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一百零九章 退出

第一百零九章 退出

        济合堂休业了二十几天,总算是又开门营业了。

        因为在这场瘟疫里,景天立功不小,又被兰督察亲口夸赞了好几回。慕名前来的人也比往常多了几倍。

        陆英还在那边帮忙,店里就三个人,显得有些忙不过来。

        茵陈又得抓药又记得记账收钱,只恨分身乏术。天冬要赶着跑腿送药,慌乱的忙了一上午,直到午后才清静些。

        “要是每天生意都这样该多好。”茵陈数着钱,越数越开心。

        “哪里敢期望。毕竟卖的是药,又不是别的东西。这里遇上非常时期,一时好也正常。”

        “大爷还是这么的冷静。瞧着生意好很该高兴才对。”

        景天只略一笑。一上午看了好些个病人,什么病的都有,不免有些腰酸背疼,便在大堂里踱起步子来。

        茵陈已经将每一笔的账都详细记录好了,又将账本捧给景天看。景天只扫了一眼,他相信茵陈的能力,没有什么办不好的。

        天冬才从外面回来,累得气喘吁吁。

        茵陈忙给他搬了张凳子,让他好好的歇一下,又赶着给他倒了杯不算烫的水。

        天冬捧着杯子说:“陆家小爷怎么没来,他要是在的话,该多好?”

        “那边也离不得,由着他去吧。”

        济合堂就成了陆英每晚睡觉的地方,白天店里的事他几乎帮不上什么忙。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霜降前两日。

        病患渐渐的减少,这场瘟疫总算是控制了下来。死亡的现象也一天比一天的少,救治的场所也撤销了。兰督察打算过了霜降就回城向上级汇报。

        所以便派人来给景天下了帖子,让他在霜降这一日去赴宴。

        原来兰督察体恤大家辛劳,在仁和酒楼包了几桌酒席,慰劳几位大夫,当然也不能少了景天。

        景天欣然前往。

        陆英当然也在坐。

        师徒俩不可避免的坐到一起。

        景天和陆英说:“那边的事忙完了,店里还等着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帮忙呀?”

        陆英躲了这么多天,再也找不到推脱的理由,只好硬着头皮答应:“明天就回去。”

        “这样就更好。大家都在念你。”

        陆英知道师父的这一句大家,自然也包括茵陈。说来他也好些天没有见到茵陈,想来应该过得还不错。至少有师父照料他,他再也用不着费心。自己的这番情意,也注定没有归宿。等到酒菜上桌时,陆英便埋头喝酒,看来是打算醉一场,来驱散内心的苦闷。

        景天瞧着他这样,自然也心疼。知道他内心的苦处,又不好劝他别喝那么多。

        兰督察亲自来给景天敬酒:“徐太医劳苦功高,很该饮了这一杯。”

        景天忙捧着杯子回应:“多谢大人提携和信赖,不然小的即使有能耐,也没处施展手脚。这一仗总算是打赢了。”

        “是呀,和打仗没什么区别。我也能顺利的回去述职。到时候再将徐太医的功劳好好的向上面汇报汇报。”

        景天忙说不敢当。一扬脖子痛快的喝下了这杯酒。

        在座的其他几位随兰督察来的大夫,见兰督察如此器重景天,私心里有好些嫉妒不忿的。不过陆英见兰督察赏识他家师父,他可是比谁都高兴。又连接灌了景天三杯酒,向景天致贺。

        私下里,兰督察曾找到景天,和他道:“你在这么个地方开家药铺,给人看看病,实在是太埋没你的本事。要说路子,我也有,回去帮你盘旋盘旋,再进太医院不是不可能。你要不再好好的斟酌一下?”

        景天的态度依旧没变,甚是谦恭:“承蒙大人看得起,小的诚惶诚恐。日子虽然清苦些,可是难得自在。从京里出来后,就没想过再回去。大人的好意,小的心领了。”

        兰督察见他还是这样的口吻,只好作罢了,又拉着他说:“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头次来高跃的时候,还是你救了我一命,只怕徐太医自己都给忘了。说不定以后还有麻烦徐太医的地方,我这里走了后,还会和你保持联系。以后你进城什么的,也欢迎你到我家里来做客。我们再一起喝酒。”

        这番话景天没有拒绝,毕竟兰督察的办事为人他也是欣赏的。

        当日景天喝了不少的酒,早已经头晕脑胀。不过陆英比他更甚,已经开始满嘴胡言乱语,景天皱了皱眉,心想这样的场合他还真是什么都不顾及了,真放得开。找了个人将他送回了济合堂。

