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唯玄 > 52 群鸟乱飞

52 群鸟乱飞

        52群鸟乱飞

        雷简窃喜。

        他无意中遇见牧云禅师,只觉此人法相庄严,心中私心一动,便将他带回了天狐一族,要借此抗衡纪元,这时见他自己还未开口,牧云便已主动相助,心中顿时大慰。

        “这老儿还算知恩图报!”

        但雷简目光扫过纪元,却见对方双目涨红,似是在极力克制,当下心中便有些疑惑,他和纪元共事多年,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不由的吃了一惊,细细一想,突然诧异的向牧云瞧去。

        “这老家伙,说什么另择佳婿,要选六大玄门之人为伶官之夫,莫不是想老牛吃嫩草?!”

        “牧云大师,还请你将话说明白!”纪元凛凛的盯着牧云,一字字的峥嵘说道。

        “纪长老,你不要误会,贫僧可没别的意思。”被纪元用这般眼神盯着,牧云心中微惊,募得明白了纪元的想法,忙摆手推脱道。

        “纪元长老,你也是深明事理之辈,怎地这般糊涂了,你忘了,本人乃出自西方白虎域天禅寺,认识不少惊采绝艳的后生,天禅寺虽近于佛门,但却以禅为主,亦讲究阴阳之辩,寺中僧人,所受的束缚甚少,倒是可以娶妻!”

        “我天禅寺的后生就算再不济,也胜过眼前这黄口小儿吧!”

        “还请大师将话说明白些。”易枫站了出来,双目淡然的看向牧云,面上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并无几分变化。

        “哼,无知小儿,长辈们说话,又岂是你这等没见过世面的小子能够插嘴的,还不赶快退下!”牧云斜瞅了易枫一眼,厉声喝问,随即不屑一顾的扫视而过,转向纪元正色说道,“我有一师侄,自幼在天禅寺长大,禅学功底深厚,是我门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这番跟我来下山修行,参悟世俗之道,正好可以和伶官结秦晋之好,将来二人阴阳相合,不愁不能改善天狐血力!”

        “大师提议,倒是值得深思!”雷简插了一句,企图将眼前之事搅浑,但说话之时,双目中却闪过一丝厉色,狠狠的从牧云面上划过,他倒是没瞧出,这人还有这等心机,竟要干预天狐一族的事情,看来当时引他入族,还真引狼入室!

        “此间事情一了,必诛杀此老儿!”

        “若是如此,那我们岂不是和天禅寺结上了渊源!”

        “牧云大师这话,正可以考虑!”

        大堂中众人烁烁其词,站在天狐族立场考虑,十之七八赞同了牧云的说法。

        “死秃驴!”

        伶官心中愤愤,暗暗腹诽,刚要出声讽刺牧云一番,却听到了易枫凛凛生威的言语,面色顿时变得恬静安闲起来。

        “还是易枫哥哥好嘛。”

        “我不同意!”

        易枫话语平静的吐出,此言一出,立时变成了众矢之的,但他即便面对众人如刀似剑,霍霍发寒的眼光,语气依旧没有丝毫颤抖,话中反而多出了一股峥嵘之意!

        老僧可恶!

        众人瞧他这坚毅神色,议论之声反而逐渐低了下去。

        纪元瞧了瞧易枫,面色欣慰的点了点头,也不加制止,任由这少年发表意见。

        “他娘的,不就是天禅寺吗,为了我孙女伶官的幸福,得罪了便是得罪了,难道他们还能将我这行将就木的老家伙杀了不成……”

        “黄口小儿,你,你凭什么不同意,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牧云听着周遭的赞同声音,全身飘飘然的甚是舒服,却闻易枫反对,言语中便多出了几分气急败坏!

        岂有此理!

        “那你又凭什么代伶官决定这事?”易枫毫不畏惧的瞧向牧云,神色凛然,半晌,面上突然出现一抹讽刺的笑意,“难道,便是因为‘天禅寺’这块招牌?又或者,是为了让你师侄得证世俗大道,要牺牲伶官的幸福,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你……”牧云被易枫一番话驳的哑口无言,面色隐隐发青,食指指着易枫,全身上下,隐隐发抖。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纪元长老,难道你就不顾及天禅寺的颜面,任由这一个黄口小儿在我面前胡言乱语,真是……真是……!”

