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女当嫁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阳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阳

        重阳节前些天,林家送来了半边羊肉,少说也有二十来斤。

        景天给乌家捎了些去,又给涂家送了些,还余下了一半。如今茵陈在家住的时间少了,就景天的话吃喝上也不大注意,剩下的这些肉他想了半天如何处置,最后才拿了主意和茵陈商议。

        “重阳节的时候我们去山上烤肉玩吧?”

        这个主意倒是挺新鲜的,茵陈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好呀,就我们俩么?”

        “两个人也吃不了,将天冬和小崔也叫上。我看不如一并把虎头和灵芝也叫上吧,人多也热闹一些。”

        茵陈自然没有异议。

        “林家那边会放你出来吧?”

        茵陈笑道:“没事的,我回去和他们说说。不过就只靠羊肉的话也没多大的意思,既然人多,我看不如再备些其他的菜,爱吃的茄子、豆角、菜瓜、豆腐干什么的,这些烤着也美味。”

        “也好,交给你来办。”

        茵陈兴致勃勃的准备起来,从柴禾到需要用的铁网,又配了佐料。头天晚上就先将羊肉处理干净去了血水,切成了长块,码上了味儿。准备的各种菜蔬也都处理好了。

        第二日,济合堂休业一天。天冬和小崔也都过来了,虎头也带了灵芝来。虎头和天冬两个帮着背东西,灵芝跟在茵陈身旁叽叽喳喳的说笑。

        时值秋天,倒是个不错的天气。树叶儿还没有完全变黄,摇摇摆摆的挂在树梢上,并没多少的萧瑟感。

        清风阵阵,虽然有太阳,但却不晒人的。田里的稻谷早就收割了,留下一地的茬子。乡野间有不少奔跑着的小孩子,有赶着鸟雀,四处寻着鸟窝,要去掏鸟蛋的,也有帮家人担稻草的,还有些女孩子则提着篮子去捡稻穗的。

        看着这一幕幕,茵陈不免想起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时候,跟在涂家姐弟们后面也干这些事呢。仿佛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一晃自己都这么大了,再也无法像这些小孩子们疯玩了。

        一行人往就近的山坡爬去,农人们并不怎么在意这些时节,只盘算着什么时候收割,什么时候播种,登高望远,那是每天几乎都在做的事。

        这个季节没有什么动人的花朵绽放,只有那草丛中一簇簇开得顽强的野菊花。

        景天指着那些野菊花和茵陈说:“你倒像它们。”

        茵陈不解:“大爷以前不是说我像青蒿么,才给了我这么一个名字,怎么又变成野菊花呢?”

        景天笑着解释:“虽然开得不起眼,不过却坚韧顽强,所以说你和它们是同一类的。”

        茵陈想景天不大称赞自己,这拐弯抹角的说了这几句,心里也喜欢。那灵芝却沿路去采那些橘黄色的野菊花,装了大半衣兜,茵陈问她采去做什么。

        灵芝笑道:“娘说这个泡水喝最是清热败火,只可惜气味不大好闻,到嘴里也大多是苦味。”

        景天立马接过了话头:“像今天这样把羊肉烤着吃,最容易上火了。回去该好好的喝上一壶野菊花水。”

        上了山,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几个人便张罗开了。

        虽然是他提议的,不过都是些年轻的孩子们,他和他们总觉得有些距离,也不到跟前去凑热闹。只坐在一块大山石上默默的眺望远方,看着天空飞过的雁群默默的发呆。

        这边好不容易架了火,烧上了柴炭。不过虎头和天冬俩却不大会弄,茵陈皱眉道:“火烧得这样旺,是烤不成吃的,立马外面就焦黑了,里面还是生的。不能用明火。”

        灵芝拿着蒲扇轻轻的摇着,将虎头推到了旁边说:“让我来吧。”

        茵陈赶着将要烤的肉和菜都分了出来,准备上铁网烤制。

        小崔已经铺好了毡子,细心的茵陈还备了几个草垫,爱干净的人不必坐在地上。

        景天闻着肉香回头看了看他们,见他们个个都兴高采烈的,心想平日里他们也忙惯了,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下倒也好,他毕竟也是个通人情的掌柜。那钱慢慢的赚,耽搁这么一天也没什么要紧的。

        小崔过来和景天说:“掌柜的怎么不过来一起烤肉?”

        景天道:“你们烤着高兴就行,我一会儿吃现成的。”

        小崔笑道:“掌柜的是觉得自己融不进去么?”