        当茵陈看见两个满身酒气,酩酊大醉的男人时,可没什么好脸色。急急的去煮了醒酒汤,让他们一人喝了一碗,陆英口中叽里咕噜也不知说些什么,没人听得懂。景天倒比他安静许多。

        景天让陆英在里面的小床上躺着,自己则窝在圈椅里休息。

        茵陈找了个褥子来给景天盖上了。

        “你不用管我,坐一会儿就好。”

        “还真像个小孩子,这样睡着了身上冷,骨头又酸痛。我看不如大爷回去休息吧。店里也不用管。”

        景天却显得有些冷淡:“不要紧的。”

        茵陈守着他们,也不敢贸然离去。直到关铺子的时候,她只让天冬先回去。这里又去叫陆英:“陆哥哥,你觉得怎样?”

        陆英只觉得头疼,倒清醒了不少,见茵陈关切,忙坐起身来回她的话:“已经没什么了,师父他呢?”

        “他在外面的椅子里。炉子上还煮着热汤,我再给你倒一碗来,你喝些再睡吧。”

        陆英却摆摆手:“妹妹不用费心,去看看师父吧。我自己会喝。”

        景天听见陆英说话,隔着屏风问了句:“谁叫你喝那么多酒,这下心里难受了吧?”

        陆英轻笑道:“师父不见得比我少多少。”

        “你们两个都是孩子气,我再去看看汤,都再喝一些。”说着茵陈撇下了他们往后面去了。

        景天拿掉了身上的褥子,转过了屏风,看了眼陆英,叹句:“你这心里的苦我倒明白两分。以后呢,以后总要面对,你得打起精神来。”

        陆英沉默了一下,含笑道:“师父操心了。”

        很快的,茵陈已经回来了,一手端了一碗热汤。景天赶着去接了一碗过来,茵陈便将手里的那碗捧给了陆英。

        两人都痛快的喝了,茵陈这才放了些心。见天色不早,就要催促着景天回去。

        景天还有些话想和陆英说,只是茵陈在这里有些不大方便,就先支使她回去。茵陈是柔顺惯了的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这才出了济合堂。

        师父在旁,陆英再没有躺着的道理,忙从床上下来了。

        两人来到了大堂,分别找地儿坐下。还没等景天先开口,陆英却先道:“师父,可能年底我要走。”

        “年底你也该回去看看,出来了这么久,很该如此。”

        陆英说:“徒儿说的走,不是回去团年。兰督察有意要栽培我,给我指了条路子,我想试着闯一闯。”

        景天倒怔住了,这么说他收的唯一徒弟是真的要走了。

        “你倒不容易,得兰督察的赏识。既然有这么个机会,就该好好的把握住,切莫辜负了兰督察的一片美意。”

        “徒儿知道的。”

        “哎,你这一走我这铺子就更加缺人手,一时还不知找谁来填这个空缺。定了日子吗?”

        陆英道:“大雪后走吧。”要不是茵陈拒绝了他,他是绝然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离开高跃的决定。他想三个人的相处总是这样的尴尬,退出的那个人应该是他。当兰督察和他提起这事的时候,陆英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答应了。心想默许离开就是最好的办法。

        “说来我也舍不得你,想着再带你两三年。以后教不了你了,还真是觉得可惜。老实说你这个人天分不错,有人提点你,自然比跟着我还好。去吧!”

        陆英道:“师父教会了我一切,不管今后怎样您依旧是我师父,徒儿也以师父为傲。”

        景天笑道:“哪天你能成长为我的骄傲就更好了。”

        陆英当初舍下了家里一路来高跃拜徐景天为师,就从未后悔过,虽然跟着他学医的时间不算太长,但这段期间陆英却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也当真学到了不少的本事。他对景天早就充满了敬仰和钦佩。

        “茵陈那里你是自己去说,还是我给你带话。”

        陆英想了想方道:“师父替我转达吧,她迟早也会知道的。”

        “你们俩没能在一起,还真是有些遗憾,茵陈这小妮子,我也猜不透她。毕竟女孩子心肠,我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也体会不了。陆英,你要知道我是诚心诚意的祝福你们。毕竟你们年貌相当,又彼此熟悉,你待她又好,我没理由不放心。只是她没这个福分,真是可惜。”

        “师父……”陆英想起茵陈的心事,他却不好开这个口“师父,总有一个人要退出的。谢妹妹她人很好,又纯善,是个可爱可敬的好姑娘。希望师父能……”后面的句子实在难以启齿,最后一咬牙,说道:“师父能够多多体谅她一下就更好了。”

        景天闻言,愣怔在那里半天开不了口。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