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焰火

第一百一十二章 焰火

        今年过年和往年大不相同,因为开了铺子,下半年又多少赚了些银两。手里可够用来花销的也够阔绰了。

        不过两口之家,在吃喝穿戴上本来也花不了多少,节余下来的打算存起来,看什么时候能将那座小宅子赁下来。

        那座小宅子如今正空着,茵陈也去瞧过。一个简单的四合院落,上面三间正房,左右两边是厢房,下面还有两间用做灶房什么的倒十分方便。院子里一口井,井旁栽种着一棵高大的芙蓉树。

        清一色的都该着灰瓦,宽大的镂花窗户,雕花门。只是漆色有些剥落了,墙体原本是雪白的,此时也没那么粉白。

        徐家这边一半是瓦,一半是茅草屋,看上去有些破败,要说比那小宅子是怎么也比不上的。不过茵陈她也在这边生活了将近十年,还有一块菜地照料着,又养着鸡。她也舍不得。这也是景天的祖宅,想来他更加舍不得。

        买下那座小宅子,少说也要二十两银子,茵陈想,要是没有年中金家使坏,给那户人家赔的烧埋银子,说不定再存些就能买下来了。想到这里茵陈便对金家又厌恶了几分。

        拿着钱,随便买了几样眼下需要的东西,布料她却没去看。想想冬天里已经给景天做了两身衣服,她的也都还够穿,等到开了春再说吧。到了卖炮仗的地方,茵陈还犹豫着,后来经不住诱惑,进去买了一通。

        背篓里已经装了不少的东西,回去的路上遇见了银花婶子。

        两人结伴而行,茵陈自然又问起莲心来。

        银花说:“莲心初二才能回来。今年我看你们家倒还热闹,买了这么多。”

        茵陈笑说:“哪里说得上热闹,不还是就我和大爷在家,又没新添什么人。不过我听说天冬要说媳妇了。可是不是?”

        银花忙道:“还没个影儿呢。他现在跟着徐大夫倒也学了点本事,文元又要念书。过两年再给你娶亲也一样,好人家的姑娘多的是。先留意着吧。”银花心里倒中意茵陈,只是说不出口。知道茵陈也看不上天冬,也不敢遣媒人去提亲,只好另寻其他合适的年轻姑娘。

        “你和我们家天冬年纪差不多,过了年就该十七了吧。”

        茵陈点点头。

        “这个年纪是最好的了,我看该给徐大夫说说,让他给你定门合适的亲事,不能再拖了。这二十可是一晃就到了。那时候再嫁,只怕没有现在这么容易。”

        茵陈红着脸道:“急什么呢,大爷的铺子开张没多久,我还想多帮帮他。再说我若再出了这个门,大爷就更是孤家寡人,吃饭穿衣也没人照料,也不像样。”

        银花叹道:“说是这么说,可不能因为徐大夫你将自个儿也给耽误了呀。你年纪正好。怕什么。说来这徐大夫也太挑剔了些,早些年就该成个家。儿女也有了,现在这个岁数了,只怕不好找,黄花闺女更是难得了。只有寻些再嫁的女人……”

        茵陈打断了银花的话:“婶子别说了,大爷他的事我们也不好在一旁议论。”

        银花见茵陈维护,便笑道:“说得也是,我们家两个儿子还没着落呢。管起徐家的事来做什么。是我多嘴。”

        两人说笑着已经到了家。茵陈站在篱笆外,见景天正在院子里裁红纸要写对联。忙几步过去了,凑近看了一回,点头赞道:“大爷不管是写小字,还是写大字,都好看。”

        “怎么去了这么半天,可都买齐呢?”景天看了她一眼,又忙着将茵陈身上的背篓给卸下来。

        茵陈道:“大致齐活了。”

        天气有些冷,那墨不到一会儿又凝结起来,茵陈在一旁连忙帮着磨开。

        写好了几副对联,一副大红洒金纸写的,预备着拿到铺子里去贴。这里又和茵陈说:“林家那边的东西,我让你准备,有了没?”

        “我不会忘的。都在这里呢,大爷准备什么时候送去呀?”

