐,心想金家当真要把他给逼到绝路,让他投降么?莫非在高跃真没他的容身之所。

        想来想去,只觉得烦恼。翻了个身,衣服就放在枕边,却嗅得衣服上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心想一路上也没见着什么花,哪来的香气,后来想到了车上的情景,这香气一定是茵陈衣服给沾染上的。嗅着这甜甜的香气,浮躁的心境竟渐渐的宁静了下来,由着他去吧,哪里有那么容易就给打败了。景天安慰了自己两句,阖上了眼催促自己赶快入睡。RP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