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保媒

第一百一十八章 保媒

        四月下旬,景天便决定往城里去进药材。

        茵陈拿了几个小瓷瓶,里面装着她秘制的花露,耗费了她不少的时间,总算得了这么两三瓶。一瓶玫瑰,一瓶茉莉,还有一瓶桂花。都是极香的,用来染衣服,擦头发,洗脸都极不错。她自己一点儿也舍不得用,全部交给了景天,让他带去了。

        景天临走前,茵陈又千叮万嘱一回。

        “好了,你和大姐一样唠叨起来。我这不是头回进城,担心什么呢。”

        “我不仅是担心,还是因为……”茵陈想说想他来着,只好拉着他的手,有些依依不舍。

        “早些回来,店里离不开你。”

        “我知道的,我不在,什么事你多担待一点儿。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你去医馆找你养父也一样。”

        “嗯。”茵陈点头答应着。

        景天轻声在她耳边低语道:“乖,我也会想你的,好好的珍重。”

        茵陈耳根子发烫,一路将景天送上车子,亲眼看见他离开才怏怏的回了店子。

        莲心回娘家了,她的儿子已经会走了,小家伙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傍晚回去的时候,茵陈也忍不住逗弄了一回。

        莲心笑道:“你这么喜欢小孩子,也赶紧嫁了人,养一个吧。”

        茵陈笑问道:“我若嫁人的话,莲心姐姐打算送我什么作为添箱礼呀?”

        “你也不害臊,主动问起这个来。不过听你这么说是有人家了吗?怎么我没听人提起过,快说说那人是谁我认不认识?”

        茵陈红着脸道:“莲心姐姐当然认识。”

        莲心便一口猜定是陆英。

        茵陈摇头。

        莲心又猜了几个,茵陈皆是摇头。

        “那我不知道还有谁呢,好妹子,你这不是吊人胃口么,索性都告诉我吧。”

        茵陈羞怯道:“那人莲心姐姐当然认得,还住得很近。”

        莲心想了半晌,突然想了起来,忙道:“你难道说的是徐大夫?”

        茵陈点点头。

        “老天,这也太让人意外了吧。”莲心只是不相信。

        “或许是有些意外吧,不过这事也不远了。姑姑还说帮着选日子呢。”

        “我只当你和陆家小爷是一对,倒也般配。怎么会是徐大夫。你们两人也差得太远了些……”那徐大夫的年纪可是大了茵陈一倍呀。

        茵陈道:“我小的时候就跟着大爷来这里,长了这么多年。也不想再出这个家门。再说大爷待我又好,普天之下,只怕再也遇不着第二个这样的人。莲心姐姐,你最是了解我的,也会支持我的,对不对?”

        莲心想,茵陈的事与她并没多大的关系,可这些意料之外的事,让她有些缓不过来。不过见茵陈眉眼间都是幸福的笑容,便知道她过得很好,她也没有理由说不同意,只好道:“你真这么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一直以为你拿徐大夫当父亲一样,没想到你会嫁给他。”

        “小时候是拿他当父亲一样敬爱。只是大了,明白事理后渐渐的也不这么想。这份心情,莲心姐姐应该明白。”

        莲心微微颔首,心想看来这也是种姻缘。她也没那个权力说什么不是的话。

        当茵陈走后,莲心便将真事告诉了她母亲。

        银花听后倒没莲心那样惊奇:“我仿佛也听见一点风声,这茵陈不是认了街上开医馆的林姓人家做养父母么。偶尔从天冬那里也知道一些。得了别人家的事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再说我们家还受过徐家的恩惠,他们待你兄弟也还不错。这是件喜事,到时候还得准备一份厚礼。”

        “可是娘不觉得他们并不大合适吗,两人一老一小的,有些不相衬。”

        银花笑道:“什么不相衬的,老夫少妻的例子多着去了,少见多怪。你也别乱说什么,茵陈和你姐妹相称了一场,你该为她高兴才是。”

        按理说是该高兴的,只是莲心一时有些想不通。

        景天去城里第二天还没到中午就回来了,除了买的几麻袋药材,还多了一个绢包,里面都是给茵陈带的东西。

        茵陈打开绢包一看,什么簪环珠宝,什么香粉胭脂,还有香囊戒指,团扇小玩意之类的应有尽有,还真像是个百宝袋。茵陈看见这些后,两眼也直了,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东西,都是些闺阁里的玩意儿,有好几样价值不菲。

        “大爷怎么带了这么多的东西回来,多费钱呀。”

        “一大半都是兰家奶奶小姐们赏给你的。你给的那个她们都很喜欢,还问我要方子呢,我哪里知道呀。”景天说着拾了根银质的玉兰簪子给茵陈簪上,笑说道:“这一样是我买来送给你的,喜欢吗?”