        “牧云大师见怪了,易枫虽居住在红枫古林,却并非是我天狐一族之人,他要是和伶官订婚,或许我还管得了他,但现在,老夫可没有权利反驳他。”纪元‘责怪’的瞧了易枫一眼,神色悠然自得的对着牧云说道。

        “你们……”牧云脸色由青转红,面色愤愤之色犹浓,心中却不禁惴惴起来,望了望同气连枝一般的纪元和易枫,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些人的坚持,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该死该死,这群乡野乱民不经开化,竟连‘天禅寺’都不瞧在眼里,岂有此理,当真是岂有此理,这该如何才好,罢了罢了,富贵险中求,我还不信他们真敢出手……”

        “纪元长老,本人一片苦心,天可怜见,你看这样可好,我让我那师侄前来红枫古林一趟,成与不成,你们自己瞧着办,我相信以我那师侄的人品和修为,诸位一定会同意的。”半晌,骑虎难下的牧云终于下定决心,面上的愤然逐渐消去,又恢复了之前法相庄严的模样,瞧着纪元淡淡说道。

        “伪君子。”伶官撅着小嘴,喃喃说道,声音虽小,却已传入大多数人的耳中,众人瞧这喜怒于色的女孩,不禁莞尔一笑,牧云似是脸皮甚厚,面色一变不变,便如从未听到过一般。

        “纪长老,你看?”雷简顾忌的牧云的身份,面露犹豫。

        “好,那就让我们见识一下,天禅寺惊采绝艳的后生到底是什么模样?”纪元默默的瞧了易枫和伶官一眼,沉默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

        牧云法相庄严,远远看去非同小可,更自称天禅寺门人,虽不能证实,却也不能小觑!

        “不知大师有什么方法,通知令师侄?”纪元淡淡问道,红枫古林道路诡异崎岖,若无人指引,怕是穷其一生,也不能找到这世外桃源般的妙地。

        “我这师侄远在千里之外办事,不过我用玄门‘灵台’秘术告知于他,半个时辰之内,他便能找到这红枫古林,我们等一等便是了。”说话之时,牧云已盘膝坐了下来,眼睛闭起,面相庄严,口中喃呢喃呢的念叨不停,看着模样,似在做法行功!

        人们瞧他这样,似乎真有异术在身,一个个好奇的望去,心中惊异,不由得再起议论声音。

        “大师说那人远在千里之外,千里啊,半个时辰便能到我们天狐一族?简直匪夷所思……”

        “我看未必,我们天狐一族世世代代隐居于红枫古林,但自古以来又有谁闯进来过?大师虽为我们天狐一族着想,但这般信口开河,恐怕到时候不好下台……”

        “这老儿,分明是个神棍……”

        “天禅寺俊杰?!”易枫耳闻大堂中各种嘈乱声音此起彼伏,转头瞧向伶官,心中忽的升起了一股愤愤之意,面色发黑,便连呼吸都有些沉重,他是在替伶官不值。

        这老和尚,乱点鸳鸯,作恶太甚!

        ——

        牧云曾说过,出家人六根清净不惹尘埃,不便居住在繁华地域,因此便要求纪元将他住处安排在了红枫古林的偏僻一角,房舍周围密林丛生,鸟鸣风幽,正是一处福地。此时此刻,牧云身在大堂,紧闭的房门却突然发出吱呀一声轻响。

        随后,一秀气少年转身而出。

        这少年身材颀长,面色俊俏,皮肤白皙,远远看去十六七岁模样,头发全被剃光,身穿一件锦绣袈裟,胸前挂着一串名贵念珠,若非一双眼睛不停的乱转,还真能以假论真,让人将他当成佛门俊杰看待。

        少年弥陀,正是牧云苦心积虑引入族中的徒儿,张阿生!

        “啧啧,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还真他娘的漂亮,比我那破烂禅院好多了,不知有没有好酒好肉?”

        “师父说,如果这一次能够成功,那我便能娶到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娘……渍渍,美娇*娘啊,就是不知道什么模样,不过总会是不错的……”

        “该死的,这些破鸟,叽叽歪歪些什么……”

        张阿生早和牧云商量妥当,这时出门,实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他一边走,一边自顾自的左顾右盼,口中不时骂骂咧咧,忽的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便朝一旁密林的鸟儿砸去。

        蓬!

        群鸟乱飞!

  http://www.biqugex.com/book_11713/61519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