        景天一笑:“你倒机灵,我什么都没说,你都料着了。不过你也成了家,到底稳重几分。”

        小崔又说:“出来玩嘛,就得放开一些。”

        景天点点头:“你说得对,快过去吧。天冬正叫你呢。”

        小崔回头忙答应了声:“马上就来。”

        这边已经烤好了一部分的羊肉了,铁网上陈列着的是些菜蔬。

        茵陈见景天始终不肯过来,找了个盘子,随意盛了些东西,端给了虎头对他说:“这个给你舅舅送去吧。”

        “好的!”虎头忙欢欢喜喜的接过了。

        这边天冬和灵芝他们已经围坐在毡子上了,反正都是乡野间长大的,也没什么拘束,大家兴高采烈的吃了起来。

        茵陈负责给他们烤食物,被烟一熏,咳嗽了几声。景天慌忙过来了,问道:“怎样呢,受凉了么?”

        “哪里,是给熏的。”

        “我来烤吧,这边的肉是不该翻动呢?”景天拿着个夹子。

        “是呀,大爷愿意过来帮忙自然是最好不过。”

        “你忙活了这么久,快去和他们一道坐着吃吧。”

        “那好,就交给大爷了,可得细心照看着,别烤焦了。不然糟蹋了东西,我可和你没玩。”

        “是,是!”景天连声答应着。

        茵陈和灵芝坐在一处,灵芝忙夹了块烤得香喷喷的羊肉来喂茵陈,茵陈倒不推让,一口就吃了。

        天冬突然说:“这样有意思的事,要是陆哥在就好了,他是头一个爱热闹的人。”

        “可不是呢。”茵陈突然想起那次去山里挖药,陆英在溪谷边烤野兔的事来。他走了这么久,半点音信也没有,也不知过得怎样,是否如愿,可惜都没处打听。

        带来的菜不少,不过三个小伙子都是胃口极好的,倒不担心吃不完。看着他们吃得高兴,茵陈和景天都是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

        后来两人离了人群,都坐在大石头上一处说话。

        “才忙完了中秋不久,没想到马上就重阳了,过得可真快。只可惜没有带些菊花酒来,倒不应景。”

        “没喝酒他们都这样的大声吵闹的,要是再喝些酒更加不得了。以前我只说天冬和虎头两个都一样,话不多。没想到两人凑在一块儿才了不得。”

        茵陈看了他们一眼,又扭头和景天说:“其实大爷也该和他们一处说说笑笑的才好,你总是拿着身份,这样可累了。”

        “我拿什么身份呀,不过是想着长你们些岁数,再和你们一道疯疯癫癫才不像话。”

        “就是这一句,大爷也该调整下心态,跟着年轻人说笑,自己的心态也年轻些。我可不想看到本来还没什么岁数,硬要把自己当成个老头子。再这样下去,我可嫌弃你了。”

        “好,你说得对,我慢慢改就是。”

        天冬忙喊:“徐大夫,你们一道过来吃呀,不然都冷了,膻气上来可不美味了。”

        景天答应着,又去拉茵陈:“走吧,不然显得我们不合群。”

        大家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十分热闹。偶尔有经过的村民也凑来看了几眼。心想这些人倒闲心好,会过日子。

        吃好了,也玩好了。大家却不想收拾东西立马离开,天冬和虎头倒像是俩兄弟,倒在一处正睡觉呢。那小崔也是个淘气的人,抹了些炭灰在手上,趁着两人不注意,往他们脸上涂了好些黑灰。

        灵芝看着这一幕,在一旁笑得腰都弯了。

        茵陈也忍俊不禁,摇头说:“还真像个小孩子。”

        景天也道:“看来平时是太拘束他们了。”

        等到天冬和虎头发现时,两人指着对方的脸都哈哈大笑一阵,后来便知道是小崔使的坏,两人便去捉拿他,很快小崔就被按住了,天冬拿着块已经燃尽了,冷却掉的木炭说:“崔哥,你说画个什么好。”

        “别画,别画。回家去了,娘子看见要恼要笑话,我还有什么脸面。”

        “怎么你能捉弄我们兄弟,我们就不能捉弄你呀。”虎头才不管他分辨,已经给他脸上涂了一把。

        “你们有本事,有本事……”

        “我们可没本事,还是崔哥有本事。”

        小崔仰着脖子说:“你们有本事捉弄掌柜去。”

        景天在另一边听见了,忙躲到茵陈身后,笑道:“饶了我这一遭吧。大家闹也闹的,可别太过分红了脸。”

        虎头想,那是他舅舅,他可不敢。天冬对景天一直十分敬重,自然也不敢。小崔也不敢以下犯上,倒没谁敢去捉弄他。

        后来三人又满山的要找水洗脸。灵芝早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嚷着喊肚子疼。

        茵陈却拼命忍着笑,慢慢的将带来的东西收起来,将还有火星的木炭用土给埋了,以防万一。景天卷好了毡子,收拾收拾,准备下山去了。

        “茵陈,今天高兴吧?”

        茵陈点头道:“当然高兴。”RS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529/59326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