        “当然喜欢,既然是大爷送的,我天天戴着它。”

        “你喜欢就好。”

        绢包里恰巧有一面小镜子,茵陈拿来照了照,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晚上也是在兰大人府上歇的,也没再去找客栈。他们家还真大。家里人口也多。兰大人还问起你来。”

        “那大爷是怎么回的?”

        “说我该把你也一并带上。我只好答应下次带你去。”

        徐氏找人给景天和茵陈算过了,算命的先生没说有什么犯忌的地方,是桩好姻缘。徐氏这才放下心来。将这些话告诉了景天,景天自然也是喜欢。

        徐氏却犯了愁:“这找谁来做媒呢,没个媒人可不行。”

        景天倒不在乎:“慢慢寻呗也不急。”

        徐氏道:“等到你们将宅子买了,就该选个日子。正经的把此事办起来才行。只是选了日子的话,你和茵陈不能再天天见面住同一个屋檐下,让人闲话。”

        景天道:“同一个屋檐不是住了十年么,还讲究呀?”

        “怎么不讲究,就算我不操心,到时候林家也会来人接她过去住。倒也好,从他们林家抬出来,也好看。”

        景天只关心铺子上的事,这些琐碎都交给了徐氏帮忙打理。徐氏心里有数,想到这个弟弟一把年纪了,好不容易成个亲,如今又是有些身份的人,自然要办得好看才使得。

        眼下就是药王会了,这些年都是金掌柜在主持,今年也没来给济合堂下帖子。景天倒不在乎,只要不给他们添乱就行。他自己去药王庙里上了香,店里供奉着药王菩萨就行了。端午前后忙活了好几天,本来还答应要和茵陈一道去看划龙舟的,可实在是抽不出身,也只好作罢。

        过完端午,正好后面宅子房主回来了,景天便主动找了上去和那人商讨关于买房子的事。

        “我这屋子空了两年多,只怕灰尘都有一尺厚,你们在前面做生意,倒也方便,这样吧,我也是个爽快的人,还等着钱用,急着想出手。徐掌柜给十八两银子就行。”

        价钱倒是在景天的意料中,便答应了下来,凑了钱,接着有去官衙那边交换了房契文书,那处小宅子正式成为了徐家的产业。

        等到忙完了田里的事,景天便找了乌姐夫过来帮忙打理,又找乔木匠帮着打些家具。

        置办这些东西,茵陈也没过问过一句,全是景天自己在拿主意。

        徐氏替景天张罗亲事,女方家的她不用管。如今缺的就只有个媒人,后来找来找去,银花站出来说:“徐大姐还挑别人做什么,这门亲事,我给保了。”

        徐氏倒很是意外,这银花当真爱揽事上身,不过她既然愿意,徐氏倒也没什么说的,忙给银花道谢。

        “什么谢媒酒我也不要,有个猪头吃就行了。大姐你看怎么样?”

        徐氏见她办事说话也爽快忙道:“该有的一样也不少了你的。这样正好。”

        等景天回来时,徐氏又让景天到涂家去道谢。

        银花道:“我这个人喜欢管闲事,你们不嫌弃就行。再说茵陈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和我家莲心又好,巴不得她能嫁户好人家。徐大夫是有名望的人,正好是一双。”

        天冬和文元都不知道原来他们母亲这么会说,又忙着给景天道喜。

        这里媒人有了还缺全福人,徐氏道:“全福人林家答应帮找,我就不操心了。”

        银花又问:“日子可定了没?”

        徐氏道:“正找人算着呢,我想的是今年秋冬都行。得好好的选个日子。”

        “可不是,毕竟是件头等大事可马虎不得。”

        当下徐氏便又去找人算,选了冬月初四的日子,说是个适宜好嫁娶的好日子,又报与林家知道了。景天一再要求要简单,所以彩礼嫁妆上的事基本没怎么谈,不过是将来往的亲友随便一请。至于排场方面的事也根本没什么要求。

        茵陈对一切都是满意的,自从订了日子,在徐家这边呆的时候越来越少。林家总会派人来接她过去住个十天半个月。

        不过铺子上的事茵陈却不敢丢,天天都要过来帮忙。景天想,怎么两人的事定下了,反而倒觉得隔得越来越远似得,不过规矩如此,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每天都能看见她,虽然不暂时住一起,也没什么好遗憾的。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