        “下午吧。”

        景天心想这一年多亏了林家几次照顾,算是渡过了难关,这里大年下的,很该送份礼过去表示谢意。

        茵陈收拾了两块腊肉,一盒糖,四斤挂面拿个篮子装着,虽然都不十分金贵的东西,不过要送人也还算拿得出手。

        赶上要过年了,茵陈将屋里屋外收拾了一遍,连那块大青石板也清洗过。将那些被褥衣裳也都拿到河边洗了出来,晾晒在院子里。只是这几日天气不大好,早上将衣服晾出去,倒了天黑收回来时,布料上已经结了一层冰碴子。

        到了二十七的时候,景初一家照例从临江过来了,一同去祭了祖。景初见景天日子好过了些,便伸手说要借钱盖房子,景天可没什么好脸色,后来还是徐氏在跟前道:“你兄弟这里铺子才开张不久,又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好不容易才平稳些,哪里有那么多的钱。椿子又还小,要盖房子再过些年也不急。”

        “没有就没有吧,我知道你们都小气着。”

        何氏有些看不惯了,拉着景初说:“我们回去吧。”

        “这些年了,怎么一点也没变。当初见你过得不好,他也不肯拿钱出来接济你,怎么现在看见你好了,又眼巴巴的跑来说要借钱。亏得还是亲兄弟,也是这样。”徐氏对这个大兄弟颇有微词。

        景天只笑着摇了摇头。

        徐氏看见茵陈便想起一事来,低声和景天说:“这丫头也大了,长得也还不错,人还算有本事。”

        景天不解忙问:“大姐还是头回夸她,有什么事吗?”

        “倒没什么,只是想着姑娘年纪大了,就该嫁人。我看得好好的嫁户人家,到时候你也别嫌开不了口,彩礼要多要些,无亲无故的你养了她十年,也该得。”

        原来是为彩礼的事,景天凝眉道:“她的嫁妆我都还没给她备下,说什么彩礼。大姐也多虑了。”

        “什么多虑不多虑,这是正经事。过了年我就帮你留意着,看看有什么好人家,当初那虞家是怎样的,你难道忘了不成?茵陈可比那虞家三姑娘出色得多了吧。”

        “这都哪年的事了,大姐提这个做什么。”

        关于徐氏说的这番话,茵陈也大致听见了。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大爷当真要将自己嫁出去么?连银花婶子也说她该出嫁了。只是她一点也不愿意离开这个家,更不愿意离开景天。

        徐氏的话景天从未向茵陈提过半句,这几日来他也在苦恼,当真就到了放手的时候了吗?她年轻漂亮,就该找个才貌相当的人,老是混在这个家里算个什么事,也耽误了她大好的年华。

        两人平日里虽然都说笑如常,私底下却各自有一番心事,只是谁都没有说出口。

        到了三十这一天,景天连门也没出。就在家里帮茵陈打下手,茵陈炸了些油糕,又做了几道丰盛的饭菜。油糕吃不完,又给涂家送了些。还包了好些饺子。

        两人对坐着,吃了年饭。虽然说不上热闹,但还喜庆。茵陈也陪着景天喝了几杯酒。

        到了天黑,就该放焰火了。

        茵陈大着胆子说要自己放,景天却怕炸着她,忙道;“还是我来吧。”

        “不,我就要自己来,大爷在一旁看着就好。”

        焰火秆儿放在院子里,茵陈手里拿了一段正燃着的香,芯子早就留出来了,院子里也有灯火还算看得清。她小心翼翼的接近,蹲下身子来,慢慢的将燃着的香头往那芯子上点去,那芯子一沾火,就迅速的燃了起来,跟着猛窜。

        景天忙喊;“快过来,当心炸着你。”

        茵陈笑着一路跑到了景天身旁,只见那支焰火噼啪一声立马迸开了,一道火舌冲向了夜空。声音很是响亮。景天却在此时替她捂住了耳朵,含笑道:“你从小就怕这噼啪声,怕爆竹,怕打雷,这时候胆子怎么就大呢?”

        茵陈虽然不大能听清楚景天说的是什么,不过替她捂着耳朵的手,让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两人还挤一张床呢。雷雨天气她总是往景天怀里钻,现在自然不敢再钻,也不大怕雷声,原来这就是长大了么。

        火舌在幽暗的天空里绽放出一朵绚丽夺目的火花来,映着两人的脸。茵陈扭头去看景天时,却发现他也正看她。

        茵陈大着胆子往景天身边更靠拢了些,景天一手握住了她的一只小手。

        “怎么这么冷,我给你捂一捂。”说着便将那手往自己怀里放去。茵陈触碰到了他的心跳,原来和自己跳得一样快,茵陈红着脸,轻轻唤了一声:“大爷!”

        此情此景,让景天心里一软,像以前一般,摸了摸她的头发,怜爱的说道:“个子长这么高了,还撒娇,可害不害羞?”

        茵陈顺势的扑向了他的怀里,颤抖道:“老了我也还撒娇,才不管什么害羞。”

        迟疑了片刻,景天终于将她紧紧的揽住,知道她冷,仿佛打算将所有的热意都要带给